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皇书( 迪丽热巴、龚俊主演电视剧《安乐传》原著)

帝皇书( 迪丽热巴、龚俊主演电视剧《安乐传》原著)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31章

阳光透过窗户直直射入,落在金刺纹绣的锦帐上,韩烨猛然睁开眼,从床上坐起身,看着寝宫内熟悉的摆设,有片刻的怔忪。

宿醉后的头疼袭来,他揉着额角,显然没有回过神,明明刚才还在靖安侯府饮酒,怎么一睁开眼就回了东宫。

垂眼,不经意看见手里紧握的写着“归元阁”的泛黄宣纸,韩烨顿住,猛地起身,破碎的记忆若隐若现。

梓元,他看见了梓元……不对,韩烨抿住唇角,自嘲:他不过是喝醉了酒,以为自己看到梓元罢了。

明明十年未见,他却觉得梓元就该是他想象出来的那个样子。

长眉青黛,绛红长裙,立在败落苍凉的靖安侯府里,望着他,唯有淡漠。

“殿下,您可算醒了,昨晚您一个人醉醺醺回宫,陛下连夜呵斥东宫侍卫失责。”温朔从殿外走进,“今早还让赵公公送了醒酒汤来,可要用点?”

韩烨合上手里的纸,走到书桌旁,将纸放进一个盒子里,递给温朔:“不用了,你把这件东西封好,替孤……送到泰山。”

温朔一怔,随即了然,“对哦,三月之期已到,该给帝小姐送礼物了,殿下,您记得真清楚,这些年一次都没有忘记过。也难怪您昨晚会拒了陛下的赐婚,今日整个京城都在议论昨晚太和殿上的事,说您心无私情,又说任将军风骨傲然……”

“堂堂户部左侍郎,成日里不谋正事,怎么学得如民妇一般碎嘴。”韩烨皱眉呵斥。

见韩烨动怒,温朔立马抿紧嘴,小心翼翼地瞅着他。

温朔在沐天府寻出涉案官员有功,嘉宁帝嘉奖其才,将其调入户部。自任安乐执掌五城兵马司后,大理寺卿便由黄浦升任,自此一事后,沐王一派在京城不再具有任何威胁。

“这几日昭王府上如何了?”

“殿下,赵岩说曾经追随沐王的官员近来和九皇子交往频繁,想来应该是怕您秋后算账,所以想攀上昭王府。”

“他们也是摸住了父皇的心思,韩昭即将入西北掌军权,又有左相庇佑,在朝廷已渐成气势。”

韩烨行到桌边,散开宣纸,温朔走上前,挽起袖子替他磨墨。

“陛下是怕殿下您在朝堂一人独大,才会扶持九皇子制衡于您。”

韩烨赞许地朝他看了一眼,见他跃跃欲试,笑道:“你还想说什么,一并说了。”

“殿下您刚破了沐天府大案,又揭露沐王爷谋反,功在朝廷,陛下此举必会惹来朝臣谏言,说陛下对您太过寡恩,所以陛下昨晚才会在太和殿赐婚,既可堵悠悠众口,又能安抚殿下您,只是陛下没想到您和任将军会同时拒婚……”温朔顿了顿,拖长腔调道,“如此一来便成了陛下欠咱们东宫一个交代。殿下,您昨晚拒婚,不会是早就猜到如今的形势了吧。”

韩烨笑而不语:“温朔,替孤请安王爷入东宫一趟。”

温朔不肯动,固执地问道:“殿下,您还没有回答我故意推拒赐婚,让陛下陷入两难中到底是为何?”

韩烨下笔有力,不一会儿,他收笔朝温朔看去,笑道:“半月内孤必让你知晓原因。”

说完径直朝外走去,温朔看着纸上笔勒深痕的“策”字,若有所思。

任府,苑琴推开房门,见天近拂晓才悄悄潜回来的安乐已经起身,走上前埋怨:“小姐,你昨晚上哪去了?让我和苑书担心了大半宿。”

任安乐伸了个懒腰,“把京城街道逛了一遍……顺便送个醉鬼回家。”

苑琴眨眨眼,凑上前就要细问,却被任安乐不耐烦地推走:“出去出去,好好一个休沐日,我要去院子里看看书。”

苑琴撇嘴,从背后拿出数封请帖:“小姐,您刚晋升为上将军,送来的请帖哪能少,那些贵女的我都推了,这是各府的请帖,您好歹出席几个,免得得罪人。”

任安乐接过来一起合上:“选了谁都是得罪,还不如全去。苑琴,京城王侯各府我都还未拜访过吧。”

“嗯,咱们不比刚入京城之时,小姐如今是上将军,想必所有人都在看小姐会站在哪一派。”

“陛下忌讳朝臣弄权,与其选择一派,不如和京城诸侯交好,不理朝堂之争,这些人大多是开国元勋,德行厚重,和他们来往,陛下不会有芥蒂。苑琴,备车,我去拜访拜访几位侯爷。”

“是。”

安王府后院,远远传来幼童嬉闹之声。

安王妃面容和蔼,坐在凉亭里,望着玩乐的孙子孙女,笑得很是满足。

“爱妃,你前几日才染了风寒,怎么不回房休息?”安王从东宫回来,忧心王妃身体,不免叮嘱几句。

“陛下遣了太医来问诊,昨日便大好了,王爷不必担忧。”安王妃起身,忙迎安王坐下,“太子请王爷入东宫,可是出了事?”

安王摇头,朝庭院中撒丫子跑的孩子看了几眼,“无事,太子只是说……陛下和太后年纪大了,喜欢儿孙绕膝之乐,让你这几日挑个时间带孩子入宫给陛下和太后瞅瞅。”

安王妃一愣,这等小事怎么也轮不到日理万机的太子郑而重之将王爷请入东宫吩咐吧。

“可是所有孩子?”

“不。”安王摇头,“我临走时殿下有吩咐,只带嫡系入宫请安便可。”

安王妃点头,有些疑惑,不安道:“王爷,殿下此举……”

“爱妃不用担心,太子殿下胸中有丘壑,你照办便是。”安王摸着花白的胡子,眼底划过一抹狡黠。

嘉宁帝素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见他这个兄长儿孙绕膝,总该念及东宫无嫡系,退一步才是。

次日,嘉宁帝在上书阁批阅完奏折,想到几日未向太后请安,吩咐赵福摆驾慈安殿。

慧德太后在大靖享誉甚久,她出身北方诗书世家,十五岁嫁给太祖,乃大靖开国元后,太祖崩逝后便退居慈安殿。

天下皆知,嘉宁帝对慧德太后极为孝顺,凡太后所言,必会应允,是以满朝上下对太后尊崇有加,只可惜太后身体素来欠安,极少接见外臣。

“韶华,你这只八哥真有趣,老太婆我每日都指着它来陪我解闷呢!”

“皇奶奶,韶华天天都来看您,您这是嫌弃我还不如一只八哥!”

“你呀,都成大姑娘了,还要和只小鸟置气。”

慈安殿内,请安的宫妃坐了满殿,韶华娇憨地靠在上首的慧德太后身上,不依不饶地撒娇,太后眉角含笑,对着孙女揶揄。

不得不说皇家驻颜之术冠绝天下,太后五六十岁的年纪,却发如黑绸,容颜不显老态,只是瞧上去有些苍白。

“哪有哪有,皇奶奶惯会取笑我。”

“你祖母说得不错,韶华,都快招驸马了,还一副小孩子心性。”嘉宁帝从殿外走进,笑道。最近韶华日日都来慈安殿陪太后,他很是满意。

见嘉宁帝走进,众妃慌忙起身见礼,韶华见嘉宁帝神色愉悦,暗舒了口气,又听他提及选驸马,一时害羞,跺着脚道:“父皇,你和皇奶奶一样,都取笑我,儿臣不和你们说了。”说完红着脸跑出了慈安殿。

嘉宁帝和太后看着韶华一溜烟跑个没影,相视一眼笑得有些无奈,他朝众妃摆手:“你们回去吧。”

嘉宁帝是个勤于政事的皇帝,平日里宫妃见他的时间不多,也就能在太后这碰机会,此时都有些悻悻,没精打采地退了出去。

太后瞧在眼底,摇头道:“皇帝,政事固然要紧,可后宫和前朝干系紧密,也别冷落了诸妃。”

嘉宁帝点头应是,坐到太后旁边,关切道:“母后近来身体可还安好?”

“好,只要朝廷安稳,百姓安康,哀家自然会好。”太后抿了一口嘉宁帝递过来的参茶,道,“听说太子立了大功,百姓都在称颂。”

嘉宁帝笑了起来:“他还算争气。”回答间与有荣焉。

知道嘉宁帝素来对太子格外不同,太后只是笑笑,漫不经心地问:“哀家还听说朝廷出了个女将军,你将她赐给太子,但太子和她都拒绝了。”

嘉宁帝敛住笑容,淡淡道:“母后,任安乐确有大才,入东宫为妃可惜了,此事是儿子考虑不周,也不怪太子会拒绝。”

“女人相夫教子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朝廷也不缺这么一个人才,他为何不迎妃入东宫你难道不知道缘由不成?”太后眉眼肃冷,手中杯盏落在案桌上,碰出清脆的声响。

大靖初立时,太后虽为中宫之主,却远不及帝盛天在大靖的威望名声,她平生最不喜女子谈论朝政,持剑沙场,更何况太子一直为了帝家女拒选别家贵女为太子妃,此事一直为太后心底的一根刺。

嘉宁帝知道此话触及太后心里的隐痛,叹了口气,“母后,任安乐确于朝廷有功,此事和她无多大干系,只是太子如今……还对靖安侯的事放不下。”

“乱臣贼子,何须对他们仁慈?”太后不悦。

“太子心慈敦厚,当初太祖就是念及此,才会将他立为皇太孙。”

当年嘉宁帝欲效仿帝家禅让天下之佳话,立靖安侯为太子,曾令朝堂动荡。

好在韩烨自小聪慧,同时得太祖和帝家家主喜爱,太祖将帝位传于嘉宁帝,也是顾念于此。太后念及当年帝位之争的凶险,面容总算缓和下来,却叹了口气:“皇帝,东宫无太子妃无嫡系,实在太过荒唐……”

星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