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宠后府:神医七王妃

第13章 暗中调查

夜色阑珊,起云殿。

“王爷……”江朔一脸阴郁的拱手,欲言又止。

楚凌桀拧眉,眼若寒星。

“怎么?那女人又有了新动向了?”不知何时,楚凌桀称呼风九歌为“那个女人”了。

江朔抿着唇,他隐隐感觉自己好像是遇到了对手,摇摇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跟楚凌桀解释。

楚凌桀从未见过江朔如此奇怪的表情,追问:“那你回来做什么?”

无故被王爷质问,江朔有些委屈,“正是因为没有动向,属下才回来禀报的。”

“你什么意思?”楚凌桀微眯着双眼,敏锐的洞察力已经让他嗅到了这件事的背后另有隐情。

“王妃她好像知道有人在跟踪她,所以戒备心很重。”江朔颔首,一副无地自容的模样。

跟在离王身边数年,无论离王交给他多么艰巨的任务他从来都可以完成的十分出色,可是这次……

闻听此言,楚凌桀勾唇一笑,有意思,这个女人果然有意思。

略显无奈的摊摊手,楚凌桀轻叹一声。

“如此说来你已经暴露了,自从上次在小院的那次恐怕她就知道了你的存在,本王看就到底为止吧。”

看来是需要亲自出马了,楚凌桀英朗面容宛如寒冰,双目幽深,看不透也望不穿。

江朔吃了一惊,“王爷,难道说就这么算了吗?”

“让你到底为止就到底为止,不必多言。”楚凌桀拧眉,话语中略微呵斥。

“是,那属下告退。”江朔心事重重的转身离去,怎么感觉王爷自从遇见了这个女人之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也从未见过王爷对哪个女人如此上心,在楚凌桀的眼中女人都是容易坏事的,王府中除了容秋月更是没有其他女人了,可是自赐婚那日起,一切都变了。

风府,幽苑。

“灵芸,上次我交代你办的事情如何了?”风九歌观察着黑暗中的一切,上次跟踪他们的人今日却消失不见了。

真是奇怪,可是到底是谁跟踪她呢?风敬?还是老夫人或者是风暮雪的人?

如果不是有人盯着自己,她早就行动了,也不至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王妃,您交给我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说话间,灵芸将一张写满了字的纸交到了风九歌的手上。

风九歌迅速的打开纸张,扫视了一眼,一脸凝重道:“这些就都是府上的人的底细?有没有遗漏的?”

灵芸思忱了一下,摇摇头道:“没有,府上的丫鬟下人还有老妈子什么的,都在这上面了。”

风九歌勾唇一笑,“做得好,这件事成之后定有重赏。”

“灵芸不敢,若不是王妃收留灵芸现在怕是都被打死了,灵芸不求赏赐,只求一辈子替王妃办事。”

灵芸这丫头手脚麻利,最重要的是忠心耿耿,正是因为这样才成了风九歌身边的得力助手。

看了几眼之后,风九歌将那张纸拿到了烛台之前,点燃,看着它一点点的烧成灰烬。

“王妃,这……”灵芸见到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情报就这么被毁了,心疼不已。

“记住,在这里,绝对不能留下任何的证据和把柄,所有的一切都要记在这里。”

风九歌点了点太阳穴,眸光冷漠而坚韧,灵芸闻言,慎重的点头道:“是,灵芸明白。”

这个风府果然有古怪,刚刚灵芸提供的风府之人的进府时间中,他们之间的一大部分人居然都是在十年前进府的,而且还是同一年,难道说风府中那年很缺佣人吗?

第二日,风府家人都聚集在风府门口,迎接即将莅临的离王楚凌桀。

楚凌桀是突然下令要来风府的,事先居然没有半点口风,就连风府上下也都被来了个措手不及。

“老夫不知离王驾到,还请离王赎罪。”风敬假仁假义的在门口迎接楚凌桀。

风敬的身后是风府一家,老夫人和风暮雪,还有风九歌都必须出来迎接,各个都陪着笑脸,除了风九歌。

这个家伙怎么又跟来了?像是个跟屁虫,他这一来对于风九歌来说无疑是多了一个监视自己的人。

楚凌桀下了马车,一向桀骜的他反倒恭敬的喊了风敬一声岳父,风敬俨然是吃了一惊,如此说来,风九歌在离王府还很受宠吗?

人群中,楚凌桀当即锁定了颔首迎接的风九歌。

“王妃这几日不在府中,本王甚是想念,所以亲自来看看,丞相大人不会介意吧?”楚凌桀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话语之中似乎他早就察觉到了风敬对他的不欢迎,即便是出来迎接,也不过是看在皇帝的面子上。

“岂敢岂敢,老夫荣幸之至,承蒙离王对小女的照顾,老夫感激不尽。”风敬假惺惺的话在风九歌的耳边萦绕。

风九歌只觉得恶心,好一个疼爱女儿的慈父,若不是他跟风扶摇联手陷害,她怎会嫁给离王这样的人?

说话间,楚凌桀走向风九歌,拾起风九歌的下巴,眸光似水的看着她。

“本王最疼爱的王妃,不请本王进去坐坐吗?”楚凌桀似笑非笑,幽深的双眼宛如吃人的洞穴,强大的压迫感让风九歌心尖一颤,不过她风九歌向来不怕斗智斗勇。

“王爷既然已经来了,却又何须本宫来请?”风九歌双目坚定,声音镇定无比,倒让楚凌桀刮目相看。

楚凌桀闻言大笑,一把搂住了风九歌,朝着风府的大门大摇大摆的走去。

风九歌看了一眼那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拧眉,却并为推开,如果不是因为要演戏给风府的人看,此刻的楚凌桀怕是已经被她摧毁到灰飞烟灭了!

“老爷,您看看这个离王,哪里有个王爷的样子?简直就是给皇室丢脸!”老夫人远远的看着楚凌桀,一脸不屑的骂道。

风敬拧着眉,这个离王怎么会忽然出现?

“你给我闭嘴,皇室之事岂是你一个妇人可以评说的?”风敬厉声呵斥,老夫人不敢再多言半句。

沉吟一声,风敬道:“这个离王一向如此,只爱美色,从不管江山社稷,即便是风九歌得宠了,也成不了大器!”说话间,风敬跟上了楚凌桀,走在他们身后。

老夫人听得这话,跟自己身边的风暮雪对视一眼,两人眼底颇有得意之色。

“不知道离王你忽然驾临,没有准备,若是有中照顾不周之处还请王爷见谅。”

风敬虽然表面上说着这些客气话,可是实际上眼底却并无半点尊敬楚凌桀之意,一个丞相敢对七皇子如此不敬,可见楚凌桀在圣上驾前是有多么的不受宠了。

“不必客气,本王只不过是来看看王妃而已,丞相大人不必劳心。”

对于风敬的不敬,楚凌桀全然无视,只顾着对怀中的风九歌暗送秋波。

一阵寒暄之后,楚凌桀跟着风九歌来到了幽苑。

“看来王爷是真的很闲,您府中不是有一位美娇娘容秋月吗?来我这里做什么?”一关上门,风九歌的态度立即转变,阴冷到了极致。

楚凌桀也全然没有刚才那么疼爱她,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更惹得风九歌讨厌。

“看来我的王妃是吃醋了。”楚凌桀上前,勾住风九歌的下巴,眼神轻佻的看着她。

风九歌一甩头,挣脱了楚凌桀的钳制,勾唇冷笑。

“我吃你的醋?王爷真是抬举我了,实话说吧,我对王爷你,是一点感觉都没有。”风九歌眼神凌厉而阴沉,对于这个楚凌桀,自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原本就是无需关联之人,却被无端端牵扯在了一起!

楚凌桀虽说不被皇帝重视,可毕竟是皇室贵胄,又生的一副好皮囊,还从未听哪个女人拒绝过他。

略微挑眉,他不信,凭借他的俊颜却无法打动这个女人?

“是吗,那本王今天就让你有点感觉。”说话间,楚凌桀一个挺身将风九歌抱在了怀中,朝着一旁的床榻走去。风九歌见状一愣,拧眉质问:“你这是做什么?你最好现在放开我。”

“本王刚刚才陪你演了一场相亲相爱的戏码,你不感谢本王也就罢了,就这幅态度对待你的夫君?你这是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

楚凌桀勾唇浅笑,说话间,眉眼之间都带着戏谑。

死死地拧眉,风九歌的冷眼。

“你当我是什么?”风九歌抬手准备从楚凌桀的怀中挣脱出来。

楚凌桀早有防备似的,接住了风九歌的掌力,浅笑道:“想打我?你这女人胆子还不小。”

说话间,风九歌已经被楚凌桀安稳的放在了床上,楚凌桀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风九歌的脸看。

“果然是个美人儿,只可惜,心机太重。”楚凌桀冷脸,话语中或多或少的带着一抹讥讽之意。

被如此细细的端详,风九歌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别过头去不理睬楚凌桀。

“王爷没必要陪我演戏,不劳大驾。”风九歌不领情。

“哦?那好,我现在就去告诉风敬,你这个王妃回家,另有隐情。”楚凌桀威胁风九歌,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玉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