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把绣春刀

第51章 西厂布下侦缉网

安倍光一郎一事结束后,汪直当日便进了宫。天启皇帝这几日因事茶饭不思,日夜不宁,一听汪直进宫,不由得喜出望外,急忙宣他觐见。

一见面朱由校便迫不及待的问道:“进展如何,有没有查清楚?”

汪直笑着回答说道:“托皇上天恩,乌云巨龙和黑眚一事尽皆查明,乃是几个东瀛阴阳师所为。”

“东瀛阴阳师?”朱由校一听,倒是有些懵了,说道:“东瀛阴阳师怎么会出现在京城呢?”

“皇上,自从东瀛太政大臣,丰臣秀吉与我朝示好而发布八幡船禁止令后,福建沿海的倭寇都消失了。想来是那群倭寇摄于天威,把此事归在我朝头上,所以才请了东瀛的阴阳师潜入京城打击报复。”汪直说道。

朱由校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阴阳师现在所在何处?”

“回皇上,那伙贼人持械反抗,已经被臣就地正法了。”汪直缓缓说道。

“也罢,事情了了便罢了。”朱由校对着汪直说道:“汪直,你破案有功,能力出众,倒是让朕有些刮目相看,说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汪直谢过之后,却说道:“为皇上分忧是做臣子的责任,臣不要求什么赏赐,只想以后继续为皇上分忧。”

“看来贵妃娘娘果然没有看错人,这样吧,朕便赐你黄金百两,绸缎百匹。”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

汪直高兴的说道:“谢皇上恩赐。”

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没什么事了,你就退下吧。”说完便转身走进了内堂,继续做他那雕刻的活了。

汪直走出乾清宫后,心底一阵悸动,他高兴的不是因为朱由校的那些赏赐,那点赏赐他还看不上,而是因为西厂得以继续保存。原本朱由校设立西厂只是为了查办那悬疑之事,怕此事一了,西厂也就随即撤销了。皇上如今的意思怎么能叫汪直不激动呢。

汪直出宫后便径直回了灵济寺,此时西厂的大小头领齐聚在大堂之内,见汪直回来,纷纷弯腰施礼喊道:“督主。”

汪直走到正前,环视了一下众人,说道:“此次有功,皇上大喜,赐黄金百两,绸缎百匹,到时你们尽数分领。”

众人一听,不由得大喜,纷纷说道:“谢督主!”

“接下来便是正事了。”汪直清了清嗓子说道:“皇权特许我西厂可行东厂,锦衣卫两司之职。所谓在其位谋其政,从今日起,西厂大力招揽能人巧匠,将我西厂的情报网遍布我大明每个角落,文武百官,不分大小全部都要在本督掌控之中!”

汪直话音刚落,以西厂大档头元景为首的大小头领纷纷领命而去。

且说这帮人办事效率属实厉害,短短几天将西厂的情报侦缉网撒了出去,或以重金利诱,或以武力相逼,各种手段相邀。汪直也不去管他们,建厂初始他要的就是高调。

一日,汪直正在正堂之中悠然自得的品茶,元景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说道:“督主,有消息。”

“讲。”汪直淡淡的说了一个字。

“据消息来报,锦衣卫福建建宁卫指挥同知杨华,伙同其父杨泰鱼肉乡里,残害百姓,被人举报,魏忠贤将其护了下来。”元景说道。

“哦?”汪直抬起头,微微一笑说道:“已故少保杨荣的曾孙?”

元景道:“正是。”

“魏忠贤为何要救他?”汪直问道。

“事发后杨华进京活动,上下打点,向魏忠贤行贿了三万两白银。”元景一丝不苟的说道。

“原来如此!杨华,东厂。”汪直呵呵一笑,计上心头,自言自语道:“魏忠贤,我倒要看看是你这东厂厂公厉害,还是我这西厂督主厉害!”

想到这里,汪直对着元景喊道:“点齐人马,你带队连日赶往建宁卫,把人给我拿回来!”

说完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汪直来到陆承渊的房间里,只不过他没想到朱雀等人也在,他有些得意开口说道:“陆兄弟,如今西厂形势已定,我们对付魏忠贤的机会来了。”

众人一听也来了精神,陆承渊开口问道:“什么机会?”

“建宁卫指挥同知杨华伙同其父杨泰,鱼肉乡里,残害百姓,被人举报却被魏忠贤压了下来,把他拿入京问个清楚,必能让魏忠贤吃不了兜着走。”汪直有些兴奋的说道。

“一个小小的建宁卫指挥同知能威胁到魏忠贤吗?”陆承渊皱着眉头问道。

“结党营私,收受贿赂,那可是白花花的三万两银子啊。”汪直伸出三个手指说道。

三万两!

众人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这杨华还真是有钱啊。太祖皇帝朱元璋颁布的肃贪法令,规定贪污受贿超过六十两银子以上的官员,立杀!

如此说来,三万两就算不死,也得让他退一层皮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陆承渊问道。

汪直说道:“我已经秘密派人去了福建,多日后将那杨华直接拿回京城,直接带他面见皇上,弹劾魏忠贤。”

“魏忠贤位高权重,单靠这杨华能行吗?”朱雀在一旁开口说道。

“不错!只靠这事怕是有些困难,所以我才来找各位。”汪直看着众人说道。

“我们?”众人不明白汪直的意思。

汪直继续说道:“到时候我需要你们找文武百官,同时上本参奏,皇上怎么也要考虑非议。”

陆承渊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看了看朱雀,白虎,玄武三人,毕竟这朝中百官他并不熟悉,真要做的话还是得靠他们。

朱雀三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只要能对付魏忠贤,这些都无所谓。

“好,这事我们去办。”陆承渊得到朱雀她们的肯定后,对着汪直说道。

汪直点了点头,说道:“这几日百官那边就麻烦各位私下沟通了。”

陆承渊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对了,陆兄弟。还有一事,三位神捕都是东厂通缉的人,东厂的人也见过你。必要的时候你们就跟在我的身后,以面具或者纱遮面,我对外宣称是我西厂的高手。”汪直说道。

四人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那我就先走了,事情一有动向我会立刻来知会。”说完汪直便欠了欠身离开了。

“现在……我们要让这个我们不了解的人牵着鼻子走吗?”等汪直走后,朱雀说道,她不知道就这么任由汪直坐大是对是错,或许女人的心思就是敏感一些。

“钟老谷主应该不会看错人的,我们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吧,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们再做打算吧。”陆承渊有些无奈的说道,毕竟现在在京城里几人都不好露面。

而后两天时间里,朱雀、玄武两人悄悄潜入几个在朝中身居要位,且跟魏忠贤并无瓜葛的大臣家里,左右其说,让其上本参奏魏忠贤结党残害忠良,收受贿赂。

那些大臣起初很是犹豫不决,待知道了这是西厂督主汪直的意思后,便不再推脱了。且不说是否真心实意的敢递交奏折,单单是西厂这尊大佛他们就不敢惹了。

承渊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