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生剑

岁生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武帝大寿

“哼……”姬静薇还是很吃罗生这一套的,“嗯……那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开封血杀门堂口已经盯上你了,刘伯恩虽然笨了点瞧不出什么,但他那个副手孙贺可不是省油的灯,万一狗急跳墙怎么办?”

“姐姐放心,我早就差过了,那开封堂口也非一块铁板,另一个副堂主贾正素来与孙贺不和,不管他说什么贾正都会唱反调,现在他被锦衣卫通缉只得藏起来,贾正定会在此时落井下石,他就算想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

姬静薇沉默了一会,抓着罗生给他按肩的手低声道:“以后还是别这么冲动了,庙堂江湖中不如意十之八九,可别再因为别人嘴皮子不干净就大动干戈。”

“姐姐想多了,踩死一个刘大宝算不得大动干戈,反而让我与血杀门明面上结了私怨,到时候就算在作出什么过分的事,也不会有人往其他方面上想……如此以小掩大反而安全了不少,对吧?”

“哼,就你嘴皮子油的很……去端水,我要洗脚。”

“好嘞~”

姬静薇看着和罗生一起出去的楚南枫,奇怪的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我那么想再打他一顿呢?”

姬静薇在聊城待了不到一个月,便汇合了长安调过来的人马,收拾齐备后出发前往南疆;而老实了一个月的罗生,在送走姐姐和毛手毛脚的雁紫后也彻底没了束缚,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醉风楼...忙正事。

“之前家姐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姬大人只是问了属下一些寻常事务而已。”漠鵖还是和往常一样礼仪周到,为罗生沏了一壶他最喜欢的请茶,“大人,谍子们最近找到不少血杀门埋在聊城的暗线,就等您吩咐呢。”

罗生抬抬眉毛,“吩咐她们继续盯着,一旦露出马脚及时和我汇报;对了你知道楚南枫去哪了吗?”今天一大早罗生练功时小道士就一转眼没了踪影,这让习惯了背后跟个小尾巴的罗生颇不习惯。

“小道长去城外的道观了;大人前些日子在家安心练功的时候,来了一个游方道人将那座道观修整了一番,一些人家去求签后发现很灵验,此事便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就连开封的一些大户人家都特意来此求签的。”

“是吗?派人去打探一下那道观底细,看看是不是反贼搞得把戏,毕竟在咱们聊城辖下的东西可都得查清楚了。”

“喏。”

“行,那你忙着我先走了。”临到门口罗生回头对正收拾茶具的漠鵖笑道:“今天这红妆淡淡的挺好看。”

漠鵖楞了一下,等回过神来罗生早已离开,这才摸着滚烫的脸颊低语,“妆没变,只是这两天有点受寒,气色差了些才显得腮红淡了……”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近年关,附近村里的人家纷纷来到聊城或采买年货,或兜售一些自家产出的棉麻换钱,热情洋溢的笑脸让小小的聊城很快忘掉了前段时间骚动一时的鱼龙帮之乱,就连看守城门的大头兵都被喜气所感,对一些在木篮夹层中藏年货‘偷税’的普通农家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图个喜气吉利。

不过整个聊城都能放松,但唯独海瑞海大人不行,他得紧起来,大家才能过个好年。

“罗生?”四下无人,海瑞便不客套打官腔了,“你这般吊儿郎当的神态,定是令姊外出办差去了?”

“海大人神算呐~”罗生嘿嘿一笑自己拉过一个板凳坐下,“家姐管的太严,好不容易有机会自然得放松一下,不然天天一板一眼的累都累死了。”

“张弛有度也是应该的…不过海瑞接下来要说的事恐怕就让罗大人闲不下来了……”

“海大人尽管说,你心系天下百姓都不怕累,罗某跑跑腿又有何妨?”

往年这个时候,一般是聊城百姓采买年货准备过年,官府清点案宗汇报上级再递交京师完成汇总;只是今年恰逢武帝五十大寿不同以往,南方和中原过往的官队商队都忙着开往长安,好敢在贺年时将进贡呈送上去,而聊城作为通往关中之地的必经要道更是热闹非凡。

“圣上大寿自然是天大的喜事,可总有那么一些心怀侥幸之辈趁着这个机会走私商品妄图蒙混过关,前几天便有人秘密举报,有商队打着进贡的名义私运盐铁……”罗生再也不复刚才的悠然,皱起眉头在书房内踱步。

‘海瑞这是闹得哪一出?’这个关口截下那些走私的商队可不比杀一个刘大宝,后者与那些局商比起来连屁都算不上,那些人背景之深厚牵扯之复杂,别说罗生只是个小小八品副谍,就算七品知县海瑞都担不起,他身后推他上位的那个贵人都得思量一下。

罗生打定主意,自己现在还不够资格入局走私一事,那其中的利益牵扯太过复杂“大人的意思是?”

“瞧你那表情。”海瑞苦笑一下,“我又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莽夫,这里面的事情自然是让州府盐铁司衙门的大人物去头疼……我们只是趁着这个机会,将聊城所有与极乐散有染的人全部拔掉。”

罗生有些不解,早先他就暗示过海瑞,如果他能说动上峰出个文牒调动聊城外军营的人马,不出半个月他就可以将这群人肃清,可当时却被海瑞推脱掉了,为何现在这些人都藏起来时,他又提起此事?

海瑞似乎读懂了罗生的疑虑,微微一笑捋着胡须道:“之前就算打掉他们,过不了多久依旧会有人继续做这些营生,治标不治本;但若此事趁着天下人都忙着面圣报喜之际,以雷霆之势劈开聊城的烂疮,让这满朝权贵的耳目都看个清楚的话,那些人总是有通天的本领也瞒不住了,等此间糜烂传至圣听,则危局自解。”

罗生点点头,“那罗某这就去安排人?”

“去吧,到时等我调动兵马便由你的人引路,务必不放走任何一个贼人。”此事若是做成了,确实能震慑中原,让许多私下经营极乐散的黑心商贩收住手脚,罗生也能借此大大打击血杀门在开封府的势力,毕竟他们主营的收入便有极乐散买卖。

但这终究只是一锤子买卖,此后血杀门必然会找别的路子继续敛财,其手段会更加隐秘难以发现,想再抓住他们痛脚就难了,如此看来此番就非罗生所愿,他要的是流干血杀门最后一滴血,而不是给他们个教训就算了。

而只要自己稍微加把力让海瑞那雷霆一击稍微重一点,便有机会直接借朝廷之手灭掉整个血杀门,不过万一不能一击致命的话,血杀门的漏网之鱼便会远遁千里,那时再想从茫茫人海中捉到这些老鼠就难了…不过此法胜在简单有效,且收效快速,若搏一下的话说不定真能铲除血杀门,从此大仇得报。

而若是自己从中作梗令那一刀轻一点,便可让血杀门的生意只是受到一些重创而不死,在其他竞争对手都被扫掉时血杀门作为唯一卖家的暴利诱惑,一定会让这些人贼心不死铤而走险。到时等他们尝到甜头扩大投入时自己再来个黄雀在后,就可让其伤筋动骨,自己便可以徐徐图之,将之一个不留的送归极乐,只是万一血杀门不上当入套的话,这么做反而会养虎为患终害己。

罗生自然更倾向于后一种,毕竟假他人之手还是存在风险的,打虎不死反受其害的例子不要太多,所以关键时刻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这一切说来很长,但在罗生脑中只是心念一转便闪电般托盘而出,他欣慰一笑“聊城百姓有海大人这样心系苍生的父母官,真乃幸事!”

“你就不要抬举海某了,若我真有那般好,也不至于近四十岁还在这小小的县令位置上蹉跎。”等罗生离开后,海瑞才叹了口气将揉了揉太阳穴,“还得从长计议,若是这一刀砍得重了会伤及太多无辜,轻了又会放跑恶人……哎,子房啊,我在南疆守着那一亩三分田好不快活,你非用大义把海某人放到这火架子上烤,真不道义啊!”

…………

关中京邑-长安

七皇子府内,赫连子房搓着哈着热气靠在火盆旁边取着暖,而另一位颇为儒雅的年轻男子则拿过一张毯子给他盖上,惊得这位久负盛名的大才子正欲起身,却被男子轻轻按住,“四下无人就你我师兄弟,不用那般多礼。”

赫连子房苦笑一声,“殿……师兄,若是让老师知道铁定要用那竹尺打我,下次你可不要这样了。”男子虽然贵为七皇子,却一点没有寻常皇家的架子,待人异常亲切和善。

“哈哈,天不怕地不怕的赫连子房竟然畏惧一个七旬老翁?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啊?”

“师兄……”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上次让我帮忙将你那好友送到开封去,不知这次光临寒舍又有何求?”

“这次还真不是来求师兄的,眼看年关将近,今年又是陛下五十寿辰,各地的藩王大臣都备了厚礼赶赴京师,师兄你……”

“我自然也画了一幅画给父王。”

“呃……师兄不是我说,虽然礼物讲究心意不讲究贵重,但毕竟是陛下寿辰……”

“子房,还记得去年你脚冻坏了,我亲自打了几只兔子托人帮你做了双皮靴当做礼物送与你,你嫌弃了吗?”

“这……”赫连子房嘴里一苦,他当然是非常感激的,可武帝乃是九五至尊,怎能和他一个小小的翰林学士相比,“终归是陛下寿辰,虽然我天朝乃礼仪之邦,送礼讲究的是情义,但殿下也不能太……”

“瞧!你又说殿下了,这就是不把我当自己人,该掌嘴。”

“呸呸呸!”赫连子房拍了拍脸颊,正欲继续说什么时七皇子突然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像个寻常儿子那样,给自己父亲准备个礼物,不想搞那么多弯弯绕绕。”

“师兄……”赫连子房也跟着鼻子有些酸,惭愧的低下头去,“是子房功利了。”

“没事,你我师兄弟没有说不开的话,也没有解不开的心结,对了,前天父王赏我了些西域进贡来的葡萄酒,你要不要尝尝?”

“善!”

“不过这酒可不能白给你喝,听说你与那海瑞私交颇密,定知道不少趣事,不妨与我讲讲,也省的雨轩那个野丫头从开封回来以后戏弄我没见过世面。”

“师弟自当知无不言,不过这次怎么琉璃殿下也陪着小公主去中原了?”

“小妹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去哪里都得拉着琉璃,那孩子拗不过她便只得去了……好了不聊她们了,与我说说关中之地的趣事见闻吧。”

…………

瑞雪兆丰年,聊城内的百姓们沉浸在来年丰收的喜悦中时,另一些人也在为鱼龙帮的彻底覆灭而欢庆,藏于姥姥山中的雷家庄便是其中之一。

虽说中原之地出得嘉裕关便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之地,但总有一些强盗能找到适合他们藏匿的地方,姥姥山中雷家庄便是这么一伙典型的家族式强盗,全庄上下三百多人明面上做的是兜售草药兽皮的买卖,但暗地里还是靠收取过往商旅的保护费与走私盐铁禁药来发家致富。

刘大宝在城里被杀了后最高兴的便是他们,少了这条过江龙后这窝地头蛇便可大展一番拳脚,聊城及周边许多制药小作坊被县衙的差役和锦衣卫扫掉后,那些被罗生刻意放走的药师虽然逃得一命,但是多年来积攒的家底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全部肥了罗生的腰包。

这些过惯了‘锦衣玉食’奢靡生活的家伙在避了一段时间难后,总有那么几个忍受不住寂寞,想出来重操旧业。

只是这口饭可不是你有些手艺就能吃得了的,想活着收钱享受而自己又没那身武艺的话,就得找个大佬罩着,而乘着聊城地下势力被肃清一片混乱之时挺身而出的雷家庄无疑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大量药师带着名帖慕名而来寻求庇护。

毛哥哥来救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