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只想做米虫

第44章 拿我该拿的

冬日里云述每每骨痛难眠,他披衣下床,踉踉跄跄的坐上轮车,陈景那厮鼾声如雷,叫都叫不醒,看来得自己去拿药了。

他主卧的旁边就是茶房,备的药都放在泥炉子里煨着。

却见门当竟是打开的,一丝烛火透出来,云述缓缓进去,却见一个身着青色襦裙的女子正弯腰在炉子边,看身影不是阿箩又是谁。

“你在干什么!”

“啊!…”

云述突然发声吓得她轻呼一声,赶紧转过身来。

“没…没干什么。”

云述看着骨碌骨碌滚到自己面前的馒头,再看看她,嘴角都还挂着馒头屑,这是…在偷吃?

云述来到近前,见自己的药果然已经被移到旁边了,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是你动了我的药?”

他背对着阿箩,微微转动手上的铁质戒指,上面寒光闪动,语气没有一丝波澜,其实已经动了杀意。

“是…嗝…是啊…”

刚刚吃那冷面馒头本来就急,被云述一吓,竟然嗝到了,阿箩急忙捂住自己的嘴,轻轻拍着胸脯,如实答道。

云述眯了眯眼:“你知道胆敢对云家动手的人都有什么下场吗?”

看他的脸色,阿箩终于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了。

“你怀疑…嗝…我给你下毒?”

阿萝指着自己,震惊得合不拢嘴。

“不然呢?说,谁派你来的?不然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阿箩慌了,她不过是午夜梦回饿了,才到厨房里找吃的,怎么就被误会成刺客了。

“我动你的药…是…嗝…是因为我要埋蕃薯!”

她用钳子在火炉里扒拉了几下,果然从炭灰里弄出两个蕃薯来。

云述依然冷眼看着,她怕他不信,又倒出一碗药来,毫不犹豫的一口闷了,把碗底对着他,示意是没毒的。

“我…我…虽然穷,但是为人还算…正直…嗝

…知道什么做得,什么…嗝…做不得,怎么会对你下手!”

云述嫌弃的瞥过脸去,再给她倒一杯茶递过去,这样一直打嗝像什么话。

“也是,哪有你这样蠢的刺客。”

阿箩拍拍胸脯,还想反驳。

“你!…嗝…这个,怎么停不下来…嗝…”

见她因为打嗝眼泪汪汪的,那粉嫩的双颊也红红的,竟有几分调皮可爱,云述想起阿景养过的一只狗,对,就是这委屈巴巴的样子,突然福至心灵的笑了一下。

这一笑,可把阿箩吓得不轻,要打的嗝竟然都给咽回去了,他竟然笑了,刚刚还在想如何让她求生不得,现在这样笑了,怪瘆人的。

“小…小公子,你没事吧?”

“没事,吃你的的蕃薯吧。”

云述莫名的心情不错,疼痛都减轻了,也没有再喝那药,径直回房。

留着她怔在原地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刚刚差点踏进鬼门关了。

叶家的事很快水落石出,叶家长媳多年来无所出,在府中过得艰难,徐氏不仅没有给管家权,还动辙打骂。

在发现她弄掉待妾肚子里的孩子后,威胁要按七出休掉她,万念俱灰之下,那长媳竟然伙同舅家,对徐夫人下了手。

虽然严令封口,可是这丑事还是在平都传得沸沸扬扬,众人只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叶太傅称病,上书乞骸骨,本来是想皇帝给他一个台阶下的,没想到楮铭竟然顺水推舟卸了他大鸿鸬的职,还赏赐贵重药材,派遣御医,让他安心养病。

这下,他是真病了。

这点云舒还是挺欣赏楮铭的,在马车里听姜武说那叶温如气得大骂楮氏弄权,一口老血喷出来,那模样着实解气。

“王爷小心!有刺客!”

门外的护卫看着突然出现的十几个大汉,个个手持利刃,向云王的车驾杀来,姜武就要掀帘出去,云舒却按住他,平静的摇摇头。

几支箭射到车门上,却没有一支飞入马车中,姜武见她端坐如山,没有丝毫慌乱,也放下心来,果见很快就有卫队赶来护驾,那歹徒见打不过,登时便跑得没影。

云舒这才换上一脸惊慌的表情,颤巍巍的下了马车,捂住手臂,作痛苦状,护卫就要上前查看,却被云舒一把大力推开:“没事,只是小伤。”

姜武:………

那护卫脸一抽一抽的,伤?哪有伤?

但还是赶紧跪下谢罪,周围百姓见她们家病娇美弱的王爷脸色苍白,心都要化了。

气氛差不多了,云舒才一脸哀戚:“想我云家世代忠烈,曾为大靖开疆拓土,抵御外侮,没想到啊,到了本王这里,却屡屡被小人暗算,真是无颜见先王。”

众人想到云舒自回京来,确实是个挺能惹事的主儿,三天两头被刺杀,搞得他们都怀疑平都的治安了。

“本来那些人让我安分守己,可我如何能置像袁长生这样的弱民于不顾…”说完还硬是挤出几滴猫尿,诶嘛,丕感动了。

众人都了然了,原来云王爷总被刺杀不是人品不好,而是不遵守官场的规矩,他是为了谁?

无权无势的百姓呢,云舒这吊儿郎当的云王,形象瞬间就高大许多。

云舒见效果达到,就慢悠悠的扶着姜武回去了。

云王爷遇刺受“重伤”的消息在半天之内就传遍平都,张先反而是最后才知道的,一脸惊讶,又…又…被刺了?这小子可以啊!

他老子这几日将他鞠在家里,正好借此机会逃离,火急火燎的直奔云王府,却见门口真的增派了护卫。

“玹玉…你没事吧!”边进门边喊。

在见到大摇大摆坐在案前啃猪蹄的云舒时,生生逼回了要出口的话。

云舒淡定的擦擦满嘴油光,盯着张先看了看,语气调侃:“没事,小老弟你乍了,哟,不会哭了吧?来…来…来,给哥哥看看。”

“谁哭了,风给刮的!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不是被刺了吗?伤哪了?”他跃上来翻动云舒的衣服。

云舒按住他:“没受伤,人是我安排的。”她又拿起那只猪蹄啃起来。

张先坐着想了想才道:“你是想要骁骑卫?”

“呃。”云舒眼皮都没抬一下,她说过,会拿回云家的东西,现在,时机到了。

其实云舒不必如此麻烦的,只是得给楮铭一个台阶下,毕竟现在在别人眼中,她们还是宿敌,她也不想这么快就和楮氏走得太近,总得找个理由逼一下皇帝。

“那武安侯,会乖乖的交出来吗?”

云舒递给他一对筷子,漫不经心的说:“他没得选,本王比起别人,更加可靠,现在他露出了想动世家的心思,他们绝不会再容他了。”

怪就怪这兄弟之前做人太嚣张,把削蕃摆到了明面上,也不看看敢动世家的下场。

她虽然不一定会支持取消荫袭,却没像那些世家对他乌眼鸡一般。

张先嫌弃的放下筷子:“大靖门阀把持朝政多年,没那么容易撼动,虽然表面上一盘散沙,可要是真的有人动作了,只怕会咬成铁板一块,掀起腥风血雨也未必能平息众怒,楮铭桀骜狂妄,目空一切,那是人家有资本,你有啥?最好离他远一点,别跟着掺合。”

云舒感动的拍拍张先,大是大非上还是兄弟靠得住。

“放心吧,他未必看得上我,这些事上我有分寸的。”

秋露沾衣

作家的话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周末三更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