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生剑

第33章 血芝(求推荐票)

“诶?不是说武当山早就封山了吗,那你去过武当山吗?”心情稍微放松后,琉璃就和其他邻家女孩没什么区别,话匣子打开后如同好奇宝宝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没多久罗生就基本都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老底都说出去了,当然身世出处这些要害东西自然是胡编乱造的;而好不容易抓到插话机会的罗生也想问的时候,琉璃就俏皮的一句,“你想知道呀?我就不告诉你~!”给罗生推了回去,偏偏这话还是靠近这个傻子耳朵边上说的,阵阵香气吹得罗生这厮除了耳朵外哪里都痒的慌….

“你把我家底都抄了个遍,却不让我问,赖皮啊….”

“对啊,就是耍赖呀,你还能吃了我吗?”

“.……..”罗生微微一笑,原来如天人般的琉璃还有这么俏皮可爱的一面呢。

二顺一口气走了近一个多时辰,至于大概走出了多远?琉璃没有去算,罗生更是无心去想,只当他在一处绝壁前停了下来,二人才回过神来,“放….放我下来吧,你也稍微歇一会。”

“啊....哦,好的。”

“累不累?”

“不累!”罗生解下腰间的水囊递给她,“喝点水润润嗓子吧,我去前面看看怎么回事。”说罢他便逃也似得跑到二顺身边顺着他的视线向上看去,留下脸红的琉璃抱着水囊在坐在原地发呆。

“灵药,那里。”抬起头的二顺脖颈被自己缓缓撕裂流出鲜血,可他却同没事人似得继续自言自语,“阿婆的病,需要灵药,可是我上不去。”随即他转过头来看向罗生的方向,后者楞了一下往身后看了一眼,没其他人更没什么可疑的东西啊?

“你看得到我?”

二顺点点头指向峭壁,“你帮我,我帮你。”

罗生听到这话真想抽死这个鬼东西,之前自己叨叨那么多这家伙都装聋,这会儿求到自己就突然看得到他了!?再说他一个大活人如何需要徘徊在阳间的鬼物帮助自己?无奈眼前的这位是他们破除环境的唯一线索,所以即使罗生百般不愿,也不得不捏上鼻子忍着。

这处绝壁三面皆被浓雾笼罩,显然从断了罗生从其他地方取巧爬上去的路子,只能老老实实的从正面登峰。他提气冲刺出几丈后猛地一踏在山壁上借力向上窜出两丈,在冲刺的劲头衰弱近无时再次一个纵跃,堪堪伸手捉住一截山壁上长出的松枝,微微用劲便将自己提起半蹲在松枝上,看向上方五丈外的另一处松枝,如此反复几次终于有惊无险的登顶将一株血红色的灵芝摘下,在离开山顶准备下山时罗生才发觉有些不对,怎么这处山壁这么熟悉?

只是眼下并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几个纵跃顺着树枝和山隙间的空档顺利下山后,罗生将血芝交到二顺手里,“幸不辱命….”可惜拿过药的二顺理都没理罗生,没等他说完话便回头大步离开,好像罗生压根不存在似得,幸亏琉璃就在一旁看着,否则以罗生脾性说不定一剑劈过去教这个白眼狼做人....啊不对,教他做鬼。

来的时候费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可是回去时只不到一刻的功夫便看到远处微微亮起红色的火光,二顺见此惊慌的加快速度,只是几息的功夫便看到了燃起熊熊大火的村子。先前在村口玩耍的几个孩童倒在血泊之中,一路上到处都是尸体,有些尸首更是犹如被野兽撕碎一般散落的满地都是。

琉璃不忍的压低脑袋将头埋到罗生的肩膀上,而罗生则颦眉拔剑只用单手放在背后托起琉璃,低声道:“抓紧了,有些不对劲。”随后也不等琉璃回答就快步追上二顺的脚步,‘这些尸首的位置….’罗生猛地想起,散落在四处的尸骨位置与他初来村子踹门检查时掉的位置一模一样,难道这便是村民化为怨鬼的原因?

谁知他一个不留神,二顺便先一步冲入自家院子中,随后传来一声惨叫,罗生心道不妙,可惜等他进去时已经迟了,二顺被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身披血红色全身甲的怨鬼用长枪钉在墙上昏死过去,而屋门口更是被几根燃烧的巨木堵死,里面断断续续传来轻微的求救声。

鬼兵见罗生进来,其面甲中发出一声刺耳如金属撕裂般的笑声,拔出长枪将上面串着的二顺随意甩到一旁,踏着沉重的步子缓缓向罗生逼近。

罗生慢慢后退,同时将琉璃放下来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吩咐道:“等下我会出剑攻过去给你争取时间,记得赶紧跑别回头,农村里多有储藏过冬蔬果的地下室,找一个隐蔽的藏起来。”

“那你呢?”

“不知道,能跑一个是一个吧。”罗生捏了捏琉璃的手,“或许我命如此。”言罢他猛地转身托起琉璃向远处一个草堆掷去,拔出离渊以剑脊猛击捅向他的长枪七寸将其偏斜少许,同时双腿连动侧身擦着枪尖避过这下直刺。

但鬼兵非普通武人,它们可没有旧力以老后劲不足的毛病,长枪在刺空它毫不犹豫的以枪为棍猛地横扫而来;而罗生也不是吃素的,上次与那鬼僧短暂的交手后,他便大概知晓了这些怨鬼的特性,所以此时早有准备的翻身跃起躲过横扫不说,又用出与葛槐交战时的踏刀术踩在枪杆上,脚掌上汇聚的真气稳稳的‘抓’住枪杆,令他如履平地般顺着长枪突进向怨鬼,一剑将其斩首后紧接着一脚踹在它肩头,借着反震之力拉开了五六丈距离。

‘入手感觉太轻了’之前击杀那些普通怨鬼的时候,罗生都怀疑那些家伙是牛皮填充的砍都砍不太动,可这个看上去威武了许多的怨鬼却毫无招架之力的被自己干掉了?难道真是中看不中用啊?

事实证明外表英武的人或鬼,战斗力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怨鬼被斩飞的头盔中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撕裂笑声后,鬼兵的躯体走到头盔边将其捡起后随意的扣在盔甲连接处一转,便‘治’好了自己的伤,看的罗生都忍不住摸了摸脖子,他从不知道世间竟然有如此诡异的存在,或许自己需要将那具染着诡异火焰的盔甲完全摧毁才行?那这怨鬼的生命力也太过强悍了吧?

‘没办法了,试试从小道士那里骗来的道符吧!’随即他退开两步与鬼兵拉开距离,再次躲开它一次横扫后学着楚南枫丢符前念了一句“无量天尊!”,随即摆了个和他差不多的姿势猛地一甩道符将之丢出….结果就是符箓软绵绵的飞出不到二尺远便打着旋落到了地上。

鬼兵低头看看道符又看看一脸尴尬的罗生,那空洞的盔甲中仿佛传来阵阵无声的嘲笑,气的罗生暗骂楚南枫一句骗子,便提剑再次欺身杀上与鬼兵战做一团。

琉璃被罗生抛到草堆上摔了个七晕八素,看了看艰难奋战的罗生咬紧了嘴唇,可是她又能如何?但凡她有千般智谋在这种不讲理的鬼物面前都是白费,这时她才切身的体会到无助与悲伤,若有机会她说什么都要去好好学武,至少不做拖后腿的沙包也好啊。

‘现在自怨自艾没用!琉璃,赶紧想想该怎么办,怎么办!’

‘拿水灭那鬼物身上的火?不行,先不说它不会站在原地等我泼水,就算它会,村子中就一口井,要打水打到什么时候?’

‘找人求救….可是人在哪里?’琉璃一咬牙抓过一根木杖支着腿站起来,这么愣在原地坐以待毙可不是她的风格,‘天生万物皆有其敌,三步之内必有兰芝;这个怨鬼既然出现在这个幻境中,那么里面一定会有可以克制它的东西,仔细找找….’

罗生的余光瞧到琉璃一瘸一拐的离开后内心稍微安定了一些,琉璃离开后自己便可放手一搏,不用强行将活动范围固定在小小的院子里防止鬼兵冲出去伤到她,罗生借助村子各种狭窄的小道辗转腾挪,利用冤魂那副铁盔太过庞大转身不灵活的劣势围着它打游击,时不时从它各个攻击死角出剑伤敌。

虽然每次伤到冤魂盔甲的同时罗生也会被轻微灼伤,但至少局势正朝着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冤魂随着盔甲上伤痕不断增加,它如同失血过多的野兽被激起凶性一般每一击都更加势大力沉,稍被其余波擦到都会刮得罗生皮肤生疼,但随着时间推移,冤魂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缓慢迟钝,攻击频率也在渐渐减少。

终于罗生抓住机会一剑刺出将早已千疮百孔的铁盔彻底击碎,里面的冤魂发出一声悲怆的叹息后便化作一股黑烟沉入地下;罗生也累的气喘吁吁,抓紧时间盘坐在地上调息回气,刚才一炷香的时间起码消耗了他近五成体力和九成多的真气,全靠巍云诀连绵不断的将体力转化为真气来接住那一口‘气’,否则失去真气保护加持,罗生不仅是速度大减,还会被那鬼物体表的火焰严重烧伤。

毛哥哥来救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