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思想已入魔

第21章 订婚了

“你和我开玩笑的,对吧?”清栀手足无措的向车门靠去,沈邃行猜得没错,清栀的第一反应果真是逃避。

沈邃行伸手拉拉自己的门,清栀见他没推开,明白了他这动作的含义。

“不用做这么绝吧”清栀苦笑,“不会又来那招,不答应不给走?”

该死的紧张感越来越强烈,而她竟然在和自己开玩笑!沈邃行往前挪,尝试用自己最诚恳的语气说:“不会,这不是开玩笑的事。只要你直面我,告诉我你是拒绝还是答应就好。”

清栀转而去看他的眼睛,那满是期盼的双眼,透亮的似有水波荡漾。

“你能让我回去想想吗?”

沈邃行维持着那个打开小红盒的姿势,木讷地摇头。

“你这都不让人思考的~”清栀下意识地嘟嘴,赌气撒娇般的不看他。

“思考什么呢?回去一点点的分析问题,分析我多冷漠无情,分析你姑姑有多不喜欢我,然后一个短信拒绝我,是吗?”

沈邃行终是忍不住先放下钻戒,上前抓住清栀的双臂,让她与他对视,“有问题我们都可以一起解决,你现在只需要回答你想不想未来的日子里有我。”

清栀轻咬下唇,目光闪烁。说不想,她觉得是违心话。说想,那打脸不说,姑姑那边怎么办,而且直接订婚会不会太快了。清栀努力弄清自己最深层的想法,然沈邃行的目光过于炽烈,清栀越想越乱。

反正只是订婚而已,又不会结婚,不合适都不用办手续的,试试可以的吧!

“你抓着我,怎么给我戴钻戒啊。”清栀羞红脸,小声嘟囔。

沈邃行喜出望外,快速回身去寻钻戒,然关键时刻总爱出岔子,沈邃行摸了很久都没找到。难不成是天意,清栀暗想,有些失落。

“你是不是偷拿了钻戒啊?”沈邃行狡黠地看向清栀。

清栀猛地瞪眼,伸手去拽他的领带,“开什么玩笑,你耍小把戏呢?”

沈邃行轻笑,在清栀的袖口处摸出钻戒,清栀愣愣地看着出现在他手中的钻戒。

“阿栀,我们都为各自努力一把,好不好?”

沈邃行为清栀戴上钻戒后,慢慢的靠近她,在她的耳边呢喃。耳边实在痒的难受,清栀偏头去躲从沈邃行口中呼出的热气。然他顺着她的动作,狡猾的一把将她吻住。

为避免吵醒母亲,清栀开门足足用了五分钟。每推开一些,她都会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生怕弄出些大声响。

进门后的第一时间,清栀便是拆下那枚钻戒,小心翼翼地安放在卧房的隐蔽之处。她不敢相信,林妈如果找到这玩意会有多惊讶,想象力定能开到银河去。觉得她半夜出去打劫了,也不是没可能。

清栀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将仅剩的小夜灯熄灭,美美的进入梦乡。

“起床啦,阿栀,不是要上班吗?”林妈用力拍打木门,清栀猛地惊醒,才想起自己昨天没有设置闹铃。清栀下意识去摁亮手机,见已经8点,慌慌张张地冲去洗手间洗漱。

林妈跟在她身后唠叨,“怎么不调闹钟,平时自己一个人也这样?这么慌慌张张地不行呐,待会吃早餐也赶忙几口吞的话,对胃特别不好。”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妈你先去帮我泡杯牛奶麦片,爱你啊!”清栀将林妈请出去以后,在厕所里一整忙活,然后又冲到梳妆台打扮。林妈见她时间掐得刚刚好,留给早餐的时间只有3分钟,面上立即露出不愉快地表情。

清栀识趣地先开口为自己辩解,“妈~今天意外,平时我都起很早的。真的,你相信我。”

林妈撇她一眼,怎么可能会信她鬼话。

临出门前,清栀有些担心,叮嘱道:“妈,你暂时别去跳舞了,我怕我爸又…也先别回家,先住我公寓几天,我今天下班先去和我爸谈谈。明白吗?”

林妈点头,摇手示意她快出门,别迟到了。

清栀出去挤地铁这段时间,邹雍已经被文喻叫去整理素材。文喻当真是个“老实人”,关于他推清栀和疯狂吐槽的片段全没删。邹雍看得怒火中烧,在清栀抵达工作室之前,气势汹汹地找文喻打了一架。

这便有了眼前这一幕,两人衣衫不整,邹雍被文喻压在地上,看来目前正处于劣势。清栀喝出他们,伸手扯开文喻,一带拉起邹雍。李荷一直躲在后方手足无措,清栀叫她上前,扶邹雍去休息室处理手上的淤青。

邹雍那不甘心的狠毒眼神,清栀自是收入眼底。这想必和自己偏向文喻有关,但有什么办法,这场闹剧无需多问,清栀都可以肯定是邹雍挑起的。偏邹雍有忠心和热心也无用,他这样鲁莽,要是在老上海里混帮会的还差不多。现在偏他才是可有可无的那个人,清栀一边帮文喻处理伤口,一边向文喻承诺会处理好这件事。

“这么忠心的小迷弟不多得啊。”文喻的话语里有讽刺的意味。

清栀故意加大手上的力度,疼得他咬牙切齿,“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你就不能醒目些删掉些视频。”

“那我天天怼你,那么多素材,还要他整理素材干嘛,都我来啦!”文喻摊开手。

“你也知道你天天怼我。”

“我告诉你,我现在认真的,有他没我。”文喻冷下脸。

清栀垂眸不语,文喻以为她是不愿意,补充道:“你又不喜欢他,一直留着他,他就始终对你有个念想。除非…”

“你故意的,你想留着这个备胎。”

“胡说什么!”清栀喝住文喻,“我是在想怎么和他说比较好,请你不要胡说。”

文喻失笑,看着她收拾医药物品的背影,手往后撑在清栀办公室的沙发上,意味深长地说:“你小心思真多。”

清栀后背一僵。

“有心思猜测别人,还不如多干些活,客人来了。”

阿遇不懒

作家的话
求评论,收藏,推荐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