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进化计

第21章

周六晚上五点,几个人订好在去公司楼下老BJ烤鸭为宋桥庆生,饭店最后是莎莎定的,怕路浩博回来再定来不及,毕竟周五和周六的晚上,都是这样类型的酒店爆满的时间段,11个人的中型包房需要提前两天预定才行。

莎莎定好蛋糕和酒水便往饭店赶去,路上发信息给路浩博:你今天快点儿到啊,别让大家等你一个人!

过了五分钟,路浩博回复道:你在哪呢?我已经到了,包房也没人啊。

莎莎奇怪地回复:你到了?今天太阳从哪里出来的?你等会啊,我马上就到。

路浩博的迟到是出了名的,大家都觉得,他要是有一天能提前到,那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果不其然,就在前一天,他出差回来的晚上,他和伊诺发生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矛盾,本就没有爱情的婚姻怎能折腾起这样的风波呢?

路浩博晚上九点多才到家,拖着行李进门时,父母都在客厅看电视等他回来,“伊诺呢?”

“在屋里呢,回来就找媳妇儿啊。”路浩博母亲接过儿子的外套挂在衣架上,“来,先喝口水,一路上渴坏了吧,我的乖儿子。”

“路上吃没吃点儿东西啊,饿不饿了?让你妈给你整点吃的。”路浩博父亲看着儿子说。

“不饿,飞机上都吃了,伊诺在屋里呢?”路浩博看着美滋滋端详着自己的母亲说。

“嗯,吃完饭就进屋了,天天不都这样嘛?跟我们没话说。”母亲笑着说。

路浩博放下水杯,开门进屋,伊诺耳朵上插着耳机,看着书,看见路浩博回来,摘下耳机,吃惊地说:“你回来了?今天回来?不是要一周吗?”

“你希望我什么时候回来?”路浩博站床边面无表情的问。

伊诺看出路浩博的脸色十分不好,“说吧,你想说什么?”

“我们谈谈。”

“好。”伊诺放下书,调整下坐姿。

“我们既然结婚了,我妈就是你妈,你知不知道,他们俩岁数都大了,为了给我们做饭收拾屋子,住在沙发上,你关没关注到沙发质量不好,老是陷进去,老两口睡觉都不踏实,就是为了省点儿钱让我们以后过更好的生活,好,这些就算你没有注意到,我不怪你,但是你们闹别扭,我妈饭都不吃了,你看不到嘛?为什么不低一下头呢?我真的不理解,你为什么这样?因为我爱你嘛?你这不是让我为难,而是让我无语。”

“说完了嘛?你有些自作多情了吧,你这么大火冲我发完,好受了嘛?路浩博,我不想解释,也不想和你辩驳什么。这是第一次,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和我聊?还是懒得和我聊?你这是什么态度?”路浩博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的父母在门外敲门,“儿子,儿子,别吵了,你开开门,不怪伊诺,是妈妈的错,儿子……”“路浩博,你开门,和媳妇儿吵什么能耐,有话好好说……”

伊诺瞪着眼睛,看着面前怒气冲天的路浩博,这副嘴脸她从未见识过。

“说话啊,对对,就是这副不说话的表情,你对我妈也是这样吧。”路浩博两手掐着腰,越发暴跳如雷,在床边气急败坏地来回走。

“好,你不说是吧,好,伊诺,你厉害,我他妈欠你的!”说罢,路浩博母亲用钥匙打开了门,用力把路浩博拽到了餐厅,“儿子,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我和伊诺以后还怎么相处,你为我想过吗?你太冲动了。”边走边说。

路浩博坐在餐厅椅子上,双手攥紧了拳头,使劲儿的敲击着桌子,咚咚咚,父亲站在一旁长叹一口气,理解儿子的苦衷,心疼又没有办法,“行了,差不多行了。”母亲坐在儿子旁边,深深地叹气说,“这才结婚几天啊,就开始吵架…”

伊诺在卧室里,眼泪大滴大滴地顺脸划下,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无数个孤独从天而降,争先恐后地向她靠近,这样的恐惧更让人害怕,难道自己是个异类?上百个想法由心而生。

蜷缩在床边,抱住自己的双腿,好像正用力地捍卫着自己的整个世界。

莎莎打开包房大门,路浩博一个人坐着餐桌边上的沙发上,颓废不堪,样子令人吃惊,“呦,这是谁啊?是我们的大众情人路公子吗?不像啊?这是咋的了?”莎莎放下蛋糕走近路浩博。

“师傅,我想喝酒。”路浩博眼圈通红看着莎莎。

“行,我订完了,一会儿送来,你先说说你是咋了?”

“一言难尽啊。”路浩博仰卧在沙发靠垫上,看着屋顶的水晶灯。

“唉,那行,今天咱就一醉方休…师傅陪你。”莎莎知趣的不再问下去。

宋桥带一个女孩推门进来,“哎呦,我什么也没看见啊,嘿,打扰了,打扰了”,手假装捂着眼睛,越走越近。

莎莎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别闹,这位是谁啊,也不介绍一下。”莎莎看着这位身穿超短裙的长发美女。

“来来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前天认识的妹妹,水灵儿。”宋桥说着两人便手拉着手。

“你们好。”水灵儿笑着和路浩博、莎莎打着招呼,莎莎点头,路浩博说:“你好,美女。”

宋桥介绍,“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司草——路浩博,这位是他……师傅,莎莎。”

“介绍就介绍呗,中间停一下干嘛啊。”莎莎起身右手用力怼宋桥的肩膀。

“莎莎姐,我错了,刚才想打喷嚏,你…你今天给我点儿面子,我这带妹儿来的,你这……”宋桥小声儿求饶道,眼睛瞄着水灵儿,莎莎放下手臂,用力撇了宋桥一眼。

大家都如约而至,纷纷敬酒给今天的寿星,宋桥的酒量可以喝整桌人好几个来回,毕竟老家是内蒙的他,经常说,他们家都是用碗喝酒的,这个小盅酒实在不值得一提,确实是,大家喝得一趟趟跑厕所,吐的吐,扣的扣,最后只剩下没有喝酒的莎莎,是清醒的,还有就是依然屹立不倒的宋桥,坐在椅子上,就连宋桥带来的小妹儿都喝得不顾形象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路浩博虽然没喝多少,但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心事重重的他,左胳膊搂着莎莎,右胳膊搂着宋桥,开始苦诉:“哥们找了个祖宗回来啊,和我妈别扭闹得不可开胶,我真的可怜我爸妈,你说我能不孝吗?我能吗?哥们是那娶了媳妇儿忘了娘的人嘛……”

“那肯定不是……”宋桥低头回答。

“那你们说,我……我该怎么……办?”

“费后……古代都费后,休了她……咱又不是找不着好的?”宋桥的舌头也开始直了,自己说什么大概就连自己也不知道。

“说什么呐?宁拆一座庙,不会一桩婚,别喝多了瞎说啊。”莎莎看着说完话又深深低下头的宋桥说。

“师傅,我不能休了她,我知道…我知道她…根本就不喜欢我,但是……我喜欢她,喜欢了很多年,你…你知道吗?师傅?我喜欢她……我真喜欢她……她不说话我也喜欢她……她不……不理我……我也他妈喜欢她,我就是贱……贱……太贱……”说完,路浩博爬在桌子上打起呼噜来。

莎莎看着路浩博,心疼的眼泪默默的含在眼眶里,轻轻拍着他的背,像是拍着终于熟睡了的孩子。

铃铃铃,路浩博的电话声,莎莎翻着路浩博的外衣,找到了手机——妈妈,莎莎接起电话,“喂?阿姨,您好,我是浩博师傅。”

“嗷嗷,我知道,你是莎莎吧,以前老听浩博提起你,我们以前很多次通话的时候,你们都在一起。”

“嗯嗯,对,阿姨,就是我,今天宋桥生日,他们都喝多了,一会儿我负责送浩博回去,您放心吧。”

“好好,浩博多少酒啊。”

“哦,他没喝多少,酒量有限,可能是遇到点儿事儿,心情不太好。”

“嗯,是,家里的事儿,有机会阿姨再和你聊吧,你们到楼下,你给阿姨来个电话,让你叔叔去楼下接你,要不你可整不动他个大小伙子。”

“好的,阿姨。那一会儿见。”

半夜十二点半,莎莎开着路浩博的车到了楼下,车灯晃着卧室窗户亮了一下,伊诺走近窗边,看着一个女人下车打电话,一会儿公公婆婆出现在车边,公公扶着路浩博,这个女人把手机递给婆婆,两人在楼下聊了一会儿,看着莎莎独自向小区门口走去,婆婆才上楼。

公公没有把路浩博扶进屋里,而是放在了客厅沙发上,老两口睡在沙发边的地板上。

伊诺在屋里没有睡觉,一会儿婆婆电话响了,只听见婆婆说,“好的,好的,到家了,阿姨就放心了,你说你一个姑娘,这么晚了,阿姨能不担心嘛,就是为了送我们家浩博,太谢谢你了,莎莎。”

莎莎?莎莎是刚才送浩博回来的那个女孩子吗?他们一家三口在挤在客厅,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吗?或许真的不该出现在这个家里,打扰他们的生活,或许这里根本不属于自己,真的无法适应这样的环境,伊诺心想。

这样不咸不淡的过了几天,家里谁也没有提起不开心的事儿,该吃饭吃饭,该上班上班,该找工作找工作,晚上路浩博和伊诺依旧各睡各的,自己盖自己的被,没有任何新婚夫妻的样子,伊诺不喜欢路浩博被婆婆的慧眼识破,但可怜儿子的一往情深,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路浩博为了不让爸妈看出什么,不再一味讨好,但也一直在想办法怎么才能缓解这样的氛围。

可就在这一天,这样的生活终于不再继续……

公公和路浩博在楼下刷车,婆婆在厨房忙着包饺子,客厅正在充电的电话,滴滴地响,伊诺从卧室走到客厅,拿起手机打算给婆婆送过去,不小心看到屏幕上的三条微信内容,信息来自——莎莎。莎莎这个名字伊诺突然想起,是那天送路浩博回来的女人。

第一条信息:放心吧,阿姨,有机会我一定请您吃饭,您可真贴心。

第二条信息:阿姨,不用惦记我,我好着呢,浩博你就放心吧,有我呢。

第三条信息:好啦,我要去吃饭啦,改天聊~

婆婆从厨房走出来,“伊诺,你在干嘛?”

“哦,您的手机响了,我想给你送过去的。”伊诺吓了一跳,转身说道。

婆婆走过来,“你看我手机了?”

“嗯,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婆婆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抬头握着伊诺的手说:“伊诺,你别误会,那天浩博喝多了,莎莎送他回来,哦,莎莎是浩博的师傅,那天太晚了,我怕她一个小姑娘回家太晚,就把我电话给这姑娘,让她到家给我回个电话,这不,第二天,这姑娘就用手机号加我微信了,这姑娘是浩博的师傅,我也不能不加,伊诺,你说是不?”生怕会给儿子惹麻烦的婆婆着急解释道。

毛毛爱豆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