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情深声

柳情深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2章 兰晖

“我父母见拿我没办法,就只能随我去了。后来就好些了,我父母偶尔也带我弟弟来县中,给我带点儿钱和东西,来了也不问我情况,只说一堆让我弟弟也考个好学校之类的话。我在一边听着,感觉自己在父母眼里就像一个多余的人。但是我弟弟还是挺争气的,现在也在县中上高一。我弟最怕我了,小时候他出去玩儿,衣服脏了破了,我给他洗,给他补,也不告诉父母,不让他挨骂。但他只要成绩不好,他卷子给父母看都不敢给我看,因为骗不过我。只要我看出来是因为态度不认真丢的分,他就一定会挨我的棍子。当着父母的面我不打他,我就不理他,不给他做饭。父母不在跟前的时候,他自己拿着棍子找我认错。我们兄妹俩的成绩还是挺争气的,一直是学校老师嘴里的榜样。”大俞喝了一口水。

“我是我们县中第一个考上A大的,校长亲自把3000块钱奖金交到我爸手里,这些钱我一分也没摸着,我爸说要留给弟弟盖房子。我父母希望我考不上大学好嫁人的打算落了空,又开始天天唠叨让我要多给弟弟这样那样。临上大学之前,还是村长代表村里给了我1000块钱奖金。我姐给我钱,我没要。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就来了,住在一个地下室旅社,一个铺位10块钱一天。我家教,家政,快递都做。你知道吗,我有时候就觉得生活在泥泞里,死命的挣扎,等我帮家里把弟弟的高中和大学供完,我就解脱了,你说,我活那么久干嘛?”大俞的话停了下来,眉头紧锁。

柳依依觉得她的语气里只有无望,没有亲情,没有温暖,难怪她不愿意治病,这里面恐怕不止钱的问题。

柳依依一脸严肃的问:“大俞,你觉得咱们屋几个人的人品值得信赖吗?”

大俞有些疑惑,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但还是点点头:“当然。”

“我们都不会因为知道了别人的隐私而出门乱说,对吗?”

“我想是这样的。”

“你的事,能不能不要隐瞒婷儿和常四,我想有困难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大俞似乎知道柳依依要做什么,迟疑了一会儿,说:“可以,但我不需要你们的钱”。

“大俞你有助学贷款吗?”

“你怎么知道?”

“你现在不想去医院是因为钱吗?”

“不是。如果不去医院,真的这样就病死了,其实挺解脱的。”

“大俞,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舍不得离开的人?”

“啊?”

柳依依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大俞的照片,让她看着:“大俞,你看看手机里的这个人,你爱她吗?你为她吃了那么多的苦,你怎么舍得她死?你知道癌症晚期有多痛吗?我知道!痛到骨髓里,如影随行,没有缓解的时候,打针也没用,你只能紧紧的紧紧的抓住床单,直道抓破。你怎么舍得让你自己遭受那么巨大的痛苦去死?”

大俞的眼睛里流露出惊恐的神情,死想过了,死前的痛苦显然出乎她的意料。

柳依依关掉手机:“现在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痛死了,你满意了吗?你回答我的问题!”

“不满意。”大俞怯怯的看了柳依依一眼。

“他们说你多余,你就多余吗?”柳依依继续追问。

“我……”

“那你自己认为你自己多余吗?”

“我……不多余……”俞兰晖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身体有些颤抖。

柳依依给她递上了一张纸巾:“我妈妈是在去年我高三的时候走的,我因为陪我妈,耽误了很多功课。我妈走的那些天,我差点崩溃,幸好我还有我爸,我还有朋友,我还有老师和同学,我还有保送的机会。你却是那么多年一直那么艰难,还考上了A大。俞兰晖!你真的很厉害!你知不知道!你一定是你姐姐的精神支柱,她宁可和家人闹翻也要帮你,你还是她的希望,实现着她的梦想。你们村,你们县中的其他女孩,看见你,就知道她们的未来在哪里。你弟弟从小跟着你,你不在了,他怎么办?”柳依依也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他……”

“你还觉得自己不如死了好吗?你能不能先爱护好你自己再说供你弟弟上学?”

“我……我还没有吃饭,只喝了一小口水,应该还可以做胃镜。”俞兰晖擦了一下眼泪,忽然顿悟了。

“瞧我这杯水,差点儿坏事。你还记得,说明还是愿意去医院的。走吧,待会儿路上要堵车了。”

两人赶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出来,俞兰晖是轻度胃溃疡,医生说:“如果得不到尽快的治疗,会发展的很快。年纪轻轻的,要爱惜身体。”开了药,又嘱咐了要按时吃饭,食物要好消化,比如面条等等。俞兰晖一一答应。

出了医院,柳依依问:“大俞,你的生活费够吗?”

“有贷款和补助,够了。我还有家教和家政,能养活自己,还能给家里一点儿。”

“别太苦着自己的身体。做家教是不是挣得更多一些?”

“我前面做过一个家教,家长很挑剔的。说什么我不是师范专业的,也不是老师,还没上几次课就说成绩没起色。那家的学生说,他都换了不知道多少家教老师了。你知道家长为什么老换人吗?因为第一次课,叫试教,是免费的。现在这个家教是个初中学生,家长一天到晚见不到人,但也说不定哪天就换掉我了。做家政,有时候主人在家,有时不在家,我做完就走。主人如果满意了,下次还会找我,没有那么多事。唠叨多的挑剔的,我也可以不去。我已经攒了几个老顾客了。”

“大俞,咱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不丢人。以后这样的事不要瞒着,我还是那句话,有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

“好,你放心。我一定照顾好我自己。”

后来几天,柳依依注意到俞兰晖按时吃药、喝粥、吃面条,就慢慢放了心。

宋婷和常怡蓁也都渐渐知道了俞兰晖的情况,对她也开始多有照顾。

但是,柳依依想,这和她洗东西有什么关系呢?

爱则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