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把绣春刀

最后一把绣春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1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京城王恭厂爆炸一案也算草草的结束了,东厂虽然折了鲁奉,却铲除了西厂这个大对手。而西厂全军覆灭,汪直被遣往辽东督管边务,麾下的人几乎该遣散的遣散,被杀的杀,剩下的底层厂卫都尽数被调入了锦衣卫和东厂。

西厂已灭,叶一邦等人竟然不知所踪。

经过数天的调理,陆承渊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他想要去一趟药王谷。

翌日清晨,陆承渊便简单的收拾东西,带着叶倾城向百晓生辞别,策马狂奔向药王谷。

两人一马,从清晨到夜幕,如飓风一样极速狂奔。经过一个小镇上,叶倾城有些疲累,而且这马儿跑了整整一天,也该休息了,再说冬日的夜里有些寒风难抵,陆承渊便准备歇息一晚再走。

夕阳西下,太阳缓缓的陷了下去,客栈外的旗杆上的灯笼早已经点亮,上面亮着五个大字,仙客来客栈。

陆承渊走到门口,将马拴在一边,与叶倾城径直走了进去,一丝暖意扑面而来。只见里面有些昏暗,地方不大,人也不多,只有两三桌客人。

一名肩搭白毛巾的店小二急忙上前笑着说道:“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住店。”陆承渊淡淡的说道:“门外的马帮我喂一下,再给我准备两间安静的上房,另外给我上点饭菜。”

“实在抱歉,小店现在只剩下一间房了,二位……”店小二打量着两人说道。

陆承渊看向了叶倾城,叶倾城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

自从上一次以后,叶倾城在心里就已经认定了陆承渊。

陆承渊见状对着小二说道:“去准备吧。”

“客官,天寒地冻的,要不要来点酒暖暖身子。小店里有上好的女儿红陈酿。”那店小二说道。

陆承渊一听,喝一点暖暖身子也是无妨,便回答说道:“来上三两。”

那小二热情的叫道:“好嘞。客官您先做,我这就给您备去。”

陆承渊和叶倾城走到一张空桌子边坐了下去,将手中的伞放在一旁。他左右打量了一下那些在大堂喝酒的客人,并无什么特别,只有一桌是一些江湖中人,在那里一边大口喝酒,大声吵道。

江湖人性格豪爽,且仗着有一身武艺,倒也有些目中无人,那些平常人家也不敢多说什么。

店小二很快便把饭菜端了上来,陆承渊倒了两杯女儿红,递到叶倾城面前说道:“天气冷,少喝点酒暖暖身子吧。”

叶倾城端起酒杯小酌了一口,陆承渊则是一饮而尽,一种醇厚而火热的气体直奔肝田而去。

“好酒!”陆承渊呼出一口气,不由得赞道。

“那是自然,我们店虽小,可是日子越长了,到现在也有二十六年有余,这女儿红可是经过了整整二十年的窖藏,才被掌柜的拿来卖了呢。”店小二听到陆承渊称赞,一脸自豪的说道。

“那就再给我来上一坛。”陆承渊一口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吧唧了下嘴说道。

他虽然不嗜酒,但是这酒却是要与平常的有所不同。

“客官,我们这酒价格可……”店小二有些为难的提醒道。

二十年的窖藏,这小酒馆里数量肯定不多,价格自然就高了些,陆承渊也明白这个道理。

他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放在桌子上说道:“够了吗?”

店小二两眼闪着光,一个劲的点头,笑着说道:“够了够了。”

“那赶紧去吧。”

店小二应了一声,一把把银子抓在手里转身拿酒去了。

陆承渊笑了笑,却不再管那些,又是一杯酒下肚。

正在这时,门外一阵寒风吹过,进来了三个戴着斗笠的男人,店小二急忙迎上去招呼道:“客官,吃饭还是住店啊?”

“安排一间上房。”为首的一人低声说道。

“客官,小店已经客满了,您要不……”店小二打量了一下三人,问道。

“废什么话!”那人一把揪过店小二,有些愠怒的说道:“这镇子上就一家客栈,想办法腾出一个房间就行。”

“是是是。”店小二有些惊吓的急忙应道。

那人这番动作,倒是把酒馆里那些喝酒的人给吸引了过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哟。”一个络腮胡子,满脸道疤的男人惊叫一声,边往门口走边喊道:“这不是韩大人吗?真是冤家路窄啊。”

那人压低了斗笠,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韩大人。”

“怎么会认错呢!”络腮胡走到跟前,指着自己的脸说道:“这疤可是当初您一刀一刀的刻下来的。还有我大哥也是你杀的,您都忘了吗?”

那人见躲不掉了,便开口说道:“你当初是犯了重罪,杀人越货,强奸民女,我是奉了朝廷的命依法将你们拿回去的。”

“哈!”络腮胡大喊一声:“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这脸可是你弄的。今天我要你双倍偿还!”

“你以为凭你自己会是我的对手?”那人喊道。

络腮胡倒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转身对着大家喊道:“你们可知这是何人?”

陆承渊在一旁边喝酒边看着,那人皱着眉头,手慢慢的移到了剑柄之上,众人却齐声起哄道:“什么人啊。”

“这人原来可是西厂的,诸位今日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络腮胡笑着说道。

众人一听,顿时火气上涌,他们也曾受过西厂的迫害,如今西厂被撤,下面的人自然成了他们的发泄对象。

一把把明晃晃的刀脱鞘而出,那些平常人家都一个个尖叫着躲在了一旁,生怕扯到自己身上。

叶倾城倒是不怕,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知道只要陆承渊在身边,他就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而酒馆的掌柜一看,急忙上前安抚道:“各位大爷,小店可经不起折腾啊,高抬贵手,您……”

话音未落,便被一人一刀砍倒在地。

陆承渊在一旁皱着眉头,原本以为这些人是被西厂迫害的无辜百姓,原来竟也是些大奸大恶之徒,看来西厂抓他们也没有过错。

不过陆承渊倒也不想多生是非,依旧自顾自的喝着酒。

那些人挥舞着手里的刀,冲向了西厂的人,那三人急忙拔刀应战。

武功虽然不高,却一个个心狠手辣,刀刀要人性命,没多长时间,酒馆内便已经成了一片狼藉。

西厂为首的那人倒是有点功夫,竟没人能伤他半毫,反而那两个跟班的倒是已经倒地不起了。

那人背靠着一根木头柱子,满脸愤怒的瞪着他们。

“告诉你!今天你必须要死!”络腮胡指着他大声喊道。

“那我也要拉你们一起上黄泉,免得你们又为祸百姓!”那人怒吼一声,挥刀冲了上去。

那人武功虽还不错,但是以一敌七却还是有些差距,一不留神后背便被狠狠的砍了一刀,那人吃痛将手里的刀胡乱挥舞了几下,然后身形靠着墙壁。

“我们不与他硬来了,拿桌椅板凳砸也能把他砸死了。”见久久攻他不下,一人提议道。

“好主意!”络腮胡哈哈一笑说道,然后众人拿起板凳准备砸向那人。

陆承渊心中不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稍一用力,酒杯直朝络腮胡后脑勺飞去。只听啪的一声,酒杯顿时支离破碎。

络腮胡哎呀一声,捂着后脑勺,喊道:“谁?是谁?”

一人指着陆承渊说道:“是他砸的!”

络腮胡见陆承渊一脸书生气,便一脸怒气的走上前来:“小子,你不想活了是吧,连我都敢动!”

“赶紧走,我不想杀你!”陆承渊重新拿了个酒杯,将酒倒满然后一饮而尽,淡淡的说道。

络腮胡显然是被激怒了,将手中的板凳举起正要砸向陆承渊,动作却突然停住了,紧接着瘫倒在地,口鼻中不停的涌出鲜血,喉间有个不大的血窟窿。

原来陆承渊将手中的空酒杯,瞬间捏碎在手中一弹,一片杯体便射进了络腮胡的喉咙里!

剩下的人一看,一个个被吓傻了,回过神来后尖叫着逃出了酒馆,陆承渊像是没事人一样,又重新拿了个酒杯将酒倒满。

那人将刀收了起来,走到陆承渊跟前说道:“韩铎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陆承渊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饶有兴趣的问道:“你认识我?”

“小的在西厂的时候见过您一次。”韩铎回答说道。

“你的伤....”陆承渊努了努嘴问道。

韩铎轻声一笑,说道:“没事,这点小伤。”

“那坐下来一起吃点。”

韩铎一听,倒也不见外,一屁股坐了下来,陆承渊给他递了双筷子。

“大人,这是要去哪里啊?”韩铎边吃边问道。

陆承渊不方便说,便反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西厂倒了,兄弟们在京城呆不下去了,就回老家了。”韩铎叹了一口气说道。

“西厂倒了?”陆承渊满脸诧异的问道:“汪直呢?”

“督主被皇上调往关外督守边务了。”韩铎好好说道。

“为何撤销?”陆承渊皱着眉头问道。

“王恭厂火药库爆炸,死伤惨重,更重要的是三皇子也因此而丧命了。皇上大怒,便将西厂撤销了。”韩铎解释说道。

陆承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想到从百晓山庄回到京城没多久的汪直,转眼间便功败垂成了。

“你们呢?要去哪里?”韩铎这时候问道。

“哦。我也是随便走走。”陆承渊说道。

“那以后我就跟着大人您吧。”韩铎突然站起身来说道,倒是让陆承渊愣了一下。

没等陆承渊回答,韩铎便走到一边,跪了下来说道:“我的命是大人救的,这条命就是大人的,以后愿意鞍前马后跟随大人。”

陆承渊一看倒笑了,这韩铎虽然曾经身在西厂,但是为人倒也不坏,而且这性子倒也喜欢,便一把将他扶起来,笑着说道:“以后不要叫我大人了。”

承渊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