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暖暖都是你

第3章 噩梦

“暖君,醒醒,别怕,妈妈在啊,别怕,妈妈在。”

李暖君从梦中挣扎醒来的时候,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朦胧中看着两鬓有了银白色的母亲,忍不住颤抖:“妈,我好难受,好难受!”

这不仅仅是一个梦,还是她的从前,会时不时在梦里重现突击,将她击溃。

“没事了,都过去了!”温静怡伸手抚李暖君头发,同样红着眼眶,然后将床头柜的药片和白开水送到李暖君面前:“来,吃了药,就不会难受了!”

这种药物从2012年到2018年一直陪伴着李暖君,成了她生活中的必需品。

谁又知道?名牌大学毕业,品学兼优的李暖君会有隐疾?还是心理上不能根除的隐疾?

吃过药休息片刻后,李暖君才算得上回到了现实。今天周末,不用上班,父母因为担心她一个人呆着会胡思乱想,所以在周末给她报了画社。每每周末,一群社里的人都会约好到某个地点采风,今天天气挺好,自然也不例外。

早餐过后,李暖君穿着草绿色的棉质长裙,背着画架在玄关处换鞋出门。

“姐,等一下!”李暖君的亲弟李暖阳走了过来,递给李暖君银色的保温水杯:“姐,你又忘带水杯了!

“谢谢!”李暖君微笑接过,便出门了。

“唉!”等李暖君走远,李暖阳叹了叹气。

天气很好,这么多年,翰市从来没有停止过变化,城市领域扩大了不知多少倍,每一处每条街道都与从前有着很大的不同。

采风地点是社长定的,而今天,定的是翰市第一中学。

翰市第一中学是翰市名列前茅的公立中学,同时也是一所百年老校,地标坐落在翰市城东区中心。

周末,学生放假,学校里很空旷。

门口的校警跟社长认识,应该是社长提前打过招呼,放行很迅速,一边开门一边叮嘱他们这一群背着花架的年轻人:“最里面致远楼那片不能进去,高三在补课呢!”

一行人走在校道上,没来过的社员左顾右盼着。

“哇~名校就是不一样,空气也是有味道的!”有人感慨。

“什么味道?汽车尾气吗?”有人接茬。

哈哈哈~大家忍不住笑。

最先说话那人也不脸红,解释:“是书香气,书香气懂不懂?没文化。”

“在这样学校里的学生肯定个个都很优秀吧,就那种闪闪发光那种。”

“我看你小说看多了吧,每个学校都有好学生和差学生的好不好?”

李暖君背着画架走在最后面,她不合群惯了,大家最先都有跟她搭话的,后来慢慢的,大家也就习惯了她独来独往的习惯。打趣八卦这样的事一般不会找上她,只有画画方面有问题才会偶尔询问。

画社社长宋锦年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专业造诣很高,听说在二十五岁就开了自己的画展。但是个人极为淡薄名利,所以,他招的社员,都是需要经过他的考核的。有人会打趣他能力这么强了为什么还要带领学生赚这点小钱?他往往笑着回答,画画不是孤独的,需要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李暖君,你以前也是一中的?”宋锦年不知何时来到李暖君身侧,并肩走着。

“嗯!”李暖君微笑点头。

“真巧,我也是,不过我比你大几届,要不,我们可能会认识。”

李暖君没有回应,前头,有人询问社长应该往哪边走,宋锦年笑着跑远了。

作画时间不长,李暖君回到家的时候是下午,父母不在家,李暖阳正在做作业,指了指门口的纸皮箱:“姐,有你的快递!”

李暖君将画架放好,疑惑看过去:“我的?”她没记得自己买过什么东西。

“嗯,好像还是从国外寄回来的喔!”李暖阳觉得有些神秘,他姐不好相处,所以也没见有几个来往的朋友,异性更不用说,至今单身。

“好的!”李暖君点头,抱起那不算大也不算重的纸皮箱回了房间。

在李暖君的印象里,除了工作伙伴,国外有联系的朋友就只有颜柯一个。可是,白天两人才通过电话,颜柯并没有跟她说过有寄东西回来的。

回房后,箱子就被李暖君搁在一边了,她先是将今天的画放好,然后给自己拿了一瓶汽水回到房间阳台的榻榻米上。

这一片小区,是翰市中心最贵的一片。几年前老家拆迁,他们一家就迁到了这里。这里挺好的,距离她公司近,距离李暖阳的学校也近,就是住了两年多了,也没认识几个人。

太阳落山,李暖君回到房内,慢慢打开那个漂洋过海的箱子。

里面的这些东西,经过这么多年的洗礼,有的已经开始变色,虽旧却干净,看得出曾经被人保护地很好。

夕阳西下,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到李暖君的身上,分外地温柔。李暖君一样一样地拿出来看,眷恋地仔细地看,直至最后的信封。

信封里面,只有一个电话和程筱筱的名字,几个龙飞凤舞的字:李暖君,想了好就给我电话。

当初发生的事在翰市第一中学引起了轩然大波,程筱筱也紧跟随陆清恒的脚步出了国。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李暖君没有听说过他们的消息。

直至大三的时候,才在曾经的QQ群里听说过关于程筱筱和陆清恒的消息。说是陆清恒身体已经无大碍,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而且他们已经移民美国,结婚也会在那边定居。这消息就像一枚鱼雷,把群里潜水的人都给炸了出来,一时间,那个同学群似恢复了往日年少时彻夜畅聊的活力,大家都纷纷怀念着那个少年时代。

在刚开始得知消息的那一段时间,李暖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厚厚的书籍看了一本又一本。原本的200度近视一下子跃到500度,体重下降到80斤,以至于她身旁的所有人,都以为她走火入魔了。

李暖君一直以为,只要陆清恒能好好的,只要他健康起来,就算他忘了她,忘了以前的所有,也是好的。

可是,他的消息再次传来,李暖君才发现,她做不到像其他同学那样给他们送去祝福,也做不到无动于衷,唯有像个小兽一样,屏蔽了群里任何消息,甚至QQ也不再登录了。

电话接通,程筱筱声音略沙哑,成年之后的程筱筱其实在声音上变化不大,很有辨识度:“李暖君?”

“是我!”吃过药后,李暖君情绪已经稳定很多,也能跟程筱筱平淡交谈了。

李暖君是想了几天才拨通这个号码的,不管怎么样,她觉得她都需要走出来了,父母已经两鬓斑白,她该为他们想一想的。

“有时间吗?”程筱筱那边停顿了一会,才问道。

“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下午三点十分,李暖君来到西树咖啡厅,经过服务员带路,李暖君见到了昔日情敌程筱筱。

人人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这两人不管是青春时期还是如今成熟,都是不大和谐的。

服务员拿着餐牌走了过来:“您好,女士,请问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给我一杯温开水就好!”李暖君微笑摆手,她没打算跟程筱筱促膝长谈,见面算是放下过去,也想要给自己一个解脱。

“麻烦给她来一杯卡布奇诺,谢谢!”程筱筱对着服务员微笑说完才看向李暖君:“你喜欢卡布奇诺,不是吗?”

程筱筱怎么知道她喜欢卡布奇诺的?

李暖君有那么一瞬惊讶,可那抹惊讶还没达眼底就消散了,扯着嘴角淡淡笑着:“卡布奇诺太甜,还是给我一杯黑咖啡吧,不用加糖!谢谢!”

服务员改了又改,最后才笑着鞠躬离开。

“六年了,原来你的口味已经变了。”程筱筱说完举着咖啡杯子喝了一小口,“李暖君,没想到,你变化还挺大的!”

从前高高在上的李暖君,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内敛温和过?

“谢谢,我们能有话直说吗?我有点赶时间。”李暖君真不想叙旧,没精力,也怕失了脸面。

咖啡柠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