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神话之战神崛起

第105章 神洞

月生躺在平台上,足足躺着休息了一个时辰,这才盘坐吐纳开始恢复体内空空如也的真元,直到身体恢复原状这才站起身来打量起周围环境来。

月生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圆形的环形平台,平台整体又汉白玉打造而成,半边悬空于山崖上,而在月生所攀登的阶梯前方对应有一个同样由汉白玉打造的圆形拱门!拱门内部黑漆漆一片,寂静无声。而圆形拱门上面有刻有“神洞”二字,字体跟下面“天梯”字体同源,包含着强烈的武道气息。

都已走到这里了,月生当即也没有犹豫大踏步往神洞里面走去,里面一片漆黑,一眼望去就给人隐隐不安之感,云生运转真气缠绕全身,小心戒备的慢慢往前摸索而去,眼前的黑暗跟平时的黑暗不一样,依照月生的修为,在夜里视物根本一点问题没有,但这里即使用元气运转至双眼,前面依然黑蒙蒙一片,根本无法视物,即使动用神识依然如此。

月生回头一看,刚刚进来的那个拱门已不可见,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月生干脆也不去理它,便一步一步往更深处走去。

刚开始进来,月生还谨慎戒备,小心翼翼,当感觉走了几个时辰之后,并没有遭遇到任何危险,感觉在这个黑色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他就是这个黑色世界唯一的生物。

“这有点意思了!眼睛不能视物,五官全失,这是考验的啥?”

月生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就这样一直不停的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这样走下去的目的是什么,但月生隐隐感觉自己不能停下来,停下脚步以后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走下去。

虽然这个黑洞不需要耗费真元,但月生还是感觉真元耗损得厉害,在这个地方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有景色。目光所及全是黑暗,更没有目标,哪怕一个小小的参照物也没有,月生感觉自己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当真元耗尽时,呼吸吐纳时自己的存在。

“走了这么久,外面已经过了几个月了吧?或者已经过了几年?”

“也不知道月娥生了没有,不知道给我生的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对不起了孩子,父亲不能在你出生的时候陪你了”

月生心里很伤心,对自己也很失望,感觉自己真的太失败了!为人夫,为人子,为人父,竟然不能陪在家人身边,活着真的没有意思。被困在这该死的洞里,不死不活的。

“当初那人说了,如果我考核失败就会被传送出去!那么就是说我依然还在考核中了”

“我要抓紧走出去,要不然月娥她们真的会很生气,不会认我了吧!

月生继续如苦行僧一样,一直走着,就这样没有目的,没有希望的往前走着。

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几年?几十年?

刚开始月生还不断给自己打气,不断鼓励自己,往前走着。

终于,月生口干舌燥,脑袋发晕!

“走不动了,我要坐一会,就坐一会!”

月生盘腿坐了起来,太疲惫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中回到了小山村,村子还是那个村子,但月生总感觉有啥不同,便向家里迅速奔去。家里院子里有个老妇正在院子里坐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眼神空洞的望着天空。

月生感觉这妇人依稀有点熟悉,仔细一看竟然月娥,月娥怎么这么苍老了?月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妇人似乎感觉有人在靠近,偏转脑袋望门口瞧了瞧,眼神突然有了光彩。

“夫君,你终于回来了?我不是做梦吧!”

说完那妇人潸然泪下,激动忐忑的伸出双手,摸索着要站起来。

月生赶紧凑上前去,牢牢抓紧月娥的双手。

“月娥是我,我回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被一个困在一个该死的洞里,不知道被困了多久!这才脱身出来,让你受苦了!”

月生说完便嚎啕大哭。

“不怪你,不怪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也可以放心的去了!等了你200年,知道你平安就好!”

月娥深情的看着月生,刚刚涌现出来的精气神,好像回光返照的最后耗尽了,心口的呼吸也越来越弱。

“月娥,不要走,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好吗?”

“夫君啊!我也想陪你,老天爷不让啊,以后你一个人要好好的,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月娥走了!”

“月娥不要走,我们的孩子呢?”

月娥似乎拼尽最后一口气,闭着眼睛轻轻的说道:

“都走了!都走了!时间太长了,你父母女儿她们等不了你!就我一个人了”

说完,月娥便突出吐出最后了一口气,月生抓紧的月娥双手慢慢变凉,最后了无声息。

“啊!啊!啊!”

月生仰天长啸,痛彻心扉,紧紧抱着月娥的身体,泪如雨下。

“都怪我!都怪我!对不起!对不起!”

月生喃喃自语,就这样一直跪在那里。

也不知道跪了有多久,这才抱着月娥,缓缓放在床上,给月娥梳洗打扮,收拾干净,就如年少时第一次看到月娥时一样的打扮。

然后陪着月娥一直聊天,一直聊天,也不知道聊了有多久,倾尽了内心所有相思意。

然后月生找了一块山青水秀的风水宝地,埋葬了月娥。然后转身消失在了茫茫大地。

月生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走过山川,走过大海,走过城镇,走过村庄,如行尸走肉。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

漫步尘世,见过万千繁华,月生心里死寂,古井无波。

这天,月生醉倒在一户农家柴火堆里,刚好这户人家爷爷去世,这家人刚刚埋葬了爷爷,孙媳妇又临盘生了个男孩,一家人就在这种生死之间忙活。

婴儿的一声啼哭唤醒了月生死寂的心灵,古井无波的心里荡起点点涟漪。

“死即是生,生即是死!”

一瞬间,月生明悟了。

“我们修道之人就是逆天改命,向天争命!”

“过去的的都去了!”

月生想通了这点,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看自己竟然已经出了神洞,躺在一个新的环形平台上。

“好一个神洞,让我经历了一世!如果不能醒来,难道就这样永远沉沦下去?”

月生看着背后的神洞,感概道,内心唏嘘不已!

(未完待续)

花浩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