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聊天群

精灵聊天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语言教学,初次的指令

景明下定决心后,索性找了一个空地铺了一层褐色餐布。

既然要冒黑采摘空棘草,那么自然得提前进食。

否则真要是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又体力不济的话,那才是悔不当初。

他随即便拿出了一罐神奇宝贝食物倾倒在了手中,“尼多兰?”

“兰?”兴许是嗅到了食物的气味,尼多兰小巧的鼻翼动了动,一双瞳孔才挪转到了景明的手中。

她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长耳高高竖起探查着四周的动静。

判断没有异常后,尼多兰才迈动前爪轻巧的跑到了景明的手边,小口小口吃着方块状的神奇宝贝食物。

明澈的月光下,景明发现尼多兰一般只吃一小口,慢条斯理细嚼慢咽之后才继续吃下一口,整体别说是食物的碎屑,就连声音都相当微弱。

老实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细微的观察神奇宝贝的进食模样。

跟他猜测得似乎不太一样。

野生神奇宝贝的话,不应该是以尽快填饱肚子为第一标准么?

还是说,他的这只尼多兰比较特殊?

作为训练家,第一步骤是跟自己的初始神奇宝贝先亲密起来,其次便是了解对方的生长阶段,特性,以及擅长的技能,还有好恶等等。

景明正想着便发现眼前的尼多兰又蜷缩起了身子,高高竖起的长耳略微折叠遮住了眼睑,红瞳像是害羞般微微眯起,“……”

这应该是害羞,也可能是不适应时的神态,八成是因为我盯着太久了……他内心想着,左手缓缓放在了尼多兰的左耳上慢慢安抚着,然后又再次给她喂食。

一般而言,初生的尼多兰肯定会利爪和嚎叫,当然,如果走大运的话也会有遗传技能。

稍微再成长一些,应该便会摇尾巴,连环腿,毒针。

也就是说,会毒针的尼多兰很大可能便会摇尾巴,连环腿,利爪,嚎叫。

当然,会是会,但并不代表能够使出。

像嚎叫,摇尾巴这类技能也许天生便会,不需要刻意的锻炼便能到一定程度,就像是一名人类青少年普遍会跑步,说话一样。

但话语技巧,跑步速度这一方面看天赋另一方面也看后天的锻炼。

嚎叫,摇尾巴,利爪等技能便是如此,属于跟身体构造密切相关,容易精通研习的本能类技能。

而像连环腿、毒针这类技能虽然与身体塑造也有关,但后天的锻炼显然更重要。

没有说一只尼多兰天生便会连环腿这种格斗技能或者高超的针法。

如果有,很可能重生已经不单单属于人类了。

实际上,景明也思索过,如果一只神奇宝贝是重生怪,会不会成为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神奇宝贝冠军大师’。

“毒针,连环腿这类技能的锻炼难度肯定要比嚎叫,摇尾巴高。再往后还有一些跟身体构造关系不大纯能量形态的技能,这类技能似乎连入门都相当艰难。”

景明只是沉吟了片刻,没有深想,因为技能体系中还有一些技能更难学习。

比如说,急冻光线和十万伏特。

怎么样才能让尼多兰,一只青色小兽,毒系神奇宝贝能够理解电能和温度,从而想办法使出十万伏特和急冻光线。

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尼多兰的体温跟他差不多,而且体内顶多也就是生物电,怎么可能一瞬间迸发出超强的电力或者制造出强烈的寒流。

如果不是景明亲眼见过会十万伏特的尼多后(尼多兰的最终进化形),也同样难以相信。

但毫无疑问,正是这种无尽的未知与谜团,才能吸引着无数研究者前赴后继的去探索发现。

而且,训练家与训练家的差距便体现在这里。

景明摇了摇头,微微瞄了一下长耳抖动的尼多兰,这种害羞的个性想必摇尾巴和嚎叫可以放弃了。

起码他都想象不出尼多兰面对对手会摇尾巴和嚎叫。

最大的可能是,他下达这个命令后,她原本就蜷缩的身子恐怕会直接缩成一团,然后用长耳挡住眼睛,顶多颤颤巍巍的呢喃一声,“兰……”

不过,那画面似乎也很可爱。

他摇头笑了笑便拿出手机开始搜索空棘草的图片,很快一株如箭羽般的碧草便出现在了屏幕中。

他直接保存了一张截图,然后又找出了一个独角虫使用毒针的视频,“尼多兰,毒针,会吗?”

景明将手机屏幕往下立了一下,让尼多兰抬头正好能看到。

“兰?”

尼多兰用前爪挠了挠脸侧的青须,红瞳看到使出毒针的独角虫后先是微眯,紧接着长耳颤抖,似乎察觉到了这只是假象。

她瞳孔上瞄了一眼景明,还小小的歪了下头,仿佛不太明白的样子。

景明耐心的指了指屏幕上正在使用毒针的独角虫,“这是,毒针。”

他想了想,拿起了一块神奇宝贝食物,“这是,食物。”

景明刻意放慢语速重复了一遍,“这,是,食物。”

他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尼多兰的红瞳直直盯着他的嘴唇,两只长耳也随之颤动着。

景明紧接着又将手机屏幕上的视频暂停在了一根白色毒针上,放大,让整个屏幕上只有一根毒针,“这是,毒针。”

“兰。”

尼多兰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睛,小小的叫了一声。

景明摸了摸她的长耳后,又再次重复。

事实上,从训练家学校领取或者博士那里获得的神奇宝贝方便在哪里?

方便在那些神奇宝贝几乎都能理解人类的语言。

换句话说,它们知道人类话语中的‘毒针’是毒针,而不是其他含义。

因为这些是研究院或者训练家学校专门指导过的。

甚至于他们还会教导这些初始神奇宝贝如何去告诉、传授给野生神奇宝贝一些普遍的‘知识’。

例如什么是‘食物’,什么是‘指令’,什么是‘技能攻击’等等以方便训练家之后的收服和培育。

但真实情况是,训练家在收服野生神奇宝贝后,第一件事便是要想办法教导它们简单的话语。

尤其是涉及到技能的话语一定不能马虎出错。

当然,这些其实可以让训练家学校的教师来做。

但景明认为自己亲自来才最为合适。

最终,他收回手机,指了指山丘边缘的裸露岩石,“尼多兰,毒针。”

尼多兰迟疑的望着景明,红瞳扑扇了两下,才小口微张,一根白色毒针慢悠悠的浮现而出。

她余光观察着训练家的表情,控制着毒针轻飘飘的刺在岩石之上。

铛!

清脆的一声,白色毒针化作粉尘碎裂开来,景明随即深吸了口气,双手握紧,内心超乎想象的激动。

而尼多兰则再次歪了下头,十分不解为什么对方会如此失态,不就是一根毒针吗?

就连那只大长虫和笨拙的独角虫子都会。

就在这时!

传语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