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魔法与武侠

第66章 遗迹冒险与苏醒

距离巴隆他们的离开已经有几天了,伊莉亚最近很开心,因为她每天都能练剑,这是她父亲以前从来不允许的事情,她的剑术短短几天已经超过了城堡里那些不怎么用剑的普通士兵。

她只想练剑,可肖恩总是让她剑和盾牌一起使用。肖恩认为剑是一名战士的伙伴,而盾牌则是他的生命。

伊莉亚有些后悔选择肖恩作为她的剑术老师了。

“你小心点,我要进攻了”肖恩对着伊莉亚喊道。

“来吧。”伊莉亚回应。

肖恩拿着铁质钝剑从右边斩向伊莉亚,伊莉亚弯腰躲开了这一剑,被肖恩手上的盾牌撞倒在地。

肖恩伸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有些生气地说道“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想着闪避敌人的进攻,你躲开了这次说不定正好中了他的圈套。你要好好利用手上的盾牌,它才是你唯一可以信任的,你的剑可能会伤了你,但它不会……”

伊莉亚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听到肖恩这样说了,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去闪躲,她有点不耐烦地说道“要是巨魔向你攻击,你也拿你的盾牌去挡?”

肖恩沉默了一会,回答道“那要看是多大的巨魔了。”

“那极北省里十几米高的巨人呢?他们拿着树向你砸来。”伊莉亚又问道。

肖恩沉默了半天,开口说道“我们继续吧。”

接下来的训练,肖恩不再责备她不使用盾牌,到了后来她直接将盾牌给扔到一旁。

只拿着一把剑的伊莉亚觉得自己灵活多了,就像是一个舞者一样轻盈。

在闪躲开肖恩的连续攻击后,她趁机将钝剑刺向肖恩,肖恩左手的盾牌用力地一拍,将她的钝剑拍飞了出去,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也扭伤了。

伊莉亚捡起地上的钝剑,用了用感觉自己用不上力。

肖恩察觉到了,开口说道“我带你去亚摩尔先生那里看下吧。”

伊莉亚犹豫了一会,最后点头同意。

在肖恩的带领下,伊莉亚走进了亚摩尔的房间,在房间里她看到一个很眼熟的男人躺在病床上。

他骨瘦如柴双眼紧闭,头上刚刚长出了黑色的短发,他浑身都是烧伤留下的伤疤,身体也烫得吓人,隔得这么远,伊莉亚都能感觉到他身体在散发着惊人的热量。

亚摩尔是个秃顶老人,在他看到肖恩和伊莉亚进来后,放下了手上的书本,抬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肖恩和亚摩尔说清楚之后,亚摩尔给了伊莉亚一瓶药膏叮嘱她早晚涂抹在手腕,并且要她这几天就不要再训练了。

伊莉亚离开房间之前又回头看了病床上的男人一眼,她真的觉得好像见过,不过想了想还是等他醒来后再问他吧……

……

根据佛斯侯爵提供的线索,巴隆、哈默、韦伯三人乘坐马车花费了几天的时间来到临冬行省的荒石城。

“根据你养父请人帮我们查找的资料,想要破解我们身上的诅咒,要在荒石城外面的荒山中寻找到一个洞窟,我们要找的神殿在那个洞窟里面。”韦伯看着佛斯侯爵给的一张兽皮说道。

他认识的字不多,不过这张兽皮上的字他还是能够勉强认全。

“那我们现在去找吧。”哈默从马车上下来之后伸了一个懒腰。

“巴隆?”韦伯看着正站在原地发呆的巴隆出声叫道。

巴隆听到韦伯的声音如同睡着的人被吓醒了一样浑身一抖。

“不好意思,你们刚刚说了些什么?我没听清楚,我之前想事情去了。”巴隆摸着自己的光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是说我们现在就去城外寻找那个洞窟。别担心罗德了,亚摩尔医师都说他脱离了危险,清醒过来只是时间问题。”韦伯安慰道。

“没错,我从小就认识亚摩尔医师,他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医术最好的医师。”哈默附和了一句。

“那我们出发吧。”巴隆心不在焉地说道。

在离开荒石城之后,三人沿着城外的大路朝着南边走去。

“周围那么多大山我们要怎么才能找到那个洞窟啊。”哈默看着道路旁边的大山说道。

临冬行省的西南边有一篇连绵的山脉,是诺德王国防御罗曼帝国进攻的天然屏障。临冬要塞就是依靠着山修建,在所有人看来军队想要翻越高山进攻诺德王国远比直接攻破临冬要塞要难得多。

不仅粮食补给跟不上,罗曼帝国也不能提供足够的厚衣服给普通的士兵让他们不能抵御高山上的严寒。

所有产生了翻越高山进攻诺德王国的罗曼帝国贵族,最终都是以惨败收场。

“我身上的图案能让我感应到,似乎在指引着我前往,跟着感觉走应该不会错。”韦伯说道。

过了三四个小时,三个了出现在一个巨大的洞窟前面,洞窟的外面还用石头制作了两根巨大的石柱。

“就是这里了吗?”哈默看着洞窟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巴隆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句。

“明天再进去,今天已经不早了,我们今天晚上就在这个洞窟前面过夜,养好精神后明天早上再进去。”韦伯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太阳已经快完全消失在天空中,黑暗的夜晚将要来临。

“我觉得可以。”哈默点了点头“我不想再走这么远的路,早知道就买三匹马代步了。”

“买了也没用,我不会骑马啊。”韦伯一边回答一边从行囊中将锅和食物拿了出来。

“我可以教你啊。”哈默找了个位置开始帮忙生火。

“那我教你做饭?”韦伯笑着问道。

“呃…算了吧。”哈默成功地制造了一个火堆“把水壶给我,我去附近找条溪流灌点水。”

“你快点,我还等着你把水带回来我好做饭。”韦伯递给了哈默三个大水壶。

看到哈默那着水壶远去后,韦伯在周围捡了一些树枝堆在火堆的不远处,看了眼坐在地上发呆的巴隆,他叹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哈默就带着装满水的水壶返回了这里。

“附近那条小溪的水好甜。”哈默将水壶递给了韦伯。

“对了,晚上吃什么?”哈默又问道。

“腌牛肉煮汤加面包。”韦伯一边用那把锋利的匕首将腌牛肉切成小块一边回答道。

这把匕首是从那个祭祀那里得到,除了锋利之外,他感觉似乎这把匕首似乎还有着灵魂?

“又吃这个?”哈默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

“要不然您来亲自来做?”韦伯回头笑着问了句。

“算了算了,就吃这个吧。”哈默叹了一口气,自从他认识韦伯之后,他几乎天天吃这个,就算味道再好也吃得有些腻了。

“我觉得这把匕首似乎有点奇怪,我想找个鉴定大师鉴定下。”等着腌牛肉汤煮好的同时韦伯说了一句。

“没必要花这个钱吧,你自己也会鉴定,而且这就只是一把破匕首,大不了就不用,而且你说等解除身上的诅咒之后就回家养老,你还是留着这些钱吧,如果你不敢用退休之后就送给我,我一点都不害怕。”哈默靠着一颗树上闭着眼睛说道。

“好吧,不过我退休之前想去临冬要塞好好见识一下。等我们解决完诅咒的事情,先回乌木城把罗德带上,之后一起去临冬要塞看看,正好路上我还能找他讨教一下厨艺,我准备回去后开个酒馆,靠着我这一手厨艺应该能够过得还不错。”一边说着韦伯一边憧憬着未来的退休生活。

“你为什么会突然想退休?”巴隆回过神来问了句。

“还不是因为年纪大了,而且冒险的生活太危险了,就比如我们明明杀死了那个死灵法师,结果却被他遗留的东西给诅咒了,我还想多活几年,说不定还能找个顾家的女人结婚生子。”韦伯面带笑容说道。

“为什么是结婚生子?生女儿不行吗?”巴隆又问了句,他的关注点一般和正常人不一样,

“都行都行。”韦伯笑了笑,他用鼻子嗅了嗅“汤已经熟了,可以吃了。”

哈默站起身来拿着碗从锅里舀了一大碗,又拿起了一根面包坐回了原位。

他先是喝了一口汤,忍不住赞叹道“虽然我每次听到腌牛肉煮汤就感觉没胃口,但每次吃起来还是这么香,等你退休之后,我又只能像以前那样白口啃面包了。不过你别多想,我只是夸奖你的手艺好,没别的意思,你安心退休。”

韦伯笑了笑没有说话也大口地吃了起来……

……

一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巴隆如往常那样,一大早就清醒过来,不是他不想睡,而是他心事有些多睡不着觉。

他拿起自己的巨斧和一块磨刀石,开始打磨自己的武器。

这把斧头已经陪伴了他很多年,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他没有更换武器的想法。

磨着斧头的同时,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首席学士在罗德出生的时候就预言他活不过十六岁的冬天,看到冬天已经快过去,我原本以为他的预言已经失败,没想到在冬天最后的时候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居然有人当着我的面把他传送到别的地方。

如果让我再遇到那个女人,我一定会拧断她的脖子。

巴隆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罗德能不能真的如那个医师所说的一样能够活下来,如果首席学士真如他所说那样他的预言不会有错误,按照他的预言再过几年巨龙就会从世界的北方回归,从世界屏障之外。

虽然国王已经做出了很多应对措施,想要在巨龙回归之前让罗曼帝国失去有生力量来对付诺德人,这样诺德人才能将大部分力量放在北边,据说国王明年甚至还想要亲自出征。即便他们的战略能够成功,巨龙的回归对于诺德王国甚至是大陆上所有人都是一场毁灭性灾难。

要是首席学士的预言真的会成真,那么关于我的那一条是不是也要成真?原本我一点都不相信他的预言,但自从罗德从那个墓穴里发现了那个记载着一门无比强大战技的兽皮卷轴开始……

那门战技简直就是无比切合关于我的预言,难道那真的会是我的宿命吗?

巴隆看着刚刚升起的太阳叹了一口气。

“这么早就醒了?”阳光照射在韦伯的脸上也将他弄醒。

“我觉得我们最好早一点出发,谁也不知道我们会在那个洞窟里呆多久,也不知道食物够不够。”巴隆听到韦伯的声音之后停止了思考。

“食物应该够了吧,我也觉得我们应该早点出发。”韦伯点了点头“我去把昨天的汤热一下,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就进去吧……”

……

巴隆三人吃饱喝足之后走进了那个神秘的洞窟。

走进洞窟,先是一条不知道多远的通道,通道里漆黑一片,韦伯取出了之前就准备好的火把,将其点燃后走在了最前面。

“身为队伍里的潜行者,探路是我的本职工作。”韦伯回头笑了笑。

巴隆和哈默都没有意见,他们两个有自知之明,要是他们走在最前面肯定会踩到什么不该踩的机关按钮,而经验丰富的韦伯就不太可能会出现这种状况。

“小心点。”哈默提醒了一句。

韦伯笑了笑没有多说,小心翼翼地在通道内前进。

三人走了大概十分钟,一个宽阔的大厅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在大厅的正中间有一个巨大的雕像,雕刻的是一个背后长着蝙蝠翅膀头上长着尖角的生物。

“这是什么生物?”哈默好奇地问道,他的声音带着回音在大厅里回响。

“应该是某个魔神吧。”韦伯说了句。

“这应该是吸血鬼大君。”巴隆认出了这个雕像,他在成为一个冒险者之前,一群学士帮他恶补了所有已知的古怪生物外形、名称和弱点。

吸血鬼大君是最初的几位感染了始祖吸血鬼热的人类,实力强大,后来的吸血鬼们实力都远远不如它们。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哈默又问,除了他们进来的通道,大厅里没有别的门。

巴隆从怀里将他随身携带的那块石板拿了出来,石板上面有诡异的花纹,以及他和韦伯名字。

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和韦伯身上也出现了石板上的那种花纹,他和韦伯不得不更相信石板上的话可能成真,如果他们不在三个月内解除诅咒的话会突然暴毙。

想到这里,巴隆又不屑地笑了笑。要是自己因为石板的诅咒死去,那么首席学士的预言不就失败了?

韦伯走到大厅四周的墙壁周围敲敲打打,想要看看会不会有暗门之类的。

“没用的,就算有隐藏的门,按照他们的习惯不应该会用很厚实的石门堵住吗?你也听不出来有什么不同。”巴隆说了句,他觉得韦伯的行为只是白费力气。

“那怎么办?”韦伯听了下来。

巴隆围着巨大的雕像走了一圈,发现了底座的有一处破损,他将石板放上去比了下,发现居然能够完美地贴合,于是他没有多想直接将石板塞了进去。

将石板塞进去之后,巨大的雕像从中碎裂开来,他连忙后退几步。

他可不想被滚落的碎石砸到。

“这好像是一个封印,你将那个石板放了上去应该是将封印给破坏掉了,被封印的怪物马上就会跑出来。”韦伯捂着鼻子说道,雕像碎裂之后漫天都是飞舞的烟尘。

“他敢跑出来,我就一斧子劈了他。”巴隆双手紧握着巨斧冷笑道。

烟尘散尽后,巴隆看到雕像的底座其实有一个向下的通道,雕像碎裂之后这个通道也就显露出来了。

“我们下去吧。”巴隆爬上碎石堆准备走进底座里的通道。

“等等,还是我走最前面,里面说不定有很多陷阱。”韦伯大声喊道。

巴隆觉得韦伯的提议没毛病,就让他继续走在最前面。

沿着通道的楼梯一直向下,巴隆他们进入一个墙壁上雕刻了很多壁画的走廊。

“这个洞窟里面是谁建造的?”韦伯借着火把的微光看了看墙壁上的壁画,上面好像雕刻着一个长着翅膀的男人四处征战的故事。

“管他是谁,我们是来解除身上的诅咒,不是来研究历史的。”巴隆出声说道。

韦伯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研究壁画,他沿着走廊继续向前走去。

走到尽头后,一道紧闭的石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让我用战锤砸开它。”哈默拿着锤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用,开始让我把门撬开吧。”韦伯把火把递给哈默,接着他开始从他的包裹里摸索,没过多久他从里面掏出了一根铁条和一根铁丝。

之后将铁条和铁丝插进石门上的锁孔,之后将耳朵贴在石门上仔细地听着。

“你还会开锁?”巴隆好奇地问道。

“嘘!”韦伯对着巴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们退到两边去,等会一开门就有机关。”

巴隆按着韦伯的指示贴着走廊的墙壁站好,韦伯将门打开之后,也迅速地跑到墙边站好,一个巨大的斧头从里面划了出来。

斧头上带着巨大的力量带起的风让巴隆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可以进去了。”韦伯等巨斧停下后说道。

巨斧连接在天花板上,等门一推开,就会如同物理课上验证能量守恒的小球那样飞出来,不过门后的人正好站在重力势能最小、动能最大的位置。

石门后面只有一个小房间,小房间的另外一边有一扇铁栅栏。

“这个有机关吗?”哈默问道。

韦伯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他走上前去敲敲打打,转过头来说:“巴隆,用你的斧头将这个铁栅栏砍开。”

听到韦伯的话,巴隆又想起了上次在墓穴里罗德,要他用斧头去劈开那个黑檀岩制成的栅栏,他斧头上唯一一道缺口就是那次留下的。

没有多想,巴隆还是用尽全力将斧头对着铁栅栏劈了过去。

可能是铁栅栏制成的时间太过久远,所以远比巴隆的想象中要脆弱很多,他的斧头劈开这个铁栅栏就如同切开人类肌肉一样容易。接连两斧,他劈开一个足够人类通过的高度。

他用手磨拭着手上的钢铁战斧,如同触摸情人的皮肤一样。

“那我继续往前走了。”韦伯看到巴隆将铁栅栏劈开后向前走去。

巴隆和哈默跟在韦伯身后的不远处,前面是一条狭窄的走廊。

“注意点,这里机关很多。”韦伯提醒道。

他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前面天花板上的一排小孔“看到没,等我们从这里走过去会有箭矢从孔里面射出,就算你穿着铁甲这么近的距离也要被射成筛子。”

“那我们该怎么办?”哈默问了句。

“别急,让我想想。”韦伯盯着前面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你把你的锤子丢过去,丢到那些孔洞的正下方。”韦伯指着前方的石质地板说道。

哈默将背上的战锤取了下来,按照韦伯的指示丢了过去。

“没反应啊。”哈默一脸疑惑地说道。

“重量不够,巴隆你把你的斧头也丢上去。”韦伯又说“你的锤子只有几十斤,不到一个正常人的重量,所以机关没有被触发。”

巴隆听到后没有犹豫将自己的巨斧也丢了上去。

斧头砸在战锤上发出的清脆声音在走廊里回想。

“轻点啊,别把我的老伙计砸坏了……”哈默的的话还没有说完,天花板上的孔洞就射出了无数箭矢。

听着箭矢与空气摩擦的声音,巴隆觉得自己的光头有些发凉。

“现在可以过去了。”韦伯说完后走了过去,在地上捡了一根箭矢起来“只是一般的淬毒箭,不是那种附魔的破甲箭,要不然还能赚一笔。”

“我们能安全地出去就不错了。”哈默弯下腰捡起自己的战锤。

巴隆也捡起他的巨斧,有点心疼地摸了摸撞到战锤上留下的划痕。

“现在知道心疼了?刚刚还用那么大劲丢上去,要知道我的锤子可是用陨铁打造的。”哈默嘲讽了一句。

“这是你第八遍告诉我你的锤子是用陨铁打造的了。”巴隆说道。

“我们继续前进吧。”韦伯拦住了还准备继续开口嘲讽的哈默。

在离开这个走廊之后,他们来到一个大厅里面。

“注意大厅顶上那些点燃的油灯,如果我们走到它下面油灯肯定会掉下来,之后就能知道烤乳猪是什么感觉。”韦伯指着大厅顶上悬挂着的油灯说道。

哈默听到后还有些紧张,紧紧地跟在韦伯身后,害怕一不小心就走到了油灯下面,天花板上的油灯还不少,在最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吊灯。

而巴隆一点都不慌张,他从小都不怕火,在他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他爬城堡里的烟囱,不小心掉了下去,掉到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壁炉里,除了腿摔骨折之外没有受到别的伤害。

对火焰或者说高温近乎免疫是他家族的人生来就有的天赋。

除了罗德那傻小子,他母亲的血统污染了家族的血脉,以后找个机会趁他睡觉的时候把他的房间点了看他能不能觉醒这个天赋。

他记得家族的历史上只有一位和罗德一样没有继承家族的天赋,不过在他被火焰灼烧之后还是觉醒了这个天赋,不过灼烧他的火焰的温度有点高,就算觉醒了天赋也不能完全免疫。

巴隆跟在韦伯和哈默后面穿过了大厅,他们来到了一扇门前。

“这个门没有锁孔你怎么打开?”哈默站在门前看着韦伯问道。

“这种时候就要靠你发挥了,用你手上的锤子。”巴隆笑了笑。

“别!”韦伯连忙说道“我们都不知道门后面是什么,就这样过去很危险。”

“那怎么办?”哈默又问。

韦伯转过身去仔细地观察着大厅的装饰和结构。

“好像和那个最中间的那个大油灯有关。”韦伯想了想说道“我们需要找个人把它拉到地上,或者说让它砸在地上。”

“这也太危险了,里面那么多油,还燃着火焰。”哈默看着那个油灯说道。

“我去吧。”巴隆脱下自己的衣服,将衣服和身上的装备递给了哈默。

虽然他不怕火,但他的衣服和武器装备还是惧怕火焰。

“不用你去,我可以试下用飞刀把它打下来。”韦伯说道。

“上面是用钢索连着,就算你飞刀击中了也打不下来。”巴隆无语地看了一眼韦伯。

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说这个?

“还是我去吧,我不怕火。”巴隆转身走到大厅最中间那个巨大的油灯下面。

和韦伯说的一样,当他走到油灯下面之后,那个巨大油灯的铁链突然断裂,油灯向着下方坠落,接着其他油灯也坠落下去,整个大厅化为了一片火海,而大厅的门也打开了,韦伯和哈默迅速地躲到了门后面。

巴隆被淋了一身灯油,身上瞬间变得油腻腻的,没给他多想的时间,油灯中的火焰点燃了他身上的灯油,瞬间他就成了一个火人。

沐浴在火焰之中巴隆只觉得舒服,就和洗热水澡一样,下次站在火里洗澡试试?

“如果你还能动的话快跑过来。”哈默大声喊道,他也清楚巴隆不害怕火焰,他还记得某个精通火焰的法师面对巴隆时绝望的表情。

巴隆听到后朝着哈默喊话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着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巴隆,哈默忍不住问了句“舒服吗?”

“除了身上有点油之外都还好,比泡温泉还舒服。”“火人”巴隆平静地说道。

“你还要烧多久?”韦伯开口问道。

“不知道,等身上的油烧完吧,要不然身上油腻腻的不舒服。”巴隆回答。

“最好快点,我们好像到了整座遗迹的尽头,待会说不定有战斗。”韦伯提醒道。

“什么战斗?”哈默问道。

韦伯指着不远处几口大棺材说“应该快出来了。”

话音刚落,棺材盖就被推开了,从棺材里爬出来了几个皮肤干枯、戴着头盔的尸鬼。

“这些尸鬼好像比上次碰到的更厉害。”巴隆将眼皮上的油移开后说道。

“你害怕了吗?”哈默笑着问道。

“害怕,正好一共四个,我和韦伯一人一个,你两个。”巴隆回答。

说完后他就朝着最近的一只尸鬼冲了过去,现在他不仅是身上燃着火焰,就连斧头上也燃着火焰。

面对冲过的巴隆,从那只尸鬼的口里发出了诡异的大吼。

“哈!”

巴隆将巨斧挡在身前,整个人倒退了几步。

“为什么还有尸鬼会精通战吼之道?”巴隆抱怨道。

“别说了,我面前这个和你一样能够让你火焰。”哈默被一个身上燃烧着火焰的尸鬼打得节节败退。

而韦伯一只手拿着墨绿色的短剑,另一只手拿着那把异常锋利的匕首和剩下两个尸鬼打得不分上下。

“为什么你这么厉害?”哈默看着韦伯那边吃惊地问道。

“他们好像很怕我手上的匕首。”韦伯回答。

“哈默,我们交换一下对手,我去对付你那个,你来对付我这个。”巴隆大声喊道。

“好!”哈默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这几个尸鬼的实力都差不多,巴隆对付哪个都一样,只不过他看到哈默对付那个身上燃着火焰的的尸鬼有些吃力。

是哪个先祖被埋葬在这里?

巴隆一边和面前的火焰尸鬼交手,一边想着这个问题。

火焰尸鬼拿着双手巨剑胡乱地对着巴隆挥舞,尸鬼的实力都远远不如他们活着的时候,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战斗技巧。

巴隆先刚开始一直招架着尸鬼的进攻,之后找到机会一斧头横着劈在尸鬼身上将它劈成了两半,让它永远地沉睡下去,这总共加起来还不到一分钟。

这个先祖也太弱了,看他的身材估计才刚刚成年就死去,巴隆看着倒在地上的火焰尸鬼想到。

巴隆没有继续多想,拿着巨斧前去帮助韦伯,他也明显地感觉到那两个尸鬼似乎十分忌惮韦伯手上的匕首,甚至都不想让手上的武器接触到那把匕首。

“先来帮我!”哈默大声喊道,他面前的那个尸鬼战吼像不要钱一样,每当哈默举起战锤准备砸下去就会被一声战吼给打断,接下来会被那个同样拿着战锤的尸鬼压着打。

巴隆看到哈默的惨状后笑了笑,趁着尸鬼刚刚使用完战吼的时候,将腰间那把暗金色的斧头扔了过去,尸鬼用锤子将飞斧给击飞,而这个时候,巴隆冲到了这个尸鬼的面前。

抡起巨斧对它当头劈下,尸鬼来不及招架。

刺啦一声,尸鬼的半边头带着大半个肩膀被巴隆一斧头劈了下来。

“它就只会个战吼,动作反应这么慢你为什么会打不过?”巴隆嘲讽了哈默一句。

“你来连续被它吼七八嗓子试试,我现在感觉整个人都是飘的。”哈默用战锤支撑着身体说道。

巴隆笑了笑没有继续嘲讽,他加入了韦伯那边的战斗,本来韦伯就能靠着那把匕首压制住两只尸鬼,在他加入后,战斗很快也就结束了。

“这样就结束了吗?”哈默用战锤支撑着身体气喘吁吁地说道。

“没有,我感觉身上的印记还没有消失。”韦伯说道。

“是不是有你没有发现的暗门?”巴隆问道。

“没有,我们最后的对手肯定是之前在入口处看到的那个雕像才对啊。”韦伯回答。

“你们慢慢找,我头有点晕先坐一会。”哈默走到一个雕塑旁边坐到了雕塑的底座上。

这个房间里一共有两个这种雕塑,雕刻的都是一种看起来很奇怪的蝙蝠。

巴隆看着哈默旁边的雕塑觉得有些眼熟,似乎离家之前有学士帮他科普过这种生物,好像是叫石像鬼?

正当巴隆还在回忆的时候,雕塑外表的石壳裂开,散落了无数灰尘。

“啊!”哈默惊恐地喊道。

韦伯冲进烟尘里看到哈默正拿着战锤和两个长相奇怪的巨大蝙蝠激战,他冲上前去帮助哈默。

“这是石像鬼,他们对一般的物理伤害近乎免疫,最好使用冰霜类魔法。”巴隆大声喊道。

用匕首、长剑之类的武器对付石像鬼威力十分有限,效果最好的还是哈默那样的战锤,而巴隆的巨斧其实也还不错。

巴隆突然感觉到有致命的危险,他回过头看到与入口处雕像长得一模一样的吸血鬼大君正拿着一把红色的单手长剑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正朝着他缓缓靠近。

吸血鬼大君见到偷袭失败,直接冲向了巴隆。

它的速度很快,一瞬间就出现在巴隆的面前,巴隆激发出蕴藏在血脉中的力量,在他身上和手中的巨斧上都覆盖了一层火焰。

“没想到我刚刚苏醒就又碰到你们这些可恶的虫子。”吸血鬼大君用尽全力将长剑劈向巴隆。

巴隆用他门板一样的的巨斧当做盾牌轻松挡下。

“怎么?关在这里饿久了一点劲都没有?”巴隆嘲讽道,他感觉巨斧上传来的力量比他之前想象的要小很多。

接着巴隆转守为攻,将燃烧着火焰的巨斧对着吸血鬼大君当头劈下。

吸血鬼大君明显十分忌惮巴隆的攻击,扇动翅膀向后退去,与巴隆拉开距离。

巴隆看到它空着的左手上升起了淡蓝色的光团。

不好!这个老蝙蝠要用幻术。

如果吸血鬼大君用的是毁灭系魔法,巴隆并不惧怕,但对于诡异的幻术系魔法他还是有些忌惮。

巴隆感觉现在自己十分地愤怒,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整个世界也变成了血红色。

该死!居然是最克制我的愤怒术,如果它用的是恐惧术我还能豁免绝大部分负面效果。

他现在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他看到周围站着的全都是那个吸血鬼大君,他疯狂地挥舞着巨斧抄着他看到的幻象攻去。

这种攻击很猛烈,但是毫无章法,对于体力的消耗很大。

吸血鬼大君拿着血色长剑飘在半空静静地看着巴隆在下面对着空气浪费着自己的体力,这是它对付这些力量巨大无比的蛮子常用的伎俩,对他们用一个愤怒术和一个混乱术,让他们对着自己产生的幻象发疯。

之后等到他们体力不足之后再凭借自己的速度收割掉他们的生命。

巴隆试着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比起主动攻击他觉得防守更加有利,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强迫着他不断地攻击。

那个老蝙蝠肯定就混在这些幻象中,想要趁着机会偷袭我,这些靠近我的幻象都有可能是它的真身,如果我一个大意说不定会直接受到重伤,既然不能控制自己防守那就将这些幻象全部清理干净吧。

巴隆带着这个想法继续对着周围的空气用力地挥舞着巨斧。

另外一边的韦伯和哈默被两个石像鬼缠住了,石像鬼属于实力很强大的炼金生物,以岩石充当载体能够免疫普通的物理和魔法攻击,并且还长着翅膀也算是比较敏捷,经常可以扇动翅膀以正常人想象不到的动作躲开攻击。

拿着战锤的哈默虽然能够伤害到这两个石像鬼,但是由于战锤太重导致攻击速度缓慢,交手半天只在其中一只石像鬼身上留下了一圈裂痕。

吸血鬼大君又对巴隆使用了一遍刚刚的幻术,决定先去解决哈默和韦伯他们两个。

“我一个人缠住这两个石像鬼,你去对付那个人形蝙蝠。”哈默大声吼道。

“那你撑住。”韦伯说完后拿着短剑和匕首主动迎向了吸血鬼大君。

吸血鬼大君冷笑一声,他最喜欢对付的就是潜行者,最讨厌的是板甲战士,那个中了它的幻术的野蛮人狂战士是它第二讨厌的。

它扇动翅膀以常人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到了韦伯面前,拿着血色长剑向着他刺去,这是它的天赋能力,虽然只能偶尔使用,但对付面前这种擅长速度的潜行者绝大多数都能够直接秒杀。

板甲战士和狂战士都皮糙肉厚,就像刚刚那个蛮子,身上的肌肉如同岩石一样,即便他们没有反应过来,挨了这一下也不一定会受到多严重的伤害,反而可能会让他们狂暴起来。

然而结果和他想得有些不一样,面前的这个小个子潜行者在它的长剑快要触碰到他的肌肉的时候,迅速地用手上的匕首劈开了它的长剑,甚至还将它的长剑给劈断了。

这把长剑跟随它无数年,吮吸了无数强者的鲜血,虽然无尽的岁月让它不如往日那样坚硬、锋利,但也比那些大师打造出来的钢剑要好很多。

韦伯对吸血鬼大君刚刚的攻击感到有些心有余悸,其实他也没有完全看清楚它的动作,完全是靠他几十年来无数场战斗积累下的经验才勉强挡住了那一击。

这种动作属于他的肌肉记忆,根本不需要大脑反应过来,那些尸鬼死后留下的战斗的经验也是这种。

韦伯趁着吸血鬼大君愣住的这一瞬间迅速地用右手的墨绿色短剑刺向它,短剑轻松地切开了它胸口的皮肤。

拉开距离后,吸血鬼大君看了看自己胸口上的伤口。

可恶!封印了我这么久,让我几乎都忘了如何战斗了,以前的我可不会在战斗的时候愣神。

韦伯看到吸血鬼大君身上被他的墨绿色短剑割出了一道伤口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现在只要拖延住它就行了,剑上涂抹的剧毒会让它越来越虚弱动作也会越来越迟缓。

韦伯双持着武器戒备着看着不远处的吸血鬼大君,他觉得没有必要主动进攻,虽然剧烈地战斗会加快毒素的发作,但与这种对手交手一点点失误都可能导致自己丧命。

吸血鬼大君也没有主动进攻,它在等待自己能够再次使用自己的天赋。

如果从封印里一出来就能用天赋多好,就不用像刚刚那样偷偷摸摸地去偷袭那个诺德蛮子了。

它感觉自己体内的魔力又恢复了一些,能够再次使用一个魔法。

一个淡蓝色的光球出现在它的左手,它用右手平举只剩半截的血色长剑,它准备在使用了恐惧术的瞬间使用自己的天赋,出现在那个潜行者身前割掉的他喉咙再吮吸他的鲜血。

“之前戏耍我很有意思吧!”吸血鬼大君听见之前那个蛮子发出了一声怒吼。

紧接着它听到了武器破空的声音。

它余光注意到那个蛮子居然把他的大斧头丢了过来。

巴隆扔出斧头用出了最大的力量,这也让巨斧飞行的速度很快,而且他还是等扔出去后再喊的。

吸血鬼大君觉得自己如同被锁定了一样根本不能动弹,它下意识地使用出自己的天赋躲开了飞旋而来的巨斧。

刚刚的魔法没有使用就被它强行解散还让它受到了魔法的反噬

巴隆冷笑一声,取下了他腰间的一把暗金色飞斧,向着吸血鬼大君投掷过去,这把飞斧是他全身上下最值钱的装备,锋利无比并且能够承载他的火焰,将火焰注入敌人的伤口中再爆发开来。

其实巴隆自认为自己最擅长的不是拿着斧头砍人,而是扔斧头,不管是多大的斧头,他都能精确地命中目标。

暗金色斧头飞出去之后带着音爆命中了吸血鬼大君的脑袋。

它的脑袋被击中后如同掉在地上的西瓜一样猛烈地炸裂开来,应该是死了。

而那两个石像鬼还在围攻着哈默。

巴隆走上前去捡起了自己的巨斧,双腿用力一跃而起一斧头劈碎了一只石像鬼,紧接着又一次跳跃又劈碎了剩下一只。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哈默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巴隆。

“我不是一直都这么厉害吗?”巴隆笑了笑。

他自己很清楚他是刚刚中了愤怒术突然领悟到一种能力,能够将愤怒的情绪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并且能够免疫很多负面魔法,不过这样做似乎会让他虚弱一段时间。

“诅咒怎么还没消失?”韦伯看着身上的印记仍然存在。

“借你的锤子用下,哈默。”巴隆开口说道,注意到在大厅的入口上方有一个诡异的雕像,那个吸血鬼大君好像就是从这个雕像里钻出来的,巴隆觉得是这个雕像和诅咒有关。

哈默犹豫了一会将自己的战锤递给了巴隆,巴隆双手接过,腰部用力将战锤对着那个雕像扔了过去。

“你干嘛!”哈默惊恐地喊道。

飞舞的战锤碰到雕像之后,将那个雕像砸了个粉碎。

顿时间整个大厅都变得黑暗,巴隆听到了无数人在低语。

不过诡异的现象也很快消失,而他们身上的印记也消失不见。

“这个吸血鬼可能想要靠着信仰封神,不过被某个强大的生物封印起来了,而我们触碰的那块石板应该是它为了逃出封印留下的后手。幸好它被封印无数年之后失去了绝大部分力量,要不然我们还不是对手。”韦伯很快就想出了大概的前因后果。

“诅咒已经解决了,我们现在就回乌木城吧。”巴隆说道,他对这件事情的详情不感兴趣,他更关心罗德是死是活。

“那我们先去荒石城雇一辆马车……”

……

汤姆已经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年了,他用手摸了摸脸上的青铜面具,面具没有露出他的眼睛,而是镶着两颗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猩红宝石。

年轻的时候他觉得像他这种注定成为传奇的人应该拥有一个更好听、更伟大的名字,等他真正成为传奇之后他就完全不在意这些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黑暗中的死神、阴暗世界的国王。

前一段时间他记得自己在一个小镇上看到了自己亲生兄弟的后代,便出手救了他。

等汤姆到了乌木城的时候,又感应到了那个小子在乌木城的城堡里面,奄奄一息,似乎是被烧成这样的。

汤姆顿时对那个小子有了兴趣,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和他一样同属于那个家族却惧怕火焰的人。

他潜行进入城堡好几次,仔细地查看了那个小子的情况,就算他苏醒过来身上也会和自己一样留下无数伤疤。

除非用将他放在龙血中浸泡,普通人肯定会被龙血灼伤,但对于他们家族来说龙血是治疗伤势的灵药。

他当时就是没能及时得到足够的龙血所以才在身上留下了无数伤疤。

普通的亚龙血液不行,必须是真正的巨龙或者始祖级别的亚龙。

正当他发呆的的时候,他突然感应到一个血脉纯正的龙人正向着这座城市靠近。

那个龙人来到这个城市之后直接将半个城堡化为乐火海,这种温度的火焰完全伤害不到汤姆,但他讨厌火焰。

整个城市的死活与他无关,他唯一有点在意的只有面前床上的这个小子。

不朽的生命让他失去了绝大多数感情,反正这些人类就算全部死了,别的地方的人类又会制造出很多人类,几百年后那些人类也要全部死去,而他还活着,又是一群别的人类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汤姆完全不会在意普通人的生死,就和普通人看待蚂蚁一样。

他随手打晕了突然跑进来的医师,虽然那个医师看不到他。

汤姆抱起床上的那个少年离开了这个房间,而那只龙人好像被他兄弟的另一个后代给重创逃窜了出去。

他突然有些好奇龙人的血液能不能消除这个小子身上的伤痕,于是他朝着那个龙人追了过去。

意外的发现这个龙人还有点眼熟,好像叫贝斯什么。

“找到你了。”汤姆从阴影中出现。

正在疗伤的龙人被吓了一大跳。

“你是谁?”龙人一脸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个戴着青铜面具穿着黑衣的男人,它感觉浑身都在颤栗。

“先和你说一声不好意思,被我杀了你就复活不了了。”汤姆自顾自地说道。

紧接着他突然出现在龙人的面前,他的匕首从龙人的下颚刺进,他将匕首拧了一下拔了出来。

他随手用了一个魔法堵住了伤口免得让血液流干。

“现在要找到一个好点的地方。”汤姆自言自语道。

他一手拎着他亲生兄弟的后代,另一只手拎着龙人的尸体。

汤姆的移动速度很快,只要有阴影的地方他就能直接穿梭过去。

不久之后他找到一个魔力气息浓郁的山洞。

“这里还不错,正好送他一番造化,等他醒来体内的魔力比别人辛辛苦苦冥想几十年还要多。”他又自言自语道。

他随意一个魔法扔在地上,地上出现一个水池形状的凹陷。

汤姆将龙人挂在凹陷上面解除了之前的魔法,让它的血液自由滴落,之后将那个小子丢进了血池。

那个小子浸没在血池之中还能够自由的呼吸。

“好像还需要一段时间他才能醒,我留一个幻象在这里算了。”汤姆做出了决定。

虽然他也没有事情需要做,但他不喜欢呆在一个地方的时间过长,这会让他觉得有些无聊……

罗德睁开了他的眼睛,发现自己泡在一个池子里面,周围的凹凸不平的墙壁上挂了几个火把,我现在是在一个山洞里,他判断道。

他鼻子嗅了嗅,感觉似乎问道了很浓重血腥味,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浸泡在一个满是鲜血的池子里,这把他吓得站起身来。

“你终于醒了。”罗德回头看去是之前自己见过的那个黑衣人,他的声音很年轻感觉不到三十岁,他戴着一副青铜面具,眼睛处是两个鲜红色的宝石。

“你是谁?”罗德问道。

“我是你祖宗。”黑衣人回答。

罗德:“???”

“算了,你以后会知道我是谁的。”黑衣人将手放在额头上揉了揉无奈地说道,“不用很久,下次见面你的时候就知道了。”

黑衣人的话刚刚说完,周围的火把就全部熄灭了,不过在下一刻又全部重新燃烧起来,不过眼前的黑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罗德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他,他感觉有什么液体滴到了他的头上,他抬起头来一看,发现是那个龙人。它被锁链吊在山洞的顶上,身上只有两处伤痕,一道将它整个胸口几乎完全劈开,还有一个是从下颚贯穿整个头颅,下颚的伤口处还时不时滴着血。

罗德看着自己身旁的满池鲜血,猜到血是从哪里来的了,看来龙人又被杀了一次。

站在一池子的鲜血里,罗德没有感到任何不适,甚至还感觉有些舒服,他从血池中爬了起来,身体表面居然没有沾染没有任何的血液。

他看了看自己手臂,好像比之前瘦了很多,也不知道我昏迷多久了,阿亚去哪里了?他看着自己的手发了会呆。

罗德在附近找了找,那个黑衣人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衣服,他想了想之前自己的衣服去哪了,似乎之前穿的新做好的鹿皮衣被头上挂着的那个龙人给烧坏了。

他想起了系统里面还有夜行衣套装,他取了出来之后穿在身上,现在已经到了春天,即使到了晚上,只穿夜行衣套装他也不感觉寒冷。

不过他的靴子被烧成灰烬了,现在没有鞋子穿。

胜邪去哪了?我的背包去哪了?

罗德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他觉得肯定是被那个黑衣人给黑了,像这种厉害的人说不定就会有收集癖,到处收集武器盔甲堆家里,就和他以前玩游戏一样,即使用不上厉害一点的装备也要丢在仓库里时不时拿出来欣赏一下。

龙人的血液滴在血池里发出的声音把他从发呆状态拉了回来,他抬头一看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发财了!

龙人的尸体全都是宝,鳞片能够打造盔甲,爪子、角能够做匕首,龙肉也是大补。

罗德看着龙人的尸体有些发愁,是应该直接整个拖回去,还是把它有用的东西剥下来,在犹豫了一会之后他决定直接整个带走。

刚刚从昏迷中清醒的罗德并不困,只是觉得肚子有些饿,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次龙人死后他并没有一种想要吃掉它的尸体的欲望,难道上次的是幻觉?

罗德拖着龙人的尸体离开山洞,山洞外面正好是白天,他发现山洞是在一座孤山里面,孤山上荒芜一片,没有任何植物和动物,想打个猎都不行。

罗德离开了孤山,来到了一条大路上,沿着大路走一定能够找到聚集地。他发现自己的力量比之前大了好多,即使在饥饿状态拖着一个将近三米高的龙人行走都不累。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罗德拖着龙人的尸体来到一座巨城面前,这座城池远远的就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门口有很多士兵把守。

罗德走近城池抬头看清楚了城门上方刻着的四个大字,发现这里离他昏迷的地方很远,他从临冬行省的北边来到了临冬行省的最南方的临冬要塞……

睡到十点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