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仙途

第4章 弟子决

城西关家是清溪镇的富户,纳妾比一般人家娶妻还要热闹,关门庆对女人又一向舍得花销,尤其是纳杨金兰为妾这件事上,每每想起此举能让青莲臣服在他身下呻吟,他更是不顾家中妻妾的抱怨,往杨金兰的彩礼中添加了许多花样。

关门庆相信青莲明白他纳杨金兰为妾的初衷,他就是想看看青莲做困兽之挣的模样,好消他半年来求之不得的恨意。他每天明着派人往李家小院送东西,实则让心腹关虎盯着青莲的一举一动,然后回去向他详细汇报。

青莲非常清楚关门庆的下作心思,既下定决心要逃就先要稳住关家人,每当看见关虎投来的阴笑,她很配合的神色紧张浑身发抖,四下寻找能躲避的地方,在阵阵恶心的低笑声中掩面逃窜。杨金兰的心思早飞进了关家,盯着送进卧房里的衣料首饰,眼睛里就再也看不到其它,青莲的异样别说有意躲着她,就算明摆在她面前,她也看不见。

满意的看着青莲躲进了屋子,关虎放下送来的东西,屁颠颠的跑回去复命。听到关虎的脚步声远去,青莲放心打开房门走了出来,神色如常的走进了杨金兰的卧房。

“娘,日子定下了吗?”瞧着眼神迷离的杨金兰,青莲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到底相处了几年,这一次离开也许就是永别,更何况……

用力摇了摇头,青莲再一次硬下心肠,没有对抗的力量就只能用智。几年的相处她对杨金兰非常了解,就算现在对她说明情况,她也会不听不顾反而坏事,事情已经注定,利不利用她也就无关紧要,青莲如是安慰着自己。

“日子?定下来了定下来了,许姑婆说下月初八是个黄道吉日,宜婚嫁,就定在那日。”杨金兰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桌上堆放的衣料首饰,激动得发颤的手不住的东摸西摸,小巧的红唇裂到了耳根,“青莲,你快过来瞧瞧,这衣料据说是特意从平阳买回来的,大夫人都没有独送了我这里一匹,你快帮我想想,做件什么样式的衣服好?”

桃红色的衣料中若隐若现一丝银色,仔细一看,银色上还带着淡淡的荧光,那是掺杂了少量银蚕丝的结果,这样的衣料算不上清溪镇独一份,但也是少有。

青莲有些惊讶,她听慧娘说过,银蚕丝是修者制作灵甲的一种灵丝,韧性极强可防刀剑伤害。在普通衣料中掺杂少量的银蚕丝,虽然不知道是否也能防刀剑,但价格却高的吓人,看来关门庆这次是下足了本钱,青莲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心中最后一丝顾虑消失无踪。

“下月初八,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青莲心中稍松,逃离清溪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准备,成功的机会能提高几分。得到想要的消息,青莲转身想走,杨金兰殷切的目光让她脚下一顿,“娘,衣服的样式我不大懂,要不你去问问慧娘?”

“对啊,我怎么把那妮子给忘了,她做的就是这一行买卖又常往平阳跑,问她准没错。”杨金兰闻言眼睛发亮,抱起衣料就往外走,“青莲,我的好女儿,没有你我要怎么活啊,呵呵呵!”

目送杨金兰走出院门,青莲没有一丝耽搁,回到自己房中把门插好,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本书翻开,细细的看了几遍,确信都记牢后又仔细的藏了起来,打开房门从柴房里拿出背篓和锄头,转身朝山上走去。

天色渐晚,青莲从山上回来做好了晚饭,在院中正清洗挖回来的草药,杨金兰喜滋滋的从外面匆匆赶了回来。

“青莲,你快来帮我看看,这种绣法你会吗?”一眼瞧见青莲在院中,杨金兰迫不及待拉起她就往屋里走,同时把一个花样递到了她眼前。

花样很漂亮也很喜庆,难怪让杨金兰爱不释手,只是绣法有些特别不同于平常,青莲下意识想凑近些看个清楚,眼角余光却瞥见了杨金兰透着光的脸,心里顿时一阵异样,往眼前凑的脸又抬了起来,“这种绣法从没见过,我不会。”

“不会?”杨金兰不以为然笑道:“慧娘说了,这种绣法看着复杂其实不难,你只要仔细看看这个花样,一定能照着绣出来,呵呵!”

“慧娘高看我了,娘,先吃饭吧!”青莲没再看花样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高看?慧娘的眼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看走眼过,她说你能就一定能。”杨金兰追着青莲进了厨房,满屋的饭菜香让她瞬间忘了花样,两眼放光的看着青莲把几碟菜端到了饭桌上。

出去忙活了大半天,杨金兰这才发现自己早已饿得前心贴后背,一见饭菜就把什么都忘了,只一个劲的往嘴里扒饭送菜,全然没注意到一旁的青莲正静静的看着她。

“娘,慧娘既能拿出花样,她绣坊里就肯定有能绣的人,你新衣都是她做没什么可担心的。”青莲知道杨金兰的心思,只是不放心那些绣娘的手艺,可惜,她现下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只能让她去找慧娘。

“我知道,可……”杨金兰嘴里嚼着饭,话语有些含糊不清。

“我这几天要上山去挖药,恐怕没时间学新的绣法。”青莲打断她的话,不想和她继续纠结这个话题,索性把话说死。

“挖药?你身体又不舒服了?”杨金兰闻言一愣,忙把嘴里的饭胡乱咽下,瞪着眼睛上下打量着青莲。

“嗯。”青莲含糊的应了一声,她从小修练服用的褐色药丸,杨金兰一直以为是治病的药。

“青莲,要不请个大夫仔细给你瞧瞧,你这身子从小就吃药也没见好,这以后可怎么得了。”杨金兰一脸关心的看着青莲,她以前也这样劝过,可青莲父亲活着的时候,她每次提起话题都会被岔开,至今也不知道青莲究竟生的什么病吃的什么药。

“不用了,家传的老毛病,按老方子吃就行了。”青莲勉强笑了笑,心里一片苦涩,她修练了整整十年却身无半分灵力,一个普通凡人都够她伤脑筋,更别说家里供奉着练气期修者的关家。

“真的不用?”杨金兰看着青莲苦笑的脸,心里越发担心,她马上就要嫁人离开,青莲虽懂事到底年纪还小,如果她身体真有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青莲摇了摇头道:“真不用,不过那件事情我想先想想。”

“那件事?哪件事?”杨金兰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青莲神情一僵,强忍心中的厌恶道:“关家大小姐……”

“啊?哦,哦,那件事啊,我想起来了,呵呵,还好这些日子忙,没顾得上去说这事,还好还好,呵呵呵!”杨金兰一愣后呵呵直乐,青莲能松口跟她去关家,有钱还怕治不了病?幸好当时存了劝解的心,拖着没去对关门庆说,这下好了,她可以放心嫁人了。

从那天开始,杨金兰每天都看见青莲从山上挖回许多树根野草,洗净后或晒干研磨成细粉,或熬煮后收汁留用,院子里往年种下的花草也被挖出制成细粉或汁液,加上从药铺买回的药材,依照往年的经验,青莲这次做出的药丸够用很长时间。这个情形让杨金兰心里更加踏实,青莲的举动在她眼里,成了下定决心收拾好家当跟她一起嫁人的表象。

关门庆依然每隔几天到杨金兰房里过夜,杨金兰沉浸在关门庆的甜言蜜语中,根本不知道关门庆其实是来享受猫吃老鼠的前奏,敲着封死的窗户和紧闭的房门,想象着躲在里面瑟瑟发抖的青莲,总能让他兴奋异常无比神勇。

青莲从四岁开始修练《弟子决》,至今十年没有间断过。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不教她其它功法,明明他修练别的功法达到练气三层的修为,却一直强调要她坚持修练《弟子决》不得懈怠。

《弟子决》是修者启蒙的修练功法,或许它还算不上功法,因为十年认真刻苦的修练,青莲的身体始终没有存下半点灵力,和一个普通凡人没有区别。要不是每次修练完毕那一瞬间的感觉和越来越敏锐的六识,青莲都要怀疑是不是她身体本身的原因。

坚持修练《弟子决》的唯一好处,让青莲能感知周围发生的事情,小心隐藏着她准备的一切。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初六,杨金兰眼睛里闪烁的春光和关虎猥琐的笑,明晃晃的提醒着青莲,逃离的日子终于到了。

夜色刚临,关门庆就兴匆匆的来到了李家小院,从定下纳妾之事后,他一次比一次来的早,今天尤其特别,接连几次扑空后,关门庆想在最后一次偷情时一箭双雕。

可惜,青莲的门窗依旧紧闭,在门窗外怀恨的徘徊了很久,一股淡淡的草药味让关门庆的心火终究没有当即发作。

明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