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凉薄,我们重头来过好吗

傅凉薄,我们重头来过好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章 你死了,坏人才会逍遥法外

在后面紧接着跟上来的是周小雨,她一直嘴里念叨着糟了糟了,后头的顾渊很快就追上了上去,周小雨在前面跑着……

顾渊见前面的人不看路似的,立马在她撞墙的时候,他冲上前挡在了前面,周小雨整个人撞到了顾渊身上去了。

“哎哟”一声,接着又是一句抱怨,“谁呀,走路不长眼……”周小雨正想继续说什么来着,她一抬头就见到近在咫尺的顾渊,一下子想起……

“糟了,傅凉薄还在上面……”周小雨来不及继续追究当下的事情,直接拉起顾渊的手说:“你来得正好,跟我走!”说完,拉上顾渊一起往上面跑去。

顾渊没来得及问是什么事情,周小雨容不得他继续思考下去,连人带跑往天台跑去。

天台上。

傅凉薄深呼一口气,慢慢地移动步伐往前走,静静地向前面靠过去。

陈金没有留意后头是否有人,但时间容不得考虑,傅凉薄继续往前快速走上去,底下的人越来越多,然而傅凉薄并没有看到。

许一笙抬头往上去,见到的是陈金一脸通红对着下面的人骂,但又像是指桑骂槐,不清楚的人以为陈金是吃错药乱说话,其实不是的,陈金是在骂一个老师。

宋哲。

宋哲是学校出了名的花心老师,在校内他不敢胡作非为,但在校外打着为人师表招摇撞骗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次他闹出了人命。

许一笙想,估计是陈金的妈妈出事了。

没等许一笙想下去,不远处听见有人说道:“天啊,居然还有人在上面!”

这一声引起了所有人往另一边看,是的,他们面对教学楼的位置不是盲区,所以在高三教学楼那边望过去高一教学楼这边,高一点的楼层是可以看到天台发生的事情。

以至于上面的人看到了陈金天台上多了一个人。

但眼见不一定为实,傅凉薄是想过去救人,有些人觉得他是故意不去救人而慢吞吞地往前走。

这是上辈子被传成这样,而现在许一笙听到有人说上面有人的时候,她愣是一怔,她不知道作何反应好,第一时间,她的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就是……

傅凉薄在上面。

可是……

她明明已经让周小雨看住傅凉薄了呀,怎么还是会……

难道一切都不能挽救了吗?

渐渐地,许一笙对她自己所做的事情开始怀疑了,是不是怎么做都是徒劳的?

在傅凉薄快要接近的时候……

周小雨跑到楼顶时,大喊了一声“傅凉薄”,引起了陈金的注意力。

此刻傅凉薄被发现了。

等到周小雨顾渊两人上到天台才发现,有人想跳楼,那个人不是傅凉薄。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导致周小雨后知后觉做错了事情,她不应该喊傅凉薄的名字,此时的傅凉薄正靠近陈金,但被她这么一喊,陈金更加激动了。

“你们别过来!”

这句早不知在电视剧听了多少遍的话居然在现在听到了。

陈金情绪激动不已,现在谁都不敢靠近,傅凉薄看到这个情况,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用余光扫视了一下附近的参照物能否引起对方的注意力的东西。

周小雨和顾渊不敢轻举妄动。

在楼下的人群纷纷都被教导主任和各班班主任驱逐回教室,不让围观。

但还是有一些人不肯离开。

迟迟不跳,大多数人认为陈金不敢跳,纷纷在窃窃私语。

“那人不敢跳吧,散了吧。”

“他估计也是图个好玩吧。”

“要不然就是被哪个老师骂了也说不准。”

“玻璃心吗?呵呵,这年头还想跳楼自杀……”

千万种揣测陈金想法的人忽然层出不穷,就连一些原本很担心的人慢慢转变了态度,他们笃定陈金不会跳,只是虚张声势。

如果说,是谁害死了陈金,其实这样推波助澜的人,也属于加害。

许一笙对这样的人冷眼旁观,只是心里依旧担心楼上的陈金和傅凉薄。

傅凉薄见陈金情绪慢慢地没有那么激动的时候,他才开口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傅凉薄的嗓音属于很温和低沉好听,他的声音带有一种很吸引人的魅力,就连陈金也被他的声音吸引住了。

陈金语气上还是有些颤巍巍说道:“你,你别,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了……”

“好、好,我不过去……”傅凉薄试图缓解陈金的情绪,慢慢地道出他的缘由,“我是上来透透气的,你呢?”

陈金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难不成傅凉薄不知道吗?

紧接着,傅凉薄又说:“你看等会应该是要下雨了。”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是他的本事。

能让人听得进去也是一种本事。

陈金随着他的话抬头看了一眼,明明晴空万里,一点都没有看到乌云的痕迹。

这分明就是忽悠人!

“骗人!”

陈金的脸一下子拉长了,眉毛、眼睛、眼睛和鼻子都挤在一起,阴沉沉的,像一张被蹂躏的纸团似的。

傅凉薄见对方听进去他的话以后,他开始解释道:“你看,乌云形成的时间是正比还是反比?”

陈金不回答。

“你看你也不知道吧,太阳雨是怎么来的,不就是晴空万里忽然就下起了雨吗?我没骗你,你不信等一下有没有下雨。”傅凉薄在拖延时间。

顾渊看出了傅凉薄的意图,他对旁边的周小雨挤眉弄眼,奈何周小雨硬是没反应,周小雨沉浸在刚才犯的错中……

直到顾渊轻轻地用肩膀撞了撞一旁的人儿,等周小雨别过头看他的时候,顾渊用嘴型说了几个字。

救人要紧!

周小雨这才发现,傅凉薄正在拖住陈金。

但有什么办法去救人?

周小雨不明白似的看着顾渊,顾渊没看周小雨,他把目光放到了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开关闸去,周小雨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她终于明白了这两人的用意。

在这栋教学楼的下一层有个蓄水池,不大不小,但教学楼采用了露天室的设计,所以一般不使用蓄水池的话,那么就把蓄水池的盖子盖上,通常蓄水池的一半是可以移动出来的,那个开关闸就是让蓄水池移动的关键。

顾渊是想让她悄悄跑过去把蓄水池打开。

上面的人不知道下面已经铺好了救生垫,所以这个办法临时想出来,他们都不确保能行还是不行。

傅凉薄没有往后面回头,一直盯着眼前的陈金,他在赌和顾渊的默契,所以只能把背后交给了顾渊和周小雨两人,让陈金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这样他们一来可以打开蓄水池,二来是给救援拖时间。

“你别和我废话了,我现在就跳,你不要阻止我!”陈金想到了傅凉薄在拖延时间,所以他不想和傅凉薄浪费口舌下去。

“你跳下去,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跳啊!”傅凉薄不紧不慢地把话说出来。

陈金不耐烦道:“我跳楼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滚一边去!”

傅凉薄撇了撇嘴说:“你抢了我的地盘,这是我透气的地方。”

陈金眉头紧皱,“我跳下去就不碍事了吧。”

傅凉薄摇头,“不对,你跳下去更影响我透气。”

陈金会好奇,“我怎么影响了?”

傅凉薄说,“因为我现在肚子一股气在憋着,正好你是我憋着的源头。”

陈金晓得傅凉薄的言外之意了,“那又如何,宋哲害死我妈,我要学校还我和我妈一个公道!”

傅凉薄抓住了重点,“你妈?宋哲?宋老师?”

陈金听到宋哲这个名字,恨不得把这个人咬碎了吞到肚子里,但这也不解恨,“是宋哲,你们都知道的那个宋老师宋贱人,衣冠禽兽的强奸犯!他把我妈强了,我妈自杀进了医院,抢救无效,我报警了,可警察说证据不足,学校又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两边都含糊不清,如果我不死,没有人会给我和我妈一个交代!”陈金把他跳楼的原因说了出来,傅凉薄把他的话很快的分析完毕,最后傅凉薄劝道:“同学,如果你死了,你妈真的惨死了。”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妈的死,我表示很抱歉,提起你的伤心事,你说你报警了,但是你妈自杀这件事情,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自杀?”

“你现在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是宋哲呢?他即便被学校处罚了被法律制裁了,但他进去多少年就出来了?出来又继续祸害人间,你说你死了,还能看到他后半生的悲惨吗?看不到了!”

“所以,你得活下来,继续为你妈还有其他宋哲祸害的人讨公道,既然警察局没有给你明确的答复,你就耐心的等待,我相信警察局是需要找到证据才能正式拘捕宋哲,你对警察要有耐心,还有你现在的做法是很偏激的,知道吗?坏人逍遥法外,你愿意看到这样吗?”傅凉薄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他走着走着,离陈金的距离就真的差不多是一步之遥。

如果他拉住陈金,陈金反抗,两个人都有可能掉下去。

平生相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