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小萌妻

重生六零小萌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6章 一个个的胆子忒大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各种支持!

“粗的两块,细的五块。”那人的声音细若蚊蚋,若不是她的耳朵好使怕是都听不清。

林影从兜里掏出卷好的十块钱塞过去,那人可能长年干这个,一打眼就知道是多少,一声不吭装进兜里,同时塞进她手里两张票证,林影幸亏有千里眼顺风耳,看到粮票是全省通用的粮票,每张一斤,一共二斤,高兴的塞进兜里。

一切都很顺利、

林影手里还有不少钱,这年月最珍贵的就是粮食和各种票证,有了这个机会,她的心就活了。

那人抬脚要走,她手快又拉住他的胳膊问:“叔叔,有布票和棉花票吗?粮票也要一点。”

林影换好票,看着来来去去的人,想了想挪腾着小步换了个地方,林景和跑过来朝她招手,“换完了,赶紧跟我走!”

林影一声不吭的跟着他一路小跑到黑暗里,林景和这才高兴的道:“二影,咱们这回有粮食了,毅峰换了好多呢!”

她心想,我也换了好多票,说出来吓死你们。

李毅峰站在前面街口,一脸的兴奋,脚底堆着三个装了小半袋的布口袋。看到二人,他将一个口袋背到肩上,然后又拎了一个口袋,林景和也拎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脚底下走得飞快,好像他们拿的是些空口袋一样。

林影跟着二人,拐来拐去,就看到了二表哥,正百无聊赖的依着自行车抽烟。

看到他们,忙把烟掐了,笑呵呵的推车过来,“挺快啊……好家伙,你们这是弄了多少啊?粗的细的?”

“都有。大多数都是苞米面。”

二表哥啧啧两声,“小姨是不是把家里的钱都划拉了让我们带来了?”

林景和抹了把额上淌下来的汗,呵呵笑道:“没办法,家里断顿了,钱再重要也没有人重要啊!”

二表哥大为惊讶,“没想到你小子想得还挺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从古至今却有多少人看不清啊!

因为换了不少粮食,几个人一商量,二表哥先带着林影和粮食回去,回头再来接他们两个。

二表哥把她送回家,把粮食卸下来,然后返回去接那两个。

大姨大姨夫看到三个袋子和二表哥一样惊讶,“你妈给了你们多少钱啊?”大姨并没指望着她回答,“你妈胆子够大的,就不怕你们把钱弄丢了。不过,有了这些粮,这个冬天你们日子能好过不少。”

大姨家人口少粮食不缺,不像她们家。

所以说,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是对的……咳咳,跑偏了。

林影把袋子解开,一个里面是大约三十斤的苞米面,一个是没粉成面的大馇子也足有二三十斤,还有一个袋里,是由几个小布口袋组成,有几斤白面,有四五大米,有一斤左右红小豆,还有七、八斤高梁米。

大姨夫看得直摇头,“这么多是跟几个人换得?”

林影刚想开口说是一个人,话到了嘴边变成“不知道,我在一边等着,没看到是几个人。”

大姨夫虽然没说什么,可脸色不太好,对于这样认真诚恳的人,这种行为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是他看不惯的。

想也知道,什么人能拿出这么多粮食?

肯定不会是那个人自己的就是了。

所以林影可不想听大姨夫的牢骚和政治课,很明智的没有说实话。

二表哥把两小孩接回来,大姨和大姨夫已经睡下了。

几人轻手轻脚的回屋,躺下以后还有些兴奋的嘀咕着之前的事,听得二表哥直打呵欠,“哈欠,你们不睡啊?我可要睡了,困死了,明天我还要上班呢。”

两小孩这才闭了嘴。

过了几秒钟,李毅峰低声问:“明天早上坐火车走呗?”要是那样,早上三点多钟就得起床去车站,火车是五点钟的。

林景和说“行”,他从被窝里爬出来,“我去跟二影说一声……”

二表哥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二影说后天再走,明天她还要去买棉花和布。”

林景和愣道:“棉花?布?”他差点没跳起来,“她她她,她哪来的票?”

“说是等你们的时候跟人家换的。”二表哥含糊说完就去会周公去了。

两个小孩面面相觑。

李毅峰看了眼自己扔在炕梢的衣服裤子,干巴巴的说:“那个,买布好啊,干妈说你们的衣服裤子都小了还带着大补丁,早就想给你们做新的了。”

他的衣服裤子是大哥穿小了的,今年穿短了一截,还是佳佳弄了布头给他接的,特别明显的两个色。

干妈时时惦记着几个孩子,可他妈妈明明买了布回去,第一个想着的也是他大哥,其次是老三,对他根本就不在意。他从记事起就没穿过新衣服,不,连旧的也没有,都是旧的又旧,补了又补……

他慢慢闭上眼,“睡吧,明天陪二影买布买棉花去,中午咱们吃大肉包……”

林景和没注意到他的失落,犹沉浸在二影自己换了布票和棉花票的惊讶当中,“这个二影,胆子可真大!”

不过,想想今年过年能做新衣服新裤子,他睡着了脸上都挂着笑。

这一趟省城来得真是太值了!

“你说说你,胆子怎么这么大?我们都不在,你竟敢和人家换了这么多的票?你就不怕人家把你给抢了?”

林影翻了个白眼,去百货商店这一路上,这二个小孩连着训她,翻来覆去的就说她胆子大之类的。

她胆子是不小,可也没这两个小孩大啊!

跑到黑不见人影的地方换了这些粮食,没让人把钱抢了真是他们幸运!

她换的票其实也不算多,那票贩一点不专业,她只换到了半斤白糖票,一斤棉花票,和十四尺半的布票。

本想再换点油票,可那人竟然没有。

唉,只好就这么对付着换吧!

她那有些惆怅的语气让那两小孩看她都不是好眼神。

李毅峰盯了她半晌。“要是景国这么说,我非踹他不可。看这得瑟样!”

林景和叹气:“二影啊,你快别显摆了,这话让谁听了都得踹你啊!弄不好还得抢你呢!谁家敢这么换票啊?不过了啊?”

也就他们刚卖了首饰得了不少钱,不过那两小孩可除了粮食外,压根没敢往别的上面想。

不像这个,胆子忒大!

西林葳蕤

作家的话
我想说,那三年黑市换票这事真的有,不过小说嘛,夸张一点也是有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