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在心咖啡店

甜在心咖啡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3章 新人封面(下)

徐觅一整个晚上都睡不好,上午上课也没有心思,下午还有课,她们就近选在在学校的食堂吃饭,刚点完餐点,不等羽静和珍珠,吃上两口便跟她们说:“你们先吃,社团还有事,先走了。”

她站起来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总觉得在这样猜测下去自己的身体肯定承受不住,用力的踩着高跟鞋在食堂地板上的瓷砖哒哒作响,她依旧保持直挺挺的背部,似乎要把她内心的恐惧掩饰起来,深怕旁人一眼看穿。

中午广场上的人减少,她顶着炙热的阳光,直接横切走最近的路线到摄影社,光线从四面八方毫不留情投射在她身上,尤其是她藏在薄弱的身子骨下的软弱顿时无处躲藏,掌心竟冒出一道道冷汗。

此时,她知道,柳飞肯定是守在摄影社,即便是中午也是托人买便当过去。

眼前的这一栋大楼是专门为社团成立,一楼基本上都是给活动在外的,或者是在学校较为热门的社团所有,摄影社占据较大的其中一间,一个转角,没入眼前的是摄影社的招牌挂在门边,红色的字迹正拍打她的心口窝,还没进去已经感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

她刚走进去闻到一股扑鼻的菜香,低头一看,许多饭盒整齐的摆放在一个袋子里,偌大的桌子旁摆放约有二十张椅子,一个人也没有。

她听到谈话声,走到暗室门口处,门是打开的,念祖和其他几个资深摄影社正在讨论照片摆放,她敲了敲门,所有人的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似乎心有灵犀,他们走了出去,徐觅走到柳飞身旁,他坐在桌子前方,看到了照片。

徐觅装作镇定问:“还是不满意吗?”

柳飞把最上一张是照片交给她:“你先评评这张照片,为什么我们最终选择她?”

徐觅只是瞥了一眼,相纸上的人一只手遮住了将近半个画面,在视线不佳的暗室里,她还是能辨认出来对方是谁,格外的刺痛她的眼睛,她把相纸还给他说:“论拍摄的人和模特儿来说,拍摄的技巧多过于模特儿本身,光圈和角度掌握得非常好,要我说,拍摄的人非常了解模特儿本身,确实是不经意捕捉到的一个神情,可是这样的表情让模特儿再重复一次,我相信是不可能重现的。”

柳飞点头,在昏暗的暗室中无法看清他真正的意思,他又从一堆相片取出两张,一张是她刚进来摄影社,被社长的谈话逗笑不经意捕捉到,她的嘴巴上扬而张大,完全毫无修饰,脸部因为笑容而皱成一团,这张照片曾经放在新人的封面人物上,得到过柳飞的赏识,之后,她开启了自己的事业,平步青云的成为平面媒体的新宠儿。

另外一张照片是她在迎新时,他们在山溪间休息,她伏在一颗大石头上方,柳飞替她拍的照片,她的姿势俨然成熟,不用旁人的教导,自然能抓住摄影镜头的目光。

柳飞双肩下垂,神色黯然:“你知道这两张相片有什么差别吗?”

徐觅稍微瞄了一眼,不论是摄影镜头的角度或者是模特儿的姿势,都能明显看出差异,她回答:“你是觉得我失去了当初拍照的热忱吗?一直以来,我可是按照你的方式努力。”

柳飞淡然的解释:“太刻意了。”他说:“我父亲准备替我开办一间杂志社,即便外头有几个知名的模特儿让我选择,我还是钟情于你,因为只有你才能让我在镜头前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并不是因为你的知名,而是我们之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默契。”

徐觅皱眉问:“你什么意思?”

柳飞把照片放在桌面上站起来,深吸一口气之后说:“徐觅,这不只是你的问题,些许也是我的问题。”

一个踉跄,她将背抵靠在一旁的墙壁,若是身旁没有这道墙,她可能会就此晕厥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即将毕业,还想着在毕业前能多累积自己的实力,希望能在跨出学校大门前,得到很好的工作机会,没想到她提前曝光学习各种拍照技巧居然成为致命伤,柳飞这样说,是打算缓缓签下她的念头吗?

徐觅想说的话艰难的卡在喉咙,脸部有一根细微敏感的神经在抽动,她在镁光灯下这么久,从来没有如此失控于自己的表情。

柳飞并非有其他意思,他自己也有难关要克服,毕竟父亲给予的日期即将截止,再不往上一步,他迟早会落入旁人的笑话。

他从桌面上抽出了相纸,把三年前徐觅成为新人封面的那张交给了她,理智的解释:“你说是按照我的方式来努力,我想从以前到现在,我学习过许多专业的拍摄技巧,你在镜头前肯定也下过一番功夫,徐觅,从现在开始,我要你把这些都忘记,做回原来的自己。”

徐觅皱起眉头,不解他的意思,沙哑的问:“你的意思是,我从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是吗?”

柳飞双手放在她面前立即阻止说:“并非如此,只不过在摄影这条路上,我们已经到达一个瓶颈,而忘记初心。”

徐觅不懂他的意思,默默的接过了相纸,觉得他是刻意给自己找台阶下,总而言之,他是打算放弃了她吗?试探性的问:“你的封面怎么办?”

柳飞深深吸了一口气,这几天他突然间发现了自己相片纸上最大的原因,其中一个部分是他太急功近利,是为了拍照而拍照,而如今,徐觅问了这一句话,代表这她也是如此,证明他的推测没有错,他说:“你回去好好休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到了自然会通知你试镜。”

徐觅低头看着三年前的自己,当初的她刚加入摄影社不过只是碰碰运气,那时候的她已经在学校附近找到一个餐饮店打工的机会,只是单纯的想过着平凡的大学生活。

柳飞在众多人面前相中了她,如今把她打回原形,她并非拿不起放不下,只是柳飞这样说,代表着进来云祥公司最近不会有任何的工作交给她,算是断了她的一条生路。

徐觅在外还接了不少外场公司的工作,当初为了柳飞而推掉不少活动,如今看来确实讽刺,她冷冷的说:“我知道了。”

摄影社外头的教室忽然间涌入许多学生,估计是刚吃完饭过来看看社团有没有新鲜事,他们听见外头有动静,徐觅把头侧了过去,稍微平复心情,若是让其他的学弟妹们看到她这副模样,今后该如何以学姐的姿态来教导他们呢?

柳飞知道这样说,徐觅可能会误解她的意思,他在寻找自己的缺点时,也花了一番功夫,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他鼓起勇气告诉徐觅,便是希望她能再更进一步往前,摄影并非特意的摆弄光圈,在角度上寻找的花俏技巧,而模特儿并非是刻意的在镜头前表现自己,这是他最近体会到的心得,尤其是他看到了念祖突然进步神速,忽然间有感而发。

如今背负父亲的期许之下,他感觉自己有一部分已然消失。

徐觅见柳飞没有话对她说,她默默的离开墙边,目光无神的说:“没事的话,我走了。”

“嗯。”柳飞目送她出去,话已至此,希望她能体会他的用心,即便徐觅开始对他产生了莫名的隔阂和芥蒂。

浅婠玉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