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时光终觉浅

奈何时光终觉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狼外婆

两个人争执个不停,听起来,这个机会确实是挺难得,并且比现在的要好。

“我想问一下……”何浅打断了面前两个人的谈话,“如果妈妈回去,我怎么处置?”

处置这个词用的,不痛不痒,却偏偏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何鸿心上。她再怎么珍惜这个机会,也没有自己的女儿重要啊。可何浅这么一说,就好像所有人都认为她可有可无,没人在意她一样。

“住校。”外婆回答的干脆,何浅的眼神冷的像是被窗外清冷的夜色浸染一般,回答的更为干脆。

“不。”

她拒绝,不是说学校怎么怎么不好,而是相对来说自由太少。没有网络,没有充电的地方,她要打稿怎么办?而且住校就不免和别人住在一起,麻烦,讨厌。

“我要做的事情,需要足够的时间和自由。”

“什么自由?你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外婆一下子来了脾气,不顾何鸿的阻拦冲何浅大吼,“你妈妈为你付出了多少?做女儿的不可以那么自私!”

这个时候来软的,认错撒娇是绝对没有用的。何浅从床头掏出一个文件夹,打开第一页指着上面的字。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反正自己又没有瞎编。

“这是我和一家公司签订的合同,得到了监护人的签字同意,如果不履行,我是逃不过法律制裁。监护人……”何浅嗤笑,“我不敢肯定。”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何浅一向觉得法律的武器太过无情,拿来应对自己的家人更是令人心寒。但她也别无选择,若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作者,或许可以昧着良心无视这份合同。但自己的书翻拍在即,受到的关注度还不小,这个时候你要非往公司的枪口上撞,人家一颗子弹给你爆头了你又能说什么?

一份就是个责任,更何况她还不止一份……

显然这样的说法更具有谈判力,外婆一言不发,几秒后开口,语气已经稍软,“我早就劝过你妈妈,只不过她一直就不肯回去。”

何浅语气不变,她的心一旦软就会不停地软下去,“那是因为,之前您没有足够的能力找到比在恒城更好的待遇。”

何鸿看着自己母亲和自己女儿这针锋相对的样子,一家人活生生搞得像是仇人一样。她现在才有些明白何浅小时候被夹在她和何力远之间的感受,两个最亲的人之间关系这么僵,成人处理尚是麻烦,更何况一个孩子。

夹心饼干这个活,真不是好做的……

直到两个人双双沉默,何浅的表情依旧倔强,看着外婆和妈妈离开房间,走向主卧。犹豫片刻,跳下床反锁好刚刚因为小胖介入没锁的门,将一人一猫都锁在这小小的空间里。

“小胖……”何浅躺回床上将缩成一团的小胖搂进怀里,哄孩子一般的口吻,“我们不回去,别怕,别怕。”

有些地方能成为人的伤心地,猫也不例外,还是不回去的好……

很久没半夜不睡自己发呆的何浅,在这天晚上,抱着只睡成猪的猫,发了一个晚上的呆。感慨至情深处,半夜下床拿了一根火腿肠献宝似的给了自家猫主子……一半。

她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却没办法通过睡眠赶走这饥饿感。心中顿生出天桥下一些流浪乞丐的形象……

顶着小胖哀怨的目光大咬了一口火腿肠,何浅的表情和它也不逞多让。

何鸿趴在门缝边,听着里面没声音了,才叹着气回到主卧。“妈……”她有些无力,“您想让您的女儿好,我也想让我的女儿好啊。”

“你跟我玩绕口令呐!”坐在床边的人正打完电话收起手机,“我和你姨联系了一下,正好她孙女最近回恒城工作,专修心理学。你回你的,那孩子可以留在这里和何浅一起住。”

“一个外人我怎么放心啊?”

“论辈分来说那也是何浅的姐姐,再说专修心理学,正好可以给何浅好好看看。”

“如果您打算用这种方式来修补小浅小时候受到的伤害,那我劝您还是别祸害我姨的孙女了。我自己的女儿我了解,没准会反过来把人家逼疯的。”

“你……”

大人的谈话是以小时为单位的,何浅半夜起来的时候主卧还能传出谈话声,她没有那扒门缝的习惯。游魂一般回了房间,继续自己半夜突然想起来的事情。

白天早餐的时候,何浅哼着小曲心情看上去挺不错,除了把猫抱在怀里不停喂惹来外婆几记眼刀,没出现什么会让她噎死或者呛死的意外。

“小胖,我征战沙场去啦!”

何浅亲了亲猫主子的胖脸,硬生生将上学的恐怖度进行了无限扩大。外婆手里攥着还没剥壳的鸡蛋,对着她的背影瞪了一眼,一早上不停地踩她的雷点。说何浅不是故意的,谁都不信。

“早。”何浅进班级的脚步都是轻快的,童奈听她说早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尤其是那瘆人的笑,还不如平时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来的舒服一点。

秦笑还没到,估计网瘾少女昨天又在游戏里大杀四方了。迟意是没跟何浅客气,“怎么了?你这是吃了含笑半步癫了?笑的好假。”

唉!何浅收拾着第一节课的课本,收起了何氏笑容。“姐以后可能就要住院……啊呸,住校了。”

顶嘴归顶嘴,虽说自古忠孝难两全,若是能得个皆大欢喜的办法那肯定是好的。结合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何浅昨晚半夜列出了一张满满的行程表。外婆的话可以不听,但她不至于无理取闹到坑妈的地步。

有好的机会就要抓住,是个人就懂的简单道理,娘胎里就知道为自己争取诞生的机会,更何况现在人越长越大,心也越长越大,没有放弃好机会的道理。

何浅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多么悲壮,迟意想想近来自己家里的状况,天天回家后几双大眼瞪她一双小眼,也是有点一人承受泰山压顶的感觉。

要不……她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主意,“我和你一起住。”

哈?正往后仰的何浅差点连人带椅子一起倒在地上,“你以为住校好玩啊?”

“不好玩。”迟意权衡利弊,“但是对比起来,还是挺好的。”

“那正好昨天问老师住宿的问题,她说学校一开始给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准备的就是二人间。”何浅憋了许久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虽然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申请到,有你陪我心里好歹也有个底了。我跟你说决定了就不要后悔,毕竟……”

……

如果迟意这个决定不是临时的,她一定会觉得何浅是早就惦记上自己了。说这么一大段话不带喘气,这是盘算了多久?

桀少然

作家的话
口嫌体正直的浅姐,坑外婆可以,坑妈不可以。当然,还有个猫主子即将迎来自己的旅行,毕竟学校不让养猫……当然最后肯定会猫归原主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