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英雄录

第55章 否极泰来

时雨感叹过后,便是放声大笑了起来,时而癫狂时而平和,让人感觉实属有些高深莫测。随声笑着亦是把手里的刀柄给撇到了一旁,死死的盯着闭着双眼的文仲,心中火气又是大了起来想得活了几十载,杀人无数竟然被一个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儿给拖住了脚,时雨想得这里便是撒大火,手往下一滑顺着胸便摘下来了一匕短刀“唰”的一声,便照着文仲撇了过来,速度之快,快得都在空中着起来了火一般。

这时再瞧的文仲亦是闭着眼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只听得:“斩~”话音未落,持着的那把村雨刀便是往下一落“咔啪,镗啷啷”一声,便把那火匕给打了下来,弹飞到了那左旁的树上,“嗉嗉”两声那树也是着起了火来。

三井这般露出如发现珍宝一般得表情痴痴得盯着台上的文仲轻声道:“果然是个好东西~好东西啊~”

三川铭亦是不自得的附和着笑了笑。

而这时的时雨,心中已然是有些慌乱了起来,额头上沁出了两三滴的汗来,吐了吐舌头说道:“好小子,我得有些个年头,没动过...”话未说完,只听得时雨“哇啊”得惨叫一声,便歪着身子飞下了台去,“噗叽”一声砸在地上,全身的刀子也是摔散了一地。

文仲闭着眼语气冷冷淡淡得说道:“废话真多,难道你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吗?”说罢,又一个跳起身来右手握着村雨长刀,左手成掌量着村雨,仍是紧闭着双眼,敕了一句:“离鬼,斩”话罢,猛的往下一挥,招式随着话同时而出,一股气浪如一只恶鬼一般,哀嚎着便扑了过来,破坏力亦是十分惊人,所到之处,花草亦是随之凋零。

不敢叫人相信,不会用刀的文仲竟然能用出这般毒辣的刀术功夫。

而这如脱胎换骨了一般的文仲,也是变得有些冷酷无情了一般。

想罢!

这一技便压了过来,那容得你再来思考,直接正中了这时雨,顿时烟尘四起。

三井这时撅起嘴来“呼”的一吹,便把这烟尘给吹散了去。

文仲微转头来,感知了稍倾。

而此刻台下那一直多舌的人“啊”的一声惊叫,便把打破了这死一般得寂静。

这人指着时雨的方向,手微微颤动般哽咽,道:“这,这,这真是,这...”

此时这注意力也是全被这人给吸引了过去,统一般得把眼神给撇了过去,在场之人无一不目瞪口呆,时雨已然是一具没有了水分的干尸。

这干尸的样子就像是当初被叶茜用着吸星大法给吸干的那具尸体一般,十分的恐怖。

那多舌的杂人也是被吓得肝胆俱裂,一下就瘫坐了下去。

一番过后,算是平稳了下来。

三井看的也是津津有味,鼓着掌便拍起了手来,笑道:“好~好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试,可还有人愿意上台啊?”

————

————

话音未落,便是瞧得一人便是跳上了台子。

这人穿着是那般干净利落,剑眉星目,十分俊朗,眉宇之间透露着百分的英气。

说道:“兄台,功夫真是厉害,小弟来请教请教~”

文仲闭着眼,不做回应。

这人微微一笑,道:“我叫梦婵,得罪了!”说完,瞧得从袖子中甩出来了一把扇子,“唰”的一声打得开来,扇骨皆是用白钢制作而成。

瞧得扇面上,用着一笔红色朱砂写着“半世琉璃”四个字。

文仲这般嗅了嗅,说道:“你是个无罪的人~”

叫梦婵的小子愣了一下,笑声问道:“哈,无罪?你是怎么判定的?”

“凭着一身正气!”

“你连看都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着一身正气?”

“正义是不需要用眼看的~”

“那你想怎么着?”

“下去吧,不想伤你~”

“这是我不得不用命来争取的一个位置!”

文仲不语!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当是切磋,点到为止如何?”

文仲不语!

“我就当你是默认啦~”

文仲不语!

“你这人,怎么变得这般冷漠,真是叫我又爱又恨呐?”

“我不值得你爱,更不值得你恨~爱我又恨我的,一个就够了~~”

“你肯定经历过很多。”

文仲又是不语,把刀插进了石台之中,做好了打斗的姿势。

梦婵见此笑得,眯着眼便是跑了过去,瞧得将到未到之际,脚一拧,手中扇,就像是有生命一样,在手里转了起来,“嚓嚓”两声,便把划了文仲两刀。

但文仲却是没有往后撤个半步,稍微微一弯腰,一背手将其扇勾得自己胸前,又一拱手“腾”的一下,便将其给拍出了老远,随后也是吐得一口气,全身亦是缓缓得把内气给放了下来。

三井这般对其三川铭说道:“这小子的功夫可是比你还要厉害呀~”

三川铭抹了抹头上的汗,苦笑道:“这小子,还真是个天才啊!”

“怕吗?”

“怕?”

“你是不是又在想要和他做兄弟啊?”

“怎么说?”

“没什么,你不要误会就好了~”

三川铭又是一声苦笑。

再瞧台上,这梦婵的斗志也是被激起来了,啐了口鲜血,捻开扇子,说道:“真是厉害,想不到这位哥哥的外家功夫也是这么强!”

“不过用了半成功夫罢了!”文仲冷言道。

“兄台还真是好说笑啊!”

说罢,又声扑了过来,隔空一扫,这扇面上也是飞出了一刃刀风。

文仲不动神色,抬起手来,往边上一弹,“啪嚓”一声,便把这刀气给弹到了一旁~

道:“还要打吗?”

“我必须赢得三师这个位置!”

“为什么?”说罢,文仲睁开了眼。

“因为我有不得已的理由!”

“是吗,我也是~”说罢!抬腿便奔了过来,速度如闪电一般,回手一掌,便把这梦婵给打下了台,晕了过去。

文仲这时缓缓步步得走了下了台去,站至梦婵身旁,俯下身去,将手搭在左肩的一瞬间“啊”的一声瞬间便又将手给拿了开。

————

————(完)

什么?这男人竟然是个女的???!!!

i残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