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娇

第57章 嫁衣

长青的声音挺大的。

那句“我家殿下早上看到宁侧妃的脸就吐了血”如同拂耳的春风,霎时间吹遍京都大地。

九皇子府邸的宁远心得了消息当时就摔烂一只茶盏。

当然,这是后话。

眼前,四皇子不仅注意了这句话,他更注意后一句话。

“奴才觉得我家殿下怕是命不久矣了。”

连长青都这么说了,而且,刚刚长青哭的好像真的很悲伤。

难道容恒真的熬不住了?

四皇子狐疑去看容恒的脸,容恒眼皮一番,咳嗽两声。

咳嗽完,嘴角就挂了血丝,“四皇兄,你可是坐了轿辇?劳烦送我一程。”

说完,九皇子歪倒在四皇子的身上。

这突然的昏厥把长青都吓了一跳。

要不是他早就习惯了他家殿下的把戏,差点演不下去。

“殿下!殿下!”

宛若容恒真的去了一般,长青悠长又撕心裂肺的喊道。

四皇子……

侧妃进门,府中自然是要摆宴席的。

但是作为主人公的容恒被抬着回去,并且一整天都昏迷不醒。

这宴席,只能作罢。

当然,同时作罢的还有洞房。

于是,宁远心的屋里,又碎了一只茶盏。

一夜之后,终于迎来了苏清和容恒的大婚。

宫里一早派了礼仪嬷嬷到平阳侯府,苏清一面被梳妆丫鬟涂脂抹粉做造型,一面听礼仪嬷嬷叨叨一会的规矩。

听来听去,看似复杂,其实简单。

啥都不用管!

喜娘让你干啥你就干啥。

福星一脸要就义的表情倚靠在门框上,看被打扮的苏清,心痛不已。

主子……居然被装扮成个女人!

她,福星,居然也要被装扮成丫鬟!

士可杀,不可辱!

左手抱着鸭鸭,右手拿着鸡腿,福星泄愤一般咬了一口。

苏清的五官本就不差,只是长年累月风吹日晒的粗糙了粗犷了。

被慧妃的秘方泡了几天,现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略略有了那么一点女人的样子,苏清心情复杂。

曾经,她以为她要当一辈子男人的。

下窑子逛赌坊,驰骋沙场,自由自在。

现在……

铜镜里的人,略施脂粉,满头珠翠,她做男人这条路,真的被堵死了。

无声的叹一口气。

装扮了近半个时辰,苏清的新娘妆终于画好。

接下来,就是更衣。

喜娘捧着盖了红绸的嫁衣递给苏清身边的丫鬟。

丫鬟激动的掀开红绸,拿起新衣,她家主子终于要穿裙子了。

福星抖了抖眼角,将头瞥到一旁,不忍直视。

然而……

随着丫鬟将嫁衣抖开,所有人都震惊了。

她的新婚嫁衣,作为王妃的嫁衣,居然就是一块红绸缎直接裁成的裙装,上面没有一朵花!

但是,有很多针眼。

这针眼,是苏清之前把嫁衣当靶子练习飞镖时留下的。

娘拿走她五包药粉时,笃定的说,她不用再绣嫁衣了,府中的绣娘会搞定。

府中的绣娘,果真搞定了。

直接把她那块布拿去剪裁一番!

苏清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场合,从早上起她就没有见她娘。

深吸一口气,无力叹出。

真是亲娘啊~~~

居然没有让她裹了一块布出阁,居然还给她剪裁成裙子!

亲娘!

屋内静默了一盏茶的时间,喜娘大惊失色,颤抖道:“是不是拿错了?这哪能是喜服!”

送喜服的婆子神色复杂的看着喜服,不敢看喜娘的眼睛也不敢看苏清,盯着自己的脚尖,道:“没有拿错,是夫人亲自给奴婢的。”

喜娘只觉得有些头晕耳鸣。

她当喜娘当了十来年,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

摇摇欲坠下,喜娘看向苏清。

苏清一脸淡定,已经开始穿喜服了。

“王妃,您真要穿着这个……”宫里来的礼仪嬷嬷白着脸说不下去。

苏清坦然笑道:“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总不能临时去买一件吧,这个也挺好的。”

喜气洋洋的闺房,因着苏清穿上这件嫁衣,气氛徒然诡异起来。

装扮好了,就该去慈心堂跪别亲人。

喜娘哆哆嗦嗦扶着苏清,头重脚轻去了慈心堂。

屋里,济济一堂。

王氏是孤女,没有亲戚,一屋子的人,多半都是苏家的旁亲,余下的,就是平阳侯朝中好友的夫人们。

当着一屋子的人,老夫人就算不给苏清脸,也要顾及自己的脸面。

只是,饶她再怎么做好心理准备,在看到苏清的嫁衣的一瞬,还是忍不住黑了脸,“你穿的是什么!”

老夫人平时对苏清横眉冷对惯了,猛地一受刺激,脱口而出。

说完,后悔了。

唯恐苏清不留情面的怼回来,老夫人心虚的看着苏清的……旁边。

原本,大家看到苏清的嫁衣,满目震惊。

可听到老夫人的怒吼,这震惊,就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传闻老夫人偏心二房,不喜大房,更不喜苏清……

众人纷纷看向苏清。

苏清果断决定,临走前坑老夫人一把。

苏清勉强扯嘴一笑,清冷道:“祖母,这个,挺好的,清儿很满意的。”

谁都知道,府中掌管中馈的人是朝晖郡主,王氏就是个不管事的,这些年,处处被朝晖郡主压着。

更何况,王氏可是苏清的亲娘。

亲娘能给苏清做出这种嫁衣?

苏清言落,大家的目光,就又变了变。

尤其是苏清一侧的礼仪嬷嬷,看向朝晖郡主的目光,骤然就冷了。

朝晖郡主原本心里还嘲笑苏清竟然穿成这样出阁,暗道明日太后定然不会放过苏清。

这可是送上门的借口。

然而,这猝不及防的屎盆子砸的朝晖郡主差点没上来气。

“大嫂,怎么给清儿弄这样的嫁衣?”朝晖郡主立刻反击。

她可不蒙这不白之屈!

王氏立刻朝苏清道:“清儿,还不赶紧解释清楚!”

苏清就道:“各位误会了,这个嫁衣,不是二婶给我准备的,是我自己准备的。”

这话,谁信呢!

谁给自己准备这种嫁衣呢!

朝晖郡主……

朝晖郡主正要再开口,苏清一侧的礼仪嬷嬷却没给她这个机会。

“时辰到,王妃请行拜别礼。”

朝晖郡主正欲出口的话就堵在嗓子眼,险些憋出眼泪。

她招谁惹谁了!

苹果小姐

作家的话
感谢书友20180916202148506小可爱的打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