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绝宠田园妃

第11章 打脸

“娘,怎么呢?是不是没借到米?”

看到李子香回来一句话也不说,却坐在椅子上一个劲的抹眼泪,程悦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李子香的个性好强,出去借米原本就是不得已。程悦估计她可能没借到米,所以心里不好过。不过,没借到就没借到吧。他们先前借的米没还,现在又出去借,人家不愿意也是正常。

“不是没借到米,是你奶她…她说的话太气人了。”

没想到程悦不问还好,她这一问,李子香的眼泪掉的更多了。

程悦这才知道,原来昨天张佑英回去之后逢人就说程桥生病重,命不久矣。还说程悦程欣姐妹不愿意卖身救程桥生的性命,实在是大大的不孝。

不仅如此,她还让村子里所有人都不要借粮食给他们一家,理由是程桥生一死,他们借的粮食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幸好,这村里人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张佑英的话,张猛的妻子刘雨就是其中一个。

李子香这次借的白米就是刘雨借的。

“阿娘,你放心,等再过几天阿爹就可以下床活动活动了。到时候,咱们陪阿爹整个村子逛一圈,看还有没有人相信她的话…”

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程桥生程欣父女两个也气得要死。

反而是程悦因为早已看清楚了程定舒张佑英的冷漠自私狠毒的真面目,所以显得特别的心平气和。

张佑英此举无非是想孤立他们一家子,让他们一家人得不到一点帮助。她以为这样,他们一家人就会妥协。以为这样,程桥生和李子香就会答应卖掉程悦和程欣姐妹两个。

“砰——”

“实在太过分了…”

程桥生狠狠的一拳打在床沿上,整个人气得发抖。

他一直知道张佑英不太待见他,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恨不得他死…

“爹,你也别太气了,千万得保重自己的身体。如果你真的被气死了,那才是中了别人的奸计。”

程悦起身倒了一杯温开水递到程桥生的手上,语气轻柔神情平静的安慰着程桥生。

“就是,阿姐说的对。阿爹,你不要生气。等吃完饭我就陪你出门走一圈,让人看看你现在是不是真的快要死了…”

程欣也气得厉害。

不过,看着程悦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她也就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怒气,尽量装出心平气和的样子。但是,她再怎么忍却到底年纪太小,话里话外还是带出了几分火气来…

“有你这样说自己阿爹的吗?真是。”

程悦轻轻一巴掌拍在程欣的肩膀上,有些哭笑不得的开口说道。

“我倒觉得欣儿说得有理。悦儿,你说我现在出去走走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我也不多走,就在下面的老院子里走在,看到人了唠叨几句,她的谣言就会不攻自破不是…”

程桥生却觉得程欣的话糙理不糙,不由得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清醒已经两天了,他还没下过床,一身骨头早就躺的快要生锈了。他平时身体底子好,这次内伤虽然严重,但是这两天又是鸡蛋又是鸡汤的补,他自认为身体早已复原的差不多了。

如果不是李子香程悦程欣母女三个一致要求他卧床静养的话,他一个当家男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在床上一躺就是好几天的…

“阿爹,你先不要着急,我先帮你把把脉看看。不管别人怎么说,咱们都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不是…”

程悦自然清楚程桥生的脾气,知道他在床上躺的有些不耐烦了。但是她有她的原则,如果程桥生脉象还是不好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允许他出门走动。

就算张佑英在外面恶意的诅咒他又如何,等他的身体好了,张佑英散播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还好,自从上次无意中吐出身体里积压的淤血之后,程桥生的内伤就恢复得很快。

就像现在,他的脉象沉稳有力,如果不是偶有迟滞的话,单从脉象上根本看不出他重伤初愈。

“嗯,倒是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千万要注意,不能摔跤不能太过劳累。你要去老院子走一走也没关系,不过,身边一定得有人…”

把脉之后,程悦满意的点了点头。

也幸好程桥生的底子好,这几天又养得好,要不然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真的可以?好,真是太好了。子香,你赶紧煮饭,吃了饭就让欣儿陪我到下面老院子坐一坐。好久没出去晒太阳,都觉得身上有股子霉味了…”

程桥生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可以出门了。

等到确认自己的身体真的恢复得差不多了,立刻精神百倍的准备出门打张佑英的脸去。

她不是说他伤重的快要死了吗?他这就精神抖擞的出门,让人看看他究竟是快要好了,还是真的快要死了…

“好,我最喜欢陪爹出门晒太阳了。”

程欣高兴的开口。

程桥生能够在这个时候出门,不仅是程桥生自己,就是她和李子香也觉得各位解气。

李子香这一高兴,手脚各位麻利起来。野鸡吃完了,但是野鸡蛋还有几个。炒了几个香喷喷的野鸡蛋,又炒了个青菜,一家人欢天喜地的坐在桌子旁边用了早餐。

吃完饭,程悦也没有出门上山。

只有程欣一个人陪着程桥生出门她实在不太放心。主要是程欣实在太小了,万一程桥生摔倒,她扶都扶不起来。至于李子香,程悦给了她另外的任务。

她家的屋前屋后有不少棕树,她让李子香将棕树的枝叶砍下来,用棕树的枝叶变成一个个小网兜。

她准备明天去镇上买青核桃和松子。

那些小网兜用来卖青核桃最是方便。

“咦?程大叔,你身体好了?我正准备吃了饭到你家看看。你不知道,李奶奶昨天还说你吐血了,怕是就这两天的事了…”

张猛心直口快。

在看到程桥生父女的第一时间松了口气。然后顺便霹雳吧啦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出来。

“张大哥说的没错,我爹前两天是吐血了,不过幸好吐得是淤血。这不,淤血吐完了,这人也精神了…”

肖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