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悲欢丶

第59章 云聚无痕

柳怀义站在碧海云天门前,抬头看去,大厦高耸入云,没有任何花哨的招牌,但这家酒店,如今已经成为蓉城最不容忽视的商业场所,不论是谁来到这里,也会生出“这就是碧海云天”的感觉。

在心里默默数了一下年头,十三年……不过短短十三年,碧海云天就从原先不起眼的夜总会成长为这样的庞然大物,再联想到自己背后……还真是让人气馁。

“柳先生?”旁边笑容甜美迎宾小姐叫了一声,唤回他飘远的心思。

柳怀义收拾心情,微微颔首,示意对方带路。

走进碧海云天,这个让柳家不敢小觑的酒店,实在中规中矩,柳怀义坦然而又自然地环顾四周,可是一眼望去,并没有让自己眼前一亮的设计。不免心里有些失落。

经过茶吧的时候,柳怀义有意无意放缓步子,扭头朝那些小圈子看去,他注意到好几拨泾渭分明的人,跟柳家有生意来往的、某所大学的教授或者老师、某个部门的二把手或者某位领导的秘书……他们旁若无人地交谈着,碧海云天方面用某种植物,巧妙地将他们各自的视线隔开,却又不会让外人完全看不见。更确切的说,在这里谈话的人或许本身就不太追求保密性,更像开放性的沙龙:可以接纳外人的进入,同时也隐晦地表达着利益诉求。

有人看到他,在座位上冲他招手,站起身来想迎向他的,自然是身份层次太低的人,柳怀义不会多看。倒是很意外,江浙一带的商会行首陈家,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陈家想跟这边做生意?

柳怀义不由地朝那边多看了两眼。不过他如今的身份,代表着背后的柳家,犯不着为了一个井水不犯河水的陈家而怠慢了今天的贵宾。所以即便陈家那边有个年轻人已经站起身朝他走来,他也只是故意脚步一顿,没急着迎上去,当然也没站在原地等。就这么一个谁都注意不到的小动作,引来前面迎宾小姐的第二次呼唤。

“柳先生?”那位迎宾小姐依然面带公式化的笑容,做了个请的姿势,“请跟我来。”

柳怀义不动声色地微微摇头,跟在迎宾小姐身后进入电梯。

那边陈力一头雾水地走回自己人身边,讪讪地说:“估计他是来办正事的,你们看那边也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也没理。”

这个小隔间坐了四五个年轻人,虽说并不全是他所在陈家的人,但都跟陈家沾亲带故,加上都在蓉城,遇上这次事,就聚在一起探讨。

“陈力,那人谁啊,这么拽,连你的面子都不给。”说话的是一个女人,名叫郑清水,重点大学出来以后就进入一家金融机构,要不是这两年机缘巧合之下坐到了某中字头机构管理层的位置上,以她的层次还进入不到这个圈子。她说这话多半是打趣,虽说在她这种工薪阶层出身的人看来,陈力这种二世祖已经高不可攀了,但也明白,这种二世祖多半都入不了那些成熟又成功的男人法眼。

“柳怀义,一个帮人跑腿的。”另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说着顿了顿,笑得古怪,“当然,人家一个跑腿的也比咱们强。”他叫黄世友,属于凤凰男,依附在老丈人的荫庇下,平步青云,一路坐到某实权部门二把手的位置上。老爷子让他来伺候陈家的公子,能爬到这位置,他当然闻弦知雅意,不敢怠慢,即便上面让他去慰问下面,他也推得一干二净,倒跑来跟一群小几岁的年轻人喝茶。

“全蓉城还没谁敢不买他的账。”说话的人叫曹青辞,名字不俗,但他浑身五颜六色穿金戴银,常年混夜店,跑来凑热闹也懒得重新打理一番。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轻挑,但没什么嫉妒挖苦的意味,毕竟他家底也厚实,倒不见得需要巴结那个柳家的话事人。

“以前家里老爷子做寿,偶然见过一面,倒是没什么来往。”陈力斟酌着措辞,“老爷子很少跟人谈笑风生,他算一个,所以我记住了。不过之后听说他只是个跑腿的,我也就没上心,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你们说他会不会是为了那件事来的?”说话的是陈家一个小辈,名叫陈江涛,恰好在蓉城读大学,陈天仁陈力他们这边出了事,家里就让他过来见见世面,顺便跟着两个哥哥学学怎么处事。

“应该……不能吧……”陈力摩挲着下巴,但也没敢把话说死,下意识开始考虑起柳家搅合进来的可能性跟会引发的后果。

“防患于未然。”黄世友分析,他年龄最大、位置相对最高,说话有分量,他这样一说,在场的人都把目光集中过来。“柳怀义出现在这里,绝对不会是偶然,而且看他那样子,很大可能性是要去顶层跟谁会谈,我猜是那个女人。”

“又是你们那些家族的事儿……陈力,你知不知道情况,给说说?”郑清水开口道。

陈力揉着眉头说:“我们陈家的生意从来没进过这边,只知道柳家算是这的地头蛇,据说还有几个势力,但都没接触过,也不清楚。”说着他苦笑一声,“如果不是这样,我现在也不会在这儿抓瞎了,我这是提着猪头肉都不知道该进哪座庙、去拜哪个菩萨……”

“我倒是听我跟的那位提起过……”黄世友继续说,“他以前偶然提到,那女人跟柳家有点过节,但也不是完全没来往,不然她要想在柳家眼皮底下把生意做这么大,很难。”

曹青辞嗤笑道:“生意嘛,只有永恒的利益,哪有永恒的对手跟朋友。”

“理是这个理。但柳家跟她……”黄世友忽然住口,醒悟过来跟这个二世祖说这些东西不太好,于是没再继续说,转开话题,“算了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我们还是再来说说最紧迫的问题……”

“对啊,陈力,那女人到底说了什么,你刚刚什么都没说就跑了,我们都没弄明白……对方是要干什么?”郑清水也不是笨人,立马接过话题问下去。

陈力回答:“还能干什么?撕破脸了呗。我找上去连人家脸都没见着,说我不够资格。”说着他冷笑一声,眼里隐隐流露出怨毒,“一个女人而已……还敢耍性子,要是我家老太爷……”

“可你家老太爷不会出面。”曹青辞冷冷打断他,“别说这些没用的,那女人明摆着要死磕,你说,怎么办吧。”

“陈家的面子,不能丢。”思索半晌,陈力缓缓开口,“不能让人以为,这次是我们吃了亏,不然以后要是把生意做过来,陈家可能会很难跟人打交道。”

“陈家要进蓉城?”郑清水眼睛一亮。

陈力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起:“之前是有这个想法,但是家里一直没把计划提上日程。这次回去以后我会好好劝一下家里几位长辈,要是事成了,今后也少不了大家的份。”

黄世友缓缓点头,这就是在分蛋糕了,自己在内的外人,为了这陈天仁的事聚在一起,不就是等着这个许诺么?

“那我们再去会会那女人?你的面子不好使,加上我、还有黄哥的,总行了吧?”曹青辞笑得很自信,他听说过柳家,但那已经是老黄历了,现在在蓉城做生意的,有几个不提一句曹家?他虽然在外面厮混惯了,但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只是在家里有人能撑着的情况下,他不太愿意去接手那些糟心的事。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的面子不值钱一样……”郑清水酸酸地说。

“哈哈,这不是觉得,郑姐太漂亮了,要是去了,人家反而不太敢见你嘛。”曹青辞不露痕迹地拍了一记马屁。

“算你识相……”

陈力听着一帮人互相吹捧,似乎一副锦绣前程的画卷已经在人眼前展开,他却只觉得原先好不容易拨开一点的迷雾,变得更浓郁起来。偶然跟默默喝茶的表弟陈江涛对视一眼,对方眼里隐隐有些担忧,陈力的心里就变得更加忐忑起来……

会顺利吗?

炎枫被注册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