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火星上

第12章 第二日(1) 荒原上的裸男

第二天一大早,唐跃就爬了起来,他对老猫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地球回来了没有?”

老猫摇了摇头。

“猎户座一号呢?”

老猫接着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有?”

老猫点了点头。

唐跃睡着以后老猫会进入休眠状态,同时为自己充电,昆仑站里有座小小的充电桩,老猫是一台很神奇的会给自己插插头充电的机器人,充电十二个小时,足够它第二天工作一整天。

在休眠状态下,老猫仍然会保持一部分功能的运行,它对地球的方向进行了跟踪观测,但地球仍旧没有出现。

“通信呢?”

老猫又摇了摇头。

通信系统也二十四小时保持开启,昆仑站的电脑每隔半个小时就会发起一次呼叫,如果有回应,那么昆仑站就能立即接收到……唐跃还希望自己一觉醒来睁开眼睛,世界就会恢复原状,昨天地球消失只是宇宙出了一个小BUG,一晚上的时间足够它把这个漏洞修复了。

但可惜的是昨天什么样,今天还是什么样。

不知道地球究竟是人间蒸发,还是离家出走了,反正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也有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唐跃从睡袋里爬出来,顶着一头鸡窝,穿着一条大裤衩子,睡眼惺忪地踏进大厅,老猫已经开始工作了,它在桌子上放着一只有机玻璃水槽,水槽里装着一半的清水。

“醒啦?”老猫用爪子敲了敲桌上的水槽,“来,过来看看,这就是你今天的用水量。”

唐跃揉了揉眼睛,“只有这么多?”

老猫点点头,“你今天喝的水,刷牙用的水,洗脸用的水,洗脚用的水,洗澡用的水,以及洗碗洗筷子洗盘子冲厕所的水,全部都在这里了,一共1.5升。”

每次分配淡水的时候,老猫都抠门到想让人拔了它的插头。

1.5升水是什么概念?一瓶普通装农夫山泉是550毫升水,两瓶农夫山泉就是1100毫升水,三瓶农夫山泉1650毫升,唐跃一整天的用水量还不到三瓶农夫山泉的容量,而他要用这些水来喝,烹饪食物,刷牙洗漱,乃至洗碗洗盘子洗筷子洗衣服。

唐跃觉得自己以后不能再用正常的杯子喝水了。

他得用量筒来喝。

唐跃从实验台底下的柜子里翻出一只100毫升的有机玻璃量筒,表示自己以后就用这玩意喝水刷牙了。

“我决定把刷牙分为五个步骤,每步喝一口水,每口喝二十毫升。”唐跃端着量筒,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刷牙居然都能把用水量精确到毫升。

“第一步,喝一口水先漱漱口。”唐跃小小地呡了一口水,非常小心地控制了用量,但二十毫升水进嘴就没了,他还想漱口来着,这下看来是漱不成了,只能润润喉咙。

“第二步,吃一口牙膏,再喝一口水。”

唐跃啃了一口牙膏,然后再呡了一小口水,水混着胶质的牙膏嚼上去有点像口香糖,带着淡淡的甜味和果香,昆仑站上的牙膏是特制的,通过咀嚼的方式清洁牙齿,不需要牙刷,最后还可以咽下去,一方面是为了节省淡水,另一方面还可以减少废物。

唐跃嚼了半分钟,把牙膏咽了下去。

“第三步,再吃一口牙膏,喝一口水。”

“第四步,喝一口水,漱漱口。”

“第五步,最后再喝一口水……漱漱口……妈的,水呢?”

唐跃大张着嘴巴,把量筒倒悬在头顶上,一阵猛拍,好半天才有一颗可怜的水珠汇聚在量筒壁上,慢慢地滑落下来,唐跃紧紧地盯着它,眼疾舌快,在水珠脱离量筒的一瞬间,他抻出舌头接住了那颗落下来的水珠。

唐跃像蛤蟆一样迅速把舌头缩了回来,然后咂巴咂巴嘴,万分得意。

老猫默默地捂住了眼睛。

“你捂着眼睛干什么?”唐跃正试着把舌头卷起来,探进量筒里,量筒内壁上还有点水。

但遗憾的是100毫升的量筒口实在是太小,筒身又太狭长,舌头伸不进去。

“我觉得你……实在是太可怜了。”老猫回答,“不忍心再看下去。”

唐跃又取了一百毫升水,滴在毛巾上,猛搓了一把脸,顺带还整了整自己的头发。

他成功地只用两百毫升水,就完成了洗漱,这充分说明人都是逼出来的,你不狠狠地压榨一下自己,你都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什么地方,唐跃下次准备挑战一下一百九十毫升的难度——虽然他也不知道下次刷牙会是什么时候了。

洗漱完毕,唐跃大剌剌地脱下了自己的裤衩子。

“哇!”老猫吓了一跳,一只爪子捂着眼睛,然后悄悄地分开二指,另一只爪子颤颤巍巍地指着某个地方,“长……长……长毛象……”

“象你大爷!装什么装?”唐跃把裤衩子砸在了老猫的脸上,“都是大老爷们,谁没见过谁的?”

“我可不是大老爷们,也没有这东西。”老猫摇了摇头,“你脱衣服干什么?很影响市容和国家形象的你知道么?明天《时代周刊》封面上就会是你的裸照,《纽约时报》大概会这么报道你:昆仑站内惊现中国裸男,这是否意味着亚洲的性观念开放已至世界前列?”

“当然是把衣服晾起来啊。”唐跃毫不在意,光着屁股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现在昆仑站里就我一个人,又没有其他人能看到,影响什么市容和国家形象?地球都没了,哪里还有什么时代周刊和纽约时报?”

确实,火星上如今就他一个人,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没有其他人能看到,如果唐跃愿意而且不怕死,他甚至可以满火星到处裸奔,最终结果只不过是火星上多出来一具无名男性裸尸罢了。

唐跃找来一根细缆绳,用绳子穿过墙壁上的钩子,然后拉在头顶上,横穿整座大厅,做成一根晾衣绳。

唐跃把裤衩子搭了上去。

“那东西晃来晃去的你不嫌碍事吗?它如果不小心被什么东西钩到了会不会脱落?反正你以后也没有机会用到它了,不如趁早割了吧……”老猫在边上絮絮叨叨,它对唐跃身上的某个部位表现出了十足的好奇心,“诶对了你割过包皮吗?我听说你们割包皮有优惠,是不是第二根可以半价?”

唐跃真想拔了这话痨机器人的插头。

天瑞说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