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红莲

第60章 我带你去见玉璃

紫凝驾云与杨柳菁一路疾飞,她心情不太好,眼下的情况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幻璃解释。而且幻璃方才见她的态度,她怎么都觉得有撩拨自己的意思,可为什么这么生气呢?至于紫凝今次没有驮着她而是改用驾云,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再做宠物。而且他如果继续这样驮下去,怕是要从宠物变成座骑了。

片刻后丰都在望,两人正要按下云头,一点绿芒破空而来挡在两人身前,一身绿衣短打,分明是绿荧。杨柳菁双眉一挑,紫凝持仙剑斩妖在手,奉上魅惑众生的笑容:“你的本来面目见不得人么?要一直用我家绿荧的模样?你实在要用,你挑个好看点的,比如爷的?”

扮作绿荧的来人答:“不行。我怕我太帅了,你身边这位会爱上我。”紫凝听了持剑便砍,这人负手侧身避开,笑着说:“你若还想手中这把剑能修回人形,最好不要再用他。”紫凝听了一愣,杨柳菁一抬手抓住他的手腕子,斜他一眼:“斩妖需要养伤,你回头把他送回云霄殿去。”

杨柳菁问:“敢问阁下是何人,有何见教?”

这人答:“特来卖你个消息。”杨柳菁凝目看向他,竟然无法看清此人,眨了眨眼睛,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天眼好像在前世的时候丢了。那人接着说:“云霄殿丢了样东西,你现在若赶去那里,应该还来得急。”

她欲细问,对方丢下一句:“对了,你最好换个样子去。”

杨柳菁抱着“去就去,谁怕谁”的心态和紫凝去了云霄殿,至于对方让她换个样子的建议,她懒得想。算上今天她已经四天四夜没合过眼了,还能睁着眼睛听明白对方的字面意思就不错了。至于话内意思什么的,管他呢,船到桥头自然直。

等他们到了,只见云霄殿内一片狼藉,那仅存的几座偏殿又塌了一处。幻璃正举剑狂砍,玉皇持萧单手对敌,胜负简直毫无悬念,玉皇没有吊打幻璃已经是很给他留面子了。

一看双方都没有危险,她索性一屁股直接坐在了一片破败殿宇的屋顶上,看着殿内情形,还有心情问紫凝:“他俩这是什么个情况?幻璃抽风了?他抽风了也不至于弱成这样吧?”

紫凝斜了她一眼,问:“你是因为他撩拨你,然后醋了,才说这话跟自己怄气的?”自己吃自己醋,嗯,这醋吃得新鲜。

殿内幻璃似乎完全不曾注意前来观战的是何人,只卯足了劲劈砍削刺对阵玉皇,后来见实在是伤不着对方,扔剑换拳。拳头刚动,身前晃过一片红霞,腕上一暖,便教一双素手按住了,再使不出半分力气。

杨柳菁看着他说:“咱别白费力气了成不?这是天界!九重天上你的妖力能发挥出平常的十分之一就不错了!”幻璃扫她一眼,问:“你来这做什么?你还是个魔道中人呢!”

她听了满脸堆笑:“我这不还没开杀戒,还有渡化的可能嘛。”随即转身玉皇,按人间规矩福了一福,算是见了礼。嘴上没闲着,问:“这打不还手的,可不像您。”

玉皇抬眉瞪她一眼,说:“你说呢?”

杨柳菁答:“小惩大戒打他一顿赶下界去算了。”

玉皇怒目,传音入耳:“你把天师神甲给了他,他能挨得着打?”杨柳菁听了捻着头发冲他心虚一笑:这还真是,忘了这茬了。当初囚魔山之战后,玉璃重伤,玉皇封神。玉皇封神后得了一件神甲,水火不侵,不受世间任何法器伤害。玉皇心疼玉璃就给了他。而玉璃当年为了隐藏幻璃的真实身份,就把天师神甲封印在了他的元神里面,五千多年过去了,经过这两世轮回他早忘了这事了。

眨了眨眼睛,她露出个讨好卖乖的笑容,说:“左右云霄殿也让你俩拆的差不多了,要不这事算天师玉璃倒霉,人我带走?”当年发生在云霄殿的事情,玉皇早下旨封锁,连玉璃关于那天的记忆也被他封印了。她只道眼下云霄殿这副遭劫后的情景是因为幻璃和玉皇造成的。听她这样说,玉皇心下有愧大度的挥挥手,示意她带幻璃走。

她不提天师玉璃还好,一听到天师玉璃这四个字,幻璃咬牙道:“我要带玉璃走!”

一团紫落入院中,冲玉皇揖了一礼,魅力无边的笑着道:“师伯,弟子心中有几桩疑惑想请教师伯,还请师伯移步。”玉皇是玉璃的师兄,紫凝是玉璃飞升上仙后收的第一个徒弟,他叫玉皇这一声师伯叫的也不算失礼。玉皇点点头,又看了杨柳菁一眼,身形一飘就带着紫凝出去了,没忘了顺手把封印给重新封上。

幻璃提剑欲追,杨柳菁抓着他的手腕子道:“我带你去见玉璃。”幻璃听了狐疑的看着她,见她一脸笃定,再加上因为天界等级压制,他确实也伤不了玉皇,只能退而求其次,先见着玉璃再说。

杨柳菁将他领入一间完好的偏殿内,嘱他在门内等着,她去请人。

片刻之后,一身素白、墨发随风的天师玉璃出现在帏幔之后,低声轻唤:“幻璃,你又来惹事?”

幻璃原本在屋内等的已有几分不奈,“剖心自裁”这四个字依然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半是心疼,半是心酸。自己对他如此在意,他却自轻自贱至此。若非听魅影老祖处得知玉璃为了他不惜违背天命,他当真没有勇气再来见他。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来自身后,他霍然转身,身形向前一纵,便穿过帏幔直抵来人身前。玉璃出现在他的眼前,依然还是一千多年前的模样。眉目清冷,眸光清澈。

“玉璃。”他停在他身前,轻唤,“你可愿随我去?”

杨柳菁在心中叹了口气:这天杀的历劫!师兄你就坑我吧!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说。

幻璃听他并没有明确拒绝心中一喜,随即又怒道:“他都将你逼到如此地步,你还要留在这无情之地?”

玉璃浅浅一笑,柔声道:“幻璃,能力越大所需承担的责任越大。师兄肩担三界苍生,自然有他的苦处,那些儿女情长你我暂且放一放可好?”

他听了欺身上前,眼对眼鼻对鼻的看着玉璃,玉璃欲退,幻璃伸出手扯住他前襟,将他一把扯进自己怀中,随手便解开了他腰上的玉带,意欲替他除去外袍。见他如此,玉璃面上一红反手点在他的肋下脱去控制,掩好衣服低斥道:“放肆!”

幻璃见了他面红耳赤的样儿笑了,随即半是疼惜半是恼怒的低声道:“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如何了。”

伤?什么伤?杨柳菁脑子一片糊涂,玉璃什么时候受的伤?对了,靖州废墟外自己确实是受了些伤。只得单手掩着衣袍,低声道:“幻璃,你益发放肆了!我的伤已无碍,你若不信,大可为我把脉。”

刚将手腕伸出来,杨柳菁就后悔了:万一他把脉发现自己现在是个女儿身,自己要怎么跟他解释?

幻璃向前一步,道:“我说的是你胸口上的伤。”他听了连连后退,退得急了一点,直接退到坐塌上坐下,心道:我去,那可是姑奶奶我好不容易才勒平的,你这要看了不得认定我假扮玉璃骗你。那才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幻璃见他沉着脸面上越来越红,无声迫近,轻声说:“从前共浴时也不见你脸红,一别千余载,我不过是要看一眼,你怎的这般扭捏?”眼中眸光一闪,立时想偏。

杨柳菁此时还不知道他想偏了,抬眉看他对上他温柔的眸子,只见他眸光中尽是如水深情,一时竟看得痴了。幻璃双手扶在塌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柔声说:“玉璃,我心中有你,你心中可有我?”

笔间流年1

作家的话
(嗯,要发糖了。友情提示,这糖有毒。)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