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的兵

嗨,我的兵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班级最矮

我们班的李怡恬原先不是最矮的一个,比她矮的还有金羽琳。不过,她一定是最瘦的那个,两条腿加起来都没有我的胳膊粗。穿个校裤,裤管里空荡荡的。可是从五年级开始,大部分女孩都到了青春期,猛长个子,她却不为所动,依然不见动静,逐渐成了班级当之无愧的小矮人。

李怡恬这么矮小,难道是遗传?非也非也,她爸爸是个瘦高个儿,每次来,我都要仰视他。毛估估,得有一米八多。她妈妈,身材也不娇小,目测得有168左右。如此好基因,照理说李怡恬不至于这么矮啊!

从四年级啊开始,李怡恬就更为自己的身高苦恼了。因为她的小妹妹也要来上学了,这明明是好事,她为何烦恼?自然不是嫌妹妹烦,而是因为这个妹妹遗传了父母的好基因,才刚入学,就已经和姐姐的个子不相上下了。而且骨骼停匀,脸庞圆润,看起来比李怡恬更像姐姐。

每次放学,李宜恬妈妈总是早早地站在门口,翘首等着李怡恬从校门口出去。妹妹呢,依偎在妈妈身边,因为妹妹放学比姐姐早十五分钟。妹妹一看到姐姐排着队走出来,定会兴奋地跑上来拉起姐姐的手。这时候,小朋友就调侃地说了:“李怡恬,你咋比你妹妹还矮呢!”

“李怡恬,你只能当妹妹啦!”

……

每到这时,李怡恬总是无言以对,只能尴尬地笑笑。她想要甩开妹妹的手,无奈妹妹抓得太紧,怎么甩也甩不开。

有一次,李怡恬爸爸跟我说,小家伙在家里念叨着:要是能参加一次运动会,那也算心满意足了。她爸爸问我是不是能给李怡恬一个参与的机会。我不置可否,因为这样风一吹都可能刮跑的小身板,要是想参加运动会,那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我左思右想,最后决定让她参加长跑。毕竟人瘦,体重轻,再说这小妮子虽然人小,但很有恒心毅力,平常也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

我将任务布置给她,她也欣然接受了这艰巨的任务,并表示每天会去练习。三年级的运动会,她一亮相就引来了老师和同学的高度关注。如此蚂蚱般的瘦小体型,要和个高腿长的其他运动员一较高下,可真是有些相差悬殊。

比赛一开始,李怡恬就落后一大截。这也是正常的,人家跨一步,她得跑两步呢!不过,她一直紧紧咬着对手,赛程过半,有些外强中干的渐渐体力不支,她倒好,越战越勇,不疾不徐地超了上去。最后以第六名的成绩超越了大部分对手,获得了宝贵的一分,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不过运动会上,她也就只能报这一个项目了,要想再找一个项目出来,那可比登天还难。要投没力气,要跳跳不远,没有合适的项目了。

四年级的运动会,学校新开设了一个项目,就是跳绳,有一分钟单摇,半分钟双摇。我观察班级里的女孩子,能跳双摇的只有史嫣婷一个。名额有两个,还缺一个,谁能上呢?双摇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还要看个人的协调能力,短时间也不是很容易学会的。我看这跳双摇的人,需要跳得高,跳得快,心里估摸着,轻盈一点的人学学会容易一些。那我们班就再没比李怡恬更身轻如燕的人了。

于是,我就跟李怡恬说:“李怡恬,你要不去学学双摇,看看学得会不?如果学会了,今年运动会你就能参加八百米和双摇两个项目了。”

李怡恬一听这消息,双眼放光,连连点头。

“有信心吗?”我问。

李怡恬很有信心地答道:”“嗯,有。”

“不错,去吧,给你一周时间,下周我来验收。”

李怡恬蹦蹦跳跳地去了。一周以后,我在操场上让李怡恬跳给我看,嗬,不错呢,竟一口气跳了十八个。

“唔,不错不错。”我对这个成绩颇为满意,要知道之前她可是一个都跳不起来的。看她动作,相当标准,是个可造之材。

“不过要想拿奖,你得跳到半分钟三十个以上。”我还想给她加点任务。

“三十个?”她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我朝她点点头,她咬咬唇,似乎在暗暗下决心。

“好吧,我继续练。”李怡恬声音轻轻的,却很坚决。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常常看到她和史嫣婷两人在走廊练习,互相切磋,偶尔找跳绳高手余子浩和金一行帮自己纠正一下动作。班级里的小朋友渐渐地也把李怡恬当成了跳绳能手,尤其是女生都觉得她能在短时间内学会双摇,简直神了。

运动会上,李怡恬不负众望,不光夺得了八百米第五名,还跳出了半分钟三十三的双摇成绩,获得了年级段第四名。

宣布成绩的时候,这小丫头高兴得不得了。

我惊叹,人的潜力真是无穷的。只有肯挖掘,善挖掘,那潜力没准大得惊人。

这学期跳绳社团扩招,我就把李怡恬推荐到了跳绳社团的帅哥教练王老师的麾下。王老师好几次在我面前称赞,李怡恬虽然个子小,但四肢协调,又肯吃苦,学得很扎实。

这次社团结束,她还被评为社团积极分子。这件事还被她写到考试作文里——《最激动人心的事》。在孩子心里,被人肯定,获得表扬,那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当然,对大人也一样,若是我的工作被领导肯定,我也必然会喜滋滋好几天,干劲十足。

这学期除了跳绳上取得的成就外,李怡恬还有一件更大的喜事,那就是她的弟弟出生了。李怡恬家本来有两朵姐妹花了,是不能再生的了。可是不知为何,她们的父母执意再生第三胎。妈妈暑假过后大着肚子来学校送姐妹俩,着实让我讶异。不过据我所知,她们家家境殷实,妈妈又是全职的,不必每日为工作奔波劳碌,自然比一般的工薪阶级要悠闲得多,养个孩子自然也容易一些。孩子降生,是个男孩,自然举家欢喜。李怡恬也是极为喜爱弟弟的,常常在作文里提及那粉嘟嘟胖乎乎的小弟弟。女孩身上有天生的母性,确实所言非虚。

雁湖水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