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魔王,宠溺入骨

第12章 古代少女枉死宅斗12

“首先我是嫡她是庶,我是长她是幼,她理应听从我的话,更何况她之前生了病还没痊愈,我让下人送她回去不是理所应当的。”

叶溪云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

站在背光处的叶溪云浑身都被黑暗笼罩着,但她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林穆成忽然觉得此时叶溪云的性格是如此的可爱,可爱的与自己惊人的相似。

林穆成温润一笑,“对,没错。”

他摩挲着手上的扳指,真是越来越有趣了,看来母亲的选择也挺好的。

这边被嬷嬷们强行送回来的白丹桂,看着一屋子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丫鬟婆子们碰的一声甩上房门,老妖婆自从上次的事对自己看的越发严格了。

她攥着丝带,可恶,贱人真是越来越猖狂了。

想到刚才在花园的偶遇白丹桂俏脸一红,自从上次赏花会被白玉簪抢去头名自己的才名一落千丈。

本以为谦让还能换回一些名声,哪想一出府,各家小姐都对自己指指点点,自己之前的谋划全部功亏一篑。

她也不想听城中对白玉簪的赞赏,好些日没出院子哪想今天会有意外收获。

看老妖妇的意思是给白玉簪订好的夫婿,那表哥的身份定不简单,白家嫡女的身份老妖妇相看的一定不差。

既然是这样自己更要抢过来,到时候,想到白玉簪凄惨的样子白丹桂忍不住笑出声来。

也许表哥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白丹桂若有所思……

半月后佛堂,“兰蕙妹妹,姐姐来看你了。”叶溪云说着拿手帕沾了沾眼角。

“看你都消瘦了,天可怜见的。”

白兰蕙攥紧手帕还不是你害的,“姐姐快别伤心了,我挺好的。”

一旁的白丹桂赶紧上前拍拍白兰蕙微颤的手,提醒她别忘了今天的目的。“是呀,大姐别伤心了,落座吧。”

“对还有丹桂妹妹,你说之前父亲怎么就罚你禁足了呢。”

叶溪云说着看向白丹桂,“现在可好了,你看你越发清减了。”

上次之后母亲根据自己放出的线索很快发现巫术是白丹桂做的怪,把调查结果给了父亲,不知她做了什么最后就是闭门思过,白丹桂果然厉害。

小恶魔愤愤的道:“你还表扬别人,这段时间你的作为呢,什么都没有。”

“伙伴呀,你不正好趁她禁足好好和任务目标搞好关系嘛,可你都干什么了。”

小恶魔这段时间简直操碎了心,连每日梳理羽毛的心情都没有了。

叶溪云柔柔额头,“好了,放心,只要我还是白家的嫡小姐,最后任务目标肯定没问题。”

“再说我也没闲着呀,我不是一直都有修炼嘛。”

小恶魔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淡定的人,应该是冷情。咬着小翅膀,他不想说话了。

白丹桂攥着胸前丝带,“应该是我近日喜爱素食所致。”

怎么会这么巧,丫鬟取血的时候被人看见了。

白兰蕙引着大家落座,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前的事也有你的份,想到今天的目的递了一个眼神给白丹桂。

叶溪云维持伤心表情看着她们唱戏,消停几天又坐不住了,她可不是原主那傻大姐。

听着她们谈论首饰衣服,叶溪云悄悄掩唇打了一个哈气,都司马昭之心了还这么含蓄。

“兰蕙妹妹,过几日就是南城的花灯会了。”白丹桂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极雅致的描花请帖。

“是了,现在都到了城里举办花灯会的日子了。”白兰蕙说着一脸落寞的看着请帖。

叶溪云微微坐正,来了,花灯会,是了土著妹妹们每年都会参加。

城里一到花灯会都会提前给各府小姐送请帖,拿着请帖到城中最高的雅居观赏花灯,吟诗作对,也就是变相的诗会,是以原主从不喜参加。

叶溪云琉璃的眼眸流光一闪而逝,心疼的看着白兰蕙,“兰蕙莫伤心,等父亲气消了就会放你出去的。”

细小的刺啦声响起,“呜,也不知道爹爹什么时候消气。”

“我还能看到满城花灯的盛况吗,呜呜。”

看着白兰蕙拿着不仔细看看不出来撕破的手帕擦眼泪,叶溪云差点没绷住心疼的表情,“妹妹别哭啊,你哭的姐姐好心疼。”

白兰蕙的哭声越发大了。

“大姐你看兰蕙妹妹好可怜,要是我们能把花灯会的盛况描述给妹妹听就好了。”

白兰蕙哭声一收,“是呀姐姐,你描述给我听吧。”

叶溪云做出为难表情,“可是你们也知道我不喜欢参加这些呀,有丹桂妹妹嘛。”

“我,大姐我和其她府里的小姐约好参加诗会,恐忙不过来。”

白丹桂低头掩住了眸中的异色。

“是呀,姐姐好姐姐你就帮帮妹妹吧,你最疼我了。”

等叶溪云欣赏够了她们暗暗着急的小表情才勉为其难点点头,“那好吧。”

白兰蕙和白丹桂互看了一眼。

花灯会当日。

叶溪云以手掩唇打了一个哈切,“春雨事情如何了?”

春雨递上花茶回道:“小姐下人来报,二小姐的贴身丫鬟前几日在……”

叶溪云懒懒问道:“真的?”

“是小姐,千真万确,他们亲眼看见的。”

叶溪云轻嗅着茶香,原主世界里可没这事,这是被自己逼急了。

看来土著妹妹们这是想玩把大的呀,自己不回礼好像不大合适,叶溪云摩挲着胸前的吊坠勾起嘴角。

“小姐,二小姐差人来报说是要早点出门,问您起身了吗。”

屋外响起的禀报声把叶溪云换回神。

这白丹桂什么时候这么急不可耐了,还是因着今天的事太兴奋了呢,“告诉她我这就去。”

“春雨给我整整衣服。”

“是小姐。”

半盏茶后。

“姐姐你怎么才来啊。”白丹桂看见叶溪云赶紧急急走来。

“妹妹早啊。”

“姐姐不早了,我们赶快出发吧。”

叶溪云拉住白丹桂,“妹妹急什么呀,我们不同母亲一起去了吗。”

白丹桂也察觉到了自己态度的不妥,“不是的,我就是想早点做准备,母亲稍后和其它夫人们一起。”

叶溪云当没看见她眼里一闪而逝的狠辣,不在意的点头。

南城古朴高楼,雅韵厢房。

“姐姐这就是为花灯会准备的厢房。”

“姐姐尝尝这是我特意命人准备的香茗。”白丹桂一改之前的清高殷勤起来。

“嗯,确实不错。”

叶溪云放下茶杯淡淡开口,“妹妹不着急了。”

白丹桂看着叶溪云喝下茶水,这才把玩着胸前的丝带,“招待姐姐,妹妹有的是时间。”

说着给了丫鬟一个眼色,“我有话单独同姐姐说。”

叶溪云看了春雨一眼,春雨会意退下,待屋中只有两人时,半饷白丹桂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姐姐好好享受吧。”

叶溪云回以一笑,“你也是哦。”

说完就晕了过去。

寒星紫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