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明虎啸

第75章 皇太极的打算

却说皇太极在沈阳接到探子回报,说见到虎军的军旗在锦州,大吃一惊地让人打探仔细,不会是明朝有什么军事行动针对他们吧。

辽东前线从来就是沙漏,没有什么秘密能瞒得住后金,特别是晋商八大家的存在,更是作为走狗数十年如一日。

这些商人家大业大,辽东各大城池都有他们的货栈,既是为了赚钱,也是为了给后金做奸细,陈子强早知道这事,还特意跟崇祯说了一次。

可就是无法取缔他们,朝中许多的官员成为他们的保护网,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拿不到他们卖国的证据时,是不可能对他们动手的。

大明不是满清,皇帝的意见官员会取舍的听从,可一旦触及他们的利益,就会集体抵制,满清是不管不顾的大杀一气,凡是敢异议的都杀掉,明朝不行。

几天后陈子强来辽东传旨的事就到了皇太极的桌案上,看完细作发回来的报告,皇太极沉思后叫来八旗诸位王公商议。

“阿玛还想什么,陈子强可恶至极,杀了扬古利姑父,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肃亲王豪格一听到陈子强的名字就炸开了,攘臂大声呼叫道,阿济格紧着其后,恶狠狠地说:“皇上,让我去吧,我镶红旗为主力,不信就杀不了陈子强,虎军主力未来辽东,失去这次机会,日后再想找他就难了。”

皇太极挥挥手让他坐下,看了一圈在座的众人说:“各位怎么看,虎军杀我良将,我女真八旗何曾受过如此侮辱,那陈子强连伤员和俘虏都不留,一概斩尽杀绝,并放出话说,女真蒙古若再敢杀平民,日后必屠了我们全族,鸡犬不留。”

在座的其实都听过这话,许多人并不以为意,若不是皇太极力主提高汉人地位,重用汉人为官,在座的哪个不是以杀汉人为取乐的畜生。

只见年纪最小的多铎大叫道:“四哥说的是,不杀陈子强忿难平,我镶白旗跟十二哥去,爷就不信他陈子强有三头六臂....”

“十五弟坐下,咱们听皇上的,别咋咋呼呼的嚷嚷,像什么话啊。”

少年就开始老成的多尔衮一拉多铎,开口说道,紧接着岳托也赞同出兵,他看了看众人,皱眉说道:“要说杀虎军咱们旗人都应该上,但此贼若是不出锦州城,咱们去攻打坚城不太合算啊。”

皇太极点点头,他可不是莽夫,明白岳托的顾虑,陈子强是来辽东宣旨的,(后金还不知道他来巡视的事)辽东明军自然会全力保护他。

若是全力攻打锦州,首先要打破大小凌河城堡,而锦州城并不好打,大清要投入多少兵力才能打下,现在谁也不知道。

大清刚刚建国,内部还不安宁,现在还真没办法举国征战,但放过陈子强,让他平安回大明朝,确实是不甘心。

皇太极沉吟后说道:“诸位,且不说要不要攻打锦州城,明朝趁着咱们不防重新修建大小凌河,这次无论如何先拿下这两处,我想只要咱们速度够快,他陈子强身为钦差,见到咱们攻击大小凌河,总不能在锦州城干看着吧。”

说着用询问的目光扫视了一遍,久未出声的代善点头道:“老四说的不错,这叫引蛇出洞吧,若是陈子强龟缩在锦州,明军必然士气大落,咱们就毁了他大小凌河的防御,若是出来那正好杀了他报仇。”

皇太极虽不满他不叫自己皇上,还叫着老四,但此时需要他们支持,自是不会发作,含笑看着他点头道:“二哥所言极是,咱们就是要造成那贼子出兵救援后围杀他。”

原本代善是最支持皇太极的,但去年他刚刚称帝就被虎军当头一棒,后金内部顿时有人蠢蠢欲动,眼看着皇太极声望大不如前,代善也动了小心思,只是还没有明目张胆罢了。

不再叫皇上只是为了试探皇太极,是否会发作,若是可以多争取一些利益未尝不是好事,他可没想当皇帝,去和皇太极叫板,皇太极也知道他的为人,就是一个谨慎不愿出头的人,也不以为意,更是笼络地叫他二哥。

“既然都同意出兵,那就要快,兵贵神速别让贼子有返回关内的机会才是。”

皇太极见到难得的统一意见,大喜说道,也是陈子强杀得太狠,引起后金的同仇敌忾,就是看皇太极不顺眼的阿济格等人,也支持先杀了他再说其他的。

女真人在那个时代调动战争确实快速,不需要层层的批准商量,几个大贝勒和亲王等人坐下一说,若是同意大家回去就调集粮草,准备出征。

陈子强还在锦州城视察军队,洪承畴找了个借口去了宁远城,祖大寿自然跟着回去,倒是曹文诏如今被封为锦州总兵留下来了。

何可纲新任总兵并没有驻地,辽阳还在鞑子手里,祖大弼升为他的副手,也算提了一阶,两人暂时留在锦州陪同陈子强巡视军队。

“报....发现鞑子前哨,拿下两人跑了一个,其他都死了。”

来禀报的正是虎军的探子,曹变蛟早就派人前往大凌河前方侦查,陈子强更是派出自己的亲兵,由刘文秀带领着去打探。

“呵呵呵...我就说皇太极坐不住了,此次他必先攻我大小凌河,阿奇,去撬开鞑子的嘴,告诉他两谁先说就能活命。”

艾能奇马上应了一声,兴冲冲地走了,不久后回来汇报道:“少爷真神了,鞑子正是冲着大凌河城堡来的,皇太极到了辽阳,前锋已经到了西平堡,少爷,咱们干吧。”

“嗯,干是肯定要干的,但咱们要合计一下才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就让人笑话了。”

陈子强笑着回答道,摊开地图指着说:“这里是三岔河的节点,辽河跟太子河在此交汇,辽阳要过来这里是最方便的,否则鞑子要连续渡过太子河辽河两条河流。”

“少爷的意思是在这伏击鞑子,可如何判定皇太极一定走这边,虽说要渡两条河,可辽阳去西平堡那边更近啊。”

李定国不愧是智将,现在年纪还不大,眼光已经极好了,一眼就看出陈子强的打算,只是他说的确实是个难题。

绝四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