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英雄录

第18章 飞雕传信

“喂!小友,醒醒~”一个人用双手摇晃着还在昏迷中的文仲。

在一旁休息的叶茜呵声问,道:“陆药神,仲哥哥可有事否?”

陆勇捋着胡须迷上眼点了点头,道:“小友并无大碍,待将腹中气吐净便可醒来,夫人请放心!”

“那就好,多谢药神相救!”叶茜呼吸急促得说道。

“夫人切勿动气,免得伤到身子!”陆勇呵心般说道。

“药神,我这并未参战,为何全身如此之乏呢?”

“且前,为夫人把脉时,发现全身脉象逆转,血液倒流实乃大难之兆。”

“啊?可知缘由否?”

“诊罢,按老夫推算应该是中了两极拳,才导致这般如此的。”

“可有大碍?”

“不无大碍,休息几日不动气便自行归位。”

叶茜谢过!

闲聊,道:“打小便听爹爹讲起您!”

“哦,令尊是那一路英雄?”陆勇道。

“我爹爹叫叶孤城,一方的小城主罢了,谈堪英雄二字!”叶茜谦虚般回答道。

“哦?竟是叶城主?文夫人过谦了,叶城主保一方平安,实属大英雄也。”

叶茜点了点头微微抬起嘴角问,道:“前辈,可否同我讲一讲您的事迹呢?”

“老夫,哪有事迹可言,也不过只是游行一方的郎中罢了。”陆勇苦笑道。

“前辈真的是太谦虚了,不愧为药神。”

“虚名而罢,我真心得望的也不过是天下少一个被病痛所缠着的人罢了。”

“前辈,真乃活华佗也!”

陆勇不失礼貌的笑了一笑。

又道:“这实乃老夫真心肺腑之言呐!”

叶茜点了点头缓缓得闭上了眼仔细的倾听着。

“想罢,四十年前也正是这个季节吧!金贼抢占我汴梁都城杀尽我大宋百姓,曝尸于光天化日之下。从而闹得疫灾,后金贼弃城而逃。”

叶茜听得咂了下牙。

又,道:“后我同我伙伴四人便前去救助...”叶茜打断道:“那四位前辈可还...”陆勇接,道:“早已不在了,他们全都被疫病给带走了,只留得我一人孤存于世。而我现在留得这年轻时的容颜也不过就是给现在得自己留给念想罢了。”

“后来如何啊?”叶茜又接茬问道。陆勇也是毫不介意般说,得:“我那四位同医,也全都是心存天下的仁义之士。我等听闻此事,即刻便到了那狼藉之地,到后瞧得亦都是满街尸骸,臭气窜天。我等用了半年的时间清理好了这金贼得烂摊子,之后又花了三年研制解药,到最后活的下来也就那几十余人而已,但是我们却很开心。可同阎王争斗终究不是对手,我的四位兄弟全都得了更严重的疫情,那时已是无时研发解药,他们四人为了不传染给百姓,便全都服毒自杀了。”

叶茜听到这儿,掸了掸身上落尘站起身来揖礼鞠躬,道:“不要让着尘世间的污秽脏了四位前辈的黄泉路,请受晚辈三鞠躬,以示敬意!”陆勇见得起身扶住说,得:“夫人,真乃性情中人,不必客气还是休息一会儿罢!”叶茜闻此掩面说道:“前辈,尽管叫我茜儿便是。不必以夫人相称。”

陆勇双手抱拳说,道:“那茜儿先行休息般便是,老夫去采点药草!”

两人相视一笑,陆勇便绕岛寻药去了。叶茜缓了一口气亦是睡了过去。

~~

海风吹的那般柔,犹如少女的纤纤玉手抚摸着一样。阳光洒照在文仲身上也如解了乏一般。

草地也更像是一张羊毛毯,那般舒服!

这时还未睡沉的叶茜只听得“呼~呼~”两声。届时抬眼望去,文仲得鼾声也是如雷般响了起来,

叶茜见此喜出望外般站起身来,连连爬到文仲身旁脸贴脸轻声细语般说道:“仲哥哥,仲哥哥~”文仲听此亦是甩了个懒腰,睁开眼来看罢叶茜趴自己身前,痴痴得大声笑,道:“我的茜儿,怎会这般粘人?”

叶茜也是像一只小猫一般蜷缩在文仲得怀里撒娇,道:“嗯~谁叫你是我最爱的仲哥哥呢?”

文仲听此心里像抹了蜜一样,笑而不语。

两人便相排于草地上望着天空,聊着将来。

忽得,天空中一大鸟呼啸而过。

文仲定睛一看对其说,道:“茜儿,你瞧是否是轩弟的那只传信雕啊?”

叶茜坐起身来用手做哨儿,吹出一清脆的声音,大雕闻得直臂便飞了下来,脚上绑着一个信筒。文仲见此站起身来,一手抚着大雕后脖一手拿下信筒撇给了叶茜,瞧得这大雕两个眼睛如黑洞一般。叶茜拧开信筒来,里面一股水倾了出来。幸好信纸用了油泡过,要不也定会早就泡烂了。

抽出信来念,道:“文大哥,叶姐姐近来可好,自当日分别已有数月很是挂念。而我们之后得知西域一楼兰城有武穆遗书的下落,早一月便到了这富庶得古城,而在寻找武穆遗书的过程中,我们得知一名叫“阿古玛”的金人,言语中得知了他正是那灭我两家的仇人,望兄姐快些前来,早日报仇。小妹柳如絮敬之。”叶茜念完眉头紧锁般看着文仲。

文仲言道:“本想携你去大漠,同我娘相见再寻仇家,现如今既已知这仇人所在,我便去了,你还回叶城休息便罢!”

叶茜这般愁喝,道:“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文仲闻此辩释,道:“怎会?我只是不忍看你车马劳顿,不...”叶茜打断般说道:“那你就不准弃我。”

听罢,文仲一把搂住说道:“傻丫头,你既已决定同我去便要答应我一件事。”

“何事?何事我都答应你!”

“说来简单,在没遇上杨、柳二人时不得已真颜示人。否则在异域他乡我恐你会被他人喜欢上。”

叶茜心中大喜,撅着小嘴儿,道:“好,我答应你。不过现在我们应该要做的是如何给杨、柳回信呢?”文仲这时当声,道:“额,就这样...”还未讲完,瞧得陆勇走了来嘴里,道得:“小友,身体可还好啊?”

文仲弯躬谢道:“多谢!前辈当日得神药。”

陆勇笑道:“花丸不过是缓解毒性发作的又一种毒药罢了。一旦依赖上就不得解脱。”

“所以当日前辈只赠与我十丸,原来是还有此原因~”

“小友还是不要误会才好,你同夫人天命安排必得根治,老夫不过也就是告一地方罢了。”说完,往地上一坐。

文仲扭过头去望着茫茫大海对其说,道:“前辈,晚辈并无冒犯之意。而是有求于您。”

“小友客气了,老夫的命数也没有几个年头了。如今又得小友狭义搭救,只能说是万死不辞,谈何请求啊。”

“前辈客气了,举手之劳。”

“小友把所需之事告我便罢!我定当全力以赴。”

文仲抱拳说道:“希望前辈能制作两张面皮人脸。”

陆勇不问缘由直接便答应了。

叶茜这时已是站起身来对其说道:“仲哥哥,信我已经写好了。”说完直接递到了文仲面前,接过信来装进竹筒,便放飞了去。

~~

岁月人间促,烟霞此地多。

殷勤海岛上,更得几回过!

~~

两天过去了,届时陆勇从竹房里拎着两张面皮走了出来唤,道:“文小友,文小友可在否?”

这时又一间房的窗被推开了,探头出来的正是文仲,道:“陆前辈,何事?”

“文小友,你的两二张脸我做好了!”

“陆前辈,真会打趣!这可是我同茜儿的第二条命啊!”

“当然,老夫失礼了”

“不碍,快递于我”

话罢!便将面皮撇了过去,文仲一把接住,将其敷到脸上。

带上后,文仲与之基本就是二人一般,足以以假乱真。

文仲对其里屋,唤道:“茜儿,还看我罢!”

届时散落在长发,满脸倦意得叶茜望罢,连连退得后来跌跌撞撞大吃一惊,道:“你...你...你不是已经化为白骨了吗?”

-------------------------------------(完)

i残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