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汉

第101章 不寻常

丁丰南深深鞠躬,被上官衡刁难一番之后,终于能够直起身子。可是还没等丁丰南回到客座之上,上官衡却不准备给他一丝喘气的时间。几句话,就是上官衡的心中所想了。上官衡本来想遽然间的大转折,看一看,刚刚起身的丁丰南如何应付,不想最终还是自己落了下乘。

“郡守大人,这些乱民,可不能姑息!在下受些苦头倒还罢了,贵府公子可是晋阳郡的贼曹,却受如此羞辱……若是无声无息,难免会有无知民众往丁公子身上泼脏水……”上官衡紧盯着丁丰南,幽幽道来!

“凉州张家已经遣人前往幽州……主事之人就在晋阳!霍老将军今日应该见了他们……”丁丰南却好似没听清上官衡说的什么,径自说出了与上官衡的意思毫无关联的话!

“郡守大人,莫要说什么凉州……贵府公子如此年少就做得贼曹的高位,这声誉……嗯?凉州!快说,凉州,如何了!”上官衡先是有些淡淡的向丁丰南说着丁成的声誉。可忽然就猛地站了起来,厉声喝问丁丰南。

城门外的变故,令得上官衡恼怒愤恨至极点。伺候他的丫鬟云苓居然胆敢私下说了不该说的话,虽然只有几句,却还是因此丧命于上官衡之手。至于城门外的百姓,他们在上官衡心中,业已列为必除之而后快的对象。方才上官衡只是想在丁丰南面前耍些聪明,这才耐着性子没有立时挑明。

不过,与丁丰南扯皮一时半刻,上官衡终于还是直面其事了。说过之后,上官衡一心等着丁丰南应对此事。若是丁丰南识趣,出面收拾了那些乱民,则是最好不过。可若是丁丰南有所顾忌……上官衡自信,有很多方法能够“说服”郡守大人的。

故此,对于丁丰南说的那句话,上官衡没有仔细听。只是听到丁丰南的话中,并无与此事相关的言辞,上官衡就觉得丁丰南是在顾左右而言他。只是刚说了几句,上官衡却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凉州……对,凉州!丁丰南好像说了凉州,说了张家……凉州张家!

上官衡本是跪坐着的,可他突然站起来的动作,却显得那么敏捷。喝问丁丰南两句之后,上官衡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压抑着心中的震惊,缓缓坐了下来。

“丁郡守方才说,凉州张家,如何了?”上官衡顾不得其他,向丁丰南问起了此事。若是仔细听来,就能听出他的声音已经变了,可知此时心中是何等激荡不安。

丁丰南看着上官衡,想着他的失态,心中暗叹了一声。上官衡毕竟还是阅历不足,见事极少,却沉不住气来。

张家来并州,若是意在匈奴的和亲使团,这本就在有心人预料之中,又何必如此惊讶。若是单单只来与霍去病相见,就更不用诧异。霍老将军和张家的老侯爷,那是什么交情!私底下书信从未断过,有些事情,派人前来传话也很寻常。

当然,丁丰南得知的消息表明,这次张家来人,却没有这么简单,不知是意欲何为。

丁丰南端起清茶,抿了两口。张家这个三少爷,却不知是什么样的人物。这沏茶之法沏出的清茶,初次入口,未免寡淡了点,不如原来的茶汤浓郁。可是,一旦常饮,却就让人不能一日有缺了。

悠然放下茶碗,丁丰南看向上官衡。却见这片刻之间,不见上官衡平静下来,却反而更显急躁了。心中再次叹了口气,丁丰南终于在上官衡的期待之中开口娓娓道来。

“上官公子,今日城门之外……”

“丁郡守,城门之事先放一放!凉州张家才是当务之急……”听闻丁丰南开口提城门之事,上官衡却知道他是有些不满方才自己刁难与他,故意如此。上官衡赶紧打断丁丰南的话,心急之下,语气已有些不对。心中也未免没有些怒意,想这丁丰南太不识趣,居然敢将如此关键之事拖着不说……

“呵呵呵,公子息怒,息怒……”却是丁丰南听出了上官衡预期中的怒意,笑了几声,缓和一下气氛,这才接着说道:“下官蒙府上贵人看顾,这才有今日成就……”

说到这里,丁丰南见上官衡又露出不耐之意,他只好冲上官衡示意,想让他稍安勿躁。

“下官终日思报,贵府上通天富贵,本无下官尽力之处。唯有在并州,下官还算有些门路!”

上官家扶持丁丰南,丁丰南在并州为上官家办事。本是明明白白的交易,却被丁丰南说成如此情深意重。官场之上的含蓄韵味,在此算是展露无遗!这也算是国之精粹,情义仿佛比金坚,其实,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刺史府中,二十余年以来,被霍老将军经营的铁桶一般。可是,霍老将军能顾及到别驾,顾及到治中,顾及到主簿、功曹。甚至霍老将军已经将主记事掾史、录事掾史、奏事掾史、少府史、门下督贼曹、门下贼曹都安排了信任之人……且不说这些人是不是真正和霍老将军同心同德,即便果真如此,可还有门下书佐、门下小吏!霍老将军终究不能一个人安排了整个刺史府!”

说起这些,丁丰南还是有些自豪的。毕竟,能够在霍去病严密控制的刺史府中安插自己的人,还打听到如此重要的消息,并非寻常人能做得到的。当然,丁丰南也没有在上官衡这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这里邀功的意思。他只是为自己的其他想法,打掩护而已。

“呵呵呵,郡守大人的干练,在下是听父亲提起过的。在并州能够做到郡守大人这个地步,就是明证。却不知张家人……”上官衡乍听到凉州张家的消息,心中有些焦灼,此时,却已经平复一些了。

“张家之人,不知是何时到的并州,也不知住在何处。其实,下官觉得不寻常之处,就在于此。以往,若是张家之人来拜见霍老将军,都是被霍老将军安置在刺史府中的。此次,却不知有何变故,其中或许有些隐情!”丁丰南说的话是疑惑的话,可却不知是为何没有什么疑惑的样子。

上官衡也没有注意丁丰南的不对,却沉思了片刻,恍然大悟般说道:“郡守大人却是多想了!没有什么不寻常的。这些人就是意欲前往幽州的。匈奴的使团……呵呵,怕是张家之人知道在下在并州,故此才觉住在刺史府不甚方便……”

不得不说上官衡除了嚣张纨绔之外,却也是个聪明人,三言两语间的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公子高见,却是下官身处其中,看不明了了!”丁丰南适时送上一句恭维之话。

“不知他们一行几人,能不能想法截住他们!”

康庄大掌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