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大帝传

第53章 星辰之力

“祁叔叔~我也要进宗门,好不好,胖叔叔不让我进,他是坏银!”

客厅内,本乖巧的坐在祁然腿上的小美,傲娇的抬起头,嘟着小嘴说道,同时生气的小眼神撇向巫马天材。

祁然笑着抚了抚小美的头,微笑着说道:“没问题,以后再进宗门的人都要称呼我们的小美为美美师姐,好不好!”

“嘻嘻~还是祁叔叔好。”

苏泽在旁边微笑的望着二人,祁然能如此宠溺小美,他打心底里高兴,如今这二人都是他不可缺少的家人。

顿了顿,祁然看向苏泽,说道:“小泽,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和小美以后不用再受血虫病的困扰,以后可要好好活着了,还有小美。”

“我会的,谢谢祁哥。”

“我也是~谢谢祁叔叔~”

转而,祁然表情中露出几分郑重之色,“小泽,无道诀好好修炼,我不敢保证那是一本多强的功法,但绝对不会差,甚至会超出我们所有人的预想。”

听祁然提起无道诀,苏泽顿时来了兴趣,兴奋的说道:“祁哥,你一说我想起来一件事,修炼无道诀时我发现了一个诀窍,在夜间时修炼会事半功倍,修炼无道诀后吸收的不再是玄气,而是一种很玄妙的能量,我称之为星辰之力,越是到夜间星辰之力越是充盈。”

“星辰之力?”祁然呢喃了一句,心中忽而想起了他的碎星棍。

碎星棍乃七禁器之首,当初祁然得到碎星棍后,自碎星棍身上传给他一股不同于玄力的玄妙能量。

当时祁然就隐隐约约有种感觉,那股未知能量似乎和星辰有着某种联系,现在想想,或许和苏泽说的星辰之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是一种能量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祁然当即说道:“小泽,你现在能不能放出你所说的星辰之力,我感受下。”

“可以,我现在已经修炼到第二层了。”

苏泽说着话,抬起手掌,只见光芒一闪,一抹似有似无半透明的七彩能量正流转于苏泽手掌之上,煞是好看。

见状,祁然马上展开自己的感知域,集中在苏泽手中的星辰之力,细细去感受。

突然,祁然心中猛地一震,果然和当时碎星棍传出的未知能量如出一辙,和玄力相比,更加精纯,其中蕴含的能量也更加恐怖。

“我靠!这比大师兄的玄力都要精纯许多,太不可思议了吧。”巫马天材震惊的站起身,惊呼道。

祁然当时修炼拨云手时,巫马天材有专门感受过祁然的玄力,比他以往见过的所有人的玄力都要精纯,但和苏泽的星辰之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小泽,收回去吧。”祁然凝重的说道。

听言,苏泽手掌一握,将星辰之力收回体内,房间内顿时陷入沉默。

沉默良久之后,祁然沉声道:“小泽,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星辰之力不要在他人面前表露出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人的嫉妒心最可怕。”

“我明白。”苏泽郑重的点点头。

“无道诀,我既然交给了你,就代表我信任你,以后若遇到信任之人,可以传授,但切记保密。”

“谢谢祁哥信任!”

巫马天材在旁边撇了撇嘴,“搞的我都想修炼了,唉……小泽,先说好啊,不管你以后变的多厉害,我可是你师兄,别忘了。”

“放心吧,天材哥。”苏泽笑道。

祁然淡淡一笑,别说巫马天材想修炼了,就连他都想自废玄海去修炼无道诀了。

星辰之力比玄力不知强上多少倍,祁然曾亲身感受过,内心的波澜好一会儿才平复。

祁然不是没有勇气去自废玄海,而是他的修炼方式本来就有些特殊,无法吸收来自外界的玄气,他害怕外界的星辰之力也无法吸收。

真是那样的话,祁然再自废玄海,就得不偿失了。

几人在客厅内又聊了会儿,随后巫马天材离开回他的悬壶阁了,临走前还叮嘱祁然注意身体,想要恢复如初还要等两天。

送走巫马天材,祁然来到后院,身体虽然有些虚弱但并不妨碍他修炼玄技,苏泽也回到房间继续修炼无道诀。

祁然首先修炼是《四象步》,一本身法玄技,将玄力集中在脚下,脚随心动,不需要刻意去控制。

顿时间,院子中,刚开始还能看到祁然的身影,渐渐的祁然的身影已是化作一道残影飘忽不定,忽而定在某一处,忽而又消失不见。

一个时辰之后,祁然基本已经掌握了《四象步》的要诀,不说修炼至小成,但也差不多了。

祁然本就是一个有些自傲之人,当初在警校他还是第一个敢挑战教官的人。

但不得不说,祁然虽然自傲,那是因为他有自傲的本钱,不管是学习能力还是上手能力,基本教一遍就会。

没一会儿,祁然在戒指中再次拿出《狂风扫叶》,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别人看到,肯定会告诫祁然小心贪多嚼不烂,但在他这里却不适用。

片刻之后,祁然手持碎星棍开始修炼《狂风扫叶》,每一招每一式尽带有丝丝破空之声。

刚开始修炼,祁然的一招一式还显得有些生涩,但慢慢的就越来越熟练,动作也是越来越快,当真如狂风所落叶一般,掀起阵阵尘土。

若不是祁然修炼时收着些力道,院子中铺的青石板定会被他掀飞。

《狂风扫叶》讲究的便是快,不仅要快还要穷追猛打,不给对方丝毫反手的机会,以狂风扫落叶般,打的敌人毫无还手之力。

祁然对待敌人之时便是,只要有机会就不会放过,因此没多久,他就领悟到了《狂风扫叶》中的一丝精髓,施展的越发纯熟起来。

没多久,天色渐暗下来,饶是祁然这种天才,一下午也就修炼了两种玄技,而且还是不知几品的高品玄技。

而这时,距离月城最近的烽火宗刚送走一位煞神,并且还是宗主百里云亲自接待,亲自送走的。

在百里云身旁,还有一位祁然认识之人,正是当初在严家的白修阑。

谁撕掉我面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