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大帝传

第4章 玄徒八重

祁然失魂落魄的坐在村长背上,虽然速度很快,但他却感觉不到一丝风力,望着身下渐渐远去的万寿村,心中无比沉重,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就在今天之前,祁然还在想着如何能离开万寿村,到外面去看看。没想到,今天就出来了,却是以这种方式。

村长带着祁然飞快的略过几座大山后,万寿村彻底消失在视野中,身后的敌人也是看不到其踪影。

怎么说,村长也是一名皇级玄兽,那些人中最高修为也只是大玄师而已。

祁然长叹一口气,心中各种滋味五味杂陈,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突然间,村长的身体开始变的摇摇晃晃,好似要坠下去。

此时,村长的眼睛半睁着,眼神迷离,像是随时都会睡着一样,是他在一直强打着精神。他知道,多逃出一点距离,祁然就更会安全一些。

“村长,你怎么了?我们下去休息一下吧。”祁然对着下方的村长大声喊道。

村长伤势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了祁然的想象,千赤散的毒已经扩散到了他的全身。

祁然的话音刚落,村长巨大的身躯彻底失去平衡,开始呈抛物线状向着下方跌落。

幸而,村长再次强打着精神,在即将落地之前,在祁然身上加了一层护体罩。

砰!

地上被拖出一条长长的沟壑。

落地后,祁然毫发无伤,但村长却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村长,你醒醒,你醒醒啊?”

祁然第一时间来到村长身边,焦急的呼喊着。

似乎是听到了祁然的声音,村长缓缓的睁开一半眼睛,依然是随时要睡过去的样子。

忽的,一团柔和的光突然包裹住村长,待光芒散去,村长已是恢复人形,无力的倒在地上。

“小……小然,我不行了,很高兴你还活着,不……不管什么原因,你都要好好活下去。”

村长吃力的说完这几句话后,口中慢慢吐出一颗半个拳头大小,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珠子。

“这是我的兽核,你现在也是玄者了,会对你修炼有帮助的,万寿村不要再回去了,至于玲珑,如果有缘你们自会相见,拿着它,快走,有多远走多远,要活下去,活……”

当兽族自愿吐出兽核后,他的身体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消散。

祁然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想说的话实在太多了。

望着村长的身体在顷刻间化为乌有,祁然将他留下的兽核紧紧攥在手中,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四下。

“不管你是赤魂什么,还有……”

祁然缓缓起身,抬起头,目光如炬的怒视着天空,锋利的眼神似乎要穿过云霄,穿过九天。

就在这时,他瞥到天边几道身影向着这边急速飞来,那些人还是追上来了。

祁然环顾四周,这里是一处巨大的乱石荒地,他躲在一块石头后面,同时将村长的兽核放入了上衣口袋中。

当一行黑衣人自其空中飞过之时,祁然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石头旁边。

那些人观察的很仔细,看到村长跌落下来时拖出的鸿沟,还专门下来查看了一番,随即继续向着前方飞去。

待他们远去,祁然的身影在石头的另一侧浮现出来,脸色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神中闪过一抹从未有过的坚定。

背靠在身后的大石头上,祁然无力的坐在地上,今天发生一切太过突然,让他猝不及防,难以接受。

这时,左手上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祁然这才想起自己左手上有伤口,急忙低头看去,却意外的发现,虽然痛感还在,但已经不再流血了,比想象中愈合的快很多。

祁然拿出口袋中那枚村长送的空间戒指,在左手还没有彻底干竭的伤口处沾了一丝鲜血在上面。

顿时,一种无可言语的玄妙涌上心头,脑海浮现出一个巨大空间,正是空间戒指的储物空间。

祁然好奇的望向里面,最显眼的要属一堆玄石,三千多枚,旁边还有一本《玄心功》以及一根半尺多长的银白色羽毛。

这时,祁然突然回想起村长临走时和他说的一句话,说他现在也是一名玄者了?

想到这里,祁然马上盘坐在地,试着去感受周身的玄气。

片刻之后,祁然缓缓睁开双眼,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因为之前的事,即使现在知道自己真的成为玄者了,他也激动不起来。

旋即,祁然再次闭上眼,意识瞬间来到了一片虚无之中,仿佛置身在浩瀚的宇宙之中。

在这片宇宙中漂浮着两团璀璨的星云,周围还有八颗闪着耀眼光芒的星辰。

玄徒八重?祁然心中大惊。

玄者可以在玄海中看到自己修为的等级,而一团星云代表一个大境界,一颗星辰代表一重小境界。

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突破到了玄徒八重呢,祁然心中暗忖。

难道是因为天罚?

要说较为特殊的事情,也就是他刚刚经历了一道天罚,同时他记起在天罚中感受到的那股暖流。

莫非自己可以吸收天罚?祁然大胆的猜测。

想到天罚,祁然又想到了神印,意识再次来到玄海之中,开始寻找。

良久之后。

怎么没有?祁然在玄海中搜寻许久,也未找到所谓的神印,正常来说,晋升到玄徒境后,玄海中应该会有一道神印,然而他却没有。

与此同时,又一个疑问浮现出来。

祁然不明白,自己为何可以在天罚中存活下来,衣服和手中的匕首都灰飞烟灭了,唯独自己和那身警服没事。

片刻之后,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说到底,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天则只限制在天道大陆上的人,因此就算他突破了,也得不到天道送的神印,同时不受天罚惩戒。

不仅仅是他,就连那身警服也不属于这个世界,同样可以在天罚之下安然无恙。

祁然轻轻甩了甩头,一时间问题有些多,干脆不再去想,在戒指中拿出那本《玄心功》,这本功法无疑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玄者想要提升修为,必须有一套修炼功法,有了功法才可以将身体周围的玄力吸入体内,进而提升修为。

当即,祁然开始照着上面的修炼方式进行修炼。

一遍、两遍、三遍……十遍……

然而,祁然不知道运行了多少遍玄心功,却始终无法将体外的玄气吸收进体内,还平白无故的浪费了不少体内的玄气。

功法有问题?祁然暗想。

但很快就被他否决掉,村长给的东西,怎么也不可能是假货,应该是这本功法不适合他,只能之后再找一本试试便知。

将《玄心功》收回戒指中,祁然拿出了最后一样东西,那根半尺长的银白色的羽毛。

将其放在掌心上,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村长可是说过戒指中有一双羽翼的,难道说的就是这根羽毛?

祁然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忽然间,羽毛在无意间接触到了祁然左手上的伤口,顿时突发异变。

只见这根羽毛瞬间分解成无数的光点浮在空中,然后在祁然惊愕的眼神中,飞入了他的眉心中,消失不见。

嗯?

又是这种感觉,和打开空间戒指时一样玄妙的感觉。

祁然站起身,向前走出两步后站立。

唰!

伴随着一道撕裂声,祁然背后突然生出一对巨大的银白色羽翼,将衣服整齐的划出两个口子,羽翼伸展开足有三、四丈。

而祁然却感觉不到任何重量,就好像这对羽翼是他的两条手臂一样,可以随意舒展和收拢。

霎时间,羽翼消失不见,竟然还可以收回体内,祁然暗自惊讶,随即再次呼出,用力一挥,整个人腾空而起。

半刻钟过后。

祁然傲然立于离地十丈左右的半空中,心中的那份哀伤慢慢被他埋藏进心底,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兴奋的神情。

……

一天后。

祁然双眼无神,漫无目的的走在荒野之上,体内的玄力所剩无几,几乎全被他飞行时消耗掉了,由于没有修炼过功法,根本无法补充玄力,好在手上的伤口已经愈合。

谁撕掉我面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