一点都不甜

第12章

喝了好些酒的程瑾瑜躺在沙发上,屋子挺大,可冷冷清清的就他一个人。

从上大学开始,出来这么多年,一直这样望着晚上昏暗的灯光。

人是感情动物,内心一旦寂寞了,就会出现渴望另一个人陪伴的心理需求。结果呢?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要说没人喜欢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好歹也是帅气小伙儿。可就怪他妈,活生生把一个挺好的孩子折腾成了选择困难症。

每次有女孩子想跟自己发展朋友以外的身份时,他纠结症就出来作妖了。

这个专业和他对口,可是性格不合胃口。

性格合胃口的,又觉得不是很漂亮。

这个漂亮是漂亮,又觉得太做作了。

总之,做朋友还好,一旦女方出现其他想法时,程瑾瑜总能总结出不好。

可尤未未……

程瑾瑜也不是没犹豫过,尤未未性格合胃口,人也挺漂亮,可她矮啊!

北方人,无论男女个子都挺高,看惯了一群大长腿,恍然再瞧尤未未,整个一初中生。

这还得感谢赵宇恒,那番个子矮的好处言论,成功让他觉得,尤未未连身高都跟自己很配的错觉。

挑不出毛病!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程瑾瑜突然笑出声。

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双手交叉垫在脑袋后面。

“江小白的老乡都那么彪?”

如果没尤未未喝醉那天的事,他自己都发现不了从警校遇见那天,就已经对人家存了心思。

其实那天晚上,装修验收后,三个人也懒得出去吃,点了宵夜就坐在刚铺好的地板上喝酒。

虽说他对于开工作室这事有些小打小闹,冲的是从小到大的情意。可好歹他还是常常出现在这里。

许逸辰就了不得了。

从他们决定的那天起,这人除了汇了50万到公款账户,影子都看不到!

好不容易今天都在,一高兴,程瑾瑜突然想喝梅子酒了。

想着也不远,下个楼几步路的事儿,就没喊外卖。

才走进店里,就看到尤未未乖乖巧巧坐在那里。

幸好没点外卖。

想法冒出来时,他自己先惊讶了,强按下这无耻的欣喜。

朋友妻不可欺,做人要厚道。程瑾瑜本想打包立马走人。

“鱼鱼。”

尤未未红着脸站在那边,温暖灯光下,一条光洁的手臂使劲向他挥着。

……

程瑾瑜提步走过去时,心里就冒出一句话,色字头上一把刀!

居高临下看着她,小姑娘大概已经喝到点了,酒劲上头,小脸红扑扑的。

“你喝了多少?”

旁边还有一个已经喝趴的。

醉了的尤未未完全没有听进去,利索的扭开两瓶歪嘴酒,自己二话不说喝了一半。

另一瓶递给程瑾瑜,身高差距,尤未未站的很直。

程瑾瑜偏头躲过,“你喝多了。”

尤未未不依不饶,酒瓶杵到他嘴边。

“别怂。”

哟呵,这嚣张的口气,这嘚瑟的小脸儿,程瑾瑜今天还真就想跟酒鬼杠上了。

边拍她脸蛋边说:

“小妞,你出去打听打听,东北爷们儿有几个在酒这儿认怂的。”

放下后,手心握了握拳,完了完了,怎么这么烫?

尤未未听到挑衅,一脚踩在凳子上。

“跟我喝酒?不晓得老子跟江小白是老乡索。”

豪言壮语下,尤未未又是一口把那瓶歪嘴酒喝完了。

呵,这经不起几句话激的蠢样子,跟他倒是一路人。

正欲表现一下东北男人的豪气,就看到尤未未喝了酒就坐下去,安安静静的也不说话。

一只小手寻摸到煮毛豆,一个一个往嘴里塞。

弄得程瑾瑜拿着瓶酒站在那里享受被尴尬包围的快感,这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的。

尤未未吃毛豆很快,挤开往嘴里一吸,程瑾瑜也不嫌烦,站在一边看着。

电话响起时,程瑾瑜视线都没挪一下,凭感觉接通。

“你是去买酒还是取经了?”

“老许家司机来把人都接走了。”

程瑾瑜习以为常,许逸辰家里生意大,小时候被绑架勒索过一次,他妈一直患得患失。送出国半年后,又秘密接到外婆家,否则以许逸辰的家境,他们还真高攀不到这种真正的上流社会子弟。

程瑾瑜到嘴边的话还没说,这边尤未未手指一空,委屈的抬头,双眼闪着光看着他。

“没了。”

一碟子毛豆都吃光了。

下意识的,程瑾瑜就挂断了电话,这还是第一次他没有犹豫。好事!

回头喊了声服务员上毛豆。

尤未未是真的喝多了,举着的手也没放下来。

现成东西来的很快,端来时,程瑾瑜接过,也不知是哪根筋出的主意,他拿在手上递到尤未未的手边。

指尖碰到还有温热的毛豆,她抬头对着程瑾瑜笑的开怀。

热闹的饭店里,程瑾瑜高大的身影特别显眼,周围有人指着他们这桌窃窃私语。

也是,画风太清奇,换成谁都得多看几眼,好在没人拍下来,不然传出去可真有意思了。

两人各司其职,丝毫没受影响。

一个一脸满足,一手一个拿的飞快。

一个表情莫测,站的笔直立在一旁心甘情愿的当人形桌子。

怎么突然有种养成的感觉?

心里有些痒。

程瑾瑜只觉得她这样好像一只小奶狗,吭哧吭哧享用主人的投喂。

想象着尤未未有双毛茸茸的小耳朵,坐在地上对他吐舌头,哈哈哈。

越想心里越开心,直到脑子里跑出来一个挥着菜刀的赵宇恒,他才猛然一惊。

不行不行,什么小奶狗!什么主人的!这是他兄弟家的姑娘。

思想回到正道上,像被烫了手,程瑾瑜慌得直接把快空了的碟子扔在桌子上。

可惜有个嫌招惹不够多的人精,迷迷糊糊的半闭着眼睛,嘴角笑容在他震楞中越扯越大。

“鱼鱼……”

声音很软,程瑾瑜只觉得要完!

“醒……酒药。”

呵,旖旎的画面直接破碎。

程瑾瑜紧盯着犯傻的尤未未,自己跟自己较着劲儿,最后还是认命的到了药店。

“有醒酒药吗?”

“有,要液体的、颗粒的还是直接嚼的那种?”

程瑾瑜真的服气了,差点就上前揪着药剂师衣领问他是不是和赵宇恒他们一伙的!

“液体的易吸收,直接嚼的方便,颗粒的需要兑水。”

他嫌麻烦,颗粒的直接排除,那买哪种?

嘿,差点忘了,桌子上还趴着一个呢,她们是两姑娘。

“除了颗粒的,其他的一样来一个。”

接过那一蓝一粉的盒子。

“53,谢谢。”

付过钱,程瑾瑜怕自己犯道德错误,给赵升恒打了个电话。

‘你还记得有个活人等你啊!’

“你小姨在楼下喝多了,快来接驾。”

羲夏Xx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