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丧尸女王不好惹

末世重生之丧尸女王不好惹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7章 危机重重

秦高听着夜以沫的那一声应声,心里面有些虚,但是,见夜以沫也没有再说些其他的什么话,他虽然有心想要和夜以沫说上两句,但最终也只好沉默下来。

车子里暂时的安静了下来,除了开车的人,大家都在闭目养神或者看向窗外,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但其实无论是谁,他们脑海中的那根筋都是始终紧紧的绷着的,没有人敢放松一点。

因为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之下,很有可能就会有丧尸从外面突然的冒出来,攻击他们的车子。

车子离开夜以沫他们家附近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什么丧尸,但是在行驶了一段距离之后,那一个一个的丧尸却是渐渐的冒了出来。

他们在车子的后面追赶着车子,并且时不时的就用身体攻击着车子。

这要是放在前一段时间,那些一级丧尸根本就不可能对车子造成什么威胁,但是现在丧尸都已经变成了二级丧尸,他们的速度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这也使得他们在追击车子的时候,有了很多的优势。

虽然车子因为有了夜以沫的改装,在面对这些丧尸若有若无的攻击的时候,应对起来并不是多么的困难,但是一只丧尸还好,可丧尸的数量却明显的随着他们车子行驶的越来越久,跟在他们车子后面的丧尸也逐渐的多了起来。

不仅如此,那些丧尸甚至还会联合起来,堵住车子前进的道路。

一次两次还好,毕竟车子是由夜以沫异能改装了一下的,在撞击丧尸的时候并不是那么轻易的,就会被撞坏,行驶的时候就算会有些颠簸,但问题并不是很大。

可关键就是,那些丧尸会在车子因为撞击而停顿的那些时间里快速的冲上车子,然后死死的扒在车子上面,疯狂的拍打着车子的车窗,想要攻击到车子里面的人。

夜以沫加固了车子,自然把车窗给稍稍的加固了一下,但车窗的用途毕竟和车子的材质并不一样,她不能将车窗整个完全的封闭掉,车子四周的车窗她还可以用金系异能完全的加固,但是车子正前方的那一块挡风玻璃确实不行了。

而这一个弱点很快的就被那些丧尸发现,然后重点的进行攻击,几乎没用什么时间,车窗的挡风玻璃就见了一道道的裂痕。

看到这一幕,开车的营救队队员当时脸都有些白了,生怕下一秒车窗就在他的面前碎裂开来。

夜以沫就坐在车子的后座,对于前方所发生的事情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但是车子现在正处于高速行驶的状态之下,她不能贸然的出手,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出车毁人亡的惨状出来,这种情况之下是谁也不愿意冒险的。

而现在他们面临着非常残酷的两个选择,一个是立刻停下车子,将外面的那群丧尸解决掉,然后再重新出发,当然这个方法的弊端就是,外面的丧尸很多,他们很有可能解决掉丧尸的同时也被那些丧尸给解决掉,危险性很高。

而另外一个选择则是不停下车子继续往前开,但这个方法的危险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个方法虽然能拖一段时间,但是很明显,一旦那些车子突破了将面包车的防御,他们可能还没有第一种方法支撑的时间长。

夜以沫在想到了这两个方法之后,毫不犹豫的就和傅青云张口说了一下这两个方法的弊端。

当然,她开口说出这两个方法,并不是她想要指挥这个队伍,而是因为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是没有人能拿出一个确切的方案供人选择,他们说不定反而会更加的慌乱,这个时候他们更需要的是有人能够坚定他们前进的脚步,而不是一直在这里乱七八糟的等待着最后恐惧的降临。

傅青云在听到夜以沫所说的两个方案之后沉默了下来,车子上的其他人也同样的沉默着,他们都听到了夜以沫所说的方法,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开口,只是在等着最高领导人的决策。

傅青云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又想了想夜以沫所说的第二种方法最后的结局,脸色沉了一下,当即就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梁飞匀,将车子开到一个稍微房屋密集点的地方,然后把车停下来,第二种方案明显的行不通,我们的车子坚持不了太多的时间,速度要快。”

“好。”梁飞匀得到命令,整个人像是瞬间就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当即一踩油门就把车子开出了神级操作,车子走着s形的路线将车子上面的丧尸晃落了几只,接着车子快速的转向,冲上来略显狭隘的胡同里面。

每个城市里面都免不了这种狭小的胡同通道,在将车子开到胡同里面之后,梁飞云用力的打了一下方向盘,将车子横着开进了胡同里,车子好巧不巧的将整个胡同拦得严严实实,死死地卡在两侧的墙里。

很明显,现在这个时候,就算是他们不想下车去,也必须下车去了,不过傅青云所想要的结果已经达成了。

考虑到车子上有两个完全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整支队伍里两个异能最强的夜以沫和傅青云当即毫不犹豫的率先下车,然后将车子周围最近的丧尸给当场解决掉。

因为考虑到时间紧迫的缘故,夜以沫完全没有耽误时间的意思,刚一下车就用藤蔓将在车子上趴着的丧尸牢牢的绑起来甩到旁边,然后用金刃直接的破开丧尸的脑壳,将他们脑袋里面的晶核暴露出来,最后用藤蔓将那晶核收起来,收回到自己的手里。

这一套动作做下来简直就是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顿,很显然夜以沫这么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一旁的傅青云明显的看到夜以沫动作中的干脆利落,他惊讶了一下,随后又释然了,毕竟夜以沫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为止,带给他的惊讶和不可能实在是太多了,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没有什么事情是她没有办法完成的。

这种形象有点深入他的内心,让他对于夜以沫所做出来的事情,都下意识的觉得理所当然,完全没有办法生出来怀疑的心思。

三灯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