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宠:红颜乱天下

第16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下)

常曦拎着食盒,径直走进宜春苑刘乐正的住处,院子里安静极了,只有只白鹤,蜷着一条腿缩着脖子酣睡着,昨夜风雨,吹得落红满地,今日也无人打扫,其余小宫女并内侍都不知哪里去了,轩窗半掩,说不出的凄凉。常曦一脚跨进去,只见刘乐正云鬓散乱,躺在床上无人照拂,口眼紧闭,气息微弱。

常曦吃了一惊,上去探她鼻息,连唤几声,刘乐正的星眼才微微地睁开,直直地瞅着她,竟似不认识了一般。

“都是我不好,把你害成这样。”见着气息奄奄的刘乐正,常曦伏在床边呜呜哭了起来。

刘乐正怔怔地望着她,脸上的表情由木然变成喜悦,忽地起身抱住了她,倒是吓了常曦一跳,但觉刘乐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滴滴落在她肩头,湿了一片。声音在喉咙底下低低唤着:“三郎,贞儿好想念你,你也想着贞儿么!”

常曦心里猛跳了几下。谁是三郎?是刘乐正的情郎么?

“丽妃说您一点没把我放在心上!”刘乐正呜呜地哭着,没了往日的清幽淡雅,却多了小女子的温婉缠绵。

丽妃?。。难道这三郎是李隆基?管他是谁的!常曦伸出双臂紧紧搂住刘乐正孱弱的身子,在她耳边温柔低语道:“谁说的!三郎就是忘了所有人,也会把贞儿放在心上的,你身子不好,千万不能这么哭泣了!”

“真的么!真的么!”刘乐正眼里放出了不一样的神采,甜甜地笑道:“我就知道,陛下不会忘记贞儿。”

果真是李隆基。。常曦有点涩然,她终于明白为何李隆基会替自己解围,他其实真正在乎的是与他有过露水之情的刘乐正,而不是她这个小小的教坊司舞姬,可笑自己自作多情了那么久,自以为跳了个没人见过的新奇舞蹈就能俘获他的心?他是当朝天子,后宫养女三万,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怪不得。怪不得,皇后只是轻微地训斥了她,丽妃压根连打罚也没有,她们不是惧怕李隆基的声威,而是。。不屑跟我这个小卒子较劲!

几滴晶莹的泪珠蕴在如秋水般澄澈的眼眸里,被人无视。。轻蔑的滋味真不好受,她哽咽道:“贞儿这么温婉贤淑,朕怎么会忘了!”说完这句,豆大的泪珠自俏脸滑落,滴在尘埃中。

“陛下!救救贞儿!贞儿好痛!”刘乐正将沾满泪水的粉脸贴在常曦的怀里。

常曦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声道:“是身上的伤口痛么!没事,忍一忍!过几天就好了。。我。朕就一直陪在你身边。”

“我不是身上痛,我这里痛。。这里痛!”刘乐正死死地按着胸口。

常曦微微一惊道:“怎么了!”

“他们。。那些人都看见了!都看见了!我好难受!好难受”刘乐正眉头紧蹙,呜呜哭着,有些疯癫的呓语。

常曦心中一紧,想起今早那个掌勺寺人的话。连最不入流的尚食局都知道了,恐怕此事已经传遍六宫。看着眼前的娇弱女子,再想想那些个龌龊的内侍,一咬嘴唇,道:“朕把他们都杀了!”

“杀了也没用了,都知道了,都。。看见。。陛下不能把六宫的人都杀光。。我好想死。”说着抱着的常曦的双臂渐渐松弛下来,颓然地倒在床上,脸色惨白,呼吸比刚才更加微弱。

“乐正!”常曦见她出气多,进气少,忙拿了个靠枕帮她垫在背上,扶她坐起,想着吃点东西也许能恢复点气力。忙将食盒里的皮蛋瘦肉粥端了出来,用瓷勺一口口喂给她。常曦半哄半骗地喂她吃了一碗,服侍她睡下,这一觉竟睡了有大半日,直到黄昏时分刘乐正才渐渐转醒,脸也不似上午那么惨白,眼眸微眨,似乎恢复了神智。

“你来了。。!”刘乐正挣扎着要起,常曦为了让她舒服点,加了两个靠垫。

常曦垂下头,低声道:“是被我不好,害了您!”

刘乐正微笑道:“傻孩子,不干你的事。”神智清醒的她又变成了那个闲淡温文的女子。

“我。。”常曦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刚才的事情就不叫她知道好了,否则更添气恼。

刘乐正见她如此,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道:“上次我软禁你,你不恨我么!”

常曦摇了摇头,刘乐正又道:“我是为你好。。从你十岁进宫,我就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已经四年了,你时时与我亲近,情同母女。就是上次发热以后竟似生疏了,为此我还伤心了好几天。”

常曦心中一震,上次发热不正是自己穿越唐朝的时候,肯定是因为没有这个宿体以前的记忆,竟忘记了与刘乐正的感情。。好在现在也不算迟,自己要好好补偿她。

“现在看来,咳咳,教坊司的其她人惧怕丽妃的权势,都不敢来探望我,只有你还记挂着,不枉我疼了你这么多年!”刘乐正的眼里满含着爱意。

“我。”常曦心中油然而生的孺慕之情湿润了她的眼睛。

“孩子,天色晚了,回去睡吧!好好练舞,怎么上次的舞艺竟大不如前?别把阿娘的本事丢了。”刘乐正含泪微笑着。

常曦哽咽道:“放心阿娘!我一定好好练。”

“还有,别。别喜欢上。陛下。哪怕找个侍卫也好,求了恩旨出宫过日子!”刘乐正看着眼前娇嫩的如含苞牡丹的常曦,殷殷嘱咐。

“好!您放心,我记着您的话。”常曦点点头。

刘乐正伸出手轻轻抹掉了常曦脸上的泪水。那时她还小。。扎了两根红头绳,扯着自己的衣角不放,买根糖葫芦就能哄她高兴一天。这么快,就是大姑娘了。。抑制住眼睛的泪水,不让它滑落,微笑着说:“去吧!。。咱们。咱们明天见!”

常曦含泪拜了拜,“明天我还给您熬粥喝。”说着拿起食盒往外边走,走至门口时,又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柔声道:“阿娘!咱们明天见!”

见刘乐正缓缓点了点头,方放心的将门掩上,又绕过去替她把轩窗关上,怕被风吹开,还加了块石头。

常曦挎着食盒,看着渐渐落下的红日,半片阳光落在她脸上,映的她脸上的泪珠更加晶莹,她深深一了口气,下定决心,要为刘乐正做一件事!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人能救他,只有一个!

紫陌红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