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宠物是BOSS

我的宠物是BOSS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史上最惨狼王

“雾草,你居然会说话!”沈飞吓得连忙退开两步,他万万没想到苍白狼王居然会说人话!

这一开口把沈飞吓了个半死。

狼王也被沈飞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得颤了一下,语气相当委屈:“通用语而已,猪学一百年也都学会了。”

狼王的心智因为低语的影响有所提高,整个巨狼地穴只有狼王一头学会了通用语。

沈飞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只是一时之间不习惯这个设定而已。

在他看来能学会通用语的,是孤山恶龙这种高等级的智慧生物,一头狼不出去狩猎,整天窝在自己的巨狼地穴中搞科研,学外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自学成才!这一口标准的通用语一听就是过了六级的。

能沟通这就好办了,给沈飞省了不少事。

沈飞现在已经大致清楚整个狼族疯狂的原因,但有些事情还需要确认一下。

“之前已经把你们赶回地穴,怎么又放任你的子嗣到村庄周围活动?”

苍白狼王面色狂变:“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随后苍白狼王讲述了自己被脑海中的诡异低语蛊惑的事情,地穴撕裂,岩浆从山隙中喷薄而出,浓烈的硫磺气味仿佛地狱。

无数的触手从岩石缝隙中生出,将狼王感染控制,继而控制整个地穴中的狼族。

当沈飞询问这个触手的时候,苍白狼王也无奈地摇摇头,它只能感觉到巨狼地穴中的触手只是冰山一角。

说到这里,沈飞的系统提示【大地的愤怒】任务已经完成,成功探究巨狼地穴狼族疯狂的真相。

不过沈飞并没有直接离开,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老朋友”,怎么能不叙叙旧?

“我叫你一声小白没问题吧?”沈飞也是厚着脸皮说道。

反正知道狼王害怕他手中的藤木剑,虽说要是狼王直接扑上来沈飞肯定也打不过,但是融进骨子里的胆怯,这是抗拒不了的,沈飞的胆子大了起来。

“应该的应该的,我本来也是小辈,小白这个名字好,我很喜欢。”高傲的苍白狼王内心也想和沈飞拼一把,一个毛头小子居然在它面前装大爷。只是刚才被触手来了一波降智打击,顺带戳断了肋骨,处于半残废状态,现在打也吃不到甜头,战略性的示弱一波。

“小白啊,想一想我们认识也百年了吧?”沈飞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气的苍白狼王直磨牙,恨不得一口吞了这个家伙。

沈飞挥了挥藤木剑,一脸惊悚:“你磨牙干什么,是想要吃我吗?”

“没有,牙疼,牙疼!”

堂堂狼王,此刻竟然伸爪捂着脸。

“你张开嘴我看看,你这都是10级大BOSS了,怎么还会牙疼?”沈飞脸上写满了关切,甚至走到狼王面前。

原本苍白狼王准备来一个【扑杀】,将沈飞狠狠压在身下蹂躏,只是两条后腿稍稍用力,肋骨就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

这他娘的,不仅肋骨断了,好像肾也给破了,这狗日的触手,到底在自己体内干了些什么!

疼的嗷嗷叫了两声,苍白狼王一脸生无可恋,突然心中又生一计,待会儿等沈飞凑近看牙的时候,自己张嘴一口把他的头咬下来,这样不就成了!?

苍白狼王窃喜不已,果然这些年闭门读书是对的,感觉整个脑子都灵活了不少。

沈飞走到狼王面前,拍了拍它的狗头,啊不狼头:“张嘴。”

苍白狼王心中狂喜,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正准备一口将沈飞吞下。可是嘴刚张开,沈飞就直接跑开了好几米远,还伸手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好臭啊,你多久没刷牙了?”

多久没刷牙?

狼王愣住了,这是一个直击心灵的问题。

等等,我刚才不是要一口咬掉这小子的头吗?和刷不刷牙有什么关系!

沈飞捏着鼻子走了过来,苍白狼王一张嘴,那一股子酸臭腥味,刚才差点让他一下子昏厥过去,太味儿了。

狼王眨巴眨巴眼睛,满眼全是委屈,不刷牙这能是它的错吗?它们狼族可从来没狼会刷牙。

沈飞也立刻反应过来,瞧瞧他刚才都说了些什么,这狼要是会刷牙,那才是奇闻一件。

本着医者父母心,沈飞捏着鼻子再一次凑了过去。

因为张开嘴巴时间太久,开始不停地淌着口水。

沈飞一脸嫌弃,踮着脚尖绕开仿佛泉水一样渗出的口水粘液,探头瞧了一眼。

狼王的眼神骤然变得锋利起来,饱含杀意。

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对!只要再有一点点,它就可以一口咬碎沈飞的脑袋。

沈飞却突然停了下来,不再伸头朝前。

狼王有些急,强忍着疼痛拖动身子往前挪了少许,想要直接一口将沈飞拿下。

就在狼王咬合的一瞬间,沈飞抬起头一脸严肃地盯着狼王,狼王的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沈飞,吓破了胆。

完了完了,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

现在要怎么结束,在线等挺急的!

“我可以解释的……”狼王的小心肝扑通扑通,被对方发现了自己的意图,现在它处于【残废】状态,移动速度减缓80%,就连生命值也在20%以下,要是对方出手的话只有被活活风筝的份。

这嚎一嗓子呼叫自己的子嗣也没有用。

头狼的地位在狼族中神圣不可侵犯,它之前已经在洞口撒了尿留下气味,那些子嗣就算赶过来,也不敢越雷池半步,这是要叫它们过来围观自己的惨相和死状吗?

沈飞断然抬手拒绝:“不必了,我已经知道了!”

苍白狼王欲哭无泪,你说自己急个什么呢,谁能想到沈飞在最后时刻缩头回去。

“那你准备怎么办……”狼王艰难地挤出两滴眼泪,吧嗒吧嗒落在地上想要博取沈飞的同情。

可是周围全是炽热的岩浆,眼泪掉到地上,还没等让沈飞看见,就彻底汽化消失。

沈飞挥动了一下手中的藤木剑,一脸坏笑:“嘿嘿嘿,你说我干嘛?”

熔岩洞穴炙热无比,可狼王却被沈飞的怪笑吓到,猛地打了个寒颤。

诸葛婉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