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饥荒系统

诸天饥荒系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26:曼德拉草(下)

蒋正是一个非常懂得战略性撤退的男人,当年一个与他是老乡的男人,就被一个战略撤退大师给打得自闭了,躲在小小的岛内出不来。

没错,那个战略撤退大师就是他的舍友。

从那之后,蒋正便对战略性撤退这个词有了别样的理解。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敌逃我追这十六字方针,蒋正可是贯彻落实到了极致,故此,肉山就很绝望了。

眼看着蒋正冲进了小楼,肉山也跟着冲进了小楼,接着就被引得撞破了承重墙,被一地水泥砖给压倒了。等到好不容易露出个头爬出来时,就被蒋正扔了个火球。

尽管没有伤害,但也丢人。

肉山怎么说也算一个强者,别的丧尸它能打十个,可碰到了蒋正这样的无耻小人,肉山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用各种手段戏弄自己。等到肉山深刻于本能深处的求生欲望燃起来时,蒋正就已经狞笑着,抄起了刚造好的长矛,朝它一下刺了过来!

......

【曼德拉草】

【进食后能感悟人生百态】

【注:曼德拉草并不能让魔法师进入梦乡,请不要用它来做失眠药。】

蒋正坐在临时造出的火堆旁,将刚烤好的曼德拉草给吃下肚去。

然后蒋正就吐了。

曼德拉草入口即化,但有一种让人绝望的腥味,让蒋正觉得自己好像生吞了一块鱼肚一样。然而更让蒋正难受的是,自己的肚子之中,好似吞入了一团火一样,炽热的感觉在蒋正腹部各处盘旋,疼痛又恶心的感觉,让蒋正在那一瞬感觉自己要死了一般。

不过,这种感觉持续的不长,更多的,还是从心灵深处来的,庞杂记忆。

那是众生的记忆。

准确地说,是人世间,一切苦难的记忆。

被戴绿帽,众人厌弃,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亡国灭种...一系列的痛苦,一系列的绝望,反复而单调地冲击着蒋正的心灵,就好似反复经历了一生又一生。明知结局,却依旧向前,不断地循环往复痛苦的生活。

那是什么东西!

蒋正也想突破这种生活,可就好像在舞台下的观众一样,永远都无法接触到舞台上的演员的生活,无论再怎么拼命地去争取,都好像是鱼缸里的鱼,隔着一层障壁,就是永远。

痛过之后有大体悟,苦过之后有大明智,虽然无论是痛还是苦,都可以让人有超越凡俗的体悟,有打破现有认知,看穿迷雾的能力。

所谓炼心,便是如此。

蒋正的心,在这一刻受到了压迫,撑过此刻,便是一路平坦;撑不过此刻,便是心有枷锁,永远挣脱不了心魔。

蒋正不是没经过苦的,无论是前世因追求女神而被耍,受尽千夫嘲讽,亦或是前世因肥胖得病,受尽身体磨难,都将他的心与灵,打磨得无比圆滑。可是,这样的手段,只能让他活得更好,却同时也磨掉了他的棱角,与前进的动力。

渴望更好的生活?算了吧,不如与大众一样,泯于众生就不会被嘲笑,和光同尘就不会被视为异类,跟随大众才不会被千夫所指,人云亦云才不会被排斥打压。

可是,从众,是绝对正确的吗?

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蒋正忽然悟了,一瞬之间,所有的杂念都好似被狂风吹袭,零散飘落,尽皆消失。

我若是有了别的面目,那么那些面目都不是我,都只是我所见,而不是我本身,所以都只是假的。我是我,我不是别的什么人的注释,也不是什么人的附属,那些经历,只能让我看多几眼,他们怎么样,与我何干?

就算是能让我有些苦楚,那也只是一阵而已。

我,是我。

“嗨呀...真是痛苦的人生啊。”蒋正从梦中苏醒,却并没有大梦初醒的迷茫与懵懂,反而眼中一片清明。

【恭喜你已经晋升为初级魔法师】

【饥饿值上限提升至300,精神值上限提升至500,生命值上限提升至300】

【请从下面三项奖励中任选一项作为系统对你的庆祝】

【奖励项1:地穴开启】

【奖励项2:获得天赋:坚强体魄】

【奖励项3:获得被动:法术抵抗】

蒋正立刻大喜,看着眼前跳出来的这些选项,既兴奋又激动,可也有些纠结。

这五项奖励,无论是哪一项,都让蒋正看得口水都掉下来了。

第一项的地穴,在游戏里是老司机的福利,产出大量石头黄金石龙虾,是老司机们玩耍的好地方;第二项和第三项就很有意思了,蒋正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在游戏里看到过这种东西。

不过,在其他的游戏里倒是看过,是莽夫战士的必备天赋。

那么,蒋正该怎么选呢?

......

“姐姐。”

一处小宅院,水池边坐着一个女子,肤白胜雪,美若天仙,眉间藏着的一抹苦涩,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她是御巫爱鸟。

“床主市...大量的丧尸,朝着床主市去了。”一个身穿和服的女孩从女子身后走来,递给了女子一杯茶:“姐姐,跟我回去吧,外面冷。”

这是御巫优羽。

“现在是几点了?”御巫爱鸟沉默了好久,才忽然开口,原本平静无波的水面,逐渐当起了涟漪。

“六点...”

“我们和他相遇,也是在这个时间点。”御巫爱鸟站了起来,道:“院门还是锁着的吗?”

御巫优羽点了点头,看向了一处灌木丛生的地方:“御巫家的守卫,都回来了。”

“创造新的秩序...只准许兄妹结婚,让世界重回到伊邪那岐与伊邪那美的时代吗?”御巫爱鸟绝美的面容之上,多了几丝讥讽:“那些丧尸,都是被引导了床主市...是想着让我彻底绝望吗?”

“...姐姐,我不敢说。”

“想来确实如此。”御巫爱鸟叹了口气,道:“那么,有什么结果?”

“床主市...好像出现了非常可怕的丧尸,家族里也死了很多人。”

“啊,这样啊。”

暗中的灯光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