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宠后府:神医七王妃

第8章 弄巧成拙

夜深人静,月色清明,在花园里,点燃着一支支的蜡烛,放在琉璃灯里,温暖而微笑的光芒,将花园中乘着夜色盛开的昙花照耀的更加娇美。

这里正是风九歌所居住的幽苑外面。

她了无睡意,在幽苑里看着昙花,目光幽深。

不远处,正是这次回来风府安排的住处凌风苑,只是她不想与楚凌桀共处一室,乘着夜色回到幽苑。

花园的另一头,有两个身影隐没在石头之后,但风九歌却看的清晰,长期的军旅生活,已经让她养成了警惕的习惯。

“听说二小姐要嫁给太子殿下了,真是可喜可贺,这太子殿下,不知道比离王强了多少倍。”一个侍女的声音传来,风九歌坐在椅子上耐心地听着,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是呀,二小姐是何等人,要嫁的自然要比大小姐好,不过听说大小姐脸全好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另外一个稍显凌厉的声音传来,风九歌索性躺在庭中凳子上,一边赏月色,一边听王府中的人嚼舌根。

“就算好了又怎么样,就算比二小姐美,也已经嫁给离王爷,怎么可能斗得过二小姐,我们走吧,服侍不好二小姐,肯定又要受罚了。”两个人齐齐离去,片刻之后,风九歌在椅子上坐起来,盯着宁静的天空,口中叼着一颗小草。

要知道,她可是最讨厌听别人嚼舌根的人,与其有这种时间,还不如练会儿手法。

但在这古代,手术刀都绝迹了,手法练了也用不上,看看自己的手,她终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手指纤细,灵活度够了,浑身上下,这具身体最让她满意的就是这双手了,是握手术刀的好料子,看来还得想办法做一个手术刀才好。

不过片刻,又有一个脚步声传来,风九歌唇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记忆里丞相府晚上可是没有这么热闹的。

她勾起冷笑,看来自己回一趟丞相府,可忙怀了不少人。

“二小姐,找我来有什么事?”很明显,来的人是一个侍卫,那种卑躬屈膝的声音,一听就很明了,对风扶摇是赤裸裸的爱恋呀。

难道风扶摇与这个人有私情?

随即,风九歌轻轻笑了笑,她可不相信醉心于权势的风扶摇对这个侍卫会有喜欢的意思,记忆里风扶摇对这个侍卫爱理不理的,现在的话,肯定是有求于人。

“锦荣,我有事情要请你帮忙。”风扶摇声音娇柔,几乎站立不稳,要往那个侍卫身上倒。

在一旁偷听的风九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种娇滴滴的语气,我见犹怜,风九歌来了兴致,提起精神听着。

隔着老远的距离,风九歌都能听见锦荣呼吸加重的声音。

“二小姐,你没事吧。”锦荣很贪恋风扶摇靠在他怀里的感觉,但他知道自己与风扶摇之间的距离。

“我没事,只是我要嫁给太子殿下了,想必你知道。”风扶摇道。

顿时,锦荣面色一沉,有些晦暗:“二小姐天姿绝色,嫁给太子殿下,是迟早的事。”

“一直以来我知道你对我的情谊,但是你知道的,我们身份悬殊,所以,对不起。”风扶摇故作难受,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锦荣手足无措。

他万万没有想到,好似仙女一般的二小姐居然会注意他。

“这是一杯酒,由我亲手所酿,你尝尝看,好不好喝?”风扶摇忽而一笑,将一个碧色的酒杯递给锦荣。

锦荣自然不会拒绝,而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不要说亲手所酿的酒了,哪怕是一杯毒药他都不会犹豫半分。

“我今日与姐姐发生了矛盾,这壶酒就当作我给姐姐的赔罪,就劳烦锦护卫跑一趟。”风扶摇道。

锦荣自然不会拒绝,而是立刻到了幽苑。

夜色下,柔美的脸上闪现几抹阴狠来:“风九歌,我就不信,一个失身于下人不守妇道的女人,还能在王府中活得下去。”

风扶摇冷哼一声,提着夜灯离开了昙花园。

顿时,风九歌坐直了身体,看着风扶摇的背影,一阵胆寒。

这个女人,居然为了陷害自己使出这么下做的手段,只是转瞬,她唇角一勾,勾起了一个冰冷的笑容,既然风扶摇不仁,就不要怪她不义。

只见,她飞快地走出昙园,往幽苑走去,她要在锦荣到达幽苑的时候将锦荣召回茗乐居。

她脚步轻快,终于在幽苑门口三百米处赶上了锦荣。

“锦护卫请留步。”此时,风九歌已经换了一张脸。

锦荣看到风九歌时,眼睛中有些迷惑,他并不记得丞相府里有这么个人。

“有什么事?”锦荣一心想完成风扶摇教给他的任务,说话很不客气。

“我是二小姐刚收在身边的丫鬟,二小姐有急事让你到茗乐居一趟。”风九歌缓缓道。

一听到风扶摇的事情,锦荣就失去了理智,将酒壶递给风九歌:“劳烦送进幽苑,我先走了。”

看锦荣走得飞快,风九歌皱了皱眉:“要赶在锦荣之前才行。”

茗乐居中,缀着明珠,莹莹亮。夜风柔和,风扶摇脸上的笑容亦是甜美。

她穿着天蚕丝织成的绸缎中衣,手指莹莹如玉,靠在贵妃椅上休息,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发脾气,可见今天的确心情非常好。

“小姐,要休息了。”宛若劝道。

却见风扶摇轻笑一声:“今天晚上,我怎么睡得着,你去给我准备美酒,我要庆祝一下。”

庆祝风九歌的悲惨命运,从小她就是太子殿下命定的未婚妻。现在又嫁给了离王,她怎么能有这么好的命?

“是。”

宛若将酒递上来之后,缓缓地退了下去。

风扶摇越想越觉得开心,风九歌这次彻底完蛋了。

一杯酒缓缓喝下去,甘甜的口感让风扶摇越发的舒爽,甚至隐隐出现几分燥热。

她觉得心中哪里痒痒的不知如何缓解,此时她并不知道,自己的酒已经被风九歌调换,正是风扶摇要送给她的那壶。

“好热。”风扶摇不自觉地解开了中衣,清凉的感觉传来,她却并没有感觉畅快,反而更加燥热了。

她的面色潮红,眼神迷离,身体中不知哪里叫嚣着难受。

顿时,门被推开了。

风扶摇还剩些许理智,看到来人正是锦荣,大骂道:“你来做什么,滚出去。”

此时,锦荣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眼睛血红,尤其是看到心心念念的二小姐居然有这般撩人姿态,体内的滔滔烈火一触即发。

不过转瞬间,风扶摇就被他紧紧地抱入怀中。

两个身体贴合,风扶摇竟然觉得从内心生出了渴望,理智被击溃,只剩下两个需要疏解的人在茗乐居里上演着春色一幕。

夜色浓重,月光静静地落在幽苑,照耀着这个安静清幽的小院子。

园中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最平凡的花草肆意地生长着,倒也别有一番情味。

风九歌躺在床上,顿时畅快地叹了一声,长期的军旅生活已经让她对王府那种绵软的床产生了抗拒,还是这个小小的幽苑深得她心,不过,这可不代表她可以放过那些把她赶到幽苑的人。

十指紧握成全,她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今天的事,只是她回敬他们而已。

“王妃好雅兴,居然喜欢这个僻静的小角落。”嘲讽的声音,不用想,是楚凌桀。

风九歌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会,但楚凌桀居然直接躺在了她的小床上。

“楚凌桀,你是不是有病,凌风苑那么好的地方你不睡,非要来幽苑跟我挤一个小破床吗?”

真是有病!

却见楚凌桀不急于回答,而是盯着风九歌,幽深的目光几乎让风九歌不敢直视:“那王妃呢,放着准备良好的凌风苑不住,非要来这个破落的小院子,王妃又是何意?”

“习惯了。”风九歌冷冷地回答道。

楚凌桀的神色顿时变得僵硬,让风九歌觉得莫名其妙。

“睡吧。”楚凌桀用掌风熄灭了烛火,一时间寂静无语。

转眼间夜尽天明,风九歌醒来时楚凌桀正侧卧在床上撑着手臂看她,顿时门外传来震耳的敲门声。

“大小姐,大小姐,快开门呀。”是宛若的声音。

“还没开门吗?”风敬隐忍着怒气的声音传来,风九歌勾唇一笑,既然要做戏,不如就做的足一点。

看楚凌桀还在看,她白了他一眼,而后起身开了门。

开门的瞬间,大家看到风九歌收拾的干净清爽的模样,哪有半分慌张。

“爹爹,不知道您来幽苑有何贵干?”风九歌装作受宠若惊的模样。

宛若却直接带人进去:“锦荣就在这里,大家快来!”

然而,她进去之后,却看见楚凌桀正在整理衣衫,看到宛若时一记眼刀透过来,寂静无声,却如寒冰一样,摄人心骨。

“锦荣是谁,你又是谁,谁给你的胆子在本王面前大呼小叫?”楚凌桀声音不大,却不怒而威,宛若立刻呆住了。

“怎么是王爷,还请王爷恕罪呀。”宛若立刻跪在地上磕起了头。

玉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