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锵锵留德记

董锵锵留德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16. 宫殿?大学?

不知道是因为左臂受了伤,还是刚睡了三个小时,跑出警察局的董锵锵一点儿都不困了,反而感觉非常饿。

他在火车站里张望了一下,除了一两家咖啡馆外,就只有麦当劳还在营业。

董锵锵无奈地又回到了麦当劳里。

让他意外的是,这时虽然还不到早上四点,但在麦当劳里休息和吃东西的人却并不少,董锵锵估计了一下,可能比他第一次来时的人还多了一些。

他们或衣着褴褛,或仪表邋遢,明显有别于普通的就餐者。

这些人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流浪汉或无家可归者吧。董锵锵小心地打量着他们,边往点餐台走去。

他们每个人或坐在椅子上,或坐在地上。既没有人乞讨,也没有人高声喧哗,更没有人骚扰其他就餐者。每个人都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个别人甚至还在看书。

麦当劳并没有赶走这些人,甚至还给他们提供了部分食物。

董锵锵来之前曾听同学说过:德国社会非常宽容,允许人们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但他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愿意选择流浪。

日耳曼民族的思维果然和其他人不一样。

董锵锵站在点餐台前抬头望着菜单,发现早餐还没有开始供应,于是点了份双人套餐。

一个巨无霸三口两口就被他囫囵吞枣地吃了下去,他一边用薯条蘸着番茄酱,一边摸出手机,现在国内已经快上午十点了,父母应该都起来了。

听到熟悉的座机铃音,董锵锵的心里有些微微激动,忽然,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喂?”

董锵锵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用尽量平和的声音说道:“爸,我是锵儿,我到德国了。”

“喔,是锵儿,锵儿来电话了,你等着哈,我去叫你妈来……”董父激动地扔下了听筒,转身去叫自己的老伴儿。

过了几秒,一个慈祥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是锵儿吗?”。

“妈,是我。我到德国了。一切都好。你们不用担心。”

“喔,你平安就好,就好。”董母的声调不高,显得很淡定,“住的地方找好了吗?”

“找好了。”董锵锵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出门在外,报喜不报忧是每个留学生的基本家庭礼仪要求。

“那房子条件怎么样?”董母关心地问道。

“房间挺大的,热水天然气什么的也都有,不用担心。”董锵锵编得很快。

“回头你把你的住址和电话都写一封电子邮件里发给你爸,省得他老唠叨我。”董母突然小声抱怨道,“他昨晚一宿没睡,一直等你电话呢。”

“你说这个干什么,说点儿有用的,真是……国际长途多贵呢。”电话那头立刻传来董父的声音,似乎对董母泄露了他的秘密感到不满。看来老两口此刻都在电话旁边听着呢。

有些晶莹的东西在董锵锵的眼眶里闪烁,他突然有些哽咽。

他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那你说……”董母对董父的‘指责’似乎有所不满。

“我说什么?真是……你赶紧说吧……”董父一边埋怨着一边慢慢走远。

“这个老头子,真是越老越讨厌。”董母嗔怪道,“锵儿啊,妈妈再说一句: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注意保护好自己。该花的钱不要心疼。要多交朋友,如果有合适的女生……”

“妈,我知道了,你不要担心,我来的是德国,不是非洲,一切都好。”董锵锵怕董母又提起他的伤心事,赶紧拦住了她继续往下说。

“有时间多给家里打电话,几点都可以。”董母不放心地嘱咐道。

“好。你和爸也要保重身体。不要老吃剩饭。”董锵锵也有很多担心。

双方互相又叮嘱了一番,才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

留洋亲人间的电话总是这样:以互相思念开始,再以更多的思念结束。

董锵锵查了一下自己的短信箱,除了昨晚那个暴露自己行踪的短信外,并没有收到任何其他的短信,而那个短信只是普通的‘欢迎使用德国O2’的例行短信。

收起电话,他有些蔫地看着眼前的第二份巨无霸套餐,胃口全无,转手把它递给了身旁一名坐着看书的流浪汉。

流浪汉对此竟显得毫不意外,微微颔首表示了一下感谢后,继续阅读自己手里的书,这让董锵锵有些惊奇。

他站在麦当劳外面的空场上,一边抽烟,一边盘算着白天该去哪里找房子。

思来想去,他决定还是先去汉诺威大学看看,说不定在那里能有些发现。

董锵锵并没有注意到,此时麦当劳的一个角落里,吴小溪正歪着脑袋靠在墙上安静地睡着,她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泪珠。

由于时间太早,加上又是周末,所以城市轻轨和公交车的首班车都还没有发。董锵锵仔细地研究了一下车站处张贴的城市地图,发现汉诺威大学离火车站的距离不算太远,如果步行并不会花太多时间,想到这,他搓了搓手,迈开大步,朝着大学的方向出发了。

5月的早晨,气温还有些低,董锵锵还穿着坐飞机时的冲锋衣,加上走路出汗,所以也没有感到冷。

整个城市刚刚苏醒,董锵锵不时看到早起的人们。对他来说,这份体验显得独特又新奇。

走了近四十分钟,透过树林间枝叶的缝隙,董锵锵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大学的建筑群。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从小步慢走变成了疾步快跑。

当他绕过一片一人多高的绿植后,眼前突然一亮,一座近代德式宫殿豁然呈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大学?他简直难以置信。

在他的印象里,大学应该是那种现代化的建筑群才对,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既像城堡又像宫殿的建筑呢?而且大学建筑群的外面应该还有围墙和保安才对,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看到?

难道自己走错了?

就在这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薄雾一样的云层后射了出来,宫殿外墙的圆拱形玻璃窗立刻反射出一片金光,董锵锵只觉得眼前一花,情不自禁地用手挡在面前。

Heiko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