俟卿不渝

第10章 公子请命

靖国平都长公子府

子都公子身披一件月白的长袍,靠在榻上,在他面前放着一张桌案,桌案上是码的整齐的竹简,烛火摇曳。

长公子受伤的消息未及半日便传遍了靖国朝堂内外,靖王听闻之后,果然十分忧心,第二日朝会后,便带着亲信来看望子都。

子都依萧桓所言将事情的前后因果都与靖王讲了,当然其中隐去了他与沈姝的情义,只道了救人遇袭的事。

靖王听完后,大怒,命卫尉吕昌黎去调查当日刺杀公子的到底是何人,定要查个清清楚楚。

这是见身侧的廷尉萧律面露疑色,便道:“萧廷尉这是怎么呢?”

萧律慌忙俯首答道:“臣想起了今早的一件事,今天一大早便有两个妇人道廷尉府来报官,好像与此事有关。”

靖帝皱了皱眉头,又转过头问子都道:“这是怎么回事?”

子都如实道:“子都见她们被贼人追杀,似有深情,故而便让她们去廷尉府报官的。”

靖帝颔首道:“你做的很好,放心,父王会让人查清楚的,你安心养伤吧。”

“诺!”

靖帝离开后,子都方才松了口气,刚刚他差一点便将昨晚的事给说了,从小到大,他很少撒谎,这次有所隐瞒,总觉得心中有愧。

子都公子上完药后,便一直静静地呆在府中,受伤这件事本身他并不怎么在乎,身为靖国的男儿,那个男子身上没有一两道伤疤。

廷尉府是靖国境内最大的司法机构,掌管这全国刑狱,而廷尉亦是九卿之一。(此处参考秦朝的廷尉府)而如今的廷尉大人正是深得靖王信任的萧律。

靖王让萧律将妇人的事细细查一下,也便没在放在心上。

这是仆役将洗好的绢帕拿了进来,递给子都,子都拿着洗好的绢帕,绢帕因为包扎了伤口的,上面还残留着未洗尽的血渍。

不由的发起了呆,脑海中闪现的全是沈姝的模样,又开始担心,不知道如今她的身体可有好些,虽然医官说没什么大碍,可到底还是担心的。

想着又让人将给他换药的医师请来,又问了一些关于女子月事的详细情况,虽然极为羞涩,可一想到当日沈姝痛的昏睡过去的情形,也顾不上很多,只是耐心的询问着,一面在心中暗暗记下。

沈姝躺在床上,无聊的翻着兄长带回的《毛诗》,心神有些恍惚,全然不在手中的书上,只顾发着呆,出着神,想些似真似假的事。

这时云华一脸莫名其妙的走了进来,沈姝见状,忙笑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一脸愁眉苦脸的。”

云华答道:“长公子府让人送了些东西过来了,说是给姑娘的,又不让告诉姑娘,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沈姝听闻,也觉得有些奇怪,却转而问道:“兄长知道吗?”

“家主早起出去了,还未归来,应该还不知道。”云华解释道。

沈姝暗想,难怪,若是兄长在家的话,公子的东西根本送不进来,笑道:“公子都送了些什么来了?”

“无非是些人参、鹿茸一类的东西。我们家虽比不上当初,这些东西虽也是比较贵重的,倒也不紧缺。公子这样未免也太小瞧了我们吧。”云华不由的吐槽道。

沈姝笑道:“这些东西虽不缺,到底也是公子的一番心意,你便收下吧,到晚间我亲自对兄长说。”

“诺!”

沈姝不由抿嘴笑了,她倒是未曾想过子都公子竟是如此细心温暖的人,子都送的这些东西大多是性情温热的补品,对她的寒症是极为有益的,身居高位,做事还能这般细心的为人着想,的确是难得,这样的好的男子,都不免有些让她动心了。

沈商晚间回来,便听管事的说了这件事,不免有些责怪沈姝多事,又想着这些日子她身体不耐烦,便转去她是房间看望了沈姝一回,期间谈起这件事。

沈姝笑道:“公子虽怨恨靖亡我燕,却也要明白如今我们身在平都,常言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按理说应该是我们巴结靖国的那些贵族豪强才是,如今又不是我们主动要去巴结别人,是别人主动来关照我们,我们哪里有拒绝的理由。

况我观子都公子品行方正,是个可以结交的人,若是真的能和子都公子打好交道,对我们也是多有裨益的不是?”

沈商听了沈姝的劝告,也明白不能意气用事,可心底到底还是闷着一口气,只是不做声。

沈姝又道:“说来这次的事,若没有子都公子,怕还真有些难办。”

沈商一听,不解的问:“什么事?”

沈姝笑道:“还不是燕国旧人的那些事,楚地的燕国旧人似乎打算算计关内侯了。”

沈商一听来了兴趣,正打算细问下去,沈姝却又不肯说了,只是说到时候就知道。

子都养了数日的伤,已经无碍了,虽还不能弯弓射箭,却也能够自己倒水穿衣了,因为要养伤,太傅也便放了他几日,让他好好休息,只是他素日就是闲不下来的,纵使养伤,也要看书。有时实在无聊,便拉着萧桓下棋对弈,日子看起来虽然悠闲,子都心中却一直牵挂着妇人的事情。

终于十日后,公孙派去的人赶了回来,说妇人所说的一切属实,情况甚至比妇人说的还要严重,如今那个村子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人烟的荒村。

子都这下再也不愿意忍了,直接上书靖王,言明事情的厉害,此事已经不仅仅关系到他一位王族公子的安危,更是对国家律法的无视,靖国变法这百年来,从未有过如此践踏律法的行为。

靖国能从一个边陲小国成为一个有实力一统天下的帝国,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靖法森严,容不得半点亵渎,如今有人公然挑战靖法的权威,其影响之恶劣非为小也!

靖帝看了子都的上书后,震怒,下令严查,正在这时卫尉吕昌黎也刚好查到了贼人的蛛丝马迹前来禀报道:

原来这些贼人的来头不小,似乎是王族豢养的死士,虽说王族豢养死士于列国不过是平常事,可在靖国有资格豢养死士的可不多,除非立下了重大功劳的人,国家之重臣方才有此资格。

良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