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别这样

第72章 质问

陈昊天说有十三个问题,那就肯定有十三个问题,而且是那种一个多不多,一个不少。

但在山羊胡子中年人眼里,陈昊天就是在指手画脚,胡言乱语,自然要开口制止。

陈昊天也不生气,平金的看着对方说道;“这道题目是入灵丹的炼制,需要的火属性药材火善草,为何在凝结的时候,会出现暴躁现象。”

山羊胡子中年人点点头冷漠开口道:“是有如何?”

陈昊天没有过多解释,而是开口说道;“火善草是火属性药草,凝结的时候出现暴躁情况,你是如何回答的?”

陈昊天的问题,问的很是清楚,周边众人听得清清楚楚,那山羊胡中年人冷漠的看了一眼开口说道:“我乃是是一级药材学徒,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山羊胡中年人的话语,众人恍然大悟,心中更是震惊无比,难怪,能够轻松解决这疑难墙上的这种难以解决的问题。

地球上天地元气回复,丹药学问,自然也深入人心,只是这一行,需要的天赋和能力都是极其强大的,哪怕只是一名学徒,都是非常有资质的。

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确实也算是情理之中。

但陈昊天却是忍不住冷笑道;“学徒?”

在陈昊天的心中,仙界某一个行业的学徒,那简直就是整个行业最低端的人类,此刻,此人竟然因为是一名学徒而自豪,这让他有些无语。

那山羊胡中年人冷哼道:“现在知道了吧,我告诉你,已经晚了,你在质疑我的时候开始,你已经注定了死罪。”

“死罪?”陈昊天再次冷笑一声。

山羊胡中年人点点头,平静的说道:“确实如此,你已经注定了死罪。”

陈昊天有些想笑,嘴角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且问你,你说火善草暴躁是因为火善草属于火性,和入灵丹性质不否,可是你是否知道,入灵丹的兰芝需要烈焰花这种药材呢?”

陈昊天只是一句话就让两人脸色苍白,一下子无法说出半句话来,陈昊天根本没有理会,继续问道:“入灵丹,是为了每一个人突破修为而炼制的,可是此时此刻,在场的众人修为都已经至少在一星后期,你觉得还需要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是不需要,毕竟这个问题内部需要讨论的还是很多,可是就是因为这个问题让很多客户都微微有些皱眉。

山羊胡中年人冷笑一声开口说道:“就算有错又能如何,我解决了这个问题已经是事实。”

陈昊天平静的问道:“如果胡乱作答都算是解决问题,那我想此刻所有地方的问题都已经结局额,因为我已经都联系了。”

山羊胡中年人冷漠说道:“呵呵,和全面了解还是有些差距的。我只是不想与你们讨论太多而已。”

陈昊天听到这话,有些冷漠的说道:“你可以仔细想想。”

听到这话,对方的眼眸看了一眼陈昊天,心中无比的震惊和后怕,看到陈昊天的目光看着自己,内心深处不知道有多么的难受。

陈昊天平静的看着对方,平静的说道:“一个学徒,也在这里嚣张,你爸妈没教你怎么做人嘛?”

陈昊天平静的话语,似乎在说一个事实,山羊胡子中年人,脸色有些苍白的看陈昊天有些吃惊的问道:“你是谁?”

陈昊天没有理会对方,而是冷漠的说道:“滚,”

这话毫不客气,山羊胡中年人,心头狂跳,很想发怒,但下一秒他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竟然后退了数步。

轰隆!

就在这时候,一道爆炸的声音响起,远处一道愤怒的声音出现,从远至近,一道身影以几块的速度朝着这边而来。

众人心中大惊失色,那山羊胡子中年人更是脸色苍白,一股危险的信号传来。

“是谁。”

这声音之中带着十足的愤怒,在场的众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这必定是问的刚才的问题,因为这答案才提交少许时间。

来人是一个老者,老者发丝渐白,脸色平静,但是目光之中怒火却毫不掩饰,瞪着在场的众人冷漠的开口道:“是谁,提交的答案,是谁,想要致我于死地。”

“是不是你。”老者目光猛地转过身看向其中一人,那人吓得一哆嗦,毕竟来人的修为他根本无法感知,心中更是震惊,赶紧开口说道:“不是我不是我。”

老者的手指只想另一人,不等文化,那人赶紧摇头,表示不是自己。

“是谁。”他再次冷漠的开口说道,众人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山羊胡中年人。

此刻山羊胡中年人,心头狂跳,知道自己根本无法独臂,赶紧跪了下来,对着来人不住磕头,嘴上也赶紧说道:“先生,我是一名药材学徒,刚才所提交答案,绝无问题。还请赎罪。“

老者脸色愤怒,目光看着对方,嘴角呼吸加重,似乎在做着深呼吸一般,突然他的的右手猛地伸出来,看着对方冷喝道:“既如此,你陪我一起去死。”

轰隆!

一道攻击落下,老者疯狂的一拳轰出,山羊胡中年人两眼一黑,脑袋似乎都要破裂,直接死去。

山羊胡中年人直到死都没有能说出自己的名。

鲜血顺着脑袋开始流出,老者的依旧没有发泄完愤怒火,疯狂的对着身边的众人冷喝道:“还不滚,想死吗?”

在这里,毫无忌惮的杀人,此人到底是谁?

更重要的是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山羊胡提交的答案,竟是让眼前这位有死亡的可能,甚至是肯定。

因为众人很清楚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就是陪我一起去死。

然后又想起后面那句,在场众人在不停留,心中虽然震惊好奇,但是死亡面前,这些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但有两个人没有动。

一男一女,显然就是陈昊天和刘敏两人,两人平静的站在那里,就像在看戏子演戏一般,目光平静的望不远处一脸愤怒的老人。

“你们想死吗?”老人的目光看向陈昊天。

陈昊天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说道:“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你能活几分钟?”

未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