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的无限世界编辑器

主神的无限世界编辑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人心的黑

“井村到了,请前往该村的乘客于此地下车~”

有些年头的大巴车上,售票员在车头开口说道,方莫林背着背包和其他人一同在这个站下了车。

站定,大巴车再次启程前往远方,而在眼前的是朝下的简单的公路,再往远方就是那被一片片麦田包裹的小村庄。

“等等,这不是方家姐弟的儿子吗?他居然回来了,哎哟,亲姐弟生的娃,这简直要被天打雷劈的。”

“嘘,小声点,走走......别沾了晦气~”

耳旁传来了很小声的低语,在身后汽车发动机的轰鸣一般人都无法听闻,但是方莫林如今不一样。

他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好过,身体无比的健康,充满了活力以及力量,他的视力恢复了,五感变得极其灵敏。

那走在他后面的妇女极小的声音被他清晰的捕捉,让而这样的话语已经让他麻木。

从小到大他不知道听到了多少这样的话语,那曾经字字锥心的话语现在却连他的神经都无法撼动了。

那情绪压抑在了内心,最后肆意向着周围释放,他埋怨着周围的一切,甚至于憎恨自己的父母。

然而从那恐怖的沙赞世界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如同变了一个人,那压抑的情绪似乎被直接撕裂了,怨恨和埋怨全部消散。

他现在变得空空如也,情绪变得麻木,或许他现在和曾经一样在所有人评价中是一个沉默寡言性格压抑的青年。

但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曾经的他是压抑的活火山,而如今的他成为了一潭死水再无波澜。

回家的路途是如此的遥远,他走在田间公路上,那田地里劳作的村民看着他的到来神色中都是一惊,而后都露出了忌讳的表情。

亲姐弟私奔结婚生子,在这个传统的村子掀起了轩然大波,就如同瘟疫一般瞬间席卷了周围。

那是一种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会和他们牵上关系的瘟疫,这里的人将人心深处沉淀最黑暗的东西全部倾倒给了他们。

他们成为了一切不幸和不详的祸起,名为灾星,人的权力被他们私自剥夺。

“方惠你这个死老婆子给我滚出来!我家的猪牛前几天都绝食了,今天早上甚至于疯狂乱叫撞墙!”

“这一定是你那丧尽天良的儿子和女儿带来了瘟神,给我家的猪牛给下咒了!”

“对!还有我家儿子感冒了半个多月都没好,一定是你们搞的鬼!”

“就是就是,我家那枯死了十几棵核桃树,一定也是你们家克死的,出来陪我核桃树!”

远方五、六口人围在一个破旧有着庭院的房屋前,他们神色狰狞带着愤怒,更是有一人上前来疯狂的敲着生锈的铁门。

方莫林看着他们,缓步的上前,而他的出现顿时吸引了他们所有人的视线。

“方莫林?你个小杂种也敢回来?你来的正好,赔钱!我家猪牛准被你那瘟神父母诅咒了!”

一位中年汉子看着他更是精神一震,大声喧哗着来到他面前将他拦住,不想让他再进一步。

“赔钱么?行,我赔钱了你们能走么?”

听着面前中年汉子的话语,方莫林平静的注目着他说道,他这番话语让这名中年汉子表情有些不可思议。

但随后不加犹豫利索的伸出了手指报出价格。

“医药费两千!你给了我立刻走!”

“等等,还有我娃儿的感冒费用!你给三百,不给我五百,我立刻走!”

“还有我家核桃树,一棵一千!不给两万我绝对不走!”

突然的极其离谱的报价传来,让之前的中年汉子和妇女都是一愣,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身后的人。

只见他神色镇定自若,仍然是凶恶的看着方莫林,一脸悲伤痛苦,似乎他家十几棵核桃树是命根子一般。

“行。”

淡漠的看着他们,方莫林嘴巴中缓缓说出了一个字,而他的肯定让面前带着兄弟带着孩子的大汉和妇女都愣住了。

只见到他从自己包里缓缓的拿出了一根金条,其被铸就成了方形,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泽。

而这根金条一出现让面前围着他的人眼睛都直了,但随后就见到方莫林缓缓松手,金条就这么落在了泥土之中。

“你们自己分吧,然后就回去吧。”

平静的声音传来,方莫林绕开了他们想要离去,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抓住了他的短衫。

“等等!小畜生!你特么拿根铜条糊弄我们不是?这么一根破玩意最多几十块,你个杂种侮辱我们不是?”

凶戾的话语传来,赫然是那个家里病死了十几棵核桃树的村民,他的神色带着愤怒,质问着方莫林。

“这种东西......自己去珠宝店、银行让他们看一眼就知道了,这是500克千足金,光是回收价都有13万。”

“小杂种别忽悠老子!你真当我没见过市面哈?这就是一根破铜裹了点金料子!”

“劳资的核桃树接二连三的病死,你就用这么一个破铜条忽悠人?果然你是脑子被驴踢了!

“你的父母乱搞。败了一村子风水,近年来人人都不顺,你说说看怎么赔偿我们村子!”

唾沫星子在脸上乱飞,方莫林看着面前这个人,他的模样他的声音或者说周围所有人的模样和声音他记得一清二楚。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拥有了这种能力,看过听过的东西无论多久都无法忘记。

就算时隔了数年,再次见面就算当初只有一面之缘说过什么话他都记得清楚。

眼前这人叫黄风水,也是第一批剥夺了他父母人权的示威者之一,而后多次以这样的名义来敲诈勒索他这个极其脆弱的家庭。

整个家因为父母私通而分崩离析,爷爷被气死,大伯和舅舅对此痛心疾首怒不可遏。

将他们一家当做了灾星,当做了畜生,甚至于为此断绝关系,但是最后迫于面子将这些事情尽可能压了下来。

然后他们面对了来自于亲人的恶,任何话语在这样情况下都是如此的苍白,整个家族只有唯一一个人将他的父母原谅。

他的奶奶,一个平凡普通只把自己爱倾注给自己孩子的伟大母亲,就算面对这样无法被原谅的过错,在所有人诋毁的情况下,她还是原谅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那么,你想怎样?黄风水?”

方莫林的话语传来,而他一句话说出来他名字,让黄风水不由得惊讶一分,但是随后他神色狠厉的说道。

“我家这些年准定是被你家那对杂种姐弟给诅咒了!无论干什么都不顺,我老婆孩子天天跟我闹,我头都大了。”

“这样你给我五百万!我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再也不回来了!”

一番话直接将内心最丑陋的一面完全展现,而这样的狮子大开口让其他人震惊的无法言语。

“老黄,你疯了吗?”

这个时候之前家中猪牛羊病倒的汉子有些失声的开口说道,五百万这种数值对于他们这些农村人来说根本就是天文数字!

他们也知道自己这次来是纯粹的敲诈勒索,所以都是做贼心虚,然而黄风水张口就五百万,这根本就是想钱想疯了!

这怎么可能给他!除非方莫林脑子坏掉了!

请吩咐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