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64章 冰心重现

余冰如已经记不清今天究竟有多少人来恭贺她的“良缘”,听罢只觉眉心抽痛,窘迫之下一正色道:“前辈千万莫要误会,晚辈与祁师弟绝无私情,他今日如此信口开河,回山之后必定要接受惩罚。”

杨彦平打个哈哈,神色间却分明不以为然,余冰如正觉百口莫辩,却听陶继武也期艾着道:“祁兄对余姑娘的确颇为倾慕,余姑娘若能得他一心一意相待,此后厮守终身,那也是武林中的一段佳话。”

余冰如闻言更是头大如斗,竟全没听出他话里的重点,邢稚莺见状也抿嘴一笑道:“好啦余姐姐,祁大哥这次可给你们昆仑派挣足了面子,你心里其实也是欢喜的吧?”

余冰如满腹怨怼,索性赌气的道:“什么挣足了面子,我看他是出尽了洋相才对,从头至尾胡作非为,日后我定要将他的种种劣迹回禀师父,至少也要罚他面壁一年。”

邢稚莺哧的一笑,眨眨眼道:“余姐姐你莫不是方才听小雷添油加酱说那些个‘三妻四妾’呀、‘齐人之福’呀什么的,所以才吃醋了吧?”

余冰如冷哼一声道:“这些与我全不相干!他对我不敬已属僭越,更还对人家鱼前辈风言风语,即便当真事出有因,回去也绝对轻饶不得。”

邢稚莺吐吐舌尖,低眉轻笑道:“哦……敢情余姐姐连人家鱼前辈的飞醋也吃上了,所以要对祁大哥动用家法了吗?”

余冰如先是一怔,随即又羞又气的道:“莺妹!——你要再敢乱说,看我不……”

邢稚莺笑靥如花,好整以暇的道:“干嘛?余姐姐你的家法再严,对我也没半分用处,何况我哪有乱说,你刚刚那样子明明就是吃醋了嘛。”

余冰如心头一跳,转念间琼鼻一哼道:“是,眼下我的确还管不了你,可莺妹你也别太早得意,我这栖凤宫首席大弟子管人可是习惯了的,早晚得有你归我管的时候。”

邢稚莺自然听得出她言下之意,登时禁不住晕染双颊,旁边小雷却是面现错愕,迟疑间怯生生的道:“你……铁面女你……难道也在打小莺儿的主意?你们……你们两个……不会已经私定终身了吧?”

此语一出,杨彦平等都不禁莞尔,余冰如和邢稚莺更加气笑不得。

余冰如顺手在小雷头顶上拍了一记,颦眉嗔声道:“你这小毛头简直糊涂透顶,是说你几时见过两名女子‘私定终身’的?”

小雷闻言一呆,也顾不得顶心吃痛,仍是期期艾艾的道:“不……不可以么?若是真心待她好,片刻也不想离开她,难道也不能在一起么?”

余冰如看他那副懵懂模样,愈发好笑的道:“你这小毛头脑袋瓜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即便我与莺妹情同手足,那也不可能在一起呀。唉,总之你放心就是,我是绝不会跟你抢小莺儿的。”

邢稚莺闻言大窘,少不得又扯住余冰如的衣袖,跟她浑闹一番。

小雷却有些魂不守舍,一双眼睛在两女之间溜来溜去,目光中尽是迷茫之色。

余冰如打眼觑得分明,忍不住调侃道:“小毛头乱看个什么劲,想追求人家小莺儿便一心一意的,别贼眉鼠眼的好像个没羞没臊的小色胚。”

小雷似乎颇受打击,愣了愣方沉哼道:“小爷就算要看也是看人家小莺儿,你铁面女这一张铁面具有什么好看的?哼……偏是你丑人多作怪,最爱鼓唇弄舌,不说话怕人家把你当成哑巴吗?”

余冰如全没料到他竟如此刻薄,错愕之下竟不知该如何相应,邢稚莺也秀眉一蹙,正声低斥道:“小雷你吃错药了?还不快跟余姐姐道歉。”

小雷嫩脸紧绷,没好气的道:“凭什么要小爷道歉,小爷又没得罪铁面女,凭什么她就又是‘贼眉鼠眼’,又是‘没羞没臊’的诋毁小爷?”

邢稚莺看他借题发挥,无奈之下压低声音道:“好啦我的小爷,男子汉大丈夫干嘛这么小肚鸡肠的,说出去让人笑话,这次就看姐姐的面子,老老实实道个歉好不好?”

小雷却依旧气咻咻的道:“不成,要道歉也是铁面女先道歉,她……总之就是她不对!”

这位小爷说罢竟已是泫然欲泣,余冰如看得暗自哑然,当下也只能轻咳一声道:“好吧,方才算我出言无状,万请岳雷少侠见谅。”

小雷却依旧不依不饶,红着眼眶恨声道:“出言无状就是出言无状,说什么算不算的?哼……你们昆仑派的就会欺负人,小爷才不稀罕你道歉呢。”

余冰如本来已经着意隐忍,此刻又见小雷分明是无理取闹,终于也激起了胸中傲气,于是冷笑一声道:“岳雷少侠既然不稀罕,小女子便收回方才的道歉,至于岳雷少侠的道歉,小女子也敬谢不敏。”

他们两人这厢针锋相对,居中调停的邢稚莺只觉哭笑不得,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正做没理会处之际,却陡听慕云的声音传来道:“余师姐可在?请余师姐接冰心剑。”

众人闻言登时精神一振,余冰如也顾不得再跟小雷闹别扭,便即昂首越众而出,语带铿锵的道:“昆仑派余冰如在此,衷心感谢邢老赐剑。”

此时那断续的锤击之声也戛然而止,紧接着只见火光一盛,烈烈雄焰冲天暴起。

满眼炽红耀目之中,一条矫捷人影手捧宝剑大步流星而来,周身一尺之内烈火自行退避,可不正是今日大出风头的慕云?

再看他手中的那口冰心剑,原本的黝黑颜色已经退去大半,反而透出一种清凛幽寒的湛碧光芒。恰似浑金璞玉初蒙雕琢,脱胎换骨后一派卓然风标,几乎令人不敢逼视。

余冰如只一眼便深深喜欢上了这新生的冰心剑,只不过慕云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径直向她走来,脸上还带着恭谨亲切的微笑,倒让她愕然之余又生出几分忐忑。

眨眼间慕云已来到余冰如面前,跟着手捧宝剑笑吟吟的道:“师姐你这口冰心剑可是今天唯一通过了试炼的,所以我自然也不敢怠慢,这便请师姐接剑吧。”

冰炎红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