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汉

第68章 军侯程宗如

程宗如是凉州陇西郡人,年近三十,在乡里乡亲嘴中,也算是功成名就了。

程宗如的父母,均是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程宗如参军之后,凭借他本就壮实又不失敏捷的身体,加上他的谨慎和干练,如此年纪,就坐到军侯的位置,实在算得上是高就了。要知道在凉州军队里边,军侯已经算是非常不低的官职了。

也就是在凉州,他能如此顺利得到如此高位。凉州军中,虽然免不了有些关系裙带,但是,有才能之人,还是不愁露头的,这是张家为政治军的根本所在。凉州军队的统帅,三品安夷将军,凉州都尉,张家二老爷张栎,曾经在处置一名违反军纪的裨将军时,说过这样的话,使人明了此事。

“人生天地间,爹生父母养,父母的养育之恩,亲友的关切之谊,不可片刻或忘,这是做人之根本,我自然知晓!军中有自家后辈,有亲友家的世侄后生,照顾一二是人之常情,平日里我并不太过苛求尔等。但是,你此次为了自家后辈,埋没了人才,使得这等人才归家农桑,使得这等人才对凉州心寒,使得这等人才皓首于乡间阡陌……你,罪大恶极之处就在于此,不惩不足以昭天理,不惩不足以平民愤,不惩不足以……收民心……民心啊,你根本就不清楚,什么是民心!”

本来这些话是应该出说者口,入听者耳,再无外传的道理。毕竟,民心什么的,是有些诛心的。可是不知怎的,却就在民间传了起来,张栎为此还被张无波训斥了一顿。事后张道和张辽有次到阅汉堂拜访楚夫子,恰巧一旁有几名文人士子却在谈论张栎这几句话。两人好奇之下在一旁状似无意的听了一会,却甚是哑然。

“二将军,果真是真性情之人,豪迈得很。将为军之胆,将为军之魂,军队就应由此等将军统帅……”

“历来治军之人,再严厉也不可完全避免此等裙带,毕竟天地君亲师,人人有自己亲近之人……”

“关键之处在于如何去做,自己后辈,如同将军所说,稍作照顾,无可厚非,但是,不可因此埋没了他人……”

“……”

张道张辽两人后来和张无波说起此事,张无波却好像早已知道此事会有如此风评的样子,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一来,在于一个度字,不可过度。二来,这是民心所向!如若张家不得民心,他这几句话就会招来多少骂名啊!甚至,会有其他诛心之言……”

凉州以一州之地,八十万人丁,供养十余万兵马,实在是有很多困难的。军队士兵素质的提高,军器的打造,战时物资辎重的运输……这些都离不开供给,离不开后勤。可凉州多山少地,气候不适,土地荒凉……民众,勉强活命,温饱,尚不可得。

故此凉州军队自百年前至今,厉行节俭,不止是平时的物资方面,还在于军制上,没有什么复杂的体制结构。

凉州军制,一目了然!除了斥候探哨之外,凉州军队每郡由都尉、校尉统领全郡之兵,都尉下有若干部,每部五千人,由军司马、偏将军、裨将军率领。每部十曲,每曲五百人,由军侯率领。曲下设屯,每屯兵员五十,设屯长一名。

其实,军队结构本就应该简单明了,易于调配,便于指挥。可是,汉廷的京师之兵,不论北军还是南军,其中免不了因人设职设位,部分左、右、前、后部,曲分左、右、前、后曲,部曲之下还有左官、右官、前队、后队、什、伍等等一系列的军职。更不用说地方部队,州兵,郡兵,其间军制更是混乱不堪。令出多门,朝令夕改的情况也并不鲜见。

凉州百余年来,花在军队上的经精力不可谓不多。军粮,军器,军饷……小小凉州,十余万军队,保持可比肩匈奴的战力,实属不易!

程宗如以一介平民,当上统领五百军士的军侯,可以想见,此人能力堪称出众。

此时,程宗如和两位少年并肩在夕阳之下洛水河畔悠闲散步。看着一旁的两名少年,想着这几日两人的举止,程宗如总算放下心来……

陇西郡在凉州西部,靠近羌族部落,远离匈奴地界。虽说羌人也并不安分,但在凉州积威之下,并未有什么大动作。军中之人,只要还有些血性之人,就想着能够在战场之上,和匈奴全力一战,砍几颗蛮人头颅,为遭受匈奴蛮夷之苦的黎民百姓出口恶气。程宗如也希望如此,其实,他比别人更加渴望上战场杀匈奴。毕竟,他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拼尽全力,要想更进一步,就只有在战场之上获得军功才能再做升迁!他多么希望能和李平之李都尉那样,在匈奴军中几进几出!当年千里欲封侯,匹马闯京州。阴云遮月觅无处,富贵险中求!大丈夫,是男儿,生当如此!

可是,在陇西郡却没有这等机会。

一个多月前,当他从一名都尉身边的军中参赞那里模糊得知,机会好像来了!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但是那名参赞却肯定此事与杀匈奴人有关。对于程宗如来说,这,就够了。当他找到李都尉说起此事时,平时治军以宽,颇为随和的李都尉却盯着他,不发一言。那仿佛要生吞了他的眼神,让他畏惧之余,有一丝兴奋!李都尉越是紧张此事,越是怕此事泄露出去,此事就越是重要!他的机会就在眼前……

几经周折,程宗如很是费了些心思。最终,李都尉才决定让他来做此事。但是,却仍未告诉他是什么事,只让他好生准备,给他最大的权限挑选精锐之兵。程宗如知道,此次自己必定接了一趟大活!

不过,兴奋的劲头还没过去,兵员还没挑选,却又传来了李都尉背上了军械外流的罪名,被降职,调往敦煌郡把守玉门关!程宗如是李平之一手提拔上来的,军中有些龌龊之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是,却因此牵连李都尉,心里就有些别扭。可是,他却不怀疑这个罪名的真实性,因为那是凉州牧张松亲自下的命令。州牧是张家大老爷,张家之人断然不会冤枉人的,这一点,在凉州,被许多人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人怀疑州牧的公正性。所以,程宗如觉得是军中有些人做得过分,连累了李都尉!况且李都尉临走之时,也满面愧疚,说自己治军不严……

可是,关于这次的事情,李都尉只说,他去银川之后,会会说明一切的。

程宗如心中忐忑起来……

康庄大掌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