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落地一把98K

三国之落地一把98K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广宗守卫战

十常侍贪钱,只要给他钱,他就会帮陶烈做事,只要自己坚守住广宗城,阉宦自会攻击党人无功,而那时皇甫嵩自会退兵。

所以,这城墙之上挂的乃是假人头,不过这血淋漓的人头谁能分别真假呢?

陶烈在城墙上喊完,一文士站出来喊道:“既然已攻下广宗,彭国相何不打开城门迎官军入城?难道你从了反贼么?”

陶烈望着那文人一声冷笑道:“我何反之有?打下广宗是我的功劳,你斩我使者,我岂能让尔等沾功?”

陶烈说完,城下一将大喊道:“皇甫将军乃是主将,你竟敢不听军令,我等这就杀入城中将你千刀万剐!”

那将军说完,陶烈更是笑道:“我乃彭国相,圣上让我协助皇甫将军讨伐逆贼,他又何时成为了我的主将?尔等速速退去,否则我定禀告圣上言尔等无能却又攻击有功之人!”

陶烈说完,皇甫嵩大骂一句巧舌如簧,他一挥手官兵开始攻城起来,陶烈人多,自是不怕攻城,他指挥着管亥等人坚守城墙起来,官兵刚至城边,城上箭矢如雨,射倒了一片片的官兵,不过,很快官兵利用盾牌挡箭抵达到了城下。

而此刻黄巾见陶烈为了他们而与官兵打了起来,妇女老少但凡能动的皆来相助,他们拆了一座座房屋,将地基搬运到城上,敌军刚至,石头如雨般落下砸的官兵哭爹喊娘起来。

石头砸完,城上云梯架上来,士兵们一拥而上,长枪齐出,皇甫嵩的士兵刚至城墙就被刺死了下去,这一仗一直打到天大亮,天亮后,城外横尸遍野,鲜血染红了大地,空气中到处都是鲜血的味道,第一次接触这么惨烈的战场让一个特种兵都有些反胃,而那些被逼反的百姓们似乎早已习惯。

城上,见官兵士弱,而此刻陶烈的士气大涨,于是管亥等便请求领兵出战,陶烈准其言,管亥与李乾汇集十几位黄巾将领率近万军马杀出城去。

陶烈于城墙之上望着远处黑压压的官兵,他此刻说不出来的味道,而此刻他不知道的是在普通的士兵眼中,陶烈早已被传成了神人,有人说他是天神下凡,他一挥手,天雷便会从天而降。

还有人说他是南方来的巫师,他头发怪异,与常人不同,而且他一出手,电石火花之间就能取人性命,所以,当陶烈站在城上时,官兵皆人人畏惧,他们不肯死战。

所以,当管亥率军冲杀出去后,官兵又像潮水一般退去,见官兵走,城内数万黄巾兵朝着城外掩杀而去,这些黄巾军都是由官兵充任军司马或者百夫长,所以一时间军纪好上很多,所以,战斗力也有改善。

数万人一直追了皇甫嵩大军三十余里,陶烈怕有埋伏忙鸣金收兵。

在杀败了皇甫嵩的大军后,李乾率军朝着皇甫嵩的粮仓重地小方山杀去,皇甫嵩被管亥带兵冲了四五十里路,直到一只伏兵杀出,管亥这才领军撤退,而那皇甫嵩刚停下脚步便见远处小方山火光冲天起来。

见小方山失火,皇甫嵩大叫一声不好,那是他们的粮仓!他赶紧收拢溃散的军马前去扑火,当他抵达时,粮仓的粮草已尽被黄巾搬到广宗城中去了。

广宗本就缺粮,如今得了皇甫嵩的粮草一时间人心振奋,他们也纷纷跪在地上大呼陶烈为他们的天公将军!

安抚了士兵,陶烈令人赶紧修补城墙,另外又将城外官兵的兵器铠甲扒了下来以当军用,为了防止瘟疫,陶烈又让人将死尸丢到十余里外的河中,那尸首阻断了大河,鲜血染红了大地。

当管亥等人领兵回城,陶烈令毛玠清点损伤,至下午时,毛玠报此战损伤士兵五千余人,而官兵损伤两千余众。

看到这个数据,陶烈尴尬了,尼玛,这到底胜仗还是败仗?别人攻城自己守,别人败退自己追,怎么自己的伤亡反而比他们还要多。

这怪不得张角会失败,不操练士兵,跟人家比人数,焉有不败之理?

得了这个教训后,陶烈便令李乾等人操练起兵马起来,如今广宗有黄巾十五万之众,去了老弱妇孺以及残疾不能参战的还剩八万之众。这些人,陶烈又让继续精简,在原有基础之上,再去掉那些体弱的人,经过一晚上的筛选,陶烈终于选出了三万余人。

这三万余人也多是饿的面黄肌瘦,不过,他们身高力气什么的勉强算的上有士兵的样子,挑选出来士兵后,陶烈觉得喊他们黄巾军有些反叛之意,再加上自己将来要去彭城做官,彭城属于徐州,于是便给他们起名为徐州军。

徐州军马初成,因这些兵马体弱吃不饱,因此并不强壮,再加粮草不足,为了节省体力,陶烈不得不从中又挑选出来一万人马组建彭城军,军队组建之起,为了能让他们有力气打仗,陶烈令毛玠专门拨粮予之食。

在兵器装备上,所有的彭城军着铠甲,带兵器,参与操练,其他士兵保存力气不操练,陶烈只让他们活着即可。

有了粮草,再加上加固了广宗城,陶烈就不再怕皇甫嵩再来攻城,话说皇甫嵩在广宗城下吃了苦头后,加上他粮草被抢走一半,又被烧去一半,士气低落,皇甫嵩知道若不能攻下广宗,不仅会被圣上的斥责,说不定还会被拿去问罪,所以他只能破釜沉舟死战广宗。

第二日,皇甫嵩又发动了对广宗的战斗,战斗打响,彭城军集结起来,然陶烈却未调他们上城墙,反而让他们继续在城中操练,陶烈调集徐州兵与民壮上城守墙,并允诺他们,但凡能击退皇甫嵩大军并且活下来,就会送予粮食。

若战死,他们的口粮就会分到他们的家人那里,这样即便他们死了,他们的孩童却能活,这样依然会为他们传宗接代。

战斗打响,一方守城,一方攻打,陶烈搬来了所有的弓箭与石块,并且还在城上架起了盾牌来抵挡对面的弓弩,这样战斗整整持续了一上午,官兵数次打上城头,但是都被不要命的民壮杀了下去。

战斗持续到中午,士兵腹中饥饿,进攻暂缓了起来,而此刻陶烈令人将城上的死尸全部搬运下来,然后又换上一批新的民壮上场,城楼之下,陶烈不想他们做饿死鬼,于是便拨一部分粮食做成了麦粥,用麦粥分发给每一位上城墙的民壮。

火爆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