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韭菜

第2章 媳妇儿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被打的青年叫周公瑾,不知道是不是取的假名,毕竟一般去房产中介那里咨询又怕经常被骚扰,用个不常用号码、取个假名也不算什么。

以前总看到什么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形容,但一次也未曾见过什么是鼻青脸肿,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周公瑾不光是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还飙血,面相惨怖!他站起身来踉跄的走到我车跟前,刚要致谢发现是我:“嘻嘻(谢谢)你……哈,”也不知道牙齿被打掉没有,说话都漏风“这是窝的民便(名片),窝之前给呢手机号不用了,用这咯(个)联系窝,窝现带(在)得打120……”

他说话实在费劲,我接过名片,说:“别打了,我正好去医院,赶紧上车!”

周公瑾被打成一条缝的眼睛猛地张了张:“那甘挺(感情)好。”上了车后,还要喋喋不休,我立马制止了他:“你再说的话,都要咬掉舌头了!”

他是被打的,基本上都是皮外伤,当然,内脏受伤像严重的脾出血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在许笙的连番催促之下,我将他放在外科急忙冲向了内科室。

“怎么样了?”我看到楼道处焦灼等待的许笙,心里一阵心疼。

许笙扑在我的怀里,我感觉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她哭着说:“医生中途出来一次,说要做一次全面检查,需要等结果。”

我轻轻抚摸她的背,让她稍微舒缓一下紧张的神经:“别着急,这不是还没有定论吗,凡是往好处想,你妈身体多好啊,你想想,当初为了维护她闺女,愣是追我追了两里地,我都快跟不上气了,她大气都不带喘的,怎么能说病倒就病倒了呢。放心,她肯定没事。”

现代医学比以前要发达太多了,很多大病都不在话下,得信科学不是么。

现实是残酷的,检查结束后一年长的大夫告诉我们:“患者是不是有过外伤?”

许笙想了一下:“在卧室跌倒算吗?”

年长大夫:“经过我们检查,患者肾功能异常,正在逐步丧失肾功能,哦就是我们平常说的肾脏夜间23点到凌晨1点排泄体内代谢废物,维持机体钙、钠、钾等电解质的稳定与酸碱平衡的功能,而且我们也检查了患者血型,她为较为罕见的ABO型血中的A3系,据我说知,目前我市只有一个肾源,我希望你们能抓住这个机会。”

“肾衰竭?”许笙脸色惨白捂住了嘴巴。

“也就是说那颗肾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问。

“对。这种情况十分罕见,全国都不一定有一个这样的肾源,所以是你们的不幸也是你们的幸运。”

“那这颗肾源……”

“是一个捐献者的,他已经去世了,还不曾有人申请。但是手术费住院费及其他各种费用,加上术后的费用,在三十万往上,希望你们做好准备,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能最快决定,对患者也好。”年长大夫叹了口气,走了。

“三十万!钟豪,我们哪来的三十万啊,但是我妈妈她……”许笙听到这个数字都要崩溃了,我们俩都还年轻,刚毕业不久,哪来的这么多存款。

我也不禁发愁:“我想想办法,”我掏出那枚戒指,“这本是我要跟你求婚用的,我现在把它卖了你不会怪我吧?”

“求…婚?”许笙眼泪顿时又下来了,不知是喜还是悲,她摇摇头,“我怎么可能怨你呢。”

“那就好!以后啊我再补你一枚。这个作价三万吧,我再跟朋友同学借借应该能凑个10万,那就是十三万……”

“我这里也有五万,你也知道我基本上不花费什么,都存下来了。我妈应该也有点,我再问问她。”

“嗯,这就十八万了。还差十多万呢……”我突然想起来,我们家的老宅子应该能卖一些,“老宅子估计能卖七八万,加上我那辆破车,小三十万也差不多了……”我自嘲的一笑“我其实挺有钱的嘛!”

“那老宅子你怎么能卖?那是你爸留给你的唯一的东西了。”许笙连忙摇头。

我叹了口气,脑子里充满了我父亲的影像,“如果他知道是他未来的儿媳妇需要,我相信他会同意的。更何况,那里属于郊县,地段也偏僻,我们又不回去住,卖掉也好。”

我吸了口气抓住许笙的两个肩膀:“这个难关我陪你一起度过,只希望上苍怜悯,让我们平安顺利。”

“我们一定会的。”许笙偎依在我怀里,泣不成声。

“你先去办卡,将钱冲进卡里办理住院和手术手续,我出去把车和宅子戒指都处理了,治好了你母亲的病,我们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健康快乐。”

“嗯。”

……

想象往往是美好的,戒指我退掉了,我跟他们据理力争,说这又不是特意跟我设计的,我只是买了你们被推掉不需要的处理品,但是扣了八千的设计费。宅子处理的倒是很顺利,是我父亲生前好友兼邻居将它买下,作价十万。而且立下明文,只要是五年内赎回,只需要付十二万即可。让我不禁感叹,世上还是好人多一些,也让我有了一个敬重的长辈。

车子处理的倒是简单,直接三万五卖给了二手贩子,因为认识又见我急用,算是高价收购了,条件是车牌给他用三年,实际算算他还是赚的,要知道,因限号,海门市的车牌,每年租金都有一万多。细细算了算,手里的钱已经达到了十七万。

老天爷可能听到了我和许笙的祈祷,未来丈母娘的手术很顺利,术后排异反应控制的很得当,已经顺利出院。我和许笙跟主治医师莫问千恩万谢的,弄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由于我的突出表现,得到了未来丈母娘的肯定,已经同意我们两人的婚事。我一人即全家,在很小的朋友圈子里吃了顿饭,算是确定了我和许笙的未婚夫妻关系。

为了未来的美好的生活,为了能养得起我媳妇和丈母娘,我努力工作,由房产中介正式的转行到了侦探界,而我的老板就是当初被揍的周公瑾。

海门市“第一侦探社”里,我和周公瑾聊天打屁。

“老板,这次我这牛刀小试还不错吧,成功的将那男人的隐私分毫不差的揪出来,解救了一个婚姻失败的女人!”我笑着对周公瑾说。

周公瑾哈哈一笑:“还不是我教的好!”他顿了顿说:“这个不算什么,那男人的事情几乎人尽皆知,你不过是将资料收集而已。不过,作为一个新人,你做的还不错,给你打70分。”

“喏,这是给你的提成,六千块!别嫌少,大单子分你多点。”

“谢老板!”我接了过来,这些都是救命钱啊,得还账得存起来买回来宅子和车子戒指……

周公瑾点点头:“我昨天接了一个电话,一个十分巨大的任务,如果我们两个顺利完成,我们能得到这个数……”说着他伸出五个手指。

“巨大?”我心中思忖,眼睛一亮:“五十万!?”

“对!”

上班点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