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把绣春刀

最后一把绣春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7章 三方共查悬疑案(下)

叶一邦皱着眉头盯着田光明的背影,全身都在瑟瑟发抖,鬓间青筋暴起,眼中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他拔出佩刀,怒吼一声朝着田光明极速跑去。

待田光明等人回神转过身来的时候,叶一邦已经到了跟前,田光明暗叫一声不好,急忙从身边拉过一个千户挡在身前,自己却连连后退几步。叶一邦一刀砍在了那锦衣卫千户的脖间,那名千户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已命丧黄泉,其他人纷纷拔出腰间的绣春刀。

田光明来王恭厂只是走个过场,因此身边并没有带多少人,只是随手带了几个千户。

可是田光明怎么也想不到,叶一邦竟然会要杀他,看着地上的尸体,他大呵一声:“叶一邦,你竟然敢杀锦衣卫!”

“有何不敢!”叶一邦大声回骂道:“这种废物留着有什么用。”

以前叶一邦在锦衣卫任百户的时候,论武功,论功劳都比这些人要强,却久久补不了父亲锦衣卫千户的缺儿,只因田光明收受孝敬钱,处处打压。如今他作为西厂的二把手,又怎会让他再骑在头上。

这时候西厂的人其他也赶到了叶一邦的身后,双方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杀锦衣卫可是死罪!叶一邦,今天这么多人可都看到了,你跑不了!”田光明朝着叶一邦喊道。

“跑?我就没想跑。今日,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叶一邦直勾勾的盯着田光明说道,他心里的那团火气,就像一个火球一样在胸膛中翻滚,积压已久的怒气如同火山一般爆发了出来。

不过他转过头来对着西厂的人说道:“这是我的私事,跟你们无关,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不准插手!”

叶一邦没有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他就是要将这事跟西厂撇干净,这是他的个人恩怨。

他话说完,便提着刀缓缓的走向田光明,他的眼中杀气冲天,田光明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冲着锦衣卫喊道:“给我杀了他!”

那五六个锦衣卫千户手持绣春刀,颤颤巍巍的上前。他们都是花钱买的官,论官场算计一个个猴精猴精的,若是论武功,哪比得上叶一邦。

一人大喝一声,身子跃起朝着叶一邦的头顶便砍了过来,叶一邦上前一步迅速抬起右腿,一脚踹在了那人的胸口,那人应声往后甩了出去。

一人又从左前方横刀砍向了叶一邦,叶一邦一招螳螂伏地躲过了那人的绣春刀,紧接着一个马步前推,同时右手中的刀划在了那人的肚子上,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叶一邦如同一个战士一般,浑身迸发出来的气势,已将他们镇住。他直勾勾的盯着剩下的三个锦衣卫千户,那三个人相互对视一眼,谁也不敢再上前。

“废物!”田光明见状,大声骂道,拔出腰间的绣春刀走上前。

“田光明,我已是没有退路了,只有你们都死了,这事才不会有人知道。”叶一邦说道。

田光明冷哼一声说道:“你武功是不错,可是你想以一敌五,着实有些自大了。”

“那就试试!”叶一邦话刚说完,便又冲了过来。

一把明晃晃的刀带着杀意,在布满血腥的空气中狂舞,像是流星划过空中,带着冰冷袭卷侵蚀每一份热血。

田光明能够执掌锦衣卫不是没有能力,一把御赐的绣春刀划破黑暗,直挑叶一邦面门,叶一邦身形朝着旁边一闪,挥刀将其挑开。

那几个锦衣卫千户叶一邦并不放在眼里,可是面对田光明,叶一邦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当初在锦衣卫的时候有两个武功不弱于他的千户,同时应战田光明,却还挑杀了,虽已过去数年,叶一邦的功夫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他不确定田光明的武功有没有精进。

田光明一个跨步上前,一把绣春刀速度极快,刀尖从叶一邦的脖前一划而过。叶一邦暗叹一声好险,身后冒出了冷汗,要不是反应够快,此时怕已经被封喉而死了。

“你要是背后偷袭我,或许还有的一拼。现在想正大光明的杀我,就凭你的武功,难。”田光明一脸嘲讽的笑了笑说道。

叶一邦却也不答话,脚下瞬间用力,身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直冲田光明而去。

叶一邦自幼便是父亲教其习武,又因生前曾是锦衣卫北镇抚司的千户,手底下的人平日里对他也多有指点。他的武功虽高,擅长大开大合,太过于刚猛。

而田光明入锦衣卫之前在江湖上是武学百家,并不求精,只要数量,各式各样的功夫均有所学习。

可是所谓武功招数即见人品,田光明的路数虽多却杂,与叶一邦的相反,尽量避免正面相抗,伺机而出,却招招毒辣。

叶一邦挥舞着手中的刀,一刀接着一刀的朝着田光明砍去,而田光明却能避就避,不能避再躲。

田光明对自己的功夫很是自信,他自认为就算与其正面交锋也不落下风,只是他要尽情的先戏虐一番。

叶一邦见久攻不下,有些乱了阵脚,刀下渐渐的出了破绽,田光明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叶一邦一刀砍出,却被田光明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剑钳制住,右手的绣春刀却朝着叶一邦劈来。

原来锦衣卫的绣春刀都是子母刀,所谓的子母刀就是一长一短,一攻一守。

面对来势汹汹的刀,叶一邦大惊,此时无法抽刀而回,只得将刀脱手,急退几步才避开了田光明迎面而来的刀。

田光明将叶一邦的刀掷于地下,笑着说道:“我说了,你杀不了我。”

叶一邦怒不可遏的瞪着田光明,眼中的怒火恨不得将他燃烧成灰。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刀在,人在,刀就是他的尊严,可现在刀被人下了,还被对方如此凌辱,于公于私叶一邦都忍受不了。

他猛喝一声,急了眼失了理智,赤手空拳的冲向了田光明。

经过一番纠缠打斗后,叶一邦身中数刀,鲜血渗透了衣服,被田光明一脚踢了出去。

叶一邦翻身站起来,却突然两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右手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想空手夺白刃?你的功夫还差了点。”田光明笑了笑说道:“不过只要你肯求饶,看在以前你也在锦衣卫的份上,我可以留你一命。”

叶一邦冷笑一下,露出了沾满鲜血的牙齿,回道:“休想!”

“那我就送你上路。”田光明突然面带杀意的说道,然后径直朝着叶一邦一步一步走去。

其他西厂的人站在一边,焦灼却没有办法。

眼看田光明的刀越来越近,叶一邦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时,一个蒙着面的人突然出现,朝着田光明杀去!

田光明大惊,急忙提刀相抗,却被震的连退数步,那黑衣人趁机一把将叶一邦扶起来,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承渊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