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在心咖啡店

第71章 理清真相(上)

羽静自从一个上午被喊出去再也没有回来,珍珠和徐觅中午吃完饭想要到摄影社看看,走到一半,看到社团大楼前方的广场,上面是摄影社最新的展览,最醒目的新人封面已经不见了,其他的相纸完好无缺的摆在原来的地方。

珍珠拉住徐觅问:“你看羽静的照片被收起来了。”

徐觅眼睛淡淡的扫一眼,心里虽然讶异,无所谓的说:“收起来就收起来,是迟早的事。”

展览的旁边有一个资深的摄影社员,正在检查其他的部分是否有疏漏,既然有人检查,代表新人封面被撤换是刻意的,他一眼发现到了徐觅,跟她颔首打一声招呼。

珍珠不放心,拉着徐觅问:“你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徐觅脸上虽不情愿,还是缓步上前问:“展览什么时候撤下来?”

那人穿着简单的上衣和牛仔裤,头发蓬松带着一个黑框眼镜说:“一个月,下个月轮到素描社。”

徐觅面无表情,不经意的提起:“怎么还没轮到下一轮的展览,新人封面就不见了,是不是照片有什么缺失?”

那人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摇头:“不是。”说到一半,那人左顾右盼,小声的说:“徐觅,你可别在社长面前提起这件事。”

徐觅被他的举动也觉得疑疑惑惑起来:“怎么,发生了什么事?”

那人一开始顾忌是珍珠,后来也觉得没有关系,解释:“前天社长兴高采烈的找新人封面的羽静,听说是要签约,可是羽静把社长奚落了一顿,惹得社长不开心,你说不签就不签,还扯别的做什么,昨天经过展览前,就让我们把新人封面撤了。”

徐觅问:“柳飞社长人呢?”

他说:“听说出去了。”又在徐觅的耳边叮咛:“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切记,别在他面前提这件事。”

徐觅和珍珠对看了一眼说:“知道了。”

走进摄影社,里面全是徐觅认识的社员,她转头看了一下发现暗室的门是敞开的,透出白色的光影,她们走进去,徐觅环顾周围,除了这次迎新活动的照片之外,其他的作品基本上徐觅都是认得的,代表近来柳飞单独拍摄的作品减少,她还以为能够再看到几张关于羽静的,没想到一张也没有。

珍珠在角落发现了一张卷起的相纸,她摊开来看了一下,是羽静的新人封面,她们相互使了眼色,徐觅说:“先放回去!”

珍珠把相纸卷起来,重新放回原位,摄影社外面进来一群成员,刚才安静的氛围忽然间松动。

暗室旁的教室忽然间热闹起来,他们搬动木头椅子在地上顿顿的发出声响,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目光。

其中一个女生大喇喇的问:“哎!你们听说了吗?今天念祖被教导主任找过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不知道是怎么了?”

珍珠听见念祖的名字顿时瞪大双眼,走到暗室的门边,想听得清楚些。

外头的骚动慢慢安静下来,才有一个女生说话:“我听说在电脑教室打工的小明说,昨晚念祖跟一个女生在电脑教室跟人差点打起来,还把人家的手臂打成骨折。”

一阵惊呼:“有没有这么严重?骨折还能出院?”

女生解释:“这我是不知道,不过纱布肯定是缠着的。”

如此震惊的消息让她们都沉默了一会儿,开始有人说:“念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他是不会,念祖是跟她姐班上的一个人走得近,应该是受到他人的指使。”

珍珠皱起眉头,看了徐觅思考,想起来上午羽静被找到教导室,或许跟这件事有关联,立刻恍然大悟起来,她们口中说的有可能是羽静。

正在疑惑间,其中一人忽然压低声音:“小明在电脑教室工读,他听念祖说,好像是有人利用电脑教室其中一台电脑,在徐觅的部落格发布不实消息,他们为了要追查到底是谁乱发消息,在电脑教室埋伏,当场人赃俱获,结果跟念祖一同来的女生情绪失控跟对方起冲突,上午教导主任把他们都找了过去。”

“念祖的姐姐不是也跟徐觅同一班吗?那人该不会是徐觅吧!”

“不是,徐觅难道小明会不认得?小明说那人不是。”

“虽然不是,可是他们是为了追查徐觅的部落格,说到底跟徐觅也有关系。”

“徐觅最近的是非太多,今天上午我特地上网看了一下,她的部落格早就关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惹到了谁?”

“听说是拉拉队队长孔丽娜学姐?”

“徐觅学姐跟孔丽娜学姐有什么关联?”

“你看,如果不说林珍珠学姐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徐觅学姐在国贸系算是公认的系花,孔丽娜学姐在计算机系也是出名的系花,两个系花在一起,能和平相处?”

“你这样分析没有错,可是她们平时就不是一路人,怎么会狭路相逢?”

摄影社里又沉默了一会儿,开始有人解释:“我也不清楚她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有冲突,不过我真为念祖抱不平,打人可是要记过的。”

“不是还有另外一个人吗?主动打人的应该是她才是,要记过的话,应该轮不到念祖吧!”

“那要看看教导主任的判断,或许他今天心情好,大家都没什么事,要是他心情不好,或许每个人都吃上一记大过也不为过。”

珍珠头脑一阵晕眩,碰到了旁边的海报,海报应声跌倒在地,引起教室人的注意,教室的人纷纷警觉起来,安静不语。

徐觅心里的震惊不亚于珍珠,她没想到羽静居然私底下替她做这些事,或许是为了自己的清白,可是还跟对方发生冲突,她认识的羽静不可能如此鲁莽,一定是跟她有关系。

她发现行踪曝露只好出现在暗室的门口,坐在椅子上的学妹们都低下了头,她们不知道羽静是谁,只好问起念祖,徐觅毫不在意的问:“谁知道念祖现在在哪里?”

其中一个学妹头垂着头,低声说:“刚才看到他们在计算机系旁的走道做打扫工作。”

徐觅神色难掩惊讶问:“怎么会在哪里?”

坐在靠近门边的学妹说:“教导主任处罚他们做打扫工作二十小时。”

珍珠紧张问:“记过了吗?”

学妹们摇头细细的回答:“不清楚。”

珍珠压抑忍不住心中的波澜,慌张的走到门口跑了出去。

徐觅瞄了在场的人一眼,从她们的神情来判断都是没有恶意,她淡然说:“你们别把这事到处乱说,小心惹祸上身。”

浅婠玉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