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秘史

兰台秘史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3章 乱入太史阁

丹青重新给白行简送了一份午膳,直接送入兰台令书斋,白行简榻前。

——兰台令气倒在榻上。

即便是阴天下雨,气候潮湿,兰台令腿疼到无法忍受,也不会倒榻不起。今日大概确实突破他的忍耐极限。

丹青一进书斋,便闻见浓浓的药味,不消说,白行简已经给自己上好了药。从空气中飘荡的药味浓度来说,用量应是很可观。丹青默默记下,得去药房补药,以备不时之需。

“太史,用膳了。”丹青将膳食送到白行简触手可及之处。

“没胃口,拿走。”他并非生闷气,是的的确确没胃口。身体难受得无以复加,还谈什么进食。为了转移身体的不适,他拿了卷册子在批。

“少吃一点吧……”丹青斗胆进言,“太史不要跟小孩子计较……”

白行简手上朱笔一顿,凤眸从卷册上移向丹青,目色又沉又黯:“我同她计较?她值得我计较?”

丹青噎了一下:“那太史……”

“不过是稍作惩戒,望她以后少来兰台捣乱。”

“可殿下毕竟是储君,日后若登帝位,兰台终归属她治下!”丹青想得深远,虽说史官有朱笔在手,便是陛下也得忌惮三分,但这是遇着明君的盛世景况,若不幸帝位上来个昏君暴君,恐怕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史官。也即是说,丹青自动将这位储君代入成了未来的昏君暴君。

“兰台虽属帝王治下,史官却不属帝王,即便如帝王,亦无权查看绝密史册。”白行简的行事作风,没人不清楚,身为文官臣子,却从来不将帝王将相放在眼里。

那些权贵也好,帝王也罢,不过是一个个待记录的字符。所以他才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才得罪那么多人。而恰因他兰台令的身份,几乎人人忌惮。官场有云:御史台坑人最多就坑人一辈子,兰台坑你能坑几生几世,子子孙孙无穷匮,谁敢惹?

丹青是个有危机意识的人,虽说让白行简回心转意无异白日做梦,但整个兰台的命运系于他手这个事实,得不时暗示一下。

“太史从前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春秋时,齐国大臣崔杼因嫉恨庄公羞辱而弑君,齐国太史据实直书:崔杼弑其君。崔杼怒而杀太史,太史之弟太史仲又书崔杼弑其君,崔杼又杀之。其弟太史叔又书崔杼弑其君,崔杼再杀之。其弟太史季仍书崔杼弑其君,崔杼乃舍之。这个故事到最后虽然因史官的坚持而保留了历史的如实记载,但于史官而言,这份代价不可谓不大!”

白行简默然片刻,强撑坐起,丹青看他辛苦也不敢帮扶,只忐忑候在一旁。都道兰台令一手可翻云覆雨,颠倒乾坤,可那双瘦削纤细的手此际只能支撑起他半个身体。

“你若觉得兰台有覆巢之危,随时可离去。不止你,兰台史官皆可如此。我不阻拦任何人。”他语气清淡,对任何人或事,都似从不留恋,即便是对收留并教养了五年的丹青。

丹青陡然一惊,扑通跪下,伏在他脚边:“丹青从未生离去之心,愿服侍先生直到先生娶妻生子!”

“我此生交付兰台,从未有娶妻生子之意,你不必有此负担,起来吧,饭食拿走。”

白行简不由反省,怎么就让人有了兰台将倾覆的错觉?巷子对面的御史大夫?可兰台史官整天跟御史们做邻居,想来早已习惯御史台那层出不穷的龌龊手段。难道是因今日持盈之事?储君与兰台为难,叫他们有了危机感?

一番推理后,兰台令找到了答案。然而兰台对待潜在的危险因子,一向的手段便是将其扼杀在摇篮状态。

“她离开兰台了么?”白行简蓦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没见着,想来是走了。闹这么一场,大概发觉兰台没什么可供她玩吧。”虽然白行简话题忽然跳跃,没指名道姓,但这个“她”的特指,丹青心领神会,并以揣测熊孩子的心情揣测起了他们的储君。

白行简稍感放心,虽然依旧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兴许是身体不舒适,才心神不定吧?

丹青也感觉到他神思有些不定,因他将手里册子放到案上时,不小心碰翻了食案汤碗。满满一碗汤,瞬间洇湿了纸页,糊了上面的字迹。

兰台令什么都不看重,唯重书卷,尤其是史卷。而他正批阅的恰是一部新修的史卷资料,由他最倚重的少令史崔尚从博陵带回。为修此卷,崔尚被分派博陵采集史料整整两年,其中艰辛只有史官才懂。更何况,崔尚乃博陵崔氏旁支,出身贫寒,生母为娼门贱籍,因此素来不被名门崔氏承认。入博陵修史,阻碍重重。但他从未退缩,顺利完成白行简交付的任务,完成了作为一名少令史的使命。

如此珍贵的史料,白行简自然十分看重,当下便急忙拂开汤碗,捧起史卷资料,抖落上面的汤汁,又拿袖子揩拭。

丹青心道不好,这碗汤浓稠,泼洒在纸页上,怕是要毁好几页,脑子顿时就懵了,要是他早点将食案拿走……

白行简也知无法可救,他平生最恨践踏别人心血,今日倒好,他自己成了这样可恨的人。

一边心下愤怒,一边拿开袖角,自暴自弃望向书卷,笃定了将是一团模糊。忽然间,他身形定住,汤汁泼洒之处,竟分毫不掩原字,字字历历在目,清晰至极。

这显然是件好事,就连丹青发现这个意外之喜后都喜出望外,但奇的是,他欣喜地望向白行简时,并未从他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侥幸或喜悦,反倒是——脸沉如冰、神思恍惚。

“太史?”丹青出言相唤。

白行简摔下手里珍贵的史料,伸手去摸手杖,手过腰间时,忽然一滞。

持盈打了个喷嚏,有种不好的预感,但顾不了这么多。游荡在太史阁一列列书架之间,陈年旧墨与故纸堆一起发酵的味道,简直快把她熏晕过去。

头晕眼花的储君殿下头一回见着这么多书卷,大约有上万册,集历朝历代与九州各地乃至海外的历史,皆搜罗于此,但这些不是重点。太史阁之所以外人不得入内,正是因为它储备有当下历史与人物传记。

虽说持盈挺想偷阅白行简是如何写她母上的,但时间紧急,容不得她耽搁。从泛黄的书架标签上辨认名门望族类别,兴许是血脉相连,她一眼瞅见西京姜氏。完全控制不住双手,一把抽下书卷,翻开一看,果然当头就是她爹,但坑爹的是并没有详细记录,只写了个注释:转录《后妃列传》!

持盈差点就扯裂了史册。这兰台实在不知变通,居然把她父君列入后妃传。她娘不愿委屈了她爹,才破天荒设立凤君之位,名义上亦是君。就连她也称她爹为父君,她娘一片苦心,处处尊其为君,结果到了兰台这里,撕掉一切伪饰,国无二君,次君便是妃。

持盈为她爹不平的同时,不禁也想到了自己,若将来登上帝位,迎娶了她的凤君,入史传亦是后妃?

罢了,这事尚早,虽然她娘近来看到她就愁她招不到夫婿,但她爹坚决不同意这么早为她聘夫婿。这大概就是天下娘亲总觉得自己女儿嫁不出去,而爹却是排斥一切有可能成为女婿的家伙。

持盈自己则认为还没有玩够,便将她娘耳提面命让她赶紧在昭文馆里寻觅一两个合适人选的嘱咐当做耳旁风,昭文馆里那帮纨绔官二代,哪个敢做她夫君?

赶紧收敛心神,持盈放回她父系的西京姜氏卷,继续在红木架子上的书堆里寻摸。这讨厌的名门望族竟有如此之多,她足足翻了一盏茶时间,才翻出想要的东西——博陵崔氏卷!整整三十卷!

墨是新的,纸是新的,显而易见入库不久。

持盈得到确认,白行简果然疏忽了。三十卷在此,一卷不差,说明白行简并未起疑,已将其归入太史阁。

丹青从未见白行简如此气急败坏的样子,步履竟然出奇地稳当,出奇地快。丹青跟在后面,不知发生何事,想去叫人来,又怕白行简匆忙间生出好歹,半步不敢落下。

但见白行简往太史阁方向去,丹青隐隐觉得事情恐怕非常不妙。

步廊上有两名校书郎经过,正谈笑着,忽然见兰台令迎面而来,衣袂带风,两人当时就吓坏了,僵在了原地。丹青在白行简后面对这两个木头人大喊:“快让开!”两人这才惊醒,在白行简即将撞上他们时,连忙滚下步廊,跌进了兰丛里。

两名校书郎顶着兰花转头看,白行简行色匆匆竟是往太史阁那条路上去的。二人转回头惊悚对视,他们方才边用午膳边讲八卦时,是不是忽略了一个致命的家伙?

太史阁的两扇朱门合着,但上面的密锁却是开启状态。白行简拄杖停在门前,心口起伏,原本希望是自己多虑了,钥匙不小心落在了什么地方,然而一切都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他抬起左手,抚上门环,用力推开,随即一步迈入。

重峦叠嶂般的书架,再熟悉不过的地方,蓦然多了一个人影。

持盈坐在地上,津津有味翻阅一本册子,被突然闯入的白行简吓了一跳,手里史卷啪地落地。

白行简不发一语,走了过去,弯腰拾起落在地上的史卷,封面上几个大字:后妃列传,翻开的一页正是凤君姜冕传。

原来竟是这样?

持盈拿着钥匙在地上画圈,不满地嘟哝:“小气!我要告诉父君,你把他写进了后妃列传!”

白行简觉得若她不是储君,他定要一杖敲到她屁股上!再度弯腰,夺过了她手里攥着的钥匙,尽量不去接触她手指。合上史卷,放回原位,白行简一回头,见持盈蹦蹦跳跳在书架间,就要往门外溜。

“站住。”

持盈身形微顿,却充耳不闻,继续蹦蹦跳跳,反正大门就在眼前,再加把劲!

“你以为今日便可轻松出得兰台?”白行简补加一句。

持盈顿住了,回过身,逆着光,眼里含泪:“夫子要把人家怎么样?”

“兰台有律,私入太史阁者,剜其双目,为奴为仆,终身不得踏出兰台一步。”白行简迎着光,面目冷峻,十足一个酷吏。

“你敢!”持盈含泪瞪他,泪眼朦胧,梨花带雨,说不出的娇艳欲滴,“本宫可是储君!”

“储君犯者,上奏陛下,言其失徳,以昭告天下。”白行简顿了顿,再补加一句,“废储。”

持盈惊呆了,吓得不敢哭:“谁定的律例?”

白行简面如寒霜:“我方才。”

“……”持盈懂了,这是彻底不饶她。

丹青在门外守着,一句句听着里面的针锋相对,不由捏把汗,太史果然是打算把储君得罪到底,还是说,太史的意图乃是撤换储君?正胡思乱想着,忽闻阁内一声紧跟一声的嚎啕大哭,震得他耳膜嗡嗡作响,半晌反应不过来。

待丹青趴在门边往里一看,竟见储君殿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每一声都极其悠远,不到气息用尽不换气,时而几声之间换不过气来,哽得行将断气,又陡然从中爆发,哭声震得房梁簌簌落灰。

白行简显然没有见过这种气势,身形都晃了一晃,连忙手抚书架,将自己稳住。哭声直上干云霄,从前以为是一种文学修辞手法,但现在他不这样认为。

被哭声声波冲击得耳膜鼓胀,头脑发晕,心口发闷,白行简手杖敲击地面:“别哭了!”嗓音瞬间被淹没。

持盈哭得大汗淋漓,声嘶力竭,眼看就要哭晕过去。白行简反手抽出书架上的《后妃列传》,摔到持盈身边地上:“拿去看!”

持盈一边嚎啕一边捡起地上的书,并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

“方才的律例作罢……”白行简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头太晕了,心口都要呼吸不过来。

持盈哭声转小转哽咽,只剩余韵,拿袖子擦脸,糊得一塌糊涂。她周边地上全是泪水,衣襟也被打湿,鬓发都已湿透。如同拿水堆砌的一个小人儿。白行简看她一眼,便吩咐门外看呆了的丹青:“去打热水,送到廊上。”

持盈抹了泪,抬起泪水冲刷过的小脸,问他:“那你不会告诉母上吧?”

“嗯。”白行简只当是哄三岁小孩,和颜悦色了一瞬。

“你不要总是板着脸,那么吓人!”

“嗯……你起来,去外面洗脸。”

“可我都没力气了,你扶我一把。”

白行简当然不会去扶她,只伸出了自己的手杖。持盈算是勉强同意了他这样的敷衍,握住他的手杖后,便觉被一股力拉得站起,力气意外地大。

持盈洗完脸,坐在太史阁门槛上,将厚厚一册《后妃列传》搁在膝头,垂着脑袋,囫囵吞枣地看,并不时惯性抽噎两下。

为了等她看完好锁上太史阁大门,白行简在阁内漫步等待,顺手规整书架上的史卷。走动到名门望族存档书架旁,他凝目细观,顺序未乱。从书架上的空隙处,往门槛上投去一瞥,只能见持盈垂头翻书的背影。

又等了半刻,白行简从书堆里再看向门槛时,持盈歪着身子头靠门,睡过去了……

看书便看书,睡觉便睡觉,看书时打瞌睡,是白行简最看不惯的诸多事情之一。这个没规矩的样子,竟是一朝储君,成何体统!白行简满腹看不惯,走过去准备没收太史阁内的珍贵史书。脚步停在门槛内,弯身从持盈膝头拾起书,见翻开的一页处于全卷十分之一处,这不用功的劲头简直叫人生气,枉他强撑腿酸在阁中整理书卷等她看完。

这份破例破得毫无意义,白行简愤慨合上卷册,忽觉腿上一沉,低头一看,持盈歪着的身子从门边滑向后面,整个后背稳稳靠向她身后的白行简双腿上……

难受瞬间传遍全身。

持盈有了倚靠的地方,犹自睡得香甜,后脑勺还蹭了蹭。

白行简总不能拿手杖打醒不合时宜瞌睡的储君,便拿太史阁珍贵的史册拍在持盈肩头,妄图将她敲醒。对此,持盈的反应是抬手挠了挠痒,继续睡得呼吸绵长。

僵持片刻后,白行简继续拿太史阁珍贵的史册做工具,隔在持盈的脑袋与他的腿之间,将她的后脑勺托住。这自然不是长久之计,他望向太史阁外,希望能吩咐几个人过来解决麻烦。但太史阁这种机密禁地,兰台郎谁敢没事在附近溜达?

持盈头枕着硬邦邦的地方,觉得不舒适,一点点地挪位置,终于挪得悬空歪倒。对于一般人来说,睡觉身体悬空自然会第一时间惊醒。但储君殿下果然非一般人,边往地上倒边睡得酣畅,大约实在是哭得精疲力尽,身体急需休眠。

下意识便伸出手臂,白行简弯腰将她接住,手臂火辣辣一片,如同接了只刺猬。太想将刺猬抛出去,这祸星委实是个麻烦!

枕到实处的持盈睡得更踏实了,翻身将枕头一抱,呼呼大睡。白行简抽不出手,僵持到额头渗汗,略后悔,任她靠着门框睡,砸地上自然会醒,也免得招惹这个大麻烦。

腰酸腿酸,再僵持,首先他便撑不住。一手将手杖牢牢拄在地上,一手将持盈往臂弯里抖了抖,以手杖支撑,抱起了大刺猬。

白行简抱着持盈的同时,艰难地关上太史阁的两扇门,步履沉重地跨过门槛,锁上门,这才放心,祸害终于同太史阁隔离了。

带着搬走祸害的心情,他拄杖步步往私署去。从没觉得兰台游廊如此九曲十八弯,平日太史阁至微言阁的距离在今日拉长了无数倍。

待将持盈扔上微言阁小榻,他已累得喘不过气来,扶着榻边歇了半晌。持盈横躺侧卧加翻身,似乎不太习惯这硬生生的木榻。白行简没直接扔她去地上已是仁慈,哪里会管她这些小动作。

歇回点力气,白行简拖着沉重的双腿到内室,换下汗湿的中衣,双臂果然红了一大片,连被接触到的心口也难逃此劫。他精疲力尽的身体坐入椅中,翻出药膏涂抹。

更衣后,白行简再返榻前,才知道什么叫做引狼入室。

就这半会的工夫,榻上的硬枕竟飞去了门边,枕边的书籍自然未能幸免,散落了一地,但凡榻上碍着她睡觉的一切,都惨遭了毒手,关键她还睡得很沉。这份骄纵和半分委屈不肯受的性情,简直通天彻地无法无天!白行简心口又被气得发闷。

到门边捡回用了许多年的方枕,拂去上面沾的灰尘,再一本本捡起地上的书,今日腰肌劳损严重。待直起酸涩的腰,熟睡的魔星已滚到了榻边缘,索性让她掉下来受点苦头。但这个念头方起,耳边竟又回荡太史阁内撕心裂肺的哭声,令人心悸。白行简不愿再受这份罪,伸手将持盈往里边推了推。

柔若无骨的腰肢触感从手心传来,他缩了手,果然是气糊涂了,另拿了书推她去里侧,再将方枕摆到边缘。持盈翻身,滚来滚去,一会儿睡成个“大”字,一会儿睡成个“人”字。白行简默默看着这方小榻,自己以后恐怕用不成了。

他回身坐到案前,整理书籍,一页页抚平褶皱,忽听咚的一声,回头一看,方枕又被踢出去了。白行简起身去捡回枕头,竖着搁进椅子里,重新坐回案前看书。不一会儿,又听咚的一声,有点大。白行简侧头一瞥,如他所料,持盈滚落地上,砸了个结实。

“啊!有刁民……”持盈揉着惺忪睡眼,从地上爬起来,翻回榻上,闭着眼睛嘴里嘟囔,“要害本宫……”趴回去又呼呼睡着了。

看来,唯瞌睡能止嚎啕。

白行简不再理会她,研了墨,提笔写奏折。写完后,忽感耳后香风吹拂,惊回首,持盈站在他身后。

“夫子在写什么?”她眨眨眼,睡饱后,剪水双瞳顾盼生辉。

白行简合上奏折,挡了她的视线:“殿下醒了,可回宫了,若不愿回,可留兰台做些杂役,将功补过。”

“不是说那事作罢了吗?”持盈顿时离他几丈远,旋身奔往门外,“本宫起驾了,兰台可以恭送了!”

白行简可没有恭送她的心情,量她也不敢再滞留。他打开奏折,这本上奏的是兰台已完成博陵史料与考证。如果不出意外,明日他便要将这本请功折子上奏天子。

他抬起千斤重的手,撕毁奏折,丢入铜盆里点火燃尽。惋惜的不是这份功劳,而是少令史崔尚的心血。

之所以将奏折写完,是存着一丝侥幸。但既然被那位储君殿下瞧见,这丝侥幸便是妄想。即便是他多心,持盈只是无意中瞧见,他也必须做出最坏的打算。这才是兰台于各方虎视眈眈中屹立不倒的原因。

持盈走出兰台,御史台内立即便有人汇报给卢杞。

“台主,殿下出来了,手里掐了朵兰花。”

“好。”卢杞落笔吹墨,挥干刚刚写完的奏折,“更衣。”

“台主不是穿着官服么?”

“笨!我这不是要营造一种匆忙间进宫的样子嘛!为此还特意在奏折上写了几个错别字,我们做御史的,就要在这种细节上做文章,懂了么?”

“懂……可是台主,奏折上写错别字是要扣俸的……”

“哎呀这个时候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嘛!”

持盈身为一个贵重的储君,回宫当然不走寻常路。

留仙殿的墙谁说好爬来着?每次她都翻得辛苦。全因当今陛下持盈她娘亲偶然间吐露,说留仙殿的墙非常便于攀爬,持盈信以为真。翻爬多次后,持盈总结,大概是因为当年她爹住留仙殿,她娘才觉得翻个墙根本不是问题吧。

持盈好不容易翻上了墙头,惊悚地发现她爹正站在里边等她跳。

当今陛下的凤君,持盈她爹,站在墙里边,衣袂飘拂,风姿卓绝:“说多少回了,多读书少翻墙!下学后跑哪去了?一翻墙就知道准没干好事!”

持盈蹲在墙头摇摇欲坠。

凤君见自家宝贝被吓到,赶紧转了声调,温言安抚:“既然翻了,赶紧跳下来,爹爹来接宝宝……”

“说了不要再叫人家宝宝啦!”持盈熟练地朝她爹跳下去了。

被凤君接个正着,显然这种事时常发生,才练就这般准头。

凤君搂着自家宝贝,放下地,指向墙下一个洞口:“团团,没见爹找人挖了个洞么,就是让你不要再翻墙了!”

持盈正色跟她爹说:“父君!我是一个储君,才不要钻狗洞呢!也不要叫人家团团啦!”

凤君很受伤,俊美容颜顿时愁容惨淡:“宝宝长大了,不喜欢爹爹了,也不喜欢爹爹取的小名儿了……”

惹凤君受伤是很严重的事情,她爹会愁情满满连写几十首诗赋,然后很快就会传到她娘那里,然后她就会被传送过去屁股挨揍。

“宝宝当然喜欢爹爹了,最喜欢爹爹了!”持盈顺口溜出从小到大哄她爹的口头禅,并小心望着她爹伤感的脸,“所以父君是不会把宝宝翻墙回宫的事情告诉母上的,对不对?”

凤君被哄舒坦后,要小小的报复一下:“那父君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

“我果然不是父君亲生的!”持盈哇地大哭。

这下凤君的脸色就不好看了:“你不是我亲生的还能是谁亲生的?!”

持盈一哭,她爹能把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但凡人间有的,只要一句话,统统捧到她面前。

这个武器,堪称杀手锏,持盈用得可谓得心应手。所以,翻墙告状的事,瞬间就不是事儿了。

凤君哄好了自家宝贝,第无数次的反省自己,不该对宝贝存有一丁点的报复之心,并惆怅地认为自己不是个称职的父亲,决定今晚继续写为父日志与养宝宝记录。

持盈拿她爹的衣袖蹭干了眼泪鼻涕,表示看在她爹不会去跟她娘告状的份上,暂且原谅了他。

“好了,宝宝,吃了晚饭,爹爹再帮你写昭文馆课后作业。”在女儿面前没尊严的凤君低三下四恳求道。

“可是你上次模仿我的笔迹被夫子发现了!说我找人代笔,判了我一个不合格!”持盈控诉道。

“爹爹的模仿如此出神入化,昭文馆哪个夫子这么没眼力?告诉爹爹,爹爹去召见他!”凤君义愤填膺。

“就是那个白行简!”持盈嘟着嘴道出宿敌名讳,并观察她爹的反应。

“嗬!这个没眼力的白行简……等等……白行简?”凤君面色瞬间变幻,“你说的一定不是兰台令白行简,对吧?”

“我说的就是那个兰台令白行简!”持盈紧盯她爹,小心肝揪紧,果然连她爹都忌惮兰台令么?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要搭理他好了!敢判宝宝不合格,那我们就更不要搭理他了,哼!”凤君傲然道。

“可是白行简总跟宝宝作对,他总是看不惯宝宝,还无视宝宝!宝宝要爹爹惩治兰台令!”持盈扭身不干,顿足连连。

凤君左右四顾,确定附近没有起居舍人记录他们的言行,蹲下来跟他的宝贝分析利弊。

“宝宝还记得爹爹跟你说过,我们在什么时候最应该小心什么人吗?”

“爹爹帮宝宝作弊的时候,应该小心母上!”持盈也蹲下来,跟她爹交头接耳。

“说得没错!那么除此之外还有呢?”凤君对女儿的回答总是采取鼓励的态度。

“还有……”持盈皱眉思索,“爹爹帮宝宝喝药的时候,应该小心太医?”

“说得没错!那么除此之外还有呢?”凤君一面对女儿继续鼓励,一面发觉自己好像带着女儿似乎从来没干过正事,这个发现也要及时写进为父日志与养宝宝记录。

“还有……”持盈把她爹能干的事想了一圈,最后大胆猜测,“爹爹跟西京青梅竹马曾经有过婚约的阿笙姑姑私下幽会,最应该小心不要被宝宝撞见?”

凤君差点心肌梗塞:“快闭嘴!哪里听来的胡说八道!爹爹哪里跟人私下幽会过?要是让你娘听见,宝宝就害死爹爹了,知不知道?”

持盈难得见她爹这么不淡定,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私下幽会是爹爹的死穴。面对凤君的一脸紧张,持盈点点头:“那究竟是什么嘛!”

凤君顺了顺气:“就是我们做坏事的时候……不对!是我们不管做什么的时候,都最应该小心史官!秉笔无情,名留史册,能让人几辈子都洗不清呐!珍爱生命,远离史官!”

“不做亏心事,不怕史官记。”持盈对此不以为然,尤其当她爹都这么忌惮史官的时候,一定有什么原因,“那爹爹究竟有没有跟别的女人私下幽会?”

凤君又被戳到死穴,非常不淡定:“当然没有!爹爹对你娘一片衷肠可昭日月,爱她都爱不完,哪里有余情跟别的女人幽会?宝宝再这样质疑爹爹,爹爹就不活了!”

持盈摸摸鼻子:“那好吧!可爹爹既然如此纯洁无暇,全身没有一丝污点,还怕什么史官?”

凤君老气横秋,一声长叹:“那是因为,曾经,兰台令不经意间透露过,要将你父君我……写入后妃列传,流传后世!”凤君以袖掩面,“我跟兰台令好说歹说,毕竟我也是做过一品太傅的朝官,怎么也应当列入忠义传吧!谁料,他竟然说,以太傅之尊而媚主惑君,那便只能入佞臣传!”

凤君的惆怅,旁人不懂。持盈却懂了,就是兰台令竟连她父君的面子都不给。她顿时同情了她爹:“然后呢,你们是怎么谈判的?”

“爹爹我当然宁死也不要入佞臣传!我西京姜氏的名声事小,宝宝以后荣登大宝,记入帝王本纪,生父竟是一代佞臣,惹后人笑话,爹爹想来就不是滋味……”凤君仰面忧伤,“但是兰台令那个混蛋油盐不进,要么后妃,要么佞臣,只能二选一。即便我拆了兰台,他也不给我入忠义传。当然我若拆了兰台,他更方便写我佞臣了。”

“所以爹爹便没气节的选了后妃类别?”

凤君显然对此妥协了,便做出宁静致远的模样:“后妃便后妃吧,至少没落得你外公那样,扮了半生的女人。再说,我这样的名门出身,世家公子,做后妃那也是头一个,别人羡慕还羡慕不来呢!”

持盈发现她爹找安慰都找得头头是道,颇不忍心,但一想到白行简对她的无视和无礼,她就恶向胆边生,不惜捏造事实告状:“父君,你被骗了!宝宝今日下学后去了兰台,原本是要借阅几本史书,不小心看见了太史阁里写的佞臣传,父君首当其冲,被列为本朝佞臣魁首呢!”

凤君震惊了。

为了使她爹信服,持盈背诵了几句白行简写的后妃列传关于她爹的句子,那几个句子用词典雅而精准,绝非持盈能编造。她只需将后妃换作佞臣即可。

凤君听完后,震怒了!

甚至都忽略了为何持盈能入太史阁这个天大的漏洞。

令持盈喜闻乐见的便是她父君对兰台令深深地仇恨上了,并且当即就要泄愤。

于是,持盈被凤君拉着去了雍华殿——她母上的所在。

元玺帝在奏折堆里批得眼花缭乱,扭头问侍女:“难道说还没有到吃晚饭的时间?”

侍女回禀:“陛下,虽然到了晚膳时间,但凤君和殿下尚未过来,陛下趁机再看几本折子吧!”

元玺帝摸着辘辘饥肠,持笔托腮:“这两个混蛋,什么时候能有点时间意识,吃饭都不准时的人,怎么可以托付江山,唉,朕好饿……”

嘀咕罢,元玺帝望着案头堆积如山的奏折,好想做太上皇啊。已是第无数次生出这个想法。当初凤君还不是凤君的时候,戏弄她说可以助她做太上皇,这个无耻的混蛋让她接连生了两个熊孩子后,她坚决不肯再生了。持盈出生到现在,十五个年头过去了,她还是如此劳心劳力。持盈也半点看不出能接替她为君的样子,令她无比忧愁。

洪水猛兽般的奏折在面前张牙舞爪,其中浮出一个精致的盒子,上写“加急”二字。

优先处理加急件,元玺帝挑出盒子,开启后取出里面的一封奏折。

……

“凤君、殿下到——”侍女终于盼到凤君和储君二位真神驾临,可以解救陛下了。

“母上!你快看,父君被人欺负了!”持盈跨过殿门,直奔御案前。

“你又唯恐天下不乱了,还是你父君又到了每个月矫情的日子?”元玺帝放下奏折,瞥向她不幸生出的熊孩子。

凤君迈入殿内,一脸的伤情愁绪,到御案后一把抱住了元玺帝:“陛下,臣夫被人坑了!”

元玺帝推凤君没推动:“快放手!汤团儿看着呢!”

汤团儿持盈抬手捂住了眼睛:“我没有看见,你们随意。”

凤君抱着手感很好的女帝娘子,趁机吃豆腐:“团团看不见。陛下不给臣夫做主,今晚臣夫就不走了!”说着忽然想起某件要紧事,遂小声:“臣夫好几天没侍寝了呢,陛下想不想人家?”

“没看老娘正忙着!”元玺帝狠狠给他揪了一把,“当着汤团儿的面,你能不能正经点?!”

凤君忍痛,终于放了手,勉强正经,实在是看着他娘子他就正经不起来,尤其是当她认真批奏折的时候,简直让人克制不住。

持盈早就悄悄将手指挪了个缝隙,看她爹撒娇,她娘撒泼。

“究竟什么事?”元玺帝理了理被弄皱的衣襟,警惕地盯着咫尺的凤君,以防他再上下其手。

“白行简污蔑我是佞臣!”凤君尽量克制自己,并以幽愤的语气道。

“他在哪里污蔑?”元玺帝皱了下眉。

“史书上!”继续幽愤。

“他写的本朝史书?你如何得知?”太史阁内存本朝史书,属于绝密档案。元玺帝不由疑惑。

持盈心中一跳,忘了叮嘱她爹不要把她说出去!

凤君不假思索:“我听说的!白行简把我列入佞臣传了,说我媚主惑君,这让以后团团怎么做人?陛下要为我们父女做主哇!”

持盈松下一口气,她爹果然智谋过人,令人赞赏。

“这个白行简,修史泄露,该当何罪!”元玺帝明显领悟错了重点。

凤君和持盈异口同声:“重点难道不是佞臣传?”

就在三人争辩什么是重点时,侍女来禀:“陛下,御史大夫卢杞求见!”

“这么晚了来做什么?宣吧!”元玺帝暂停争执,将那喊冤告状的父女俩赶到后面去回避。

持盈躲在屏风后,听御史大夫觐见:“陛下,臣这么晚来打扰实在情非得已,衣裳都没来得及换,因为臣发现兰台令白行简受贿失职,修史不公,治下不严,罪证确凿,请陛下过目!”

秋若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