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象帝尊

龙象帝尊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7章 幽冥涧

“前辈放心,肯定会有那一天的!”

方痕嘴角一挑,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金无双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司徒乘风心情大好,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无双老贼也是贼精,竟然懂得利用霜貉的特殊体质来封存狱火。”

“不知道前辈跟无双老贼究竟有何恩怨,可否告知晚辈,等日后晚辈找上门的时候,也好让他死个明白。”

听了这话,司徒乘风面容一僵,过了好一会儿才咬咬牙,道:“岂止是恩怨,简直是不共戴天之仇。”

说着他眼睛中的怒火几乎凝为实质,方痕甚至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都提高了几分。

过了好久,他的怒火这才平息,见到方痕那满怀期待的目光之后,这才道:“老夫跟无双老贼相识已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那次幽冥涧之行,说不定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幽冥涧!

听到这三个字,方痕的瞳孔一缩。

这片大陆上一共有一百零八个小秘境,个个都是大凶之地,每次开启必有无数强者赶去,可回来的却不足百之一二。

要说在这些小秘境之中,哪个最危险,恐怕谁也说不出来,但要说哪个最惨烈,绝对是这幽冥涧无疑。

那次小秘境开启,赶去的强者足有一百多人,人数虽然算不上多,但他们个个都是真人境强者,结果却只回来了两人。

方痕也只是听古原说起过此事,却没有想到沧澜国中也有人参加,而且连大国师都亲自去了,看来这回来的两人就是司徒乘风和金无双了。

顿了顿,司徒乘风才接着道:“想必这件事小友也听闻过,老夫也就不再多说了,这啸龙印便是老夫从幽冥涧中得来的宝贝之一。”

“那无双老贼得到的应该就是狱火印了吧?”方痕插口道。

“他也配?”

司徒乘风冷哼一声,道:“当年他也只是刚刚踏足真人境而已,在众多人之中,以他的修为最低,刚刚进入没多久,便身受重伤,全靠各位老兄弟,他才侥幸活了下来,可谁知……”

说到这里,司徒乘风的胸口剧烈起伏,显然已经气到了极点,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谁知这狼子野心的混蛋,不但不知恩图报,反而暗中使诡计,一下子害死了我沧澜国七大高手。”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但对司徒乘风来说,却历历在目,甚至连方痕都能感受到他那种痛心疾首的感觉。

毕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恐怕不管换作谁都会这样。

更何况那七大高手都是沧澜国的精英,他们的陨落对国力也是大大的损失。

司徒乘风继续道:“这狱火印就是紫宵宫长老慕容难敌舍去一条手臂才得来的,结果无双老贼趁着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下了要命的剧毒,可惜慕容难敌一世英名,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宵小之手。”

说到这里,他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大树上,震得树叶纷纷落下。

“哼,金家能有什么好东西,背后动手脚本来就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方痕对司徒乘风的心情感同身受,因为他也在葬魂坡小秘境中,被金水两家少主联手埋伏,害得修为大跌。

若不是自己够机智,恐怕早就没命活到现在了。

随即方痕脸色一变,道:“前辈说他害死了七大高手,那这七大高手得来的宝贝岂不是全都落入了他的手里?”

司徒乘风道:“那倒没有,能够有资格参加那次秘境之人,都是江湖老手,有一些比较有先见的兄弟,早就已经把宝贝交给了守在秘境外的弟子亲信,不过他手里至少有两样宝贝,这狱火印就是其中之一。”

两样宝贝吗?不知道另外一样是什么?

方痕舔了舔嘴唇,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如果是其他人的东西,即便是再好方痕也不会眼红,不过金无双就不一样了。

如果可以的话,方痕连根草都不想给他留下。

同时他也有点小小的担心,因为幽冥涧中得来的东西,全都是万中挑一的宝贝,如果金无双手上还有什么底牌的话,对他日后的报复行动也会造成很大的阻碍。

司徒乘风自然不知道方痕心中所想,接着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就罢了,毕竟错信他人,是自己眼光不够,可无双老贼为了封锁消息,竟然将那些无辜的马夫全都灭口,这也就罢了,事后,他又一个个的登上门去,把那些马夫的一家老小也都杀得干干净净。”

“这是为何?”

方痕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世上竟会有如此灭绝人性之人。

司徒乘风叹了口气,道:“可能他本身就是魔鬼吧,只能怪我们瞎了眼,会错信他!”

方痕道:“既然他如此为非作歹,为何如今仍然好端端的活着?依晚辈看,如果前辈想让他死的话,恐怕他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活不过一天。”

司徒乘风道:“修者之间有自己的规矩,老夫虽然身在朝野,却不能动用朝廷的力量,只能亲自前去替死难者讨个公道,结果这家伙狡猾的很,每次都能远远的躲开,后来我来了这隐逸村中,又让他多活了十多年。”

“那可真是要多谢前辈了。”方痕捏了捏拳头,笑道。

司徒乘风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疑惑。

方痕道:“多亏前辈暂时没有离开村子,否则他若是死在了您的手里,那晚辈岂不是就没有机会一雪前耻了?”

“一雪前耻?”

“没错,晚辈同样与那金无双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此贼仗其修为欺压晚辈不说,十几年来还一直打压我青山宗,更可气的是,他竟然逼晚辈和金家定下婚约,而晚辈又不得不从,此等奇耻大辱怎能不报?”

听了这话,司徒乘风哈哈一笑,显然他早就猜到一些,不过在听到方痕说婚约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但是一想到老贼那挖人墙角的跋扈模样也就释然了,道:“虽然小友很有潜力,但此时绝对不是无双老贼的对手,甚至连老夫目前都奈何不了他了。”

说完,司徒乘风叹了一口气。

虽然他嘴上说奈何不了,但方痕却觉得并非如此。

也不知道为什么,方痕总觉得司徒乘风的修为虽然降到了道台境,但仍然有着跟真人境强者一战之力,而且大有胜算。

红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